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汉博, 言论 > 中国要有强大民间外交力量

中国要有强大民间外交力量

2010年2月23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作者:余万里
来源:环球时报
来源日期:2010-2-5

●中国当前民间外交的潜力开发不够,主要还在于我们面对陌生的全球化世界,不太自信,开放性不强所致

●我们还没有认识到民间外交的巨大价值。一是情报和信息价值,二是游说价值

●当前,恰恰是民间自发的爱国舆论、海外华人的爱国行动,对西方社会一边倒的舆论构成了强有力的抵抗

●民间外交绝不是旅游外交、吃喝外交

编者按面对西方出现的奥运政治化的逆流,中国民间外交的重要性越来越突出。4月20日,借“中国民间外交:经验、内涵与战略”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之际,本报邀请了与会的一些专家、学者,请他们谈了对民间外交的看法。

中国民间外交的力量不足

余万里(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副教授):北大王缉思教授曾有一个很深刻的论断:“中美关系是一个国家对一个社会的关系。”美国作为一个公民社会高度发达的国家,民间力量经常在中美关系中扮演主导议题、塑造议程的作用,在中美关系中制造麻烦。民间力量的多元化使得美国外交拥有多元的议程设置能力,而中国在应对的时候往往只能靠单一的政府外交渠道,这就相当于用一门高射炮打一群蚊子,只能被动地穷于应付。

最近,在西藏和奥运问题上,中国外交实际上也面临着类似的困境。“藏独”之所以在西方国家有如此大的影响力,主要支持力量并不是西方国家的政府,而是西方社会形形色色的人权组织和价值观集团,这些力量动员起来的社会舆论和政治压力使得很多西方国家的政府不得不对西藏问题做出强硬的姿态。当前,恰恰是民间自发的爱国舆论、海外华人的爱国行动,对西方社会一边倒的舆论构成了强有力的抵抗。

张胜军(北京师范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这样的事情也表明,中国的民间外交力量不足。“公共外交”一般指一国政府对外国民众的外交形式。民间外交包括一国民间对外国政府的外交,还有民间对民间的关系,诸如友好城市、民间贸易等。有位资深外交官告诉我,对两种问题,公共外交处理有难度。一是对于某些国际敏感问题,政府处理起来空间不大,常常陷入两难,而民间交流的空间很大,也不太容易使事态恶化,因此需要民间的协助;另一类是长期性问题,政府功能有限,跟踪和应对能力也有一些不足,而民间却有很大的智慧,这些通常应交给民间来办。

张文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中国当前民间外交的潜力开发不够,主要还在于我们面对陌生的全球化世界,不太自信,开放性不强,没有理解到民间外交的抗风险性、回旋余地更大所致。我们通常说的外交,可以算是国家战略能力强大与否的表现。国家战略能力包括战略文化、战略思维和战略管理。文化当然属于人民的范畴。人民参与关心政治、参与外交,当然会提升国家的战略能力。清朝时“莫谈国事”以及苏联搞的那一套,都是不利于国家发展的。由于民间的国际行为的确可以产生外交意义,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民间外交就是配合国家外交行动的准外交行为。

查道炯(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不一定是配合,也可能是默契,或者仅是关联。学理上对此的探讨太复杂,但至少挑战了“外交无小事”、“外交需要授权”的观念。对于民众而言,更要知道是,他们的行为对国家外交有很大的影响。对政府而言,国家利益随着全球化而拓展,代表国家利益的政府外交,已经不能完全代表所有民众的利益,这需要分工,把余下的空间交给民间。相信大部分民众自觉会维护国家利益。

童媛春(联中资源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我在美国生活10多年,也在日本工作过。我感觉我们还没有认识到民间外交的巨大价值。一是情报和信息价值。日本、韩国政府做的企业调研非常仔细,每位出国人员吃什么,看到什么,甚至出租车干不干净,都会记录。这节省了大量政府资源。二是游说价值。一些“台独”分子在对美国国会的游说上,就很会利用公关的手段。

民间外交具有低风险性

黄浩明(中国国际民间组织合作促进会副理事长):民间外交的重要主体是非政府组织(NGO)。前段时间,我们接待了一个德国政府代表团,其中就有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在发达国家看来,一个政府首脑出去访华,不仅要带上企业代表,也需要带上一些NGO的代表,以体现民间交流的声音。中国NGO经过了20多年的发展,在引进先进管理经验、中外交流、人才互动等各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以取得联合国咨商地位的NGO为例,全世界有3000多家,其中2/3以上是西方国家的,而中国的却只有31家。NGO发展现状影响了中国民间外交乃至整个中国外交事业发展的进程。

张胜军:民间外交的四大特点:人民性、稳定性、灵活性和广泛性。这些都决定了民间外交的“低风险性”。比如,个别韩国人在日本大使馆前的示威、断指、自焚,以表示对日本的愤怒,这样做对韩国的外交来说,风险却不大。对于国家外交的损害来讲,民间外交是低风险的,反而有助于国家意志的表现。日本政府推动“动漫外交”,让漫画家在画日本人时形象好一些,以“美化”日本人。所以,国家要相信并充分开发民间力量,而不是有防御心理。美国的民间外交为什么做得好?他们一般是先确定一个外交目标,然后设立种子基金,拿出一部分钱搞研发,理念成形后,高校、基金会、大学、宗教团体等一拥而上,承担政府要做的工作。政府只做一些方向性的引导即可,再逐步培养一些外交理念与政府一致的团体,让他们放手去做,这就是所谓的“两条腿走路”。

余万里:政府可以通过制度建设对民间外交发挥积极的引导作用。以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NED)为例,1983年,美国国会响应里根“支持世界各地的民主和自由”的呼吁,成立了NED,同时成立了四个“非盈利”、“无党派”的民主研究所:国际共和研究所(IRI)、全国民主国际研究所(NDI)、国际私有企业中心(CIPE)、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ACILS),分别代表了美国共和党、民主党、商会和劳联-产联四大政治力量。在这个体制中,国会把原来拨给中央情报局或者国务院的部分经费转给NED变成基金,然后通过这四大“研究所”研究项目的方式把经费资助世界各地的民主、人权类的非政府组织。通过这个体制,美国把一些不方便由政府出面操作的事务,交给了社会和民间组织,这其中就包括挑起“3?14”打砸抢事件的“藏青会”。这些组织拿了美国政府的钱自然要受到美国政策的影响,而当外国政府提出抗议的时候,美国政府又可以它们是“非政府”的独立法人身份推卸责任。政府的作用也因此得到了有效的隐藏。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可以通过这个机制支持和控制民间、社会力量的发展,通过提供资金支持扶植对其有利的非政府组织,吸引社会力量向政府希望的方向发展。

如何加强民间外交

童媛春:要搞好对美的民间外交,就必须重视美国新移民的两大渠道。主流渠道是通过留学、工作、投资。我们常说要与美国人做“哥们儿”,但“哥们儿”在中国人的想法中,可能是能否和美国人做交易,或者一起赚钱,但在美国人看来,在于是否能说对方的那套话语体系。美国新移民是可以做到这些的。非主流渠道则指一些平民百姓多元化的移民过程。20多年前,美国的中餐自助餐业还是由日本移民垄断,后来台湾移民开始兴起,现在则基本由中国大陆的移民控制。他们需要怎样的帮助,拥有多大的力量,是中国的政府组织没法想象的,但却应该好好利用。

黄浩明:我们不排除会有一些国家利用NGO发动“颜色革命”之类的负面效果,但是,民间外交要推进,必须依靠NGO的力量。这方面,中国一是要对国际NGO进入中国提出法律和政策框架;二是政府加强对从事国际联系的NGO的沟通与交流;三是建立非政府组织的支持型机构,国家目前几乎没有这样的机构;四是加强非政府组织的能力建设,尤其是人力资源管理。

张胜军:在当前“中国威胁论”和一些敌对势力肆意歪曲中国国家形象的情况下,“民间外交”更具有非凡的政治意义。如何加强民间外交,我的考虑是确立整个民间外交的外交理念,即民间外交究竟要在哪些具体的方面服务于中国整体外交,其衡量的指标是什么?民间外交绝不是旅游外交、吃喝外交。其次是开展一些民间外交的必备素质教育,一是要爱国,二是要懂点外交政策,三才是外交技巧和外交渠道之类的问题;然后是在学术上加以研究,这包括从国内的机构和外交团体以及普通民众的民间外交中发现问题,找出差距,也包括对走出去的中国人如何自觉开展民间外交的方向和渠道加以研究。

总之就是要开发中国社会的大部分潜力。从外交多元化和民主化的角度来看,民间外交的主体应包括NGO,并使其发挥重要作用。

余万里:发挥民间外交活力的核心是如何让社会力量参与到外交领域,而关键在于如何在政府与社会之间形成良性互动的伙伴关系。听任社会力量自行其是、放任自流是不行的,因为公众的行为不一定符合国家利益的需要;而试图将社会力量完全掌握在政府的控制之下也是不可能的,失去自主性和主动性的民间外交必然会失去其活力。这就要求在政府与社会之间形成合法有序的互动渠道,并且通过持续的良性互动塑造两者之间的伙伴关系。

政府与社会伙伴关系的建设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政府不能直接控制和利用社会力量来服务于外交政策的需要,相反这是一个间接的关系,政府可以通过资金、智力和技能培训的方式逐步影响和塑造社会力量发展的方向。这不是一个立竿见影的过程,不过假以时日,这样一个伙伴关系必将成为国家外交强有力的后盾。▲(本文由王文采访整理。)

淮汴草堂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1978482&PostID=21899679&idWriter=0&Key=0

分类: 政治, 汉博,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