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文艺, 社会状况 > 2010年1月刊:拉萨堆秀 (有图)

2010年1月刊:拉萨堆秀 (有图)

2010年2月25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拉萨堆秀
撰文:梁延姝 摄影:龙虎林

4111

堆绣”在藏地通常指的是“唐卡堆绣”,即是用堆绣而不是用画的方法来制作唐卡。藏区内最有名的堆绣主要集中在热贡(以青海省黄南州同仁县为中心的区域)一带,被称为“塔尔寺三绝”的塔尔寺堆绣即属于这一风格。塔尔寺的堆绣,是先把所需佛、观音、度母、护法神及一系列与宗教相关的人物或故事场景的图样先在纸上画好,然后僧人将其分成不同部分剪裁下来贴在已经选好颜色的绸缎上,再将这些绸缎按照图样的轮廓剪裁下来,并在其中填入羊毛、棉花等物,再依样堆贴在已经设计好的布幔上,最后用各色丝线缝边、绘染、熨贴等工序,成就一幅极具立体感、真实感的精美画卷。
   
堆绣,其实就是一种融入了刺绣工艺的布贴艺术。据《中国美术史》记载,堆绣是由刺绣艺术发展而来,它起源于唐朝,前身是丝绫堆绣,其在南北朝时期便已经在长江流域有了雏形。实际上民间堆绣的出现时间一直难以得到确切的考证,我国一些少数民族,如苗族,在其服饰上便有着堆绣的运用。而在敦煌出土的文物中,也发现过运用堆绣手法制成的宗教唐卡画卷。在藏地古老宗教苯教的经文记载中,其创始人登巴辛绕米沃在万千年前曾将众多技艺传授给包括藏地的诸多地域的学者,其中在“bZo rig p’i skor”这卷经文中便记载了如雕刻,绘画,堆绣,坛城建立方法等一系列的技艺。这从另一面旁证了藏族堆绣工艺的悠久。

“布宫”传承
   
拉萨作为多年来西藏政治、文化、经济的中心,自然也少不了这种特殊的唐卡制作工艺,而由于拉萨这座城市的特殊性,使得堆绣这种工艺在选材、做工、构思以及生存方式等方面,也有别于其他地区,从而形成了具有拉萨气质的“拉萨堆绣”艺术。
   
拉萨历来集中着藏区众多的达官显贵与高僧喇嘛,而堆绣这一复杂的手工技艺恰好可以满足他们的需要。在50年前,布达拉宫下的雪村中有个大型的手工作坊,坊中集中了西藏最优秀的一批手工艺者,他们为拉萨三大寺以及西藏噶厦地方政府年复一年地制作全西藏最精美的手工艺品。尼玛的父亲正是师从于其中一位优秀的堆绣技师。

尼玛今年50多岁,有着优雅白皙的面容,她是如今拉萨已经为数不多的懂得堆绣技艺的技师。作为家中的长女,尼玛无法像弟弟妹妹们一样去上学念书,一直照顾家中大小事项并继承了曾经是哲蚌寺技师的父亲的堆绣手艺。尼玛从12岁时便跟着父亲学习堆绣,花费了10年时间,到了20多岁才算是可以出师,被允许去独立绘绣一幅唐卡。当初学习绣唐卡也只是寻求一门谋生的手段,原本在过去的年代,布达拉宫中是不允许有女人来从事绣唐卡的工作,这个戒规直至西藏和平解放后才被破除。尼玛在出师后,便开始为拉萨的三大寺绣唐卡。由于堆绣唐卡制作复杂,所以价格通常在两三千元至两三万元不等,如果所需的大小和材料特殊,价格甚至会再贵上数倍。因此,除了寺院用于佛事活动外,鲜有人能买得起这样一幅唐卡来供奉。鉴于这个原因,尼玛也无法单靠绣唐卡来维持生计,像不少堆绣技师一样,她更多的时候是靠为人缝制衣服或是为僧人寺院做些其他用品来赚钱。
   
当被问起是否有收徒弟的想法时,尼玛多少显得有些无奈。父亲也有过不少徒弟,但其中多数人为残障人士,而如今的年轻人多是要上学念书,最主要的是,学习堆绣是一个长期而艰辛的过程,而学成之后又很难靠它迅速赚钱,所以几乎没有年轻人对它感兴趣,自己在北京读大学的独子也是如此。自己的手艺会不会失传,尼玛不知道,也许若干年之后拉萨堆绣真的就没人会了吧,想到这,尼玛难掩落寞的神情。

尼玛的担心在扎西顿珠这里有了另一种回应。

绣出新天地

426

初见扎西顿珠,很难想象这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会从事着那样一个细腻的工作。扎西顿珠是尼玛父亲师兄的徒弟,大家也都是师从一派,同属拉萨堆绣派系,风格是一致的。说起当初学习堆绣的原因,扎西顿珠略显羞涩。由于是家中唯一的儿子,所以扎西顿珠从小就被家中百般宠爱,因此也格外的调皮,为了改造他的性情,母亲在他十四五岁的时候便送他去学艺。当时在学艺坊中,扎西顿珠有着几十个师兄弟姐妹,他是当中年龄最小的。师兄弟之间的竞争也是十分激烈,因为如果从师父那里争取到外来的订单不光可以赚取部分收入,而且可以积累大量的实践经验,这样的机会平时并不是很多。
   
当年的学徒并不像如今上学那样,老师教,学生学。当年,师父不但很少会主动教徒弟,甚至故意私藏起一部分手艺不被徒弟学到,所以徒弟们很多时候要靠“偷师”来学习技艺。扎西顿珠刚去学艺坊的时候,便是一直被支去做各种杂务,师父也不会去教他任何手艺。师父的这种态度反而惹起了他的好奇心,激发起他学艺的动力,便一直在旁边偷偷观察他师父的一举一动,慢慢琢磨着师父的技艺。扎西顿珠原本的梦想是绘画,当一名唐卡师,曾在学艺初期想过要放弃学习堆绣而去学画唐卡。但随着在学习堆绣的路上不断深入下去,他对堆绣的兴趣完全被激发了出来,在真正的爱上这门手艺后,他便再没想过要放弃……节选,详细内容请关注《西藏人文地理》

432

《西藏人文地理》
http://tibet.blog.sohu.com/142893151.html

分类: -重点-, 文艺, 社会状况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