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 藏人博客, 言论 > 无爱者《蜗居》

无爱者《蜗居》

2009年12月3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前不久之所以看完了《蜗居》,是觉得这是当下一段时期内把中国汉地城市现实生活复制得比较全面到位的一部电视连续剧。当然随后难免生出许多叹息:

  叹息之1,汉地城市百姓的生活真是改善很多了呀!影片里没有人沦落街头,早已跃过了温饱线。当然,《蜗居》里的人们,即使吃饱了,穿暖了,对物质的追求还在进步,人们想住得更好;正是这样的社会人群,造就了中国汉地房奴一族;

2,想更好怎么就会变成房奴呢?这是关键。通过漫长的《蜗居》,我没听到好的音乐、美的人性、更没有艺术人生。当所有的人都在为生存的更好而努力时,精神的层面却是空白的。有哲学吗?有思想吗?有境界吗?有爱吗?

3,这是一部没有爱的蜗居故事。

宋思明对社会不负责任,对家庭和情人似乎在负责任,但那是爱吗?忘我的爱?利他的爱?伟人的爱?朴实的爱?悲悯之爱?都不是。那是中国汉族封建社会遗留下来的汉地男人的私爱,根本上说,是私欲。

郭妈妈有爱吗?当她得知自己的女儿海藻做了别人的情妇,她所有的说教都是想要证明:宋思明不是真爱海藻,海藻会吃亏。她的说教无非就是要女儿保护好自己的利益。当海藻怀孕在身,郭妈无视海藻肚子里的小生命,现实生活中的利益超过了一切,所以郭妈愤怒地想要打已怀有身孕的海藻;对那无辜的胎儿没有半点怜悯,对宋思明当然更没有;郭妈妈像一位中国汉人的母亲吗?爱,也究竟只是私欲。

海萍有爱吗?宋思明的朋友麦克帮助她从蜗居的梦想走向了教育事业。(这难道是编剧对汉人的讽刺!)

而片中对海藻和宋思明的关系,海萍她的态度随时变化,她也是功力的一族。有时还显得有点无耻地想扮演正义的使者。

小贝是想爱的,真爱海藻,但他没有做到。他没有爱的胸怀。这不是他个人的悲剧。农耕文化养育出的小贝的那点爱,是不可能产生史诗般的爱情的。

宋的妻呢?唉,真是有点丑陋了。真爱,并非一定要对方也有同等的爱情。当宋妻发觉宋思明移情别恋了,她的语言和行为都有些下流。如果说宋思明还念及他们夫妻情分,宋妻却亲手杀死了宋思明的骨肉。她是典型的以利己为爱的中国汉族妇女形象吗?对她而言,爱,似乎就等于对自己利益的维护。

海藻呢?当她欺骗小贝又遭小贝蹂躏,那时,她已经没有爱了。她的心已破碎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为宋思明守贞操而不去当街买淫。她所有的泪水和苦痛都是因为对宋思明感情的怀疑。某种意义上说,海藻和宋的妻子都是一类人。自己心里没有真爱,却为他人无真爱而痛苦愤怒。

还好,当海萍劝她堕胎时,整部影片里只有海藻意识到那是个生命。她说:“可是他已经开始踢我的肚子了—-”

只有麦克这个外国人是个例外,虽然他的背景交待的很不清楚,但他对海萍的仁慈,是爱的一种。

如果编剧让麦克知道海藻已有身孕,西方文化的生命观念应该发挥作用的:麦克会反对堕胎,也许还会领养孩子—哈,那么汉人是什么?

4,《蜗居》是一部复制了中国汉人城市冷酷人心的电视连续剧。使我看到人们对幸福生活的渴望完全出发于物质,而并非来自心灵。片子里那些可怜的中国汉人式的伦理道德苍白而干瘪。一群没有境界的人,正在贪婪、利己的恶性循环中造就蜗居的可悲人生。

世界并非只有一种文明,一种文化,一种现实。今天,我们可以看到那些贫穷国家的人民是怎样面对灾难和战争、爱情和金钱的。

而《 蜗居》里的人们,他们的贫穷和弱势来自他们的心灵,那里面没有照亮生命的光。

最后,我叹息,在以后更漫长的时间,中国汉人制造的主流影视仍然只会停留在对汉人社会现实的复制或者虚假构造中;而没有心灵的觉悟和爱与生命的境界。

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中国由五十六个民族构成,网络有五十六个民族的人们浏览,为了避免民族矛盾,特在本评论中指出《蜗居》为汉人社会的翻版,而非中国其它民族生活的写照。
 
在心灵的天际
http://bmnz.tibetcul.com/72887.html

分类: 文艺, 藏人博客,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