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援藏, 汉博 > 一个警察的援藏体验

一个警察的援藏体验

2008年12月3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挥别朝夕相处的弟兄,告别殷殷嘱咐的领导,带着家乡人民的重托和期望,我同400位战友沿着曾经的长征路来到了藏区。

 

初见

 

第一次到藏区,心里就烙印下了那片高原,似乎有一种隐隐绰绰的“情结”已经发生。

 

在壤塘一下车,我的感觉就异样了,土地的干燥、坚硬,让人跟随着产生一种挺拔的意识。近距离面对天空和白云,仿佛每一次呼吸都在直接与神对话。

 

虽说在县城只呆了两天,但一有机会就有谈论壤塘的愿望。折曲河、三郎寺、南木达草原、海子山听听这些名字都那么新奇和神秘。藏区文化的博大精深,始终让人觉得是在门外站着,想进去却进不去,又一直想。

 

两天过后,我被分到了南木达派出所。所里的九位弟兄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我们一块喝奶茶,喝青稞酒,一块儿在南木达草原留影,把我们的形象融化在高原的蓝天里。所长对我说:“耶朗(兄弟),欢迎你来到你藏区的家。”我端着茶杯的手,竟不知不觉地颤动,我感到呼吸有些困难。

 

来到藏区,突然发现自己爱听《青藏高原》。李娜的歌声有些让人难以置信,听出了河流、草地、雪山和天空的层次。旋律里台阶步步向上紧逼,辽阔而高远的感觉把人提升到空中。似乎一个不会唱歌的人在藏区,在高原都会唱出坚毅和苍凉来。尤其是最后的变化莫测的高音,带着人们飘浮在起伏连绵的高原上。最后的那个最高音,则是脚尖儿在珠穆朗玛峰的峰顶实实在在地点一下,就好比我们跟着登上去了,那种高处不胜寒的体验,让人激动不已

 

守卡

 

在藏区,治安卡点是防控犯罪、维护稳定的重要节点。一件防刺背心、一根警棍是天天陪伴我的伙伴。当地派出所的民警、我和驻守卡点的其中一名武警我们三人组成一个查缉小组,在执勤过程中,我们重点查缉过往的大小车辆,由我负责截停车辆,检查证件,当地派出所的民警负责车辆装载物品的检查,驻守卡点的武警携带步枪负责警戒。检查过程中,来往的车辆驾驶员和车主对我们的检查非常配合,未发现任何异常情况,只是对部分未携带证件的驾驶员进行了批评教育。

 

一天,一位住在我们执勤哨卡附近的藏族老大娘特意走过来问我们吃饭了没有,如果没有就帮我们下面条,我们说吃过了,并表示谢谢。她走后不到10分钟就又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个热水瓶和几个装好了茶叶的纸杯,说让我们喝茶,还说看到我们在这里几个小时没有休息,很辛苦,给我们送茶水是应该的,这让我们3个人都很感动。当地民风其实很淳朴,企图分裂国家的“藏独分子”只是其中的极少数人。今年,虽然他们遭受了这么大的地震灾难,家园受损,给生活和生产带来诸多不便,但她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重建家园的信心却是十分坚定的。

 

自省

 

朋友打来电话说:你何必呢,刚入公安队伍,就去受那种罪,你在家乡干得也不错,工作又不累,就这样吧,舒舒服服的。我理解他们的初衷,我只能沉默。

 

也有朋友说:你看来是个官迷,是不是想曲线救国,捞点政治资本,小心呀,“援藏”不要成了“远葬”啊。我只能苦苦一笑。

 

我知道,我是一个不安于现状的人,是一个想突破自己人生轨迹的人。

 

这次报名援藏,我绝不是一时冲动,当我听到需要民警援藏消息后,我头脑里就有了这种念头。我想我是一名毕业不久的大学生,现在是一名警察,在党和人民最需要的时候,我应该挺身而出。同时,我也是要再次打破我的人生轨迹。也许“援藏”就是我要借助的外力,没有一种外力的作用,我的轨迹也许就只有这样了按部就班。尽管这种外力可能使我的人生轨迹画得更圆,也可能使我的轨迹断裂,但无论怎样,这种人生的体验和感悟却是实实在在的。

 

温暖

 

我到过四川很多地方,惟独没有到过藏区。在我心里,藏区是神秘而圣洁的,我也知道藏区很艰苦,我面对着很多困难:干燥的空气折磨着我脆弱的肺,寒冷的气候考验着我的神经。可我也感受着更多的温暖:即将退休的指导员为我到山里买来上好的贝母,为此他来回骑了三个小时的马;就要升迁的所长专程到县城为我买来可口的雪梨;食堂的大妈将雪梨去皮、去核加入贝母粉上锅蒸熟端到我的面前。空气瞬时变得温暖而滋润。

 

回想

 

马克思说:什么是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就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是的,既然这样,当一个人作出了一种选择,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声音。有了这种声音,才会更加坚定你的信心、辨明你的方向。有了这种声音,你才会知道,你需要的是什么,你应该怎么做、应该如何去做。

 

坚定你的信心吧,自豪你的选择吧,无论结果怎么样,你会问心无愧。因为你努力了。

 

随缘!

http://276710450.qzone.qq.com/blog/1230529434

分类: 援藏, 汉博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