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社会状况 > 德格之行

德格之行

2008年12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125凌晨三点,我从成都出发,越过大渡河,抵达康定,此刻天已经见亮,过道孚、经炉霍,再经甘孜,公路边,藏族老乡友好地向我们的车招手致意,戴着红领巾的藏族孩子向我们的车敬礼。沿途藏式民居不断映入眼帘,五彩的经幡迎风招展,它们在不断地提醒你,这里已经是藏区了。但这只是表面,如果你要真正了解藏族,了解这里的文化,了解这里的历史,仅仅一晃而过是不行的。

 

疲惫的我在甘孜住了一宿,第二天早上7点便启程前往我此行的目的地—德格县。路况还算不错,毕竟是317国道,车子在柏油路上飞驰着,两个小时后早有所闻的雀儿山出现在我眼前,翻山路似乎并没有我当初想象的那么好,全是乱石,路的两边厚厚的积雪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耀眼,车过雀儿山,一条清澈碧绿(很像翡翠)的河流伴随着317国道蜿蜒而行,听车上的人说这条河叫“色曲”。它从雀儿山脚下由北向南急急忙忙地奔向金沙江,在它穿过从柯洛洞到更庆这一带的峡谷中,依山傍水地散落着各式各样的藏民居,它们在青藏高原特有的蓝天白云衬托下翌翌生辉。仿佛在无声地诉说着自己古老的历史、悠久的文化、浓郁的民族风格。

 

上午11点左右,我顺利到达德格县,由于手机信号的原因,我暂时联系不上她,只好自己背着行囊往城里进军,也许是中午的原因吧,第一感觉德格并没有她所说的那么冷,阳光特别明媚,高原反应也似乎并没有在我身上体现;出行前我已经查询了这里近期的天气状况,也许真正的寒冷正在悄悄的靠近我???

 

我渐渐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给我的第一感觉这里开车的人特喜欢鸣喇叭,一些司机不管有没有人,简直就是神经质地鸣喇叭,而且各种车辆尤其是摩托的喇叭特别尖利刺耳。警车和一些政府机关的车动不动就鸣警笛,大概是优越感太强了,或许是这里的人耳朵有点背。开车的人横冲直撞,油门轰得很大,似乎汽油不要钱。而且从来不打转弯灯。我还发现这里许多摩托车、农用车根本没有牌照,真是“山高皇帝远,什么事都没人管”啊。驾驶和乘坐摩托车的人从来不佩带安全头盔,包括公安民警。我见到最牛的一辆两轮摩托上坐了四个人!真是玩命!还有,这里的机动车可以随便停在路边而没有人管。我左转往格萨尔大街行进,一排整齐而略弯曲的高楼出现在我面前,这就是我在网上图片中看到过的高楼,底楼全是商铺,我继续前行顺着坡往上走,经过农业银行,在报刊亭的旁边发现龙凤的一个经销商的店铺,对于此刻联系不上她的我恐怕是唯一的选择,我主动上前去打了招呼,递过名片,我们便开始谈龙凤,谈水饺,谈汤圆,谈发面,谈市场,谈销售等等,他邀我到里面去取暖慢慢聊;我再次试了试联系她,可是给我的答复依然是:“您好,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他把我的行囊提到了他屋里,我便和他坐在了取暖器旁边聊了起来???

 

半小时后,接到了妹妹的电话?????

 

约半小时我终于见到了她?????

 

随后的几天我也偶尔会找杨老板聊天,他很能说,就当我是知己,我从他口里得知了一些“县城故事”,其中印象比较深的是“曲珍女孩的故事”“07918的凶杀案”

 

曲珍今年23岁,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父亲经常在成都打工,母亲体弱多病,几乎没有劳动能力。听老杨说在藏区,这是一个常见的贫困家庭,这样的家庭,孩子要完成义务教育阶段的学习是很困难的。

 

曲珍从小也体弱多病,尤其是“癫痫病”(当时老杨说的不是很清楚,我只能猜测是这种病)经常复发。家里又没有多少经济来源,双重因素使她几乎连小学都读上不下去了。一个偶然的机会,改变了曲珍的命运。一天,她偶然遇到了四川电视台新闻部的一位编辑,他了解到了曲珍的家庭状况后,表示愿意资助曲珍读书。听说后来他们夫妻俩真的资助曲珍一直读完了初中、中专。她的妹妹在康定一所学校读书。弟弟得到一位活佛资助在康定一所藏文中学读书。这种一对一的直接支助是很有成效的,它能具体帮助一个贫苦家庭的孩子完成学业。

 

老杨说,曲珍中专毕业后回到了德格,先是在德格最东边的一个乡当了一名小学教师。现在,曲珍借调到德格教育局教研室工作。

 

祝她好运吧。

 

老杨看到我认真倾听的表情,他似乎越讲越来劲????

 

随后他谈到了07918的一场凶杀案???

 

18日下午五点过,在人来车往的317国道一家商铺门口,一个藏民正在买东西。突然,一辆摩托飞驰而至,骑在车上的藏民掏出枪对其连开三枪,买东西的藏民应声倒下。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凶手驾驶摩托朝一个##乡(我记不清当时他说的乡名了)方向逃走,转眼之间就没了踪影。再看被枪击的藏民血流满地,已经没有了呼吸。公安部门接到报案后,立即布控缉拿凶手。但是,由于这里的摩托车都没有牌照,现场目击者提供不出任何线索。

 

他回忆当晚,他遇到德格县公安局的一位叫“小庞”的女警。据她介绍,这是一起典型的仇杀事件,死者已经查清,并且凶手也已锁定,现在已经发了通缉令,正在组织力量进行追捕。

 

后来也许是他怕给我带来紧张的德格生活吧,便向我解释道,康北地区的藏族老乡之间的仇杀案件时有发生。石渠德格白玉等县枪支泛滥,一些藏民经常为很小的事情发生枪击事件,更多的则是家庭之间家族之间的仇杀,而且冤冤相报没完没了。由于这一带地域辽阔,山高流急,许多地方荒无人烟,给缉拿凶手带来极大的困难。

 

在我的印象中藏族好像是不杀生的,踩死一只蚂蚁也要“嘛米嘛米弘”地念半天,乞求佛祖饶恕。不杀生却要杀人。还信佛教,佛祖会宽恕杀人凶手吗?。

 

希望这座县城继续守着现有的宁静,希望我结识的那些朋友们生活甜蜜和幸福。

 

老杨向我介绍起了德格的历史,他说德格这个地方真正的本地人并不多。当年十八军进军西藏的时候,有些干部战士留在了德格,在这里落了户,娶了藏族格桑花为妻,成了德格人。他们的下一代中也有不少留在了这里。还有自五六十年代起从内地分配到这里工作的大中专毕业生,以后或者娶了格桑花或者嫁给了康巴汉子,就一直定居在德格。所以德格还有不少汉藏结合的后代,他们拥有汉藏两个民族的血脉,兼备了两个民族的精华,既有康巴人的豪放又有汉族的温柔。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阳光,养育了这一方的雪域儿女。

 

也许是我在这里停顿的时间太短了吧,我似乎还没有感觉到如老杨所说的德格人非常的友善????

 

会做菜的我决定亲自买菜来做给新结识的朋友们尝尝,踏进菜市才让我简直是受宠若惊!!卖菜的人倒是特别的热情(我特受宠)可是一问价格(我特受惊)蔬菜动不动就是两三元一斤,猪肉11块一斤,由于是下午能买的只有上面挂了一丁点瘦肉的肥肉(其实就是肥的不得了)和蹄子。鸡蛋论个卖(因为她的身体原因,我只是随意调查了一下鸡蛋的价格),五角钱一个。不过也难怪,这里的许多东西都从内地运来,当然就贵了。其他的什么东西这里都能买到,和成都差不多。这里卖东西也很怪,四舍五入居然到了角,比如五块四,只收五元,有时甚至五六角都不收。听说在这里做生意的基本都是“内地”的(德格人喜欢称呼成都为内地),什么南充广安资阳安岳乐至等地的人,态度非常好,张口就是阿哥,闭口就是慢走。你不买就算了依然笑脸相送。可要小心了,笑脸背后可是高价的蔬菜哟。

 

1210对于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一天,这一天里所发生的事情???;上午我和她以及妹妹我们三人来到了那座之前我只能在地图上看到的已经成为民族团结,祖国繁荣的里程碑——岗托大桥,大桥横跨金沙江,俯卧于峻岭苍塬之间,是何等豪迈壮伟。几十年沧桑巨变,大桥岿然屹立于此,它庄重的身躯既是历史的见证,也同时感召着民族兴旺的美好未来。来到金沙江边,我已是第二次了,曾经一次出差到宜宾,我站在清澈的岷江和浑浊的金沙江的交汇处远眺长江的雄壮;而在这里,金沙江的水是那么的绿,那么的清澈,这让我们不难想象,越往下游走,人类生活的涉足导致江水已经浑浊不堪了。听她说,德格县城时常有人驱车来这里品尝金沙江的野生鱼又称“江边鱼”而此时因为是冬季,所以不适合来这里吃鱼。

 

岗托是川藏公路的咽喉要道,金沙江成了川藏公路上难以逾越的天堑。大桥的建成,使天堑变通途,不但结束了千百年来两岸人民“牛皮船傍水回环,欲渡时望江兴叹”的历史,而且几十年来为巩固西南边防,促进边疆地区社会经济发展发挥了巨大作用。这里山势巍峨险峻,高耸入云,江水急湍浪涌,历来为军事要冲之地。远望去,桥体如蛟龙横空,直越峰峦,桥两岸,群山对峙,错相有致,景色迥异,相映成趣。一边层峦叠嶂,此起彼伏,疏缦得如溪边浣沙的少妇,另一边则巨石林立,比肩接踵,簇拥时若临阵邀战的骁将。两岸低洼处,山坡间攒三聚五织缀着几枚白墙红梁的农舍,偶然间,有一两柱青烟至村宅袅袅浮起,更增添了几分鲜靓和生机。唯有那蜿蜒崎岖的公路如金色飘带越大桥而去,没入远方的大山中了。

 

1212清晨,我和她道别,坐上了回成都的车???留在大脑里的是对她无尽的思念,让我无法躲藏??????

 

此行,对于我接下来的人生来说非常重要和难能可贵的,收获甚多,接触了很多人,很多事,有启发也有不解,藏在了自己的心里,它会伴随着我成长。

 

最后想送来这里的博客朋友一句话,这句话是台湾心里学家许宜铭在《拥舞生命》中说的,他说:“今天你所有的一切,无论是有意识的、无意识的,都是生命的最高智慧所为你做的选择;此时你所呈现的一切面貌,都是生命的潜能为了生存下来所做的选择,让你成为今天的样子。这不是我们当中谁的不好,而是在这环境、在你成长的过程中,你已经做了你所能做到的最佳选择。”

 

八一

http://blog.163.com/lizhihonglc007@126/blog/static/38790703200811280044490/

分类: 旅游, 社会状况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