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民族, 旅游, 社会状况 > 喀什,从派出所开始 (多图)

喀什,从派出所开始 (多图)

2009年10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7月22日下午5点从库车终于开到了喀什进市区的路口,本想趁早可以抓紧时间拍第一天的喀什黄昏,一进路口就知道前面的路算白赶了。查车。一个检查点,四条长龙,所有的司机和乘客登记身份。据说有三个国家的人禁止进入,我们想应该是美国,德国,和法国。车上等了半个小时,车队仍然以极慢的速度在过站。军,警,加上一些不认识的制服协警,持械在车队周围巡逻。车外温度迅速升到51。真正的白热化。

2117

近6点,我们中间的一哥们耐不住终于下车决定走一走看一看。他散一下步没关系,关键是他脖子上戴着相机,戴着相机也没关系,大概像前面诸多站点一样要被警示不要拍照,关键是他去了街对面举起了相机…在他上车5分钟后,三个警察从车队头走向我们,我看看后座,三个人的相机全部拿在手上,想要不要这时候把相机收起来或者把卡卸下来?脑子里在条件反射。但经验告诉我们,如果你卸了卡或者不拿相机,只要你是怀疑对象,到时候搜查的将不仅仅是相机。一定会直到找到他们所怀疑的为止。

警察在我们车窗一边趴了俩一边趴了一,质问谁拍过照片。其实他们根本不需要你的回答,因为在没等到我们回答的时候其中一个警察就已经打开车门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坐在了后座,“开车,去派出所走一趟。”并同时用对讲机向警局人喊话:“又有几个拍照的,现在送过来…”看来生意挺好的。我是不是得感谢他没使用“抓”这个字,说明人民公安执法也趋于人性化?

车开了5分钟,这5分钟我在前座删掉了刚才拍过的查车照片及在库车拍过的带警察的所有图片。充分做到了审片查片自助。

派出所里盘查了近40分钟。警察把所有相机里的图片从头到尾浏览一遍,所有他们觉得不应该存在的,当场删除。由于图片太多,警察忽然说了一句话:你把它放成多张一起看的!……

K!专业。看来天天干这活儿多少长点见识。

轮到翻我的,一接相机差点没闪着,“你的相机怎么这么沉!”

呃…我想跟谁拽也不能现在拽,千万不能说专业机,我这儿一专业,他那检查级别就得升级。嗯?专业的,你干嘛的,从哪来的,想干嘛….

被逼无奈我冒出一句:呃…它也就是长得大了点儿…

四格浏览完毕后,他似乎对于一台这么大的机器竟然没有一张可删的有些失望和意犹未尽:还有吗?

….“没有了,全在这。”

“我知道,你们这样的一般都有好几张卡。”

……这小子没少长见识。十分担心他对我的摄影包以及硬盘发生严重的兴趣。赶紧打住:“不好意思,我这台机是带双卡的,全在里面了。”

40分钟终于在最后的貌似友好的气氛中行将结束,其间我阅读了房间里看得到的所有的报纸,自助了一杯水,在警察不好意思明目张胆又不能放弃的尾随监督下参观了一下警局厕所,偷看了登记本上的每天被逮进来的人的身份。一走出大门,大家不约而同端起相机,频频偷拍留恋。司机小马哥一扫进局前的一脸忧虑,变得愉悦和轻松,十分配合的没有一踩油门决尘而去。说,早知道应该早点进来,省得还多排一个小时队!

—————————————

不到喀什不算到新疆。足以说明喀什的正点。

日落进了喀什城,路过了艾提尕清真寺,找到我们要住的喀什青年旅舍。在胡同里穿行的时候,唯一的感觉就是,这里,还真的是中国吗?

千万别因为我这个激动又来和谐我!我说的是风情,和疆土问题无关。

这个地方,除了除暴安民的标语,所有招牌都是维文的。你看不懂。所有语言,是维语,你听不懂。看看路过的每一个人,和你就是长得那么不一样,除了五官的数量相同,没有相同的。你似乎永远也想不明白,馕为什么要做那么大,牛羊肉天天吃为什么就能忍受,包裹着头和脸为什么就不闷…漆迹斑驳的蓝绿色维式门廊,黄色土墙,弥漫在整条街上的烤肉的烟雾和味道,金色余阳里棱角分明眼窝深凹的面孔…就在你快要被那种异域的新奇激发得快要窒息的时候,迎面开来一辆公交车,车身上画着天安门和五星红旗,上面写着:欢度国庆60周年!

喀什老城,整整4天时间,都交待给它了。只有4天。

每一个白天,军警四面严防的艾提尕清真寺前大广场上,在持枪警察眼皮下走过的时候,想象着没有这些地面砖时艾提尕。每一个傍晚,坐在广场的阶梯上,数百军警持枪分坐在广场周围的树荫下在那一边,身穿白袍戴着小帽的维族大叔们盘坐斜卧在这一边。有一种滋味,很难言。

老城区的孩子们的HELLO声频频不绝,那是一种开放和陌生的交响。相对于默默微笑和友善的牵手,那并不令人愉快。

对于我去了南疆,很多人最大的兴趣是,他们友好吗?

其实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艰难背后是悲凉。

友好。我毫发未损回来了。

友好。我拍照,几乎无人拒绝。

友好。每一个维族人给我的第一个表情,几乎都是微笑。

在喀什,开出租车的司机几乎全是维族人。但我们所遇到的司机,没有一个人能听得懂“到清真寺”这句话。

他们只懂“艾提尕”。

在嘎尔,最后一天拍摄。

一群十多岁的男孩子在巷子里追赶打闹,其中一个躲到一条无人辟静的巷子里。我在巷子这头,他在那头,忽然间他做了一个拨枪射击的动作。我看着他,面无表情,他看着我,也同样没有表情。我又该用怎样一个动作和表情回应这个已经并不懵懂无知的孩子?

——————————–黑白篇。

2213一个年轻女子,站在老城区改造的路口

2310因为语言不通,我无法知道她们一群人整装待发,脸上透着喜庆的要去哪里,要做什么。(后面图片太多,感兴趣者请上原文网址观看,编者加)

那天下午嘎尔巷内忽刮大风,尘土飞扬。跟拍20分钟。

炉上烧着水,爹妈在洗羊头。一户普通的维族人家,一种普通的维族小生意。

嘎尔老城巷内,我喜欢她这样的脸

俩位维族大叔在路上相遇,似乎是朋友。

聊了聊天后看见我在拍摄,转过头来向我打招呼,并让我给他们拍张合影。

艾提尕后面,这位维族大妈每天披金戴银坐在门前。

她身上的首饰都可以卖。

老城区的黄昏,一行妇女都穿着黑袍包着白色头巾正走出巷道。

总是遇上几个女子包裹得很严实,然后她们三三两两去敲其它家的门。

是活动通告,还是约会,还是其它?

老城区一对背道而驰的男女,他们的穿着是最典型的喀什街头风景

一些孩子,遇见拿相机的就HIGH。

街头三轮车上坐着的一个维族工人

据说是喀什有名的老招牌茶馆。两层楼。

可是现在的茶是,糖加水,再加上玫瑰花。

总能遇见相同的人

再相见的时候,他们不再对我高呼HELLO了,我们是熟人

水果市场上的最后一抹阳光

艾提尕广场上的大屏幕,每天都在放CCTV的新闻。

喀什的大巴扎,是他们自己的集市。

对于游客来说,它没有意义。

有日用品,有温州货。

逛巴扎的维族妇女

在人群拥挤的地方,如果想抢拍,又让拍摄对象不感到惊慌和排斥,

我的解决办法是,从来不在她们面前突然端起相机。

不弄得烟熏火燎,可能他们觉得不够劲。

一位每天都在固定的地点烤肉串的维族大叔。

老茶馆里楼上喝茶

不管我用完长焦还是用广角,他们基本表情不会发生改变。

我喜欢他们的淡定,和我自己被人无视的境界。

这样的无视,是不是有点太直接?

不过我很喜欢他这个动作和表情。

如果我把墨镜给她用,她肯定还是不需要我牵着走。

—————————–

拼图拼着玩儿

————————————-彩色篇。

喀什老城占喀什总面积的1/5,要全部走下来,不是一两天能解决的事。

要边走边拍,也是一半靠守株待兔一半靠运气。

1是老城区的光线问题。

老城区的光线总是半明半暗,拍摄对像是不会永远走在你想要的位置等着你。

想偷懒相同的ISO拍下来是几乎不可能。频频调换ISO是一件很折磨人的事。

在暗的那一部分,用闪光就意味着失去环境光。

2是人流量问题。

老城区白天见得最多的就是儿童,此外有零星在家门口聊天的妇女。男人很少出现。

有的,全在市场上摆摊。也多半是老人。

我很喜欢,也很喜欢我的一对小姑娘。

每天去老城的时候都能遇见她们,左边这姑娘还会拉着我去有孩子们的地方。

玩腰带

一家馕作坊门前,看到我们在拍照片,送了一张巨大的馕。

送馕的是他妈妈。

他是一个看见相机就笑的孩子。

10分钟跟拍,机会转瞬即逝。一路连拍,还得调整机位。

每当这时候,我很想要一架能航拍的直升机。或者,我能飞。

喀什大巴扎旁边有一家维族餐厅,味道很不错。环境也很好。

在二楼,一个被封闭的天桥上,能俯拍巴扎。

妩媚的维族服务员,总是对我笑意浅浅。

不管是饿了,还是饱了,都抵挡不住这种面的诱惑。

我要拍的维族爷们,都十分友善。

在相机面前,从不拒绝是一件很幸运和幸福的事!

街头看看吧

光线好的时候只有短短半个小时

————————————小片

一个很辟静的小巷子里,几个小姑娘在互相化妆。这是一组照片,放不下了,先来几张看看得了。

刨冰+蜂蜜,喀什最热门的冰饮。他们爱喝,我们也爱喝。

不管喝完拉不拉肚子。

老茶馆里跑堂小伙儿

从远景到特写,他没变过表情。。。

洗羊头的一家人

行走和端坐的维族女人

——————————

那个可爱的维族小姑娘,和我。

我。茶馆休息。

私奔TATA PHOTO
http://tata75717.blog.sohu.com/133582736.html

分类: 其他民族, 旅游, 社会状况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