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藏人博客, 言论 > 林芝行记之七 (多图)

林芝行记之七 (多图)

2009年10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11:20到了玉普乡,距波密县还有75公里。从然乌到玉普乡间都是林区峡谷,那种高山密林的庄观及观赏性前所未见,我们一直是和帕龙藏布并行,想到我们进入藏东以来,很少不是水路并行,而现在左侧的帕龙藏布又是条巨大的河流,水浊浪急,涛声冲天,这种宏大的场面何河能比?我们来到一条较宽阔却依然是林区的山沟等待后续的车辆,走出车观看眼前的景象,听到叽叽喳喳无休止的动物叫声,真不知道那唱主调盖过一切的鸟是个什么样,问别人才得知这是被叫做蟋蟀的小动物。老实讲我不知道这动物是个什么样儿,真不知道它是不是还能飞翔,一提到这个动物名字想到少时课本里,鲁迅先生的“从百草原到三味书屋”吗?或是其它书籍之中,却从来没有亲眼见得,如果说听到过那叫声,也只是在电影里了。今天听到的不是一个两只蟋蟀的叫声,也不是十只百个蟋蟀叫,这里听到的却是千百万个蟋蟀的同声鸣叫,或许是呐喊,也许是同唱属于它们的协奏曲,我是从不敢想到自然界还会有这种可能是一种动物,并且是一种小型动物遍地或在树上的优势而没有节奏的联呜曲,——实际上它是连续性的,在这较大的山沟树林里。你仔细听,其实还听到一些其它动物的叫声,一些飞鸟从我们头顶惊过,拖走一条长长的悲鸣声,有一些声音似乎是古代汉地打更或者是在寺院中听到的咚咚声,还有嘎嘎、喳喳声不知是从何而发出,也有一些长长的呼声,那些叫声我自己恐怕闻所未闻,有一些什么样的动物在密林深处,它们之间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想来这密林旁生动物界是个想不到的世界啊!

11:50到达昨天被雨水冲毁的路段,看到几个军人把守。我们只好下车观赏林间的植物为消遣,我走进高耸阴冷的树丛,在一些树枝上摘到三颗松塔,记得当我还是六七岁的毛孩子时,父亲去林场带回几个松塔,我们叫它本哈日多,开始时那一层层是光滑睡向一侧,但放置一两天后,可能是缺水了,鳞片绽开来像刺,又像是一颗树。

十分钟之后那两个依然严肃的军人挥手放行,我们从便道丛林中绕过被冲路段,经过一座桥,然后又汇入柏油路面。路两侧的景色依然,在一处比较开阔地见到农田从树丛中显现出来,但很少能看到农夫。我们暂时停车在道路边观赏眼前的山水,同伴们发出啧啧惊叹,说在这里不需要什么专业摄影师,你随便向那个角度照去,都会是挺不错的照片。看这里农家,比我们在山上看到的土坯房子更具特色,房子多呈正方形,屋顶被统一油漆成了蓝色,房屋正面雕刻的豪华美观,看上去很具特色。

又开始下雨,我们从林间村落中行驶,树木很高,树荫使路面看上去很暗。当走出峡谷中的林区时感觉眼前敞亮了许多,然而这种情况马上会因进入一个峡谷而改变。

中午13:00抵达波密县,我们开始寻找餐馆,在一个门面看来净洁,当地或许算得上当次的餐馆落座。车队中有拿出家乡生产的青稞酒两瓶,看到同伴中暴发出几声欣喜声。老实说我自己是不喝白酒的,最多喝一点啤酒,而身在藏地,特别是已经深处西藏腹地,如果能喝一点当地的青稞酒会是件快乐的事。但刚一进入这个所谓的波密县城我内心已经有一种离奇的厌恶,这县城根本就没有一丁点在西藏城镇里的感觉,你看那些在街道边的建筑群,你再看看那些在街上行走的人们,这个县城根本上就是内地一个小镇的复制品,可想而知的是在这个城镇建设过程中,当地人没能起到任何作用,这是肯定的了。

真不知道什么原因,此刻真希望能喝到当地土著人家生产的青稞酒。饭后我走出去,想碰碰运气,我走在波密县街上向一个个店铺要买青稞酒,走了七家都是内地人开的店铺,其中五家是四川人所开。除了真的是在西藏本土这一实际,假如有这样的能力:在内地将一位熟睡的人空运过来,等他醒来带到这街上,告诉他这里是西藏一个县城,你认为他会信吗?他肯定不会信,他准会认定这里是四川省某一小镇。我说这话是有证据,如果不信,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老板,你这里有卖当地藏族人酿造的青稞酒吗?”我问一个商店里的男人。

“啥子唔?青稞酒么,这些就是么。”他指给我看货架上的白酒并用四川方言说道。

“我想买当地人酿的那种酒,度数不高的,当地人常喝的酒。”我再问。

“我不晓地,当地人还能酿什么酒。这些就是青稞酒么。”他又指着一瓶白酒说。

看来在深处藏地的城镇里喝上当地族人酿造的青稞酒是件非常困难的事了。其实在这个小城镇里少见到当地土著人,也许见面却又不能判定是非。总之,我是喝不到当地酒了。

我们正在那家餐馆吃饭时,对面的饭厅里有几个人在说话,当我在过道里接电话的时候,我看到有三个人,两男一女,年龄都在三十五六岁的样子,听到他们之间说的话都是藏语,这也就是波密县城两个多小时逗留期间看到和听到当地人说话。

从藏区各县的名称而言,我从藏文中没有查到有波密这个县,这个名称对我而言可是个新词,一度疑心西藏增加了县,我注意那些门牌上的藏文名称,发现所谓的波密在藏语中是波吾,为什么明明是波吾宗,却被称之为波密呢?是为了好听或者顺口吗,我一无所知。

在一个地区的发展问题上,从我自己的观点而言,民族地区不能照搬大众民族的所有思路,民族地区应当在原有条件下依据自己的特色来发展,你可以给西藏某地区投资来支持其发展,让其地方的人来建设自己的家园,特别是像西藏这样具自己民族特色浓烈的地区,她之所以是个有特色的民族地区,是因为历来是以自己的思路来创造自己家园和创造自己灿烂文化的结果,她应之而有与你别的民族不同的文化特色底蕴,是由于自己有属于自己的生存思路和方式。由此,文明的援助应当是不违背地方民族特色作为基础。而不是你拥有资金多少或者权利多大,乃至于自己的特色来强加给民族地区。从现在看来,对西藏的援助实际上是一些有钱人代表国家来依自己的特色硬套和毁灭一个民族的创造力。如果这些人有大局观,多元文化的一点点良知,那他应当为这个民族已经强加了的一切需要悔恨,只要有一点点人性,特别是作为一个真正的人,从公理的角度来讲,他更应当追悔莫及。

从而我还在想:民族地区的发展最好不要由一个外族人来依着自己的观点指手画脚,更不要让对方适应你认为的发展或改造,你一个外人过度安排肯定是个错误过程。如果你人公平,你也可以转换角度思考:如果一个与你习俗不同的人来为你建造房屋让你适应,由他的观点来让你适应他们陌生的生活,你会感觉怎样?由此,依自己的方式来让别人“具有特色”,从一个侧面来看,实际上是在野蛮地剥夺当地人的创造思路,最终的目的只是你想替代当地人的生活能力。

对西藏真正的援助,就建筑而言,你可以给资金支持,你可以给予建筑物资帮助,你也可以从建筑者的角度来提出一些见解,当然,还可以从房屋的适用、色彩、现代城镇规划去势等等方面给予参某,同时还需要监督工程的按期完成。但你不可以参与设计,参与改造他们想要达到的美观程度,你应当明白让他们的思维来建造具他们特色的楼屋才是最佳的。

下午两点半从这个没有特色的波密或者是波吾宗县城上路,预计到达林芝还得走230余公里路。

下午16:20到达通麦镇,当地海拔2110米,又见警察拦截,说有重要人物经过,然后等待40余分钟。见到二三十辆大大小小的车辆由警察开道经过。至到17:05放行,不久见到一座吊桥,由军人看守,要求慢慢行过,过桥发现路况特别差,是在一个山腰上经过,真可谓是条单行道,看到一些车辆逆行,却只好在左侧的悬崖与右侧的河流之间挤着各走各道。但所见车辆也都是高级越野车。我在颠簸的车上感慨记录:

好山好水好地方
就是走也走不完
山大深沟路险峻
河流丛林人间少
四天过的好辛苦
都在车上摇晃荡

18:40抵达鲁郎,由此还得行驶98公里才能到达林芝地区。

19:05我们向南行驶,依然在林区。迎面而来的是大雾,对面来的车辆打着灯驶过,海拔又升高到四仟余,也许是短时间内海拔落差过快,感觉到脑中不适。

19:40在山顶观景台观赏下面的云海景色,照了几张相。看到一些内地工人在这儿建造向外延伸出去的观景台。不久继续上路,又是蜿蜒曲折的下坡路,时断时续的雨雾又开始。我们原有的车队此时已经分散,已是各走各的路。因为车辆的好坏,我们原来被安排的收尾变成现在的第一个,看来牧区人更有一种冲劲,后面紧跟的是玉树的车,之后是谁一无所知。但如果我们慢慢与后面的车辆保持一定的距离而行驶,那在这个趋向傍晚的观景台观赏景色就不可能了。

先行的车在林芝乡等待半个小时,等五辆车都会合,然后再向林芝地区行驶。此地海拔2970米。天已黄昏,有一种莫名的乡思由然而生,晚上八点我们到达林芝镇,也就是目的地。

帕龙藏布每时每刻声与浪的节奏。

观景台与它瞬间的景色

林间果

云雾下,山水间

10峡谷景色

山涧水路边

观景台外的景色

迎客松

1123波吾宗一角

[ 2009-10-13 8:57:00 | By: 奥松 ]

奥松的blog
http://aosondi.tibetcul.com/65812.html

分类: 旅游, 藏人博客,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