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状况 > 德青玉珍

德青玉珍

2008年11月2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时常讨论生命意义的人,我特别讨厌,时常思考生命意义的人,我很敬佩,但是这样的人有几个呢?

 

我变懒了,我既不想讨论,也不想思考,因为这里到处都是意义,生活的意义,生命的意义

 

德青玉珍是道吉仁青一个朋友的外甥女,总在房间里听他说去医院看病人,有一天我好奇就说,我也跟你去看看吧,是什么样的病人啊,他说是个盲童,过几天要做手术,把眼球摘除,我说为什么啊,他说因为眼球发炎,拖下去会感染大脑,所以要摘除,我在想这会是什么样的一个孩子呢?那天我买了些吃的去看她,她十岁,不会说汉语,黑黑的,很漂亮的大眼睛,可是看不到东西,孩子的舅舅就是我朋友的朋友,他从老家甘肃过来专程照顾小孩儿,因为孩子的爸爸妈妈都是牧民,不懂汉语,不识字,来了也帮不上忙,所以只有舅舅一个人忙前忙后,晚上住在病床下面,所有我看到的医生都说,这孩子的舅舅对她太好了

 

今天小孩儿手术,我朋友有事不能去,舅舅想给孩子拍几张照片,为了记得孩子有眼睛的模样,于是今天我拿着相机去了医院,我九点半到的医院,舅舅在一楼门口等我,我问他,孩子害怕吗?他说不害怕,我是个不太会说什么的人,于是我们没说什么走上楼去,他和小孩说了几句话,让小孩睁开眼睛,看着前面,我拍下了几张照片,小孩看起来很平静,脸上一直有笑容,医生过来打麻药,她好象有点害怕,但是舅舅大概跟她说不疼,不要怕,她很乖的让医生打针,然后起来穿衣服,穿裤子,穿鞋,然后走很长的路到手术室,一路没有掉一滴眼泪,没有害怕的表现,我想如果换做是我,我非双腿抖得走不了路不可

 

到了手术室,医生填表格,说些什么手术都是有风险的,有没有过敏史一类的话,玉珍在旁边安静地呆着,后来又称了体重,她不哭不闹,这样的安静让人心疼,一个十岁的孩子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痛苦呢?一个十岁的孩子问她舅舅的朋友,电视是什么样子的

 

我们在手术室外等了两个半小时,孩子出来的时候在哭,我还问,不是全麻吗,怎么这么快就醒了呢?医生说手术早做完了,在里面等她清醒这样更安全点,我不知道玉珍在想什么,她疼吗?因为自己的眼球被摘除她在难过吗?舅舅和她说了几句话,她还是安静地抽泣,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哭,她从来不哭的,到了病房,来了些朋友,我问了主刀医生,手术是不是成功,她说很成功,病人现在不能吃东西,喝水,我把这些传达给朋友,我就走了

 

我第一次去看她的时候,她在床上用盲文写字,然后让大家猜,她一定是个爱学习的孩子,她那么坚强,那么乐观,那么可爱,那么漂亮,她一定会很快康复,然后回到学校的,她的爸爸今天晚上十点多的火车到拉萨,他从老家坐8个小时到兰州,从兰州坐27个小时到拉萨,家里还有三个不到10岁的女儿,玉珍是最大的女儿,听说是小时候两个月的时候生病导致双眼看不见东西的

 

但是眼睛看见东西的人又能怎样呢?还不是每天得过且过,不知道为什么活着,怎么活着

 

今天早上,玉珍进手术室后, 我问她舅舅吃早饭了没,他说没有,我说我去买,有什么不能吃的吗?他说没有

 

这对话没有什么特别,但是确实是我来到西藏后,感觉到的,和藏族人接触交往就是这么简单

 

昨天和一个在拉萨工作很多年的汉族朋友吃饭的时候,他说,汉族人最坏,藏民很淳朴,以前比现在还淳朴,他跟我们讲,他的朋友和一个藏族人打架,赢了,藏族人不服,所以每天拿着刀在路口等他,说我们去决斗,汉人害怕了,每次都找借口推脱,什么开会啊,有事啊,藏族人就说,好,那我等你,一连几天,他一直在路口等,后来汉人找朋友,找这个藏民喝酒,喝完了,事情解决了,他们成了最好的朋友,还有朋友请人吃饭办事,结果带的三千块钱光酒钱就结了两千多,给藏族朋友打电话,半夜12点送来五千块钱,他说汉人,不是非同一般的关系不会借给你钱

 

我在西藏看到的,比如街上走着走着突然有人大声唱歌,回头一看,要么是很现代的藏族小伙子,要么是健壮的康巴汉子,我和小曹去色拉寺的时候,一个登三轮的小伙子冲着我们大唱,长长的头发,黑黑的眼睛,好象在什么地方见过你,我俩相视一笑

 

这几天我在想,单纯一点有什么不好呢?为什么要勾心斗角,那么累的生活呢,想想我们每个人最终的结局都是一样,我们需要做的只是站到更高一点的地方看问题,连STEVEN都这么说,站到更高一点的地方,呼吸更新鲜的空气,吹着更冷的风,你会发现,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了,像藏族人一样,喝了酒打架,打完了我们要么是仇人,要么是最好的朋友,成了仇人,我就报仇,甚至不惜牺牲生命的报仇,成了朋友,我为你赴汤蹈火一辈子,想想我们都在追求什么呢?朋友的朋友是个藏族富翁,当钱对他来说只是数字的时候,他最大的梦想是收回散落在世界各地的西藏文物,去了拉萨的英语角,见到很多西藏大学的学生,这些穿着现代,长得帅气的小伙子说,他的梦想是从拉萨骑自行车回家乡日喀则,还有人说他的梦想是做一名优秀的藏语老师,看到道吉仁青给我的书上他导师的照片,他们异口同声的说,多识仁波切很有名啊,他们是穿着牛仔裤,衬衫,休闲大衣,但是他们并没有忘记传统,还有他们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信仰

 

就让这片土地这样淳朴快乐单纯下去吧,有什么不好呢?

 

汉族这种强大的,蛆一样顽强,让人讨厌的同化力,请爱惜怜悯一下这片土地吧

 

INTO THE WILD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34c1c90100bpmy.html

分类: 社会状况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