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汉博, 社会状况 > 黑夜中的彩虹 (有图)

黑夜中的彩虹 (有图)

2008年12月29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我们看见彩虹正是天将黑的时候,想起跟随地质队在西藏无人区看过月亮彩虹。很虚幻,至今追忆,象一场梦境。

 18

一首高加索的诗《黑夜中的彩虹》,是我的朋友们在2006年夏天集体抄送给我的。现摘录一部分如下:

 

在高加索高原上,

 

人们在夜晚看见了彩虹,天亮以后下了一场大雨。

 

从此以后人们就相信有彩虹。

 

从此以后人们就相信有奇迹。

 

那天,彩虹刚刚出现的时候我们都埋在厨房里吃饭。突然一声惊呼“快来看”,奔去声音的地方,看见两个女子象蜘蛛一样爬在窗前,老天!她们在看彩虹。为了更好角度看到美丽的彩虹,我们齐齐奋力举起天窗千斤重似的铁顶盖,冲向房顶。彩虹,彩虹,我们一遍又一遍在房顶呼喊着。在黑夜即将到来的这一刻。我们幸运地看到了。彩虹,它离我们那样近,它象一根巨型的手指落在拉萨河对面的山谷里。

 

有必要介绍一下其中一位看彩虹的女子:苏。拉萨北京东路上拉姆拉错酒吧的老板。不是老板娘。2004年进藏。314受损商户。记得酒吧的那个铁门很美丽。我们大家都觉得很美丽。现在苏要走了,她说:问题是怎样让我的拉姆拉错生存下来,让这个名字如何活下来。她一遍又一遍重复这句话。她自己无法回到拉萨河东区19号的家,那里的记忆让她难过。

 29

拉姆拉错能生存下来吗?

 

那个家里堆着她留下的所有家当。呵,还有她结婚时候用过的毯子,当初也不知道怎样搬到拉萨来了。还有儿子的玩具,床,玻璃瓦罐,这些能用冲赛康的铁皮箱子装吗?苏在冲赛康买了好多个铁皮箱准备运送她所有喜欢的家当。老天,的确,她并不知道她当初是怎样要把这些搬到拉萨来的呀!对了,还有一只熊皮包包已经不记得是多少钱买回来的了。说要送给我,虽然伤感,我应该如何收下?

 

酒吧的唐卡不见了,好,用餐的碟子送给我李婉20个,我这里不是要打算供应客人早餐吗?苏很不舍得她拉姆拉姆错酒吧门上的标记图。底稿于彤打了一周,后来她去印度尼泊尔旅游。再后来,一个叫做儒道夫的人把丙稀和水彩混在一起画上去变成油画的感觉。接下来赵攀又连续画了一个多月,于彤从印度回来定了稿,美丽的门就这样做成了。经过了这么多人的手,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从前他们看到它就是一种喜悦。现在看到它却是欲哭无泪。

 

关于拉姆拉错 ,据说314那天,由于湖女神圣的姿态,没有人敢去摧毁她的圣洁。他们在后门撬开了一个窟窿。幸亏这扇门保全了她自己的完整性。但是很快,她又将面临被拆迁的命运。

 

苏在我这里,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把户口本,护照,身份证,拉姆拉错酒吧标志性的神女图的草稿一起放在枕边。由于兰州上次受地震的影响,她就已经把这些随身带的东西随时准备好了,也曾经在心里演练了无数次:假如当地震来临的时候,怎样抱着儿子以最快的速度逃跑。等等。这次不得已中途要到拉萨来处理事务,只好把它们又带到了身边。只有天天跟这些证件物品在一起,心里才安心。

 

看完彩虹,苏去到楼下的过道整理她的家当,肯定是太多了。她不知道从何开始。很沮丧,从楼上望下去她就象俯身在地上拣什么东西,还有小学时代的照片,可想她当初是如何怀着美好梦想来到拉萨。每一次离开拉萨外出办事,都给自己找一个理由,快点回来拉萨。现在,她却在准备如何尽快离开。

 

这两天,在冲赛康买铁皮箱准备打包行李。走在八廓街小巷里的时候,她形容:似乎每扇门都开了一条小缝,她说:真害怕突然跑出来一个藏族男人,把我拖了进去,给打死,人间蒸发。于是,当她每次行进在八廓街的转角,看到武警巡逻的时候,心里非常安慰,就象看到救星。酒吧被烧了,现在只好搬家,东西一大摞。要离开拉萨了,回去兰州做那讨厌的公务员。要慢慢适应将来的生活。与魔鬼打交道。还是想念这里,不过千万次又告诉自己:不回来了,这里也没什么意思。

 

一个年代,一次记忆。事情过去4个多月,我再来看你的容颜。

 

我们一起上街,不管走在大街上,还是坐在三轮车上,只要看到武警,苏就给他们敬礼,武警也给她还礼。

 

有一天深夜下着雨,我们抱着收音机去慰问武警,苏掏出营业执照,不断地说她的酒吧烧了。苏走了,真的走了,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才把当时的日志发上来给大家看。如今想起当时拉萨的六月,十分抑郁。

 43

拉姆拉错湖女神依然在废墟上舞蹈。

 

在拉萨生活的那段时间,苏讲到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两年前的一个冬天,一个来自北方的姑娘,拧着3个大箱来到拉萨,好象要定居的样子。在苏的19号的家住下来。第一天买单车,第二天找工作,第三天开始上班,风风火火独来独往地干了近一个月,她的名字叫陈丽。每天下班回来就躲在屋子里,天很冷,也不知道她在屋子里干啥,很孤僻的一个人,身上穿得很单薄。干了一个月,工资没有拿到,也没有叫人帮她去争取。最后在一个非常冷的早上离开拉萨走了。还是拧着那几个大箱子,很坚强的一个女孩子。至今大家也不知道她是因为什么来到拉萨,又因为什么离开拉萨。只是临走时她说要去北京工作。那时候,这个姑娘成为苏的记忆,很快,苏也将成为我的记忆。

 

而我,在多少年后,又将是谁的记忆?我并不知道。

 51

拉姆拉错似乎被路人遗忘在身后。但是,相信她和那位转动经轮的老奶奶一样,只不过行走在我们目光的远处,存在于我们记忆的最深处罢了。

 

后记

 

以上文字写于314和中国大地震之后的06月。彩虹拍摄于06月。拉姆拉错图片拍摄于0801建军节黄昏。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拍摄拉萨的日全食。也没有拍摄建军节拉萨街头的红灯笼。当时整个天象看起来有点怪。我独自走在大昭寺的转经道上,周围的其他人我好像没看见。直到转完一圈。然后在大昭寺广场上看孩子们放风筝。坐三轮车到太阳岛的桥上,准备转109路公交车回家。三轮车师傅是一个藏族。可能心情不好。下车的时候他突然骂了我。哑然失笑。

 

心里一直想着拉姆拉错。我没有给苏打电话。我很想她。

 

西藏李婉影像工作室

http://tibetliwan.blog.sohu.com/96162425.html

分类: 汉博, 社会状况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