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汉博, 言论 > 从吐蕃律法看汉藏民族血脉渊源

从吐蕃律法看汉藏民族血脉渊源

2009年12月3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一个民族的律法道德规范是其民族、文化甚至意识形态存在的根基,是这个民族长期积累、维护、传承、弘扬并且遵循的基准。因此,从一个民族的道德律法(或者叫亚文化)规范寻找与其相关文化构成或者相互关联关系比起用疆界、部落,甚至血缘更有价值。

公元六百年前后,也就是唐高祖、太宗时期,松赞干布(弃宗弄赞赞普)创立十善法律(现在叫法律,当初应该叫帮规戒律,也就是今天称之的道德训诫),即:“皈依三宝,敬信勿疑;报父母恩,侍养勿怠;与自己有大恩者及父亲、长辈、师长,勿违其意,善于承侍;上等人和贵族的意志勿加违拗,顺之而行,一切行事举措宜依上等人的法式;学习宗教与文字,精通其意义;于业报因果,深信无疑;准时还债;言而有信;谋事误信妇人之言;勿用大秤小斗;有疑而不决之事,依神言而断。”这对当时仍然处于“无礼无仪,尊卑不分,君臣不明”的吐蕃来说无疑是一个飞跃式的文明递进。那么,松赞干布的这些高深哲思文化血脉有来自哪里呢?需要我们回顾一下吐蕃民族的发展历程。

从商周之前,黄河上游广大地区就居住着一个古老的民族—羌族,那时羌族社会处于原始社会阶段,《卜辞》中略有记载,到了周以后记述更多也更详尽,羌人主要聚集居住在黄河上游海西(青海西部)。秦献公时,秦攻羌地将羌一分为二,羌首领卬带领余部逃往西蜀(现在的西南一带),形成牦牛部越嶲羌,白马部广汉羌,而原先居住在西海的发羌和唐旄羌继续向西迁徙,并在西海建都,日后发羌与唐旄羌成为吐蕃或者藏民的主干。

传说神王子弃端己的第三个儿子弃聂弃赞普逐步统领了六牦牛部(三兄三弟所属部落),并从在公元前一百年前后开始迁徙西藏。吐蕃史书所载的六牦牛部应与四川西昌一带的越嶲牦牛部落同属一支。

史书《徙戎论》记载,东汉时期居住在关中一带的人口大致百万,其中氐羌与华族各半。羌人与当地汉人秉性相近,过着半游牧,半农耕的生活。在长期的生存与民族融合中,羌人接受和学习了华族的生活习惯和文化习俗,为日后吐谷浑或者吐蕃民族形成自己的习俗文化奠定了基础。

到了南北朝时期,鲜卑慕容部落吐谷浑西迁甘肃临夏一带羌地,并征服了当地羌族部落,成立吐谷浑国。到了宇文周时期吐谷浑慕容夸吕以青海为中心建立辐射今甘肃、新疆、四川、西藏的大吐谷浑国,此时鲜卑慕容族融入羌族。也正式开始开发中国西部,即西藏和新疆。期间,羌人分别从青海,新疆,四川、云南逐步进入西藏,结束了西藏史前无人居住的历史。应该说古羌族(也就是现在的藏族)为开发中国西部广大地区做出了历史贡献。

东汉后期随着汉朝以及匈奴的衰落,黄河流域呈现出列国雄起,民族分化状态,原先的匈奴演化为鲜卑、党项、柔然、突厥,其中,鲜卑成为这一时期黄河流域的主宰和统治者。鲜卑民族进入黄河流域之后逐步与汉族和其它民族融合,包括吐谷浑融入羌族。期间鲜卑与汉族的融合经历了复杂而漫长的过程。从魏道武帝拓跋珪(鲜卑拓跋部)到周武帝宇文觉(鲜卑宇文部)都采取诸如行汉礼,着汉服,讲汉话,汉鲜通婚的各种制度。宇文泰更是在西魏实行周礼制度。辽东鲜卑慕容部更是最先汉化的鲜卑部落,在与拓跋部的战争中逐步迁徙中原,关中、关西,并最先融入华族。经过魏晋南北朝近200年的战争洗礼,鲜卑民族最终成为中华民族大家庭的血脉组成部分。而鲜卑建立吐谷浑国的同时也将汉族文化传播到了羌族社会,最终成为吐蕃文化道德准则的重要基础。

我们再来分析吐蕃律法训诫,其意大约分为三个部分:

一是围绕家族家庭的规则,如:“报父母恩,侍养勿怠;与自己有大恩者及父亲、长辈、师长,勿违其意,善于承侍”这部分训诫具有较强的农耕文化特点,即以家族之间人与人的关系确立的等级和权力利益关系(本质上是在确立经济关系),这是农耕文化社会关系的基本特征。与华族所倡导的父父子子,君君臣臣,以及孝悌伦理观不无二处。显然吐蕃民族所建立的这些训诫借鉴了汉民族文化精华。也反映出吐蕃民族在这一时期刚刚从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过渡的阶段。而这些训诫早在一千多年前的西周,华族就已经建立和完善了这种农耕社会关系。

二是围绕宗教信仰,如:“学习宗教与文字,精通其意义;于业报因果,深信无疑。”当时处于荒蛮游牧散居状态下的吐蕃部落需要一种共同能够接受的偶像崇拜来统一人们的意志和思想,也反映出吐蕃民族远距中原文明,但社会需要进一步走向文明的历史要求。

三是个人行为规则,如:“准时还债;言而有信,勿用大秤小斗等等。”这些训诫虽然今天看来只是一些基本的人际过往规则,但是对于处于奴隶社会早期的吐蕃民族来说却是必须迈出的一步。

至于“谋事误信妇人之言。”与孔子所言:“唯妇人与小人难养也!”也无本质上的区别。(如果我们向着褒义的方向理解此句古训,可以解释为,在远古时期,特别是奴隶社会末期,残酷的杀戮劫掠面前,妇人会以天性的善良阻挡残忍的现实,而这种力量所带来的很可能是更加的悲惨吧!)

从上述一些记载以及历史沿革不难发现吐蕃民族与华族的历史渊源,那么是什么使这两个民族有如此紧密的相互关联呢?不妨我们把视角放大,就不难看出,华族与吐蕃民族(古羌族)同属于黄河母亲的子嗣,或者是母亲的两个孩子而已,至少可以断定华族与吐蕃(藏族)同属于黄河文明而有别于与之接壤的喜马拉雅或者恒河文明。一个长期居住在上游,开发了东亚的西部,一个留守与中下游,开发了东部,从而使黄河文明延伸到雅鲁藏布江流域和长江流域并共同谱写了璀璨的华夏文明。

但凡有点历史知识的人们都知道,中华民族不等于汉族,汉族也不代表华夏民族,汉族仅仅是华夏民族中的一部分,甚至只是历史最为悠久的那一小部分,实际的华夏民族是融合了包括羌族、匈奴、鲜卑、黎、苗、突厥、回鹘以及其它的五十六个民族的集合民族,其中羌族和华族的历史渊源更加久远和血脉相连。

附札:

一,家父曾在藏区工作多年,儿时父亲告知班禅家族世居青海省循化县(距今天青海省省会西宁仅一百公里,离鲜卑慕容部落迁徙地甘肃临夏也仅一百公里),日后方才理解班禅家族为何不再西藏而在青海,可能源于藏人的祖先羌人发源于此吧!

二,八十年代中期本人曾经深入藏区(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看望父亲的一位藏族同事才旦叔叔(当地政府的一位高级官员)。听说他夫人叫仁青措,我猜想她一定是藏族,其父是省级高级别民族干部。不料,才旦叔叔却说阿姨家查阅超不过五代却是地道的汉族,仁阿姨笑笑,没有反驳。可见藏汉之间相互通婚融合非常紧密。

三,家母也曾经在藏区工作过,每每谈及藏民,母亲总会说,藏民对汉人非常友好亲切,这怕是民族亲和的最重要基础了吧!

四,才旦叔叔于父亲是同事,或许曾经于父亲有过恩好,去看望时,他万分感动,奔走相告,对我是极尽盛情款待。回顾曾经,着实让我感到吐蕃(藏族)那条训诫:“于业报因果与自己大恩者!”这是华族理应学习藏族同胞的地方。

Snowcoach2009.11.28西安

秦岭野狼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580bbf0100g9vg.html

分类: 历史, 汉博,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