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藏人博客, 言论 > 说给我天祝的藏族兄弟姐妹们

说给我天祝的藏族兄弟姐妹们

2010年3月2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我,是一个天祝人。我对我的家乡谈不上热爱,但是是金强河水把我养大。当别人问起我是哪里人的时候,我会说我是天祝人。当然对于13亿中国人,甘肃3000多万人,甚至藏区400多万藏族来说,都没有多少人听说过天祝。但我依然会说我是天祝人,并要耐心地向他们做一番说明。

作为一个天祝人,华锐藏族的后代,我觉得,我们应该了解自己的民族,自己民族的文化,自己民族的历史。一个人不了解自己民族的历史是可悲的,某位伟人曾这样说过。我看了很多所谓天祝“藏族”的同学的空间里,里面在大肆的吹捧自己是藏族,自己的家乡有世界珍惜畜种白牦牛。空间的相册里面有秀丽的风景图片和寺院的宗教图片。可见,大家都有一颗爱家乡,爱民族的虚荣心。你所做的这些,可以在那些向往高原,向往神秘西藏,藏传佛教的城市人面前着实卖弄一番。姑且把你们看做是华锐的后代,纯正的藏民。但是请大家扪心自问一下,有几个可以熟知天祝的历史,华锐藏族的历史,藏民族的历史。在这里,我只能用我手里的十个指头简单计算一下。而又有多少人能听懂藏语,书写藏文呢?

我们只有在高考结束后,捧着录取通知书在亲朋好友面前夸耀自己说了大学,在其他汉族同学面前说:“我是藏族,我加分。”多么可爱啊,但却有多么的可悲,我们的民族自豪感只体现在我们自私的自身利益上,多么狭隘啊。试问,当别人问起藏民族的时候,我不知道你拿什么说给他(她)听,难道只是一句我是藏族,我高考加分来炫耀吗?而真当遇到一个懂藏语,会藏文的真藏民的时候,却又不敢承认自己也是藏族。当然别人也不会认为你是一个藏族。

我的一位好友,在西安的某个高校读书,她读的也是预科,当一个西藏的女孩得知她是藏族的时候非常高兴。问她会藏语吗?她的回答是不太会。(其实我知道的,她的藏语在天祝来说应该算是可以了,她家里是纯正的藏族,并且在小的时候学习过藏语。)西藏女孩讽刺的说:“还是藏族啊,自己的语言都不会!”这是耻辱啊,是个人的耻辱,更是民族的耻辱。西藏人只认为只有他们是纯正的藏族。因为在他们眼里不会藏语,不会藏文的藏族就和汉族一样,是“家西番”(这是甘青一带对假藏(或者是汉化了的藏族)的一种称呼)。这些时候,我们不能说是别人无知,只能说是自己做的不够好,我们在汉化,我们在丢弃着老祖宗的东西。

有多少人关注我们华锐藏区在汉化,在消逝,在灭亡。我们所知道关注的不外乎只是自己的将来,自己的前程。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当我们的后代再看历史的时候,历史书上会这样写道:天祝曾经是一个藏区,位于甘肃中部,20世纪以前出现过很多名人,现在已经完全汉化,和汉族没有任何的区别。因此那个时候,国家也取消了对我们藏区高考考生的优待待遇,公务员工资调整回为一般高海拔地区的时候,自己的切身利益受到了完全的损坏。那时,大家都才会醒来,到处说天祝是藏区,我们是藏族,你们不应该这样,我们是少数民族自治县,你们要照顾我们。那时候,全国少数民族第一县的特色则会是:自治县里藏民多,书记县长外人扛。

我所叙述的,只是我们天祝藏区现在的现状,现在的藏族青年,已经很少有人学习藏语,更不了解自己的民族了。不刚刚天祝是这样,很多地方和天祝的现状大致相同。我曾经和两个藏族老师谈起过天祝,一位是青海的老师,他对天祝很有好感,因为他也是来自华锐藏区,说天祝的藏族很聪明,很好学。一位老师是四川的藏族,精通各地方言和标准的拉萨话,在西北民族学院上过大学,是多识仁波切的学生。天祝给他的印象,只是汉化很严重,她说:“当时老师(多识仁波切)自己花很多钱让你们那边的孩子学藏语,但是学的人还是不多,掏钱让学习藏语都不学;老师很伤心。”她说道这里的时候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我是在蒙羞。

其实,天祝的汉化是有着多方面原因的,天祝藏区位于内地,河西走廊门户,是古丝绸之路的要冲,与多个县市相邻,与外界交往频繁,有312国道和兰新铁路穿过。在解放前,因为自然灾害还有战乱,马步芳在甘青两地疯狂的抓兵,很多人跑到天祝来。因为,天祝是藏区,有牛羊马匹,可以用牛羊,马匹充饷。因此青海以及附近的县区的人都逃到了天祝。解放后,在当初申请民族自治县的时候,为了增加少数民族人数,增加藏族比例,县里有相关规定,内容大致如此:凡是在天祝居住若干年以上,并且有房屋,土地的,可以报藏族户口,凡是藏族户口的,每户会分到粮食。所以,有很多汉族人也就有了藏族户口。后来,《宪法》与《民族区域自治法》的颁布,是天祝得到了更多是实惠,因为高考的优惠政策,许多汉族人摇身一变,也成了藏族,很多公务员为了升官发财,争做少数民族干部,自己私自改了户口,也成了藏族干部。他们的子女也自然就成了藏族,导致近年来天祝的少数民族比例直线上升。于是有了民勤籍藏族,凉州籍藏族,古浪,河南籍等。但是相反,藏民多了,汉化的速度反而快了。

曾经,我无意看到一位藏族王同学的校内,他的头像是一个他在某寺院转经的照片。手扶着经筒很虔诚的样子。我想,他放这张照片的目的,也是为了突出自己是一个藏族。但是,或者他错了,错在哪里了呢,仔细看看,他转经的方向是逆时针。或者我对他并不了解,也许他是苯教的信仰者。但是似乎现在天祝的“苯布子”也不是很多,几乎已经早就消失了啊。细细想来,天祝的寺院似乎又都是格鲁派的寺院。我再三推理之后,还是觉得他错了。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说到这里,很是痛心。我并没有指责他的意思,只是拿他举例说明了下我们面临的困惑。华藏寺院的香火近年来很旺,这是一件好事,但是,事实上对藏传佛教真正信仰的人却没有多少。多数人只是为了求学求官求财,去寺院拜菩萨。呈现出一种虚伪的民族感与假信仰。

我并不是在宣扬狭隘的民族主义,我只是想唤起华锐藏族青年们爱家乡,爱自己民族的意识。希望我们在工作学习之余,能够学习我们本民族的语言文字,历史文化,弘扬我们的民族文化。

以以上文字共勉,如有不对的,请大家批评指正。

华派财仁
http://huapai.tibetcul.com/82932.html

分类: 藏人博客,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