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藏人博客, 言论 > 我与得荣·泽仁邓珠的对话

我与得荣·泽仁邓珠的对话

2008年12月29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注:七月份有机会与他进行交流,但是没有做现场的笔录,这是后来补记的,因此,在此文中他的回答均为笔者凭记忆对他的答复的再次表述,因而不能引用或摘录,并且访谈中的有些内容,在此没有记录,特别说明!

 

得荣·泽仁邓珠,,藏族,195411月出生于四川得荣县龙绒村,19621968年得荣日雨小学读书,19681973年家乡务农,19731975年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护士学校读书,19751980年甘孜州人民医院工作,1980—至今甘孜州档案局工作,期间19831985年抽调州中共党史研究室工作,19861992年抽调中共甘孜州委组织部编研组织史,19861988就读四川干部涵授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1986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7年评为助理馆员,1988年晋升馆员(中级职称)1994年晋为副研究馆员,1999年晋升研究馆员(正高级)。现为中国档案学会会员,四川藏学研究会理事,四川省档案系列高级职称评委会委员。。独立编著中国第一部汉文版《藏族通史·吉祥宝瓶》130余万字的历史专著,填补了国际国内藏学研究领域的空白。

 

我:您从事档案工作很多年了,对寺庙档案工作有何想法?

 

得荣·泽仁邓珠:我从事档案工作很多年了,我的关于藏区寺庙档案的论文,应该说在档案界还是第一个。过去,寺庙档案工作是为国家政策,它也对藏区寺庙管理起到了一些积极作用,当然首先要得真实地记录。

 

我:您写过《我的心愿》这本书,当时的很多想法,现在有无新的变化?目前您还有什么心愿?

 

得荣·泽仁邓珠:关于这本书,我应该申明一下,当初不是公开发布或出版的,因在民间流行,所以最后很多人还是读到了这本书。在这本书里的很多想法,至今仍是我思考的问题,里面提过的很多问题,今天仍然存在。并且有些问题存在着继续恶化的趋势。

 

我:藏传佛教的寺庙管理及活佛管理制度等一些理念上,在其它宗教那里可以我们借鉴哪些经验?

 

得荣·泽仁邓珠:藏传佛教的制度文化与其它宗教我没有刻意地比较,但是我想彼此都会有应借鉴的方面,我们要应该做这样的事情。

 

我:年轻活佛或者说现在很多藏区的活佛,其实大部分是自封的假活佛,他们赴向内地,走向城市,这一点您有何感想?

 

得荣·泽仁邓珠:是的,这种现象目前大量地存在,这是应该好好思考的问题。其实这涉及到藏传佛教教育方式的严格规定。现在藏区的教育,寺庙教育与学校教育越来越结合在一起,这样一来给藏区传统寺庙管理制度带来了破坏,大量活佛及僧人赴向内地,寻找机会,为经济利益而谣传藏传佛教教法。同时,给藏区的学校教育也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

 

我:您自己对这个雪域民族的考虑很多,为何有这样的文化行为,对阿来,韩红,以及阿兰等持着藏人身份,却对藏文化的了解与传统藏人大可不同的这群人有何看法?

 

得荣·泽仁邓珠:我是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地方,也一直工作在这样一个山谷小镇。可能是因为爱自己的民族,就有了考虑的动力。对于他们,我不能说很多,关于民族文化身份认同,现在很多民族优惠政策的引诱而我们很难界定。值得思考。当然这群人,在与外界交流的渠道很广泛,而他们的言行会成为外界了解我们雪域民族的根据,这一点,这群人应该要清楚,不能对着大众信口雌黄,不能有那种他们是藏人的精英,他们是藏人声音的代表的臆想。另外,作为你们,也不能对他们大加指责,而应该要通过你们的努力,对外界解说一个不再是神秘的真实的高原,这就是你们的责任,也是我的责任。

 

我:您对藏区的未来持着什么样的看法?

 

得荣·泽仁邓珠:目前藏区的经济、教育等各方面非常落后,但是以后随着中国各方面的继续发展,藏区的经济及教育等会有很好的的发展,这一点我是相信的,我对藏区的未来怀有乐观的态度。

 

我:关于您的书,以及现在准备写什么书?

 

得荣·泽仁邓珠:我的《藏族通史》就如刚才所说,我没有再版的计划,物以稀为贵吗!呵呵,但以后有机会,我会考虑出一本有关这本书的简本。另外,我会继续热爱,继续思考这片自己深爱的高原的。我们一同努力!!

 

扎西龙主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e2303b0100b0i1.html

 

分类: 藏人博客,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