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 藏人博客, 言论 > 嘎代才让:《无题》

嘎代才让:《无题》

2009年10月29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无题(55)》
好些年陆续拿了
“年度优秀共产党员”的称号
最后,他选择了死
好像没留下什么遗书
或者奇异的现象
只见其老婆整天在政府大门前怒吼
“我老公没做过坏事                                            
死的这么冤……”
事情显然没那么简
媒体几乎沉默

不过这事件让
大街小巷的人都惊呆了
一个德才兼备的公务员
立刻成了每家每户茶余饭后讨论的焦点
我听到此事的时候
已是晚饭时间
和朋友闲聊。如果,他写遗书
会写些什么内容呢?
我答:肯定写不出什么
有原因的……
不然人家老婆也不会那么强劲埋怨
这事儿让人捉摸不透
内幕不堪设想
不过,晨报用了芝麻大小的板块
稍微做了点报道

“谢天谢地
今天终于把报纸的头条也换了”
两个人在旁边闲聊
“据说,那死者老婆也不见数日”
我一边吃一边听他们搭话
愤怒与沉重的心情
随好天气而无影无踪
可到了单位读当地晨报时发现:
我和同事的眼神是
不一样的
他说:死者老婆也自杀了
你知道吗?

这个夏天
一个温和的家庭就这样结束了
留下一个上小学的女儿
无依无靠
最近,在我的脑海里
时断时续闪现张国荣留下的遗言:
“我没做过坏事
不该有此结局”

2009-8-1

《无题(56)》

阴天
粘在被窝
上网

被朋友讥笑
才发现:
 
与电脑共床
数十载

2009-8-2

《无题(57)》

导演告诉我:
“你让这个人别跳悬崖死
而是让其老婆
把他在家里烧死
用汽油……”

我一听毛骨悚然
这导演真他妈的狠心
一路走来
人家也没犯什么大错误
只是调情了下
那些村姑而已

话虽这么说
但我还是如实地把剧本改了
改得有股烧焦东西的
味道在周围弥漫
突然觉得恶心

这时导演才得意地笑了
胡须上有光

2009-8-2

《无题(58)》                                         

被楼下的
装修声吵醒
几乎没法入睡

半夜四时许
辗转反侧
合不了眼
我和姐夫如约来到客厅
相视一笑
大骂楼下的
装修工人

看完球赛
天也亮了

2009-8-2

 《无题(59)》

我要睡了
可以道一声
晚安吗?

2009-8-3

《无题(60)》

“我怒斥着一位造假新闻的垃圾记者”

“报纸是个好东西
有时它很积极”

“跟情人难得的一次远游
被写进去了!”

2009-8-3

《无题(61)》

早上醒来
竟然不想起床
睡了一会儿
又突然醒了

原来是手机
新闻在搞鬼:
“青海省海南州肺鼠疫
死亡病例增至3人”
我突然想起了
多年前的“Sars”
那时我还是个学生
整天被隔在学校院子
不让出去    
太难熬了

如今远在
青海海南的亲戚
一行五人
要在医院整天排队
经过诊断
费了很大的劲
最后签章
才可以外出
到相隔千里的甘南来
看我这个侄儿
我怎能不感动呢

2009-8-4

《无题(62)》

“我是因为怕你听不到
所以放大嗓门
没想到你却以为
我在骂你”

一生中
这种毫无道义的解释需要
做多少回

两天了,还没明白
不过我明白了伊沙:
“知我爱憎就是懂我心灵!”

你懂我心灵吗?

2009-8-4

《无题(63)》

凌晨的时候
我往往会情不自禁
抬头
吹吹烟圈
然后,暗自乐一会儿
才可以躺下
睡大觉。

2009-8-5

《无题(64)》

去酒吧的路上
遇见一位乞讨者
不要钱
只要烟
我花了十元给他买了一包“骄子”

我知道
这清高的苦爷们
先前是个酷少爷
只不过被他的朋友拉下去
坐了五年牢
最后神智不清而已
而如今被父母抛弃
愈加含糊
说话颠三倒四
乞讨也难
毕竟这也讲究
学问嘛!

如今见他
可怜巴巴的样子
心里也不好受
我只好又掏钱包
买了五包烟给他
抽个饱

2009-8-5

《无题(65)》

 “白天和夜晚
都让人感到孤独”

2009-8-5

西藏,或最后的天空之后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21685d0100fdpm.html

分类: 文艺, 藏人博客,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