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 藏人博客, 言论 > 转帖: 班丹琐议仓央嘉措道歌

转帖: 班丹琐议仓央嘉措道歌

2009年12月26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琐议‘仓央嘉措道歌’。。先见于2003年的民族译坛,后见于2005年第5期的西藏文学。作者是吃糌粑,操藏语长大的藏族翻译班丹。

中土网友和小资们比较喜欢的一个流行符号,是那位早逝的6世达赖喇嘛,而这个流行符号,是藏民族心中的太阳。。

比较多中文的译诗,用班丹的话说,那叫上对不起那位达赖喇嘛和他的诗歌,下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和读者。。最令班丹愤怒的是已故四川曾缄教授的译诗,说其‘牛头不对马嘴,不知所云’。

这篇文章写得较早,不知班丹有无看过另一位四川诗人伊沙的译诗,他对那个网上流传很广的第一最好不想见第二最好不想恋什么什么的译诗,又有何感想。。?

为何同是mgur glu,用在米拉日巴古尔鲁时,翻译成米拉日巴道歌,而将仓央嘉措古尔鲁,翻译成仓央嘉措情歌,何况流传下来的仓央嘉措道歌,绝大多数并未涉及男女之情。。而众多主要是汉族的跨时代跨年龄的译师们不期而遇约定而成,全都给仓央嘉措道歌,披上了情歌的马甲。

班丹文章最后写道:请仓央嘉措大师及翻译界先贤智者容许我以冈底斯山的名义进谏:倡议重译“仓央嘉措道歌”,还诗人及其读者以愿心,让真正的仓诗走向世界。。

QiuQing
http://qiuqing.tibetcul.com/73040.html

分类: 文艺, 藏人博客,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