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藏漂 > 西藏阿里的维族警察

西藏阿里的维族警察

2008年11月1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宽厚的胸膛,有力的臂膀上缕缕的汗毛,七尺半健硕的身躯,两道剑眉,眼睛大而有神,暗红的肤色,高挺的鼻梁,具有欧洲血统的维吾尔人,汉语说的连我都自愧不如,本族的语言反而有一些结巴,藏语我倒没问过他是否也是精通的西藏阿里的刑警,我的同学——阿拉西。

自从初中毕业后十几年没有联系过的阿拉西,因为朋友的朋友的聚会居然让身处高原阿里的他让我有幸遇到了,可能是在阿里人迹罕至的地方呆久了的人都喜欢说话,逮着人就诉说让我们听来频频咂舌的经历。

西藏阿里是个令人向往的地方,但是严酷的环境使我望而却步,只能道听途说的听听许多传奇,恰好我就居住在通往西藏的必经之路的起点上,见识过听说过许许多多通过去西藏发财或破产或死亡的传闻,到是没有亲自听一位亲身的体验经历,自然阿拉西的诉说很是吸引我,加上他本身就是个天生的演说家,许多经历让我刻苦铭心,都过去快一年了,我依然历历在目,犹如亲临一般,一直想写下来,终是这样那样的琐事而一拖再拖,直到现在,记在这里,权当是自己的一些记忆。

初中毕业以后听说是阿拉西的哥哥顶替父亲到了阿里公安系统,后哥哥因为车祸不行罹难,才有阿拉西顶替哥哥进入公安队伍,成了一名正式的派出所民警,跟随一名藏族老民警吊儿郎当工作,没事了就去喝上几杯辣嗓子的青稞酒,在地窝子、毡房里随机走动出警,本来日子完全可以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下来,也是老天给了阿拉西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一日晚两人出警又冷又饿,就进入一个老婆婆的毡房里讨口奶茶喝,走进毡房看到一个汉族男子有点紧张,老警一看就知道这是一名网上杀人在逃犯,相互的一个颜色,阿拉西自是心会意领,装作不认识,和老婆婆打个招呼脱了靴子坐在毡房里就与这名男子闲侃起来,男子一会就放松了警惕,就神聊了起来,全然忘了自个是个什么人,喝着热乎乎的酥油茶和青稞酒,老警借口出去方便一下赶紧召集人马去了,这阿拉西年轻气盛,根本就没把这个瘦小的人放在眼里,两人聊的投入了,这名男子居然答应去派出所看看,呵呵,这不是自投罗网吗,这阿拉西自然是高兴的很,在他的办公室里乘其不备,三下两下就把这家伙捆成一个粽子似得,等到老警召集的人员找寻来时,阿拉西却是无事人一般准备报告信息给老警呢。以为的一场激烈的抓捕行动就这样草草结束了,因为这位血气方刚机灵过人的年轻的民警果断的处理,不费一丝一毫将网上通缉多年的反侦察反跟踪成功多次逃过警察围捕杀人犯就这样制服了。在带走这名犯人时,他还说真是阴沟里翻船了,满脸的意外。

因为出色的表现,自然受到了领导的接见和授予二等功,当区领导宣读了嘉奖决定后,拍着他的肩膀问还有什么要求是,机灵的阿拉西说肩上的星星刚刚有点少的,领导自然是满足了他的要求,由一名普通的警员成了最年轻的一级警司比他的师傅那名老警的级别都要高。

好事成双,好事连连,也应为他的机警和胆识及其健硕的身体,阿拉西有一名基层派出所民警很快调任到阿里地区刑警大队一名队员。阿拉西兴奋的收拾好东西很快就到地区刑警队报到,在欢迎仪式上,领导问小伙子喝酒怎么样,他谦虚的说喝不了多少,领导吩咐队友端来一个不锈钢大脸盆,倒进5瓶啤酒,让他喝完,作为主角的他自是毫不含糊的端起盆来就喝,之后方便了一下,没事人一样,领导更是觉得这小子真有一些能耐,欣喜把他调进刑警队是个正确的决定。

一次办公室通知阿拉西去领车第二天出任务,这家伙想都没想拿了钥匙看都没看,下午下班以后就和朋友到酒吧喝酒去了,喝多了一觉睡到大清早早就忘了出任务的事,第二天一早领导敲门说,准备好没,要出车了,这时才想起要出车的事,好在是单身汉,十几分钟就收拾停当,走到车房一看,居然是局里最高级的那辆八缸牛头越野车,原来是局长要用车。真是八竿子都打不上的好事让他赶上了,乐的屁颠屁颠的。

局长是一位四十出头的山东人,瘦瘦小小的,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上车后问,我们开车去新疆,你小子行不行,家就在新疆的阿拉西自然更是开心的不得了,立刻说,绝对没问题,确实如此,一路上局长的高原反应愈来愈明显了,自是说看来我是过不去了,有可能就要牺牲在这路上了,而阿拉西只是稍稍觉得头发晕,就说要不就开回去?局长说不行,死也死在路上不能回。脸色发黄,额头冒冷汗,尤其是在过死人沟时,局长及其后面两个搭车的两人脸色酱紫,呼吸空难,看着白皑皑的雪山,灰蒙蒙的天空,颠簸的冻土路面,阿拉西知道自己肩负的任务艰巨,自然是不敢马虎,凭着多年的车辆驾驶经验,把车开得飞快,且不是很颠簸,一日行出1 千多公里的路程,终于走过了死人沟,当在驿站停车后,局长脸色腊黄的说,小子多亏你了,你在慢一点,我可能就出不了死人沟了。更是得到领导的赏识了。

而在渺无人烟的路上,看着昏昏欲睡的局长和搭车人,看着路两边不时闪过一堆石头或土堆,就知道那就是一个个在路上失去生命的人的坟墓,几乎连成一片了,他的心就莫名的有一丝的惆怅,车载音乐重复的播放着让泪化作相思雨这首情歌,眼泪无声的流下来,不知道是为谁而流,为什么而流,只是莫名的伤感附着的意识里,在传说中说有司机都要扔下矿泉水的一座女人的坟墓时,更是心里难受,这一段路无人敢停,只是边走边为哪个为寻夫而殒命在此的年轻女人祝福,并从车上扔下整件整件的矿泉水,以求得到保佑,传说这位女子为寻夫不远千里寻至此地,终因矿泉水冻成冰坨子而活活渴死在这里,同行的人无奈在冰天雪地天寒地冻的日子草草捡了石块搭建了一个简陋的可以看到脚的坟墓,且是无名。自从以后,经常会有车无故在这里突然熄火,后有司机就将其联想到这件事,所有都为这位无名女子留下水来,车自然就好了,所以经常跑这条线路的司机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在这里绝不停车,但一定要留下整件整件的矿泉水扔到那无名女子的墓前,所以如果曾经有从新疆去过西藏的人都会看到有一段路上堆满了矿泉水的瓶子,成了一道风景。

人就是如此,况且年轻,这没多的荣誉令人飘飘然,本就喜欢来两杯的阿拉西自然是跟着领导出入各种场合陪酒代酒,好在是没出什么大事,只是好酒罢了。

每每去山里打猎时,车上必有的就是成件的啤酒,走哪就在哪喝两瓶,枪法自然也是愈来愈高明了。这样的领导宠信,自会助长阿拉西的一些小毛病,尤其是在酒后,自是一发不可收拾。

在西藏这样的高原地区,舞厅、酒吧是每个人在夜里消遣的一个好去处,自然阿拉西几乎也是夜夜光临,一是为了工作,二是自然也是去喝上两杯,大家应该知道,西藏是个人员流动很大的地区,杀人犯、卖毒品、卖笑的、不知天高地厚什么人都可以看到,况且在酒吧、舞厅这样的场所更是可以看到这样的人,阿拉西自持身穿警服腰别手枪,加上健硕的身体,一斤两斤白酒不醉的能耐,在这样的场所横行霸道也是很自然的事了,不过也有那些不怕的刺头,一次在酒吧舞厅内喝的头大的阿拉西因为与一位刺头争强一位舞女而大大出手,当中阿拉西拔出手枪朝上就是一枪,那刺头一看遇到狠角色了,立刻酒醒了一大半,撒腿就跑出了舞厅,这阿拉西也是顽主,自然是不顾其他人的劝阻,居然追了出去,在凌晨3、4点空无一人的大街上看到还在奔跑的刺头,说停下来,否则我要开枪了,那刺头哪管那么多,以为只是说说,居然倒退着说有本事你就开枪吧,这阿拉西一是血往头上一涌,在黑夜里朝着影子抬手就是一枪,紧接着就是一声惨叫。

后面的事就是按照程序办理的,警队立刻收缴了他的枪支,进行了停职检查的处理,幸亏那位只是打中了腹部,没有性命之忧,但是后续的理赔使阿拉西焦头烂额,且工作能不能保住都难说,所以我们能够见到他就是他回家来避风头来了。

听他那种随意的犹如诉说别人的故事一样的神情,我倒是觉得他说的是真的,毕竟,没有那么多的经历,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感慨和认识,也就在我们见面之后的一周,他又因为酒后斗殴在舞厅将一帮小混混给打了,自然自己也是鼻青脸肿,他的朋友也都是各有小伤在身,与我聊的投机,他约我和夫人一起吃饭,我才看到他浑身是伤,才知道他们一帮肝胆想照的朋友都是拿命与人相博,关系自然是铁的很,不必我这个几乎没打过架的人来说硬。

我听得多了,就索要阿拉西的电话,说好了,没事了,我想听听他的西藏的经历,但分手后屡屡打电话通了却无人接听,再打确是停机,不知道阿拉西现在是否已经结束了停职检查,是否已经正常上班,听过他的诉说,我倒是觉得太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似乎稳重成熟了许多,好在是他至今仍未成家,不知是他不想拖累家人呢,还是自己还未有心成家,无论如何,但愿他一切都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d2efe90100av1a.html

分类: 藏漂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