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未分类 > 生命的核心是一座巨大的荒原

生命的核心是一座巨大的荒原

2008年12月3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想说点什么,可我觉得没有热情地去记录,是某种程度的辜负。我从来没为西藏写过一言半语,不想贴上“游过西藏”的标签竖在都市的楼码间。以此甄别我与别个的不同。这个不同,自然关联到勇敢和热情。我配不上这么美好的词。

 

—-出走,走到风地里,到连接日月山川的地方去,无非是一种例外的丰富。人只有离开文明的时候才晓得文明的好处,多少人信誓旦旦地说起高天流云。我不想笑他们,因为我和他们一样,只不太说而已。

 

初来我并不喜欢拉萨,这里是一个悠慢的部落。虽然透着别样,雪山间嵌下去的一座城:有百货公司、有连锁店、有网吧、有宾馆桑拿,仿佛一个学人化妆的土孩子,随处的不彻底。空气里泛着脏味儿,让人联想到茹毛饮血。蛮荒的气氛里扬起些藏语的流行歌:刘德华的“爱你一万年”。

 

我讨厌这种懵懂的交叉,象是失衡的画。但是反过来想,中国人面对侵略又都是这样的,一方面接受,但是却晓得适时适当的捍卫。所以藏人对外来人:先问你是否藏族,你说不是,他们就约束,羞涩又不知所措地笑。

 

我是个特别容易安享物质的人,对逸乐总是念念不忘的。第一次去,由于缺乏常识,把手扒在窗上看大面积的雪,手指很快被紫外线烧糊了,黑黑的,一直不好,由此我就恨上西藏。觉得它用冷峻和恶劣亏待我,多么不服。于是用特别冷淡的态度去报复。忽视,并且尽着可能去回避。但是我恨人总不可以恨得长久。

 

星期五清早,签完证,一步三退在街上走,因为海拔高,直觉上离天很近。这边没有高楼,天和云和阳光和空气重叠起来,我坐在街边,周围的景致和人悠缓地摇过去。在都市逼仄的楼间体会不到几重的自然纷纷地都降落到自己身上。是些微妙,具体的触觉,倒不太象是我廉价诗意的浮想。

 

有个藏族孩子问我是否相信上帝,我说这话题太大,笼统地讲,我不。他说:对我们藏族来讲,不承认神灵,就等于没有自己。我接不下话,笑着摸了摸他的脸,说有信仰是好事。然后在心里说,生命也许因为信仰才显示其价值。

 

认为只有高更那样的灵魂才配辗转流离。他可以将生命的美与奇迹从混沌的自然中塑造出来,而我不能。所以我是个非常不容易被外物打动的人,一无是处的打动没有好处。但是喜欢水,惟独喜欢水,只不太喜欢海,不喜欢一切的磅礴和伟岸。

 

所以藏地的奇观在我看来不是荒漠和冷静的尸骸。更不是真人比高的金身,也不会是一切的鬼斧神工或者是照进心底的阳光。反而是融化的滚滚雪水上戏闹的漂亮野鸭,是雪山脚生生不息的小小花。不安于现实的奇异,天真的轻灵,永久而暂时,又一切都奈何不得的沉着。浓缩了一切厚大生死的因缘,于壮丽和刚烈的边缘露出恍惚的一笑。

 

http://48761181.qzone.qq.com/blog/1230488216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