首页 > 社会状况, 藏人博客, 言论 > 巴廓街的孩子们 

巴廓街的孩子们 

2009年8月2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对于童年的我来说,那里有服饰讲究的康巴商人进进出入,那里可以买到拉萨唯一的甜甜圈;那里的小姑娘跳印度舞非常牛;那里有拉萨最富有的人,那里有拉萨最穷的人,那里的上空曾今是拉萨秋天风筝最多的地方;那里经常因为芝麻大的一点事情而闹人命,那里的巷子总是躺着一些大黄狗;那里的穆斯林不叫斯林叫卡切、那里家家户户都种花、那里的男孩总是向路过的漂亮女生吹口哨、那里的茶馆总是在放西游记、那里总是会发生骚乱、那里的人说藏语夹着Hinglish,却是地道的拉萨话。。。。
  
如今我已经有些淡忘那里了,卖风筝的商铺和那位麻利的侏儒在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甘肃来的小商贩,那些淡定从容的德格姑娘头戴绿松石的身影也远去了,远去的几乎是记忆里所有关于那里的关键词,但总有一些东西让我走在那些深邃的巷子,看到那些陌生的脸,听到飘忽而过的汉语方言时,却依然感到有什么东西从未离开过,我想那不仅仅是那些石砌的藏式民宅和远方来的朝圣者,而是那些孩子,在小巷里飞奔的身影,他们从来都是喜欢追逐潮流的,穿着随处可以买到的河南来的假名牌,脏兮兮地自以为很帅;他们从来是热爱运动的,任何一种运动都可以在那里风靡起来,那里流行过风筝/击剑/足球/旱冰/台球/羽毛球/,而今小轮车/滑板都是他们喜欢的;他们从来都是充满激情的,喜欢唱歌跳舞,街边的音响店放一些流行歌曲,从根嘎到新疆的组合,从印度的夏若嘎到《两只蝴蝶》,他们都会跟着唱跳。他们似乎自由散漫惯了,你会觉得他们总是在玩,就像皮皮在书中写的那样“从来没有在拉萨以外的地方见过那么多整天在玩的孩子和流浪的狗”她写的是80年代的拉萨,当时作为一个中学老师,她经历了一个让人苦笑不得的事情,寒假布置一篇作文《新年》,一个班三十几个学生有十几个人的开头作文都是一样的“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新年到了”(注: 过去邮电大楼的钟在新年敲12下)皮皮说她为那些写不出鲜活的文章,却生活得极为鲜活的孩子感到高兴,我想那是因为童年快乐是一种纯粹的快乐,很难用孩子的文字使之跃然于纸上,而当一个孩子完全拥有可以描述诸事的书写能力,他的快乐又何在?看到一本书上说“真正的教育是放羊式的教育,那些在童年玩乐中磨砺出来的精神品质,很难在一个人成年后褪去。”
  
拉萨的老城区是这样一个地方,贫富差距悬殊,住着来自各地藏区的人,即使处处装着探头,治安也没有保证。有个关于老城区居民的笑话流传在拉萨,而我听了却万分难过。甜茶馆一碗两元钱的面条很难在物价上涨的这几年没有什么利润,所以决定将价格涨到3块钱,却招来了一些顾客的激烈反对,甚至出现了动粗的现象。其中一个人被人劝阻之后,为了将他的注意力分散,热心的同坐问到“您早上吃了什么?”“藏面”“中午呢?”“藏面”“那晚上准备吃什么?”“我不是说了吗?藏面。不然我刚刚在吵什么?”像这个人,他很可能独自住在一间没有采光的屋子里,用捡来的废纸来烧一小壶没有酥油的清茶,然后去吃一碗两块钱的面,依靠每个月200元的低保过活。这样的人其实在古城区就像进出百万的商人一样不计其数,而在那里成长的孩子在将来很有可能流向社会的两端,命运是需要机遇和等待的,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平等地拥有,就像我们可以在这个社会的任何角落可以看到那个倾斜的天枰。但是,用怎么一种心情去度过那些失衡的日子却是能够决定的。他们生活的地方是圣地一角却也像地狱一角,可无论何时看到那些孩子,他们似乎永远是充满活力的,总是那么张扬,陶醉在自己的世界当中,唱欢快的歌,跳热烈的舞,无所顾及,似乎在说“我已决定快乐!”

苍穹
http://8848.tibetcul.com/62137.html

分类: 社会状况, 藏人博客,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