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 藏人博客 > 民族与宗教

民族与宗教

2008年11月2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一个民族没有宗教,就像一棵松树没有枝叶;

 

一个民族只有宗教,也像一棵松树没有枝叶。

 

             

把宗教当成信仰的民族,值得信赖;

 

把鸦片当作宗教的民族,无可救药.

 

                

 

一个民族信仰两种宗教,如同一根双头银针,永远也缝制不了衣裳;

 

多个民族信仰一种宗教,就像万根上等木材,足以建造一座无量宫殿。

 

                  

 

真理和谬论不是宗教与宗教的区别;

 

先进与落后不是民族和民族的差异。

 

                  

 

宗教像默默耕耘的农民,给一个民族的心中播撒着慈爱的种子;

 

教育像勤奋敬业的工人,为一个民族的额头安装了智慧的眼睛。

 

                    

 

当宗教遭遇政治,教派有了高低贵贱,教职(活佛)区分大小尊卑,你推我搡互骂“教敌”,令护法神也无从调和;

 

当民族遭遇政治,整体利益能够保持,共同尊严得以维护,然而同胞内部你争我夺四分五裂,用铁丝都捆绑不到一起。

 

                

 

一个民族无法独占一种宗教;

 

一种宗教也很难代替一个民族。

 

珞巴吉日梅特道尔基

http://www.amdotibet.com/blog/u/gmdj/archives/2008/4624.html

 

 

 

分类: 文艺, 藏人博客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