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援藏, 汉博 > 发生在草原深处的流氓案件(有图)

发生在草原深处的流氓案件(有图)

2010年2月2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西藏有着高耸的雪山,有着奔腾的河流,更多的是莽莽的大草原。由于海拔大多在4000公尺以上,不适合农作物生长,于是,那里就成了草的世界。从春天小草顽强钻出地面,到秋季被冰雪覆盖,大部分时间青草把青藏高原装饰得清秀妩媚。牛羊以草为食,青草是牲畜长膘的最好饲料,放牧人就成了大草原的常客。从八十年代开始,国家在西藏实行了两个归户,牲畜、土地(草场)到户,牧民们从春天开始,把简单的行李、帐篷往牦牛背上一搭,就开始了浪漫的漂泊放牧生活。习惯把自己的牲畜做上记号,然后就赶上大草原,好在也没有什么食肉动物,秋天凭记号就可以找回牲畜。互相关系好的,甚至联户放牧,这样,放牧人就非常轻松了。大草原上没有电,没有书报,没有现代化的东西,于是,从古到今,美丽的草原上不知道演绎了多少青年男女的浪漫故事。当然,西藏天高皇帝远,当时文化教育落后,法制教育也不那么普及,一些文盲加法盲的青年也不免闹出荒唐事,甚至触犯了法律。

1125

我八十年代在西藏县里工作期间,由于兼任政法委书记,经常接触有关案件。这一天,县法检两院主要领导来找我,汇报了一起争执不下的在大草原发生的案件。事情发生在县里的一个牧区乡,几个男青年在牧场上闲得无聊了,就常拿同乡的一位姑娘玩弄。开始是语言挑逗,后来发展到肆无忌惮,经常把姑娘的衣裤脱了,甚至用羽毛、木棍玩弄姑娘的特殊部位,姑娘的哀求、哭述也得不到同情和放手。其父亲知道以后,怒火冲天,上诉到县法院。法院虽然受理,但私下认为是一种民族习惯,不构成犯罪。而检察院认为已经触犯了《刑法》,应该按流氓罪定罪。

西藏由于从封建奴隶社会一下转入社会主义社会,虽然民风淳朴,道不拾遗,但缺乏现代文明的熏陶。随处大小便、野狗乱窜。农牧民之间常开一些玩笑,也有一些出格的事情,但象这样严重的事情也不多。县里一般是不告不理,但是在《刑法》实施的阶段,有民愤且已经上诉,作为县司法机关必须严肃对待。

当时的县机关主体是藏族干部,按照《民族区域自治法》藏族干部担任主要领导。汉族干部只有十几个,成了“少数民族”。总体上,藏汉干部关系融洽,但由于风俗习惯、语言,受教育的程度等因素,有时也发生一些矛盾。一般情况下,只要不是原则问题,汉族干部也迁就一下。但在大的事情上,又遇到顶真的人,不免要认真一番。

我主持召开了政法委会议,对这个案件进行了充分讨论。西藏的风俗习惯虽少见于文字,但也有一些约定俗成的规矩。熟人、朋友之间开一些不伤大雅的玩笑,甚至互相动手动脚,只要出于善意,双方愿意,都可以理解。但几个青年男子任意对一位姑娘进行经常地人身侮辱和性侵害,这绝不是西藏风俗。西藏虽然是民族区域自治,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范围内,公民要以《宪法》为准则,触犯《刑法》的必须绳之以法。于是,县政法委会议统一了大家的思想。

县政法委会议虽然统一了思想,但该案件审理进程仍然缓慢。慢节奏是一种习惯,又加上人为因素,有人总想不了了之。该案件嫌疑人开始若无其事,当抓进县看守所以后小有紧张。关了多日并知道可能要判刑,家人着急了,到处找人说情,给原告施加压力。原告一度被迫到法院撤诉,幸好取证完毕,铁证如山,不容抵赖,有关干部又及时做了工作。该案件几经曲折,在数月后法院庭审。法庭辩论激烈,双方辩诉人争得面红耳赤。最终根据犯罪情节宣判为流氓罪,几位男青年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数年。

这一个案件在县里引起了轰动。以此案为契机,我们又在大草原上对牧民进行了法制教育。从此以后,大草原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和美丽。

大鱼头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adf0e50100hrb3.html

分类: 回忆, 援藏, 汉博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