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 藏人博客, 言论 > 破铜烂铁的垃圾堆深处金子在积蓄光芒

破铜烂铁的垃圾堆深处金子在积蓄光芒

2009年10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目前市场上有些藏歌歌碟做得粗制滥造,像什么‘飓风’还是‘风暴’和其他合辑之类的(反正名字起得忒狂,内容干巴巴),编曲做得很不认真、很不负责(把咱们藏族优秀作曲家的曲子和词作者的作品糟蹋得)!这是一个态度问题,和词曲无关。

不过也有很多歌曲大多是真乐器,编曲也很考究,做为喜爱音乐的藏人,我们都希望咱们藏族音乐多出精品。藏族歌碟现在太多了,也有很多精品,只是需要我们去慢慢找寻、细细品味,而后作论也不迟。

——题记

听《喜马拉雅》原声想到一些脓包和垃圾藏歌

这音乐适合晚上听
适合夜深人静时听
这时无人乱耳,无事劳心

这个高地盛产矿藏
还有一堆祖先留下的遗产
压得后嗣们喘不过气来
可我们难以承接和传脉,这不是借口
这或许和全球化,或曰后现代有关
有形的、无形的都随时间渐次被灭了
人却在不断增殖和蜂拥,里里外外
密密匝匝——‘青藏垃圾场’,如果
‘花童嬉皮士’吸食大麻后还会有灵感
会做何感想?葬身恒河还是雅鲁藏布?

听《喜马拉雅》原声一定会
想到一些脓包和垃圾藏歌
如果我一味地沉浸于这美妙的乐音
定将也会和这些脓包为伍
并不是我有无发言权,并不是……
是我所言之音乐是粗制滥造,还是
它们真是垃圾。我并不是在猜度
这些热衷于盗版磁带和VCD的人
这些热衷于皮之不存,毛将附焉的流行发声者
别人会说我占着茅坑不拉屎,站着说话不腰疼
这都不足为奇,皮都不存在了,毛从哪里长?

你张口结舌道:一个法国人写的藏族音乐?
我会说:这都不足为奇。请你留意下
流行于饭馆、小卖部和商业巷道的音乐
上有萨顶顶语焉不详!下有刀郎扯淡侨情
他俩是最佳的作证者和完美的陪审团
你终于留意到电视和晚会里有人在光胳膊踢腿
招摇中戴着墨镜出没于‘铲土机’来回的路上
碾‘死’他们,你是否会觉得我很无情
我只记得最重的,藏得最深,也很少

2009年9月5日

后记:

是藏北或者青南
我迷恋的地方,歌声诞生于此
这里有羊群的主人和洞窟里静默的修行者

自从我沉默以来,渐已习惯
倾听古老的歌,没有伴奏
那么散漫,像高原的雪

后来,我不再听市场上叫卖的歌碟
那些没有经过‘金铁霖’之诸训练的歌喉
让我忘记了三月。只记得草原上
风马飘扬,香火依旧

2009年3月

记忆与印象
http://marcopolo.tibetcul.com/66148.html

分类: 文艺, 藏人博客,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