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汉博, 言论 > 西藏问题是中国的主权问题

西藏问题是中国的主权问题

2009年12月3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历史不是玩偶,现实不容捏造。在中国人民的记忆里,汉藏两个民族自古就是一家人。汉藏友好的故事绵延千年,早已将两个民族兄弟般的情谊,融入这个多民族国家的文化之中。藏族谚语说“相亲相爱,犹如茶和盐巴;汉藏团结,犹如茶和盐巴”。

但是近年来,特别是最近一个时期,某些国外人士就所谓“西藏的人权问题”大做文章,说什么中国在西藏不讲人权,诸如“种族灭绝”、“镇压平民”、“毁灭宗教”、“迫害喇嘛”等等。西藏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是国际社会的广泛共识。“西藏问题”的实质不是什么民族问题、宗教问题和人权问题,而是损害中国主权、破坏中国领土完整的问题。

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早在公元前,居住在这里的藏族先民就与生活在中原的汉族有着联系。

公元七世纪初,唐朝(618-907年)建立起强大的统一政权,与此同时,藏族的民族英雄松赞干布兼并十余个部落和部族,在西藏高原实现统一,正式建立了吐蕃王朝,定都逻娑(今拉萨)。松赞干布在位期间,锐意修好唐廷,吸取唐朝的先进生产技术和政治文化成果。他曾两次派遣大臣赴唐廷求婚,于公元641年迎娶了唐太宗的宗女文成公主。唐高宗封松赞干布为“附马都尉”、“西海郡王”,后又晋封为“宾王”。松赞干布奠定了吐蕃与唐朝二百余年频繁往来的“甥舅亲谊”。

公元821年,吐蕃王赤热巴巾派遣吐蕃会盟官员与唐在长安西郊举行了隆重的会盟仪式。次年,唐朝派刘元鼎等人到吐蕃寻盟,与吐蕃僧相钵阐布和大相尚绮心儿等人结盟于拉萨东郊。此次会盟时在唐长庆元年(822年)和二年(823年),史称“长庆会盟”。会盟双方重申了历史上“和同为一家”的甥舅亲谊,商议今后“社稷如一”。记载这次会盟内容的石刻“唐蕃会盟碑”共有三块,其中一块立于拉萨大昭寺前。

1247年,萨迦派高僧班智达•贡嘎坚赞同蒙古汗国皇子阔端在凉州(今甘肃武威)议定了西藏诸部归顺蒙古汗国和接受所规定的地方行政制度的内容;萨迦地方政权建立。1271年,蒙古汗政权定国号为元,并于1279年统一全中国,建立了统一的中央政权,西藏成为中国元朝中央政府直接治理下的一个行政区域。1260年,元朝皇帝忽必烈,设“宣慰使司都元帅府”,负责处理和管辖现今西藏大部分地区的军政事务。宣慰使司下面辖有管理民政的万户府、1268年、1287年和1334年,元朝中央曾三次派官员在西藏清查户口,推行并确立了西藏地方的“乌拉”(意为徭役、差役)制度。自十三世纪中叶西藏地区正式归入元朝版图后,中国虽然经历了几代王朝的兴替,多次更换中央政权,但西藏一直处于中央政?府的管辖之下。

明朝中央对西藏地方的治理,沿袭了元朝的办法,先后设置乌思藏、朵甘两个“卫指挥使司”和“俄力思军民元帅府”,分别管理前后藏、昌都和阿里地区的军政事务。

1644年清朝取代明朝,对西藏的治理更加严密,使中央政府在西藏行使主权管辖的施政进一步制度化、法律化。1653年,顺治皇帝颁赐金册、金印,敕封五世达赖,正式确定了达赖喇嘛的封号。1713年,康熙皇帝册封五世班禅罗桑益西为“班禅额尔德尼”,正式确定了班禅喇嘛的名号。自此,达赖喇嘛在拉萨统治西藏的大部分地区,班禅额尔德尼在日喀则统治西藏的另一部分地区。

1727年,清朝设立驻藏大臣,代表中央监督西藏地方行政;西藏与四川、云南、青海的区界,就是于此时派员正式勘定的。1750年,建立西藏地方政府(即“噶厦”),规定了驻藏大臣与达赖喇嘛共同掌握西藏事务的体制。

1911年,中国爆发辛亥革命,建立了合汉、满、蒙、回、藏等民族为一体的共和国——中华民国。中央政府一如元、明、清三朝,实行对西藏地方的治理。1912年中央政府设蒙藏事务局(1914年改称蒙藏院),主管西藏地方事务,并任命了中央驻藏办事长官。南京国民政府于1927年成立,1929年设立蒙藏委员会,主管藏族、蒙古族等少数民族地区行政事宜。1940年,国民政府在拉萨设立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作为中央政府在西藏的常设机构。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的代表就西藏和平解放的一系列问题达成协议,签订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分别表示拥护“十七条协议”,决心维护祖国主权的统一.1965年9月正式成立了西藏自治区。从此,西藏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关于西藏属于中国的领土,在历史上也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同,1845年英国约翰塔里斯公司(JohnTallis&Co.)绘制出版的《插图本世界现代史及地理地图集》地图对页的文字解说,清楚说明西藏、蒙古、满洲是“中国的管辖地或藩属”;1927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历史地图集》(HistoryAtlas)第六版中西藏很明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些地图,展示了清后期及民国时期藏等边疆地区隶属中国版图的事实。

和平解放以后,西藏受到中央无微不至的关怀,也得到全国各民族兄弟的无私援助。一九六五年至二OO四年,中央对西藏地方的财政补助收入累计达九百六十八点七二亿元人民币。近十年来,对口援藏省市先后投入五十三亿元,支持西藏建设。中央和其他地方的“输血”,使藏区农牧民生产生活条件显著改善,义务教育、农牧区医疗制度和最低生活保障制度覆盖全区。

实际上,在计划生育、经济发展和社会文化政策方面,包括藏族同胞在内的少数民族,享受着更加优惠的政策和待遇,这使西藏社会和经济飞速发展,连续7年保持12%以上的增长速度。在发展的过程中,藏族干部一直是西藏干部队伍的主体,截至2007年底,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人才占全区管理人才队伍的70%.

“西藏问题”根本不是什么人权问题、宗教问题、民族问题,而是一个涉及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问题,一个关系中华民族核心利益的问题。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会容忍自己的主权受损;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会坐视自己的领土被分裂。中国对此早已表明态度:国家统一是最高的原则,主权问题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无论打着什么旗号,企图以“西藏问题”侵犯中国主权、干涉中国内政,只能是徒劳的。

时间终将是历史的裁判者。随著时间的推移,理智的声音将日益增强并引起人们的共鸣。我相信,当一幅客观、真实、美丽的西藏画卷展示给世界时,整个世界都会相信: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

秋水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55fbe0100gami.html

分类: 政治, 汉博,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