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汉博, 言论 > 面对广袤富饶的藏南中国何时不再尴尬

面对广袤富饶的藏南中国何时不再尴尬

2009年9月29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中国藏南广大的土地被印度实际控制,多年以来一直在刺痛着中华民族每个人的心灵,政治决策者们还没有聚集到足够的智慧和胆识对这种局成作出改变,这着“以拖待变”的谈判策略,如果放在几十年前也许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世界变化之快让几乎所有人都意识到:中国在藏南已经接近于完全绝望的状态,只存在难以论证的理论上的“未来权力”。

最近,有关达赖“窜访”藏南又炒得很火热,这种新闻的出现,在国内民间层面不外乎两种心态:一种是心里堵得很难受;另一种是关我何事?政客去处理吧。虽然说第二种情形会遭到很多人的批评,我也不排除其中有一部分人是地地道道的洋奴和汉奸,但更多的人可能还是出于无奈,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再关心,当权的不努力也是白搭,操心也是瞎操心。总体上讲,国人以第一种民态居多,大部分中国人一听到有关藏南的事情都心里堵得慌,尤其是每每看到局面不断恶化之时,慢慢已经流露出绝望情绪,这是非常可怕的现实。

达赖跑到中国藏南,给中国外交部出了一个非常难处理的外交课题,这一次外交部用了“窜访”一词,还用了所谓的“阿努纳恰尔邦”称呼,在我看来,这两个称呼问题都不小。

中国的外交部在中国对外召开新闻发布会,为什么每次都要用“所谓的阿努纳恰尔邦”呢?为什么不直接用“中国藏南”呢?有些事情,“既成实事”很重要,这也是国际外交的一个潮流,只要你能够达到“既成实事”的效果,你就尽一切努力去执行,谁先实现“既成实事”,谁就先得利、先受益,印度在中国藏南的策略一直在按着这个步子走,而中国则在“韬光养晦”思想的指引下,一步步“去实事化”,以求获得国际同情和周边安定,中国外交部的新闻发布会间接成为了印度侵占中国藏南的广告发布会,一旦“阿努纳恰尔邦”这个名词出现的频率越高,其被世人接受的程度就越高,其“实事上的合法性”也会越高,中国为什么不知道在每次发布会上用中国自己的地名呢?你们以为加了个“所谓”的称呼就行了吗?

外交部用“窜访”一词也很有问题,藏南作为中国领土,达赖来到这里,从主权角度出发,应当说他是回国,他本身也是中国人,中国人回到中国国内用“窜访”肯定不妥,用“窜访”一词是在暗示中国实际上已经完全失去了藏南,我想是不是可以按以下两种形式来回应会比较好些:

第一种声明:中国政府伴着人道主义原则欢迎达赖以适当身份回到国内看看,但是,必须与中央政府取得沟通,并且希望达赖在有生之年为国家的领土完整作出更多贡献,中央政府将择机大力度发展该地区的经济发展。这样声明既表明了藏南是中国领土的实事,又宣示了中国对达赖的人道原则,并告诉印度政府中国人收回藏南控制权的决心,警告印度不要以此挑衅中国。

第二种声明:中央政府认为如果达赖在自己祖国、自己家乡的土地上出卖西藏、出卖中国,那么他将失去其作为“西藏达赖”的身份,他将没有资格与中央政府进行谈判沟通。迫使达赖不能在藏南问题上有卖国行为。

中国的藏南,是中国的核心利益问题,不是某些人眼中的单纯经济利益的问题,更不是什么宗教问题,有关藏南的话题太多太多,今天不想展开讨论,但可以肯定的是:失去藏南就意味着中国迈上了走向衰落的道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只有在其腐朽衰落的时期才有可能失去其赖以生存的领土,一个正在或将要复兴的大国不可能以损失领土为代价。

我不想单纯地指责中国外交机构的软弱,因为强硬的外交取决于强大的武装力量,要彻底解决外交软弱和外交尴尬的唯一支柱就是强悍的军队,经济只是一种“次战略因素”,没有强悍军队护驾的经济是走不了多远的,没有强悍军队撑腰的外交是不敢大声说话的,人民在期待一支这样的军队出现,她出现的那一天,便是中国外交尴尬终结的那一天,我们轼目一待!

草根情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f647f0100fb76.html

分类: 政治, 汉博,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