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援藏 > 威妮?西藏

威妮?西藏

2008年11月2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一听就知道是在西藏待过的。”最近似乎时常有人这么说我,又有些傻乎乎的高兴,但很明显,大家只是对我的有些想法无奈罢了。

 

与西藏无关。对于与西藏有关的话题我已经习惯于绝大多数时候的沉默,毕竟我没有权力去要求身边从来没有去过西藏的人能够从一个较为理智独立的视角去看待西藏。得到这样的评价,只是源自一些关于未来、关于生活的话题。

 

大家说:现在压力太大啊,所以一定得完婚晚育,怎么也得有事业了才能结婚啊,孩子是不能轻易要的,抚养孩子的成本很大啊。——那天,针对老板儿子一个月两千的生活费大家发出的感叹。

 

我说:现代人就是少了太多随性。总是说万事俱备了才能去做,可究竟到什么程度才是俱备呢?结婚后生孩子,很自然的事情啊,为什么非得制定个计划呢?为什么非找压力这个借口呢?……

 

大家笑笑说:“一听就知道是在西藏待过的。”

 

……

 

种种,类似这样的话题。我总是莫名其妙提出种种质疑,非“雄辩症”使然,而是我心里觉得真得没有必要啊!

 

也许西藏一年就这样重新塑造了我,从外到内。

  

威妮—西藏

 

最近,拉萨一下子又离我那么近。

 

我知道,某一天,拉萨大雨滂沱;我知道,某一个傍晚,拉萨依然阳光灿烂;我知道,某一个午后,拉萨的街头出现了美丽的彩虹……

 

很多朋友去了拉萨,开始他们的新生活。旦平会问我八廓街附近哪家的尼泊尔餐厅比较好,阿明问我常去的朗玛厅是哪一个……威妮的拉萨记忆又再次翻腾着,时常又让思绪沐浴在拉萨的温暖阳光中,回忆那一条条街道,那一件件事,那一个个人,情不自禁乐出声来。

 

想念迎着阳光在八廓转经道上悠走的平静与安宁;想念与战友们在同胞茶馆品着好喝的酥油茶打台球的惬意与轻松;想念与娃娃们在圣地朗玛厅时的快乐与紧张;想念一个人坐着502在拉萨兜圈的新奇与舒适……

 

想念革命茶馆的藏面;想念光明港琼的甜茶;想念岗坚古城藏餐馆的xiapali;想念拉萨河黄昏的美丽;想念藏大外那个小小的咖啡屋;想念那只叫扎西的乖乖狗……

 

想念那位亲切的卖藏刀的康巴大叔;想念同胞茶馆里的小帅哥索朗;想念那个卖给我最新正版藏歌碟子的甘肃哥哥;想念西藏风容中尔甲朗玛厅里帅气的主持人阿泽……

 

坐在有些发冷的空调房,我就这样任思绪飞扬。西藏一下子离威妮那么近,在我以为记忆也已经被时间磨灭的时候。

 

可西藏似乎离我又很远。

 

用改名字的方式结束了威妮在校内网上的历史。校内,这个让我认识了很多藏族朋友的地方,也是因为藏族朋友的一句话,让我心灰意冷。大家为自己贴好标签,固执地站在自己的阵营里。所以不管威妮多么爱西藏,多么努力地去了解她,多么试图去爱护她,多么想为她做些事都只是徒劳,只因为“威妮”是个汉族名字,威妮本人是汉族,这个标签决定了很多人的评价与判断。

 

那好吧!

 

我心灰意冷,我说我应该回到自己的世界了。

 

我沮丧地说:也许我永远没有办法走近西藏,而西藏也不允许我走近她。

 

可我依然爱着,依然从图书馆抱回一本本关于她的书籍,看一部部关于她的电影,依然努力去学习藏语……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很多人、很多藏族那样去伤害热爱西藏的人呢?是有很多人在肆意谩骂,但他们本不在乎西藏,更不在乎在那儿生活的人,可很多人关注西藏,只是因为他们爱,没有理由地爱西藏。尽管他们没有那个名为“藏族”的标签。

  

威妮…西藏

 

前两天去天津调研,偶遇天津一援藏干部,顿时,无聊的调研在威妮眼中焕发了光彩。一个可爱的爷爷辈的人了,曾经在昌都援藏三年,一下子感觉很近,仿佛早就相识一般。没有多聊,但我知道一定有很多共同话题,只因为我们都曾经触摸西藏。

 

威妮、西藏,我似乎一直在试图找什么东西把两者联系起来。

 

又在疯狂想着到西藏工作的事情时,妈妈又各种苦口婆心的劝说,同学小心翼翼问我是不是有个在那边的男朋友。其实威妮只是喜欢,喜欢得不得了,所以想在那儿生活。

 

可选择仍然像一开始那样迷惘而无序。

 

我是担心一辈子的西藏与一年的西藏是不同的,但与西藏邂逅后的想念让我知道我不会因为选择西藏而后悔的。是啊,我能因为喜欢而抛弃大家共同认可的幸福与选择,可是我可以随意抛弃爱我的妈妈吗?我选择了西藏,在那儿工作就能够为我爱的西藏做更多事吗?

 

年仅四十岁的大妗竟然在一次旅游中意外身亡,我在头晕脑胀地迷乱中再次恍惚于生命的意义,再次紧迫地去珍惜很多现有的时光。在妈妈与西藏之间,我只能说我不能那么自私。

 

升明依然在拉萨等待分配,西藏的低效率开始了他们的艰难新生活。面对他们在拉萨的窘迫,我爱莫能助,无能为力。忽然觉得,也许朋友说得对,我太天真了。我在西藏工作不但做不了什么事情,甚而连工作在西藏的朋友都帮不了。也许找一个好工作,赚点钱,投入到西藏可以改变的一些事业上要比我那些幼稚梦想现实得多。

 

威妮、西藏,我仍然在寻找他们之间的交集。

 

哦!听说政府和央企都有援藏指标的,政府我是不想去了,那我去央企好了。能够去援藏三年也是相当不错的事情呀!

 

嗯,这是傻威妮最近想的事情。

  

啊!那曲锅庄!下个学期民大应该恢复锅庄晚会了吧……

 

圣域西藏威妮心灵永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8373d3f0100a42v.html

 

分类: 援藏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