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社会状况, 言论 > 达赖再度访法,西方对华的傲慢与偏见仍旧

达赖再度访法,西方对华的傲慢与偏见仍旧

2009年10月2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达赖喇嘛周日在法国巴黎市政府接受了左翼社会党市长贝尔特朗德拉诺埃授予的“巴黎市民荣誉证书。中国留法学生和华人华侨集会抗议,并向德拉诺埃发出公开信,谴责巴黎市府的这一伤害中国人民感情和损害中法两国利益的做法。为什么在中法关系刚刚艰难走出困境、恢复高层交往之际,巴黎市长德拉诺埃和有关人士不顾中国方面的强烈反对而执意要这么做呢?他们的目的何在?想达到什么样的目标?达赖喇嘛在其中又扮演了何种角色?这次访问和巴黎市府的”表演“会造成何种后果?这是就此问题国内编辑联线常驻巴黎记者郑若麟的对话。)

问:中法不久前才通过联合公报,双方恢复了两国高层。本来中国公众都以为,法国政府在公报中明确承诺”不支持任何形式的西藏独立“。然而胡锦涛和萨科齐在伦敦G20峰会后的会晤刚过两个月,为什么法国又邀请达赖访法呢?其目的何在?是否会对中法关系再度造成冲击?答:这次达赖喇嘛访问法国,据法国右翼《费加罗报》的报道,是巴黎市长贝尔特朗德拉诺埃推动而实现的。德拉诺埃也证实了这一点。德拉诺埃在6月7日下午17时在市政府会见达赖,而且亲手将”巴黎荣誉市民“证书授予达赖。法国主要电视台和媒体大多都简短报道了这一仪式。显然,德拉诺埃对中国方面的强烈反对置若罔闻……

但必须分清楚的,则是巴黎市政府与法国总统、法国政府之间的关系。法国外交部发言人在此之前曾两次回答记者问时公开表示,达赖此次来访完全是巴黎市政府的事,法国政府没有介入,也没有任何政府官员与达赖会见的计划。事实上这次达赖访法也确实没有会见任何政府官员。

目前在法国,总统和政府均属于右翼政党”法兰西公民运动联盟“,而巴黎市政府则掌握在左翼社会党和绿党、法共等左翼政党联盟手中。法国中央政府和总统对巴黎市政府的一些民间性质的对外活动没有法律约束。这是法国非常特殊的一种政治结构(参见巴黎市政府是如何产生的)。问题是,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市民称号显然并非一个”纯“文化行为,其中的政治含义路人皆知。在去年巴黎市议会讨论这一问题时,不仅右翼议员如让-弗朗索瓦拉莫尔就批评德拉诺埃的建议完全是一种”机会主义行为“,即使是左翼议员也不是铁板一块。负责文化事务的市长助理克利斯朵夫杰拉尔就公开指责达赖有”反同性恋言论“。法共和部分其他左派议员也拒绝支持将一位僧侣政治领袖选为巴黎荣誉市民,因为这与法国”世俗化政权“的原则相悖。问:那么为什么巴黎市长德拉诺埃要坚持做这种损害中法友谊,特别是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事情呢?

答:这一点,我看法国前合作部长贝尔纳德布雷在接受一家法语网站采访时剖析得非常深刻。他认为,授予达赖”巴黎荣誉市民称号“是”纯粹的、赤裸裸的挑衅“,”因为这一行为旨在反华,而不是支持达赖喇嘛“。德布雷说:“这一挑衅有两层含义:它既是对法国政府的挑衅,以轻率、危险的方式和不光彩的手段来破坏法中关系,也是德拉诺埃那种虚情假意的左翼第三世界主义分子的惯常做法。这种第三世界主义、左翼主义根本就是廉价品,这种人的足迹从来也不超越巴黎圣日耳曼牧场区(译注:指法国小资色彩的左翼上流人士出入的巴黎左岸),却对全世界所有悲剧性事件做出悲天悯人的样子,实际上他们是永远不会真正置身其中,因为这会弄脏他们的手。这种人是非常危险的,且很遗憾他们有时也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

我非常赞同这段分析。德拉诺埃作为法国左翼政治家,对国家利益的责任感,显然远不如对自己的政治野心更为关注。他知道,在法国左翼思潮多年来的影响下,“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对民意具有一定的“诱惑力”。德拉诺埃在今年初争夺社会党第一书记的党内选举中惨败,“总统梦”已破碎大半,且淡出公众视线,这对他的政治生涯是一个严重威胁。为了重夺眼球,做出足够“刺激舆论”的事,便是德拉诺埃这次一意孤行的主旨。问:那么达赖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呢?

答:对于达赖喇嘛来说,时不时前往欧洲露面,是保持其对欧洲舆论影响的惟一手段。目前还没有欧洲从财政或其他方面支持西藏流亡政府的报道。欧洲对于达赖来说,主要还是一种“道义”上的作用。此次对于达赖来说,赴法国访问显然是蓄谋已久的。《费加罗报》透露:“达赖表示对此(荣誉市民称号)非常重视。这甚至是达赖此次短暂访法的主要动机……达赖于周日下午14时在贝尔西体育馆的公开举办的讲座也是临时插进去的。”显然,讲座是幌子。达赖访法的真实意图,就是政治性的。这从达赖在巴黎的行程安排就可以略窥一斑:周六上午一到巴黎机场,达赖就立即发表政治性演讲,以罕见的激烈语言攻击中国‘判处西藏文化和传统的死刑’。这就为达赖的巴黎之行定下了非常明显的政治基调。这番话是对法国媒体说的,意在再次挑拔法国舆论反对中国。一些在场的法国记者亦对其用语之激烈也倍感吃惊。

当天下午达赖在巴黎二区的帕悦酒店,通过法国汉学家、刚刚获得法国国家荣誉勋章的玛丽奥兹曼的牵线,会见了流亡巴黎的民运人士。达赖明说此举是因“对中国政府已经失去信心”,因而“要争取中国知识分子的支持”。显然,达赖意识到314事件使中国民众看清了达赖在拉萨制造事端的真实目的,企图借此次访问,来搅混一池清水。达赖老调重弹,将314事件说成是“北京方面操纵的”这一早已被戳穿的谎言再度祭起来。这也是翌日上午达赖邀请法国部分主流媒体共进早餐时的主要话题之一。

达赖喇嘛尽管对这次访问未能见到任何法国官方人士、甚至连他的一批“老朋友”都刻意回避肯定会有腹诽,但他也只能表示“是私人访问”来自嘲。然而达赖在法国国土上连续发表政治谈话,而且非常激烈,令人倍感蹊跷……问:为什么法国舆论和媒体这么热衷于一个僧侣政治领袖的事情呢?难道法国真的那么“信教”?为什么没有任何一位神父、教皇或阿訇被选为巴黎荣誉市民呢?

答:问得好!其实就这充分证明了作为左翼政治家的德拉诺埃在这一事件上的虚伪态度。达赖和西藏,在法国公众舆论中,一直被歪曲和神化。法国另一位真正的左翼政治家让-吕克梅朗松就曾经写过一篇博客文章,称“法国人对西藏的响往,都是受一本连环画《丁丁在西藏》的影响”。这本连环画美化西藏,特别是美化西藏的僧侣政治制度。这倒不是作者有意为之,而恰恰是无知所至。我们知道,法国历史上从来没有任何一届政府曾经承认过西藏独立,但在法国的课堂里、在媒体上,在各种影视作品中、在大部分的书籍中,西藏却始终被描述为一个独立国家。法国很多公众从小就被灌输“西藏是独立国家”、“达赖是和平人士”的错误概念。因此才会使达赖在法国有了一批追随者。事实上我曾经采访过很多法国的“西藏迷”,他们绝大多数从来没有去过那里,他们坚信达赖是“佛教的教皇”,以为西藏过去是一个“民主国家”……在这种背景下,达赖便进入了法国无形的政治红线“政治正确”的范畴。去年八月份,就在奥运正酣之际,达赖前来法国,就受到很多法国名流的追捧,如刚刚在中国参加法国电影节的法国大明星朱丽叶比诺什、社会党总统候选人罗亚尔等。

不过应该指出的是,将达赖捧成“明星”的做法,正在越来越受到部分法国公众的质疑,尽管这种质疑目前还未成主流,但变化已经开始。在这次达赖来巴黎的报道中,我看到很多网民的跟帖已经不再是一年前那样盲目追随、而是提出了自己的判断。如一位网友这样写道:达赖喇嘛不代表日本佛教、亦不代表南亚佛教,当然更不代表中国佛教。事实上藏传佛教只占佛教信徒的2%;甚至就是在西藏,达赖也只是喇嘛教中的黄教一支。所以,达赖在法国并没有多少真正的信仰者,围着他转的只是一些追逐利益的政客。还有一位网友写道,达赖在访问英国时,曾被英国最大的佛教组织指责是一个“无情的独裁者”、“一个压制宗教自由的人……”另一位网友则写道:我们如此干涉中国的内部事务,实在是殖民主义的残余思维。试想一下,要是中国对我们做同样的事,我们会如何感受?这些言论,都是受到“政治正确红线”制约的法国主流媒体上所看不到的。互联网正在打破达赖的神话。问:这次达赖访问巴黎,会不会对中法关系造成负面影响?

答:巴黎市政府相对法国其他地区政府而言,在经济上是比较富裕的,因为不仅有税收,而且巴黎集中了很多国际大财团和法国主要大公司、大集团。巴黎也是一个旅游大都市。因此德拉诺埃有点“有恃无恐”。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巴黎市长的这一不负责任的做法大大伤害了旅居法国的华人华侨和中国留学生。很多过去一直投左翼社会党票的华人都对我说,下一次再也不会把手中的一票投给德拉诺埃了!昨天几十个华人社团在巴黎举行了集会抗议,并给德拉诺埃发去了公开抗议信。不过,一向喜欢“人咬狗”新闻的法国媒体,照例对华人的抗议只字不提,个中原因,令人深省。

今年是中法建交45周年。中法关系和任何双边关系一样,都有高有低,有好有坏。最为严重的危机是九十年代售台武器的时候。但有一点却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警惕,即两国民众对对方的好感程度,是中法关系的基石,这一基石,自去年以来却在出现裂缝;而且这一裂缝超过了历史上的任何时代。德拉诺埃的这种做法,恰恰是在加深这道令人遗憾的裂缝。

来自http://www.data321.cn/bbs

odmaoffice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3e5d7c0100fk95.html

分类: 政治, 社会状况,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