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援藏, 社会状况, 言论 > 发生在我身边的一个甘南支教者的日记(2)

发生在我身边的一个甘南支教者的日记(2)

2009年9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病态:总是在彷徨,总在不停的流浪,总是在问自己应该怎么去生活,始终在探索自己的追求与信仰,总是充斥着各种思想同时也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矛盾。总是处于不断的挣扎之中。

喜欢花花世界,追求人世间的财富与权利,满足自己的欲望,希望自己是众人注目的焦点,希望自己个方面都很优秀,希望自己笑傲人生。

同样也向往安静平淡的生活,游离与俗世红尘之间,修身养性,看暴风而不惊,遇大雨而心平,做个快活的逍遥人。

我的思想一直都很矛盾,总是想做些什么,最终却没有做,那并不是因为懒,懒不是我的理由,终日一个人在外面奔跑,走在形形色色的人中间,突然感觉自己真的累了,是应该休息休息了,厌倦了一个人的奔波,想找个伴的时候却发现曾经的人儿都已经名花有主,不会在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是可悲或是可怜。

感觉自己就是一匹离开了狼群的孤狼,自己走在孤独的荒野上,独自去添自己的伤,风风雨雨几年过去了,回头一看,突然发现没有一个地方属于我,纵使是走过路过,但我只是过客。或许是留下了丁点的痕迹,但那痕迹不会让任何记得那里曾经有我走过。

几年的为了未来的奔波让我失去了太多,失去了深深爱着我的人,同样也失去了我深深爱着的人。

几年没有回家,在外面累了,我回到了我的家,来到了我的父母的身边,伴着他们一起寻找那曾经的儿时的快乐。会议往事,曾经的幼稚已经被满口的事故所代替。

或许我终究要孤独的过完自己的一生,我又离开了父母,因为我发现那里不是我想要的家,虽然那里有我最爱的父母,可是我想要情人的爱,于是我又来到了陌生的荒凉的大漠,追寻我自己的生活,或都确切的说自己在逃避什么。

陌生的大漠,陌生的人,我在这里苦苦的追寻,无聊之中就想用文字来宣泄自己的情绪,于是现在开始写这篇文章,宣泄自己的情绪,寻找一种精神上的寄托。

梦想;

站在高原的这个湖边,很感慨;湖面碧绿,水波微澜,仿佛站在画里一样,水里还长着不知名的黄花,那么绚烂。-

黄花如梦,照亮着梦境,照亮着我们的生活,可人们通常在梦境里迷失,有几个人不会在通往梦想的路上走弯路,也许这是成长路上的插曲,催促我们成长。-

有时我不知道自己到底需要什么,追求什么,梦想要的东西始终在遥遥无期的远方,即使觉得达到了自己的一个阶段,突然发我需要的远远不止这些,于是梦想始终没有重点,远方永远是远方,没有终点,没有……-

今天是周一,学校举行了第一次升国旗,老师和学生们整齐庄严的站在简陋的旗杆下,国歌响起,看着国旗缓缓的升起,于是我举起右手,像小时候一样向国旗敬少先队队礼,跟着同学们一起大声的唱国歌;觉得这歌声是那么动人,那么美丽,心底涌起一股莫名的感动,不知道为什么感动,也许为了自己的举动感动吧。-

时光回转,此时此景一下子把我的记忆拉回到十年前上小学的情景,突然觉得自己是一个年迈的老爷爷在回忆过去。那时我是幸福的,因为我不迷茫,因为我有梦想,因为我还年轻,光阴似箭,一恍就是十几年。一阵凉风袭来,原来秋天来了,感叹西南的冬天不远了。-

湖面白白的水雾上呈现着一张张熟悉的脸,小翼、肚子、清柠滋味、聆风王子、小君007、0591……北京的冬天来了吗?上海?厦门?福州、杭州、成都……-

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阳光照在湖面的反光,使这个上午显得有些慵懒;湖面的波光与黄花交相辉影,使这个不知名的湖看起来那么真实,那么真切……-

夜宴:

不好意思,前几天手机停机了,用的还是北京的号码,异地好像充不了话费,所以这几天手机上不了网,所以没有更新日记,现在用别人的手机上网的,我马上解决手机上网的问题,再次说声抱歉。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没有钢琴演奏,也没有生日蛋糕,9月9日是我寄宿的家长(本村的支书)50岁的生日;很热闹,一大票人围在一个大桌上,一边喝酒一边讨论。其实我挺为难的,不知道该送点什生日礼物,因为这里买不到蛋糕,所以去村里的小商店买了五箱“青岛”,一直喝到10号凌晨的三点才结束;说真的,我是第一次参加乡村类型的生日宴会,肉很大块,也用大碗装酒,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粗犷。

席间,很多人对向往外面的世界,我讲了很多关于北京,关于上海与厦门;可能是酒多喝了点吧,话多了点,但唯有一点我一直小心翼翼的辟免谈论,就是宗教,虽然这里很多人家里都供奉着“D曾J错”,也许对于这里朴实的人民来说他是他们的宗教领袖,所以我尊重,于是我保持沉默,一直会到离开这里。

看到这些朴实的人们在这个简单的夜宴上诉说着简单的想法,我的内心却莫名其妙的随着这些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想法而跳动起来,尤其是旁边一小桌上六七个小P孩谈论他们的偶像是李贞贤或东方神起的时候,我怎么觉得变得冲动起来,看到那些个哈日哈韩的小孩们,让我有种我们的国家被外来文化侵略的感觉,也许自己真的老了,提到这个不应该像个小愤青似的,现在本来已经过了冲动的所纪了。我暗骂自己不该犯这错误,可是心里却没有一点后悔的意思,在一个美丽的季节,犯了一个美丽的错误,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这晚我喝了很多,喝到去上厕所的时候扒在大门口的门槛上睡着了;当夜,想了很多,9月13日是我的母亲60岁生日,可惜儿子不能陪在她的身边为她庆祝;也许她会理解她的儿子,也许不会;终于在快天亮时在昏昏沉沉中睡着,在梦中梦见自己回到了家乡,梦到了母亲对我的招唤,想到这些我放声大哭着,哭着哭着哭醒了,异乡思念亲人使我再也无法入睡,母亲那张可敬可亲的脸与已经驼了很多的腰站在家门口的小路旁等候的画面始终在脑海里盘旋,我从床上爬起来去大厅取了三支香点燃,插在香炉跪在香炉前磕了三个响头(跪拜前我移开了D曾J错的画相),让香烟飘到您老人家的眼前,让它告诉您老人家儿子在外平安。

这个深秋的夜晚很凉了,房间的窗户始终是开着的,偶尔吹过一阵小风把桔黄色的窗帘吹起来,然后随着风而去,纱帘又寂寞的落下,留下一屋子的安静,使得房间里的这个从不抽烟的男人也点燃了一根;看着黑乎乎的窗外,突然觉得是这么的孤独,感觉自己是个孤独的旅人行走在寂寞的荒野。

可能我想得太多,也许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我们不该辜负上帝的盛情与爱,如果现在过得不如意,那么一定是上帝睡着了,其实我该好好的坚持,等着上帝的醒来,所以我等待,我相信我很快就会适应这个寂寞孤独的环境

天堂里也有车来车往:

陈爷爷是在学校的传达室工作,负责每天照看学校和接收信件等,没有假期,哪怕是寒假与暑假时也一样,顺便照看在传达室里的小超市,卖些学习用品与零食等,这些都是学校的资产,虽然事情烦杂,但他依然把这个小店和其它的工作做得井井有条;

我是这次回来后才知道陈爷爷去世的,据学校的其它老师说他是2007年去世的,几年前我们刚来这时就住在陈爷爷家而且一住就是11个月,直到离开甘肃回到南昌继续学习;今年他应该是65岁,记得他是62岁才通休的,因为没有合适接替他工作的人,所以延期了两年才退休,知道他不在了,挺难过的。

陈爷爷的孙女16岁,叫菲菲,读初二,昨天听她说今天她要和她爸爸去陈爷爷的坟墓整理一下,因为前阵子下雨墓地有些破坏;中午吃过饭一直在学校门口等,希望能和她们两一起去,虽然去了我帮不上什么忙,可还是想去看看;每次经过传达室的时候都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陈爷爷一直都在,以前我的信件很多,只要经过传达室他都把我叫住,从窗户里探出个脑袋憨笑的道“小李有你的信,一周就有好几封,小伙子真幸福”。

下午2点左右来到了墓地,就在距学校一公里左右的一处小山腰上;听菲菲说这座山叫凤凰岭,山虽不高,听说这山有个美丽的传说,据说唐朝的一个大将军和他的妻子就在这山脚下私订终生的,将军的妻子美丽贤慧,后来大家把这山取名凤凰山,不知道后来怎么就把它叫成凤凰岭;

虽然每年的清明节都来会来修理墓地,但还是显得杂草丛生,墓碑后面还被水冲掉了一些泥土;菲菲的爸爸忙碌了一个来小时才弄好,我在旁边偶尔打个下手帮个忙,但也帮不了什么大忙。

忙碌完后我们对着墓地沉默着,不知道人去世后会去哪里,是消失了还是以另外一种形式继续存在,但不管消失了还是以另外形式存在,都希望离去的人能够在另外一个世界过得幸福;菲菲取从篮子里取出从家里带来的水果摆在墓碑前,点燃了纸钱,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电视里这样的镜头的时候总是或多或少的起些风,把纸灰吹得满天都是;现在的情况好像也差不多,一股小小的旋风把燃烧完的纸灰吹得到处都是,还有几片落在坟头上。菲菲默默的跪在地上烧纸钱,但没有流泪,像在完成什么使命似的,安静而虔诚。

回来后已经五点了,深秋的太阳照在身上暖暖的,我把放在客厅里的竹椅搬在门口,惬意的躺在上面,看着不远着房子上空一缕缕的炊烟和连绵起伏的山川,还有忙碌了一天正要回家的人们,突然觉得自己本来就是属于这里,感慨自己的内心想得太过于复杂,只要乐观的对待与观察,每一天都是周末,每一天都是幸福的。的确,回来快二个月了,但一颗浮燥不安的心绪始终左右着自己的行为与理智,也许自己真的需要再用心的去沉淀;

生活的列车永远都不会因为某个人或某个细节而停止,有时错过了一时就是一世,整理心情吧,努力的去适应,暂时不要去留恋城市的霓红,人们的欲望是不会停止的;真希望现在这里有台家庭响院与一台好一点的音响,我想我会在这样的气氛下一遍一遍的听着我喜欢的那首美国乡村音乐《加州旅馆》和《回家》.

生活的真相:

9月的朝阳从东方徐徐的升起,像个巨大的蛋黄挂在地平线上燃烧,把一片丛林与庄稼染成了黄色,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种淡淡的玉米的香味,那种淡黄色的光洒在田野上融为了一体,不知道看过多少个日出,但从来没有觉得有现在这么美,也许这就是生命的气息;看着一缕缕的炊烟升起,让人精神为之一振,这又是一个美好的一天。

5号得到通知,说7号(也就是周一)有县里领导来学校参观并指导工作,学校一直忙碌了好几天,动员了一切资源去整理与整顿,如打扫卫生、整理内务、丰富校园栏与教室的学习园地等,一派繁忙的景象;

早上一大早起来,学校看起来特舒服,很整齐,门口还挂了个红色的横幅“热烈欢迎上级领导来我校参观”,虽然有些俗套,但想想大家都是凡人嘛,做些俗的事也可以理解;平常门口卖早餐的几位大婶今天也没有出现,估计提前通知今天不让摆摊。其实我也挺期待的,不知道今天是什么大领导来参观,我见过最大的官就是这的乡长了,还是从车里看到的,一闪就没人影了。就这样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当你忙碌的时候就不觉得时间过得慢,这样给人一种充实和成就感,既然自己脱不了俗,有时也需要一些虚幻的东西来刺激或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

快下课了,领导还是没有来;下午四点左右,我在办公室里批改作业时,罗老师走了进来说校长找,急忙就去了;会合后直接去了乡里面的一个小饭馆的二楼的一个包厢,这是乡里面唯一一个算上得体面一点的餐馆,装修得有点精致,很四川。听说老板是四川德阳人,娶了一个当地的姑娘后就扎根这里了。包厢挺大的,推门而入后里面有一个大桌,坐了四个人;校长忙向各位领导介绍我,客套了几句后校长开始介绍领导:“这位是县教育局的XX主任,这位是主任的秘书XX先生,这位是乡里主管教育与交通的XX副乡长————–”领导还客套的称赞了我几句,大致的意思就是说我是从北京来的,是见过世面的云云。

来之前听校长说学校正在申请建学生公寓的申请,趁今天有领导在可以提一下,可能审批得会快一点,进来包厢后看到里面的情况突然想起赵本山与范伟的“牛大叔提干”的情景,校长现在的表情真像赵本山在小品里演的那个牛大叔,差点没让我笑出来。我是一个不善于交际的人,酒量也小,加上和校长也陪了不少酒,几杯酒下肚后头就有点嗡嗡作响,这当地的老酒后劲真大。于是退出包厢想去趟卫生间,外面凉嗖嗖的,一阵秋风吹过来,觉得脑袋清醒了不少,但心里还是难受得励害,进了卫生间后再也忍不住,趴在马桶上狂吐了起来;我自己都能闻到一股浓浓的酒精的味道参杂着其它的异味在卫生间里漫开,脑袋也大了起来,眼着黑乎首的一片,开始觉得天旋地转,浑身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

从卫生间里出来时,日已西斜,天色渐渐的被暗淡了的阳光染得嫣红一片,很美,可觉得自己没有心情去欣赏这些,想想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应酬吧,但身在这样的环境下,也许这也是腐败与靡烂的根源,突然有种强烈的犯罪感涌上心头,有种逃离的冲动。想象中自己不应该出现在这种环境里,这种应酬似乎离自己很遥远,觉得这种生活就像在演戏,生活在幻象之中;又也许我们每天都生活在各种谎言之中,生活早就已经成了幻觉,对于这些谎言大家好像一切都觉得那么顺其自然,真实从来都是远离我们,只有心里感觉得到的东西才是真实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多了的原因,心里变得无比的感叹和愁怅。

让自己平静了一下后回到了包厢,只见XX主任翘着二郎腿,手指间还夹了根细长的香烟,涨着通红的脸高声谈论着什么,像“安利”的讲师在激情的演讲,又像市井卖膏药的江湖郎中极力的推销自己的膏药;满屋子的烟雾让人喘不过气来,屋子里的家俱与昏暗的灯光,构成了一幅极具冲击力的画面,像我在大学时画的一幅另类的油画,透露着官场上最隐秘最肮脏的一角;于是我退出了包间,到了一楼还能听到二楼包间里一股股装腔作势的高谈阔论的官腔,恶心得自己就像吃了无数个苍蝇一样难受。

夕阳已经落到了山的那一边,在青翠的大山顶上冒着红彤彤的光,草地与庄稼也被染成了片金黄色,在风中羞涩的摇曳着;夕阳虽美,可此时的夕阳总是带着一种莫名的压迫感,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起“结束”和“近头”等字眼,一种孤独、寂寞的悲情感由然而生,突然真觉得自己像个孤独的旅人行走在一望无际的的荒野上;心里憋了一口气涨得难受,想藏起来更是辛苦,我不知道这餐饭能帮助多少个小孩,但至少对于他们说来是奢侈的。有时我总是问自己生活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苦苦的追寻与探索着始终没有结果,我只知道现在我已经偏离了自己生活的轨道。也许有些人需要去自我的救赎,衷心的希望就从这桌饭开始;

这一晚我再次失眠了,白天的种种总是浮现在脑海里,我不知道领导今天到底有没有去学校,但可以恳定的是,这种“考察”绝对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有人说我是愤世嫉俗,也许吧,作为一个老愤青,我只希望每一个人能生活得很好、很开心。

突然想起王维的一首诗“行到水穷近,坐看云起时”,该来的就让他来吧。

热心支持我们辛苦的支教者,感谢他们为我国的贫困地区做出的贡献!全文转载自http://971084536.qzone.qq.com/,欢迎登陆http://bbs.anti-cnn.com/thread-194650-1-1.html进行讨论!

AC四月青年–王广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8499790100exlb.html~type=v5_one&label=rela_nextarticle

分类: 援藏, 社会状况,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