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言论 > 敌人的敌人

敌人的敌人

2008年12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本来不想讨论西藏问题了,看了老莫关于CNN的两篇帖子,还是没忍住又来掺和。因为实在没时间一对五地辩论(上次吵得改作业都给耽误了),所以本来是写给老莫的一份私人邮件,后来发现洋洋洒洒写了这么多,只给他一个人看有点可惜,就又,发上来了。争取做到最后一帖,绝不跳火坑。

 

———

 

我觉得事情的关键不是“CNN军车图片”这个“树木”(说实话,我觉得这个细节问题双方都可圈可点),而是很多西方媒体对西藏报道明显选择性失明这个“森林”。以我个人在英国这三个星期的观察,很多主流媒体一开始报道非常偏颇,后来逐渐公正,不过前两天BBC一个关于西藏的纪录片(名字叫Undercover in Tibet)让我又大跌眼镜。一个长达一个小时的西藏新闻纪录片,整整一个小时,一个汉人都没有采访,完全是藏人在控诉,而且大多是和政府“苦大仇深”的臧人,情形颇似当年共产党组织贫下中农痛诉地主恶霸。其中有些言论(比如“西藏人一跟外国人说话就会被抓起来”)几乎就是谎言—-我有一个美国学生长期在西藏地区做志愿者,也没见她的藏族同事被抓起来。我相信也许有藏人喇嘛因为跟外国人说话而被逮捕过,但是不加说明地暗示这种个别经验的普遍性,造成的印象只能是误导性的。类似的误导成分充斥了整个纪录片。这就好像一个导演号称要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美国”,但是跑到哈莱姆黑人区兜了一圈,把所有曾经被抓过的黑人给采访一遍,然后宣布这就是一个“真实的美国”。这样的“报导”,效果是什么呢?藏人看了会很生气,西方人看了会很生气,中国人看了也会很生气,除了恶化各方的仇恨,实在看不出什么建设性效果。

 

我觉得很多西媒选择性失明是明显的事实(当然你也可以因此也说我“脑残”,呵呵,宣布别人脑残确实是辩论胜利之捷径),但是对事实如何做价值判断则是另一码事。我当然不认为这是“西方国家忘我之心不死”,事实上,我相信大部分同情西藏的西方人都是善良热心之人。但问题在于,在这个问题上,片面的新闻报道和由此形成的民意已经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挺藏”成了“政治正确”的一部分,大多报道都在这个“政治正确”的前提下剪裁,于是这种报道进一步确立了“挺藏”的政治正确性。在这个大背景下,任何枝节的纠缠没有多大意义(到底“军车”“卡车”“剪了”“没剪”……),重要的是从媒体得到的“整体印象”。据我跟西方人聊天得到的结论,他们很多人对西藏的问题的整体印象就是:西藏在1951年以前是一个香格里拉式的独立国家,共产党入侵了西藏,实行了类似于白人对印第安人的种族文化清洗政策,直到现在汉人和政府对西藏的政策还是制度性的歧视、剥削、迫害……相比之下,对西藏和中国的历史关系、农奴制、政教合一、土改引发僧侣暴动、CIA支持下达赖默许下56-69年的“武装斗争”、当代补偿性政策等等因素几乎一无所知。这种“政治正确”的根子可能还是在89,当年藏民运动和89的六四大约同时期发生,加上达赖喇嘛的诺奖,所以西方人已经不可避免地对藏人斗争和“民主运动”有了“捆绑”记忆,今天很多西方人—-甚至也许像你这样的中国人—-谈西藏,其实还是在“借景生情”。

 

顺便说一句,我并不觉得一个地区历史上属于一个国家,它就应该永远属于一个国家—- 这是一个属于价值判断范畴的问题。但历史上西藏到底属不属于中国,则是一个事实判断的问题。在这个事实判断的问题上,我觉得“一国论”至少有一半甚至更多的道理。同样,我并不觉得一个政府给一个民族很多优惠政策,这个民族就应当感激涕零,但是,again,这是一个价值判断的问题,中国到底有没有给西藏优惠政策,则是一个事实判断的问题。很多西方记者因为价值判断而对“历史上西藏曾经(Argurably)属于中国”、“中国政府给予西藏不少优惠政策”这样的事实因素避而不谈或者一带而过,从而使很多西方民众丧失了根据一定事实做出自己的价值判断的机会,这是不公平的。你可能要说你管人家西方媒体怎么说干嘛?如果他们的很多初衷善意的行为后果只是激化中国的民族仇恨,当然要care

 

我想我们(包括我vs.牛博很多其他写手)在这个事情上有这么大分歧,就在于我不大同意把这场骚乱和民主运动“捆绑”看待。说白了,我感觉对你们来说,这个骚乱根子在中共错误的民族政策,藏民受尽凌辱、最后仇恨以极端的形式爆发—-暴力手段也许不对,但实在是官逼民反。但对我来说,以我对民族主义这种情绪的极端反感(实在当今世界上太多战乱和仇恨因之而起),我并不觉得西藏的民族主义就真的比中国的、台湾的、车臣的、赛尔维亚的、科索沃的、津巴布韦的。。。“纯洁”很多。我承认,中共的民族政策里有很多非常愚蠢的因素,“反抗暴政”是激发暴乱的因素之一。但正如世界各地的民族主义的起源,“精英的建构”(在西藏来说,就是喇嘛僧侣的建构,甚至西方政界和媒体二十年来背后的推波助澜)也是重要原因之一。记得以前读过一个王力雄的文章,他算是“同情西藏派”吧,连他也承认,其实普通藏人“独立意识的觉醒”,主要是80年代以后的事情,6070年代的时候,很多藏人也跟着“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这不是说当时高压政策吓得他们不敢表白独立心迹,而是当时很多藏人没有这种诉求。那么80年代以后发生什么促成了这种变化?“暴政”更严重了因此“官逼民反”?“揭锅盖”把隐藏的诉求给揭出来了?还是,新出现的相对宽松环境给了精英动员(喇嘛尤其是流亡喇嘛的动员)一个平台?我觉得是后者。连王力雄都说胡耀邦80年代的藏族政策是中共历史以来最宽松、最人道的,结果却是878889年的三场骚乱。

 

你引用唯色的文章说要注意314骚乱之前10号到14号如何镇压示威,姑且她说的都是对的吧(我并不把她作为中立消息来源),那我们何不把目光再放长到310号之前,二十年来西臧僧侣一直在以宗教自由的名义煽动分离主义呢?当然以我的政治观念,分离主义也应当在政治上被宽容,但是想到明早一起来如果新疆、延边、蒙古、广西、云南、四川、台湾、香港大家一起闹分离把这个国家闹得鸡飞蛋打民族种族混战,对分离主义,我就只能一边宽容一边讨厌了。这种讨厌并不是因为我“主权国家”观念有多强,恰恰相反,是因为我对“主权”“国家”这样的观念太淡漠了。正因为这种淡漠,我才觉得,在没有人道危机和制度性歧视的情况下,那些成天“争取独立”的和那些成天“捍卫统一”的一样愚蠢,两者都是在仇恨教育的基础上巩固自己的权力,而当炮灰的,总是平民百姓。

 

当然民族主义里还有一个我最鄙夷的东西,就是人类天然的、动物性的那种“地盘意识”和那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狭隘思维。如果攻击汉人全是“反抗暴政”的逻辑,那么攻击回民又是怎么回事呢?回民怎么“暴政”藏人了?你就不认为臧 民的民族主义,正如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地民族主义,有跟被压迫无关的狭隘情绪在里面?很多人拿着一些中国愤青的过激言论来说明中国愤青有多傻叉多脑残,说实话,你真的觉得在如果我们钻到一个藏人内部的网站论坛上,会没有类似的过激言论?愤青只有汉族的“脑残”?“统治阶级”只有中国的搞恶性煽动?

 

顺便说一句,你们老以为自由了、民主了西藏问题就豁然开朗了,别忘了,自由了、民主了不仅仅是藏人的自由、民主,也是你们眼中的“脑残者”的自由、民主。

 

还有一点,就是现代化过程中不适应造成的“迷惘”。藏民经济上语言上的边缘化,的确令人同情,但这笔账是不是都要算到“政府”的头上呢?给连岳写信的那个藏族姑娘说她因为藏语学校教育质量不好,只好到汉语学校上学。如果是政府刻意在资金、投入方面冷落藏语学校,当然要谴责,但有没有一个因素,是说藏语同时数理化等专业知识又过硬的老师供应不足呢?这种情况怎么办呢?逼迫汉族老师学藏语来教课?(记得徐明旭还写过很多现代科技词汇很难翻译成藏语)。又拿语言来说,很多藏人抱怨不会说汉语工作都不好找,把这个也作为政府“文化屠杀”的证据,说实话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不会说普通话,工作都不会好找吧?全中国的地方文化都给“屠杀”了?在夏威夷要是不会英语估计工作也不好找吧?这个情况怎么办呢?要么只能是藏人努力发展自己的实业企业,可以提高藏人的雇佣比例,要么就是在学习藏语的同时学习汉语(应该不矛盾吧)。现在中国很多高校,都明确规定英文发表的文章“职称积分”比中文发的高得多,逼得很多中国学者去学英文写英文,这种痛苦,应当与藏人不会汉语难找工作类似吧?不幸,也无奈,都是全球化、市场化进程中的得失。

 

反正我的看法是,这次矛盾激化,“反抗暴政”肯定是一个因素,长期的精英动员则是因素之二,人类天然的狭隘族群心态是因素之三,现代化进程中的不适应是因素之四,你们几个完全聚焦在第一个因素上,忽略第二、第三、第四个因素,这大约就是我们的分歧所在。我觉得四者都很重要,而且我觉得同样的框架可以用来分析中国人的“仇日民族主义”心态(当然两个情形里四者比例未必类似)。你也可以说在西藏问题上我对第一个因素强调不够那我就再说一次,我认为政府“不许记者采访”、“不许崇拜达 赖”、“不许和平集会”这样的政策是愚蠢而且反动的,政府对矛盾的激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且政府事后在处理事件中表现出来的外交笨拙、思维僵化,也的确令人觉得惨不忍睹。但同时,我还是觉得把激进民族主义情绪和民主自由的诉求捆绑起来,再加上“政教合一”这样的因素,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敌人的敌人,未必就是朋友。

 

http://xsj191.blogspot.com/2008/12/from-drunkpiano.html

分类: 政治,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