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汉博, 社会状况 > 四位朝圣藏女的笑容(有图)

四位朝圣藏女的笑容(有图)

2009年9月24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阳光如洁白的吉祥哈达,辅展在西藏这片雪域高原上。微风吹动,阳光吹拂在藏人的脸上,于是,藏人的脸上写满了阳光般温暖的笑容。在藏人特有的西藏红健康笑容中,呈现的是淳朴和善良,是无暇和单纯,是热情和好客。面对藏人的笑容,我有时甚至会这样想:我不远万里来到了西藏,究竟是为了看神圣的喜马拉雅山,还是来体味奔腾的雅鲁藏布江?是为了来欣赏雄伟的布达拉宫,还是来感受那一张张容纳了西藏精神和历史的质朴笑容?从西藏回来虽然已经很久了,但这样的想法经常会被有关西藏的一些人和事触发出来。事实上,在西藏的时间尽管只有短短的几天,很多事情却依然历历在目,值得自己回味的事也不枚胜数。不管回想起西藏的什么,藏民们那阳光般纯粹的笑容总能浮现在眼前,在形形色色的藏民笑容中,四位朝圣藏女的笑容印象最为深刻,也总在我的记忆中挥之不去。

从扎什伦布寺出来走到我们汽车的停靠点,大约需要10多分钟。那天异常的闷,太阳直烤的我们四肢无力,浑身噪热,拖着沉重的脚步行走在耀白的坚硬泥土地上,人感到很是疲惫。途径的一辆汽车开过,顿时尘土飞扬,即便我们迅速走到路边上,整个人还是被笼罩在漫天飞舞的尘土中,鼻腔里满是尘土的味道。就在我望着远去的汽车心里叫苦不迭的时候,突然,我的眼中出现了四位着红色披肩的朝圣藏女,她们背负着行囊,在漫天飞舞的尘土中一步一步向我走来。不,准确地说,她们是一步一步向扎什伦布寺走来。没有人知道她们从哪里来,她们这样走了有多远,已经走了有多久。她们虽然并肩而行,但彼此没有说话,只是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朝着她们的目标坚定地走着,走着。阳光下四位行走着的藏女,多么像草原上四朵移动着的花朵啊,我的心猛然被什么触动了,内心的疲惫也一扫而光。四位藏女坚定的朝圣脚步所形成的异样风景,我觉得必须把她们摄入我的镜头之中。念头一闪,我便迅速掏出包中的照相机,对着她们拍了起来。

四位藏女离我越来越近,见我在不停地拍摄她们,她们不仅没有半点的避开,也没有对我流露出丝毫的反感。相反,她们原本坚毅的脸上,一个个朝我露出了真诚的笑容,只一瞬,我被她们的笑容所彻底感染了。她们的笑容像雪域高原上空飘荡的白云,不带有任何的杂质,这笑容是从高原的阳光里跑出来的,是从寺庙的酥油灯里提炼出来的,更是从她们的内心流淌出来的。她们的笑容纯朴、宁静而悠远,在灿烂阳光的印衬下,转化成一种无形的宗教力量,在不知不觉中就感化了我。我曾经很疑惑于那些朝圣路上藏人们的苦行僧般生活,他们每天行走在朝圣路上,吃素食,喝凉水,迎风沐雨,这样的生活无疑是艰辛的,一切享受以及和美丽有关事物和他们似乎都是多余的。这样的生活状态下,他们是否会觉得孤独?是否会觉得厌倦?是否会觉得艰辛?但看着阳光下四位朝圣藏女所呈现出的自然、温暖和朴素的笑容,我突然觉得,在如此单纯无暇的笑容下,一切的艰难困境又算得了什么,重要的是一步一个脚印朝着既定的人生目标不屈地行走。

除了一张张定格的照片,我还在诗歌《四位朝圣的藏女》中写下了这样的诗句:“四位朝圣的藏女/正午灼热阳光下上四朵移动的花/带着高原上流动的牛羊芳香/驱赶着阴谋、仇恨和以及灾难与不幸/面对我的镜头,她们友善的微笑/如雅鲁藏布江宁静的支流/又如洁白的哈达在风中的自述/我的眼睛从未有过如此寂静/四朵移动的花,春天四块肥沃的草原/苦难的美被端放在世界的屋脊/阳光中浮动的细小花事/在雪域,打开了春天的每一个通道……”是的,我镜头下四位藏女的笑容既谈不上迷人,更谈不上诱惑和性感,但在我的眼里,却是那么的亲切自然,那么的纯净清澈,那么的真诚感人。在我们生活的城市,笑容也几乎随处能见,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们似乎忘掉了主动地向别人展现自己的笑容,也似乎丢掉了笑容里面应有的真诚和纯粹。我们每个人都习惯带着一副面具生活,我们所呈现的笑容基本是被动和礼仪性的。也许今生我没有机会再去西藏了,但四位朝圣藏女的笑容已永远镌刻在了我的记忆之中。正是她们的笑容,使我领悟了笑的真谛:笑,不仅仅是一种社交的礼仪,它应该回到自然,回到真诚,回到内心中去。(陶都风)

--原载《宜兴日报》文学副刊“陶都风作家专栏”

139

江苏陶都风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cfc6860100eqm2.html

分类: 宗教, 汉博, 社会状况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