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 藏人博客 > 我的小说《次城》选段。

我的小说《次城》选段。

2010年3月29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傳說
新春,無雲又無雨的高空,傳來劇烈的轟鳴聲,一道蛇形煙圈劃過後,桑台前揮灑風馬,祈願世界和平的藏民,及時地揚起了印有密咒的風幡,個個隨喜不已,笑容滿面,都以為是神仙路過。

今天,貧瘠的貝瑪鄉上,人頭攢動、你擠我還擁,一打聽才知道原來是州上來了慰問團。

紮西一憶起幾天前見過的UFO,感想萬千,他本想給前來慰問的領導們唱歌跳舞,但學校卻一反常态意外指示,只能從朗誦學校和歌頌祖國中選擇其一。还好,一向很有主見的他,以一篇短文赢得了對自我的感歎,也順便寄託了錯失不明飛行物的悲歎。

如往常一樣,自遠方而來的領導們,原則上要吃喝上幾天,所以這個慰問團,才臨時決定要在鄉寄校,舉辦一次作文朗誦比賽,藉以消遣荒蠻,打發無奈,但藉口依然是復興和傳揚我中華邊陲之璀璨絢爛文藝,提高人類大眾的文化生活水準。

賽前,教務主任親自指示,要向那位戴蛤蟆鏡的大肚子領導,展示我校的教書育人的豐碩成果,通過比賽,極大豐富和增強學校的人文學之風建設,場地上的灰粉寫下了幾個大字“:友誼第一,朗誦第二”。這讓州領導,尤其是大胖領導們明白,如今的藏人不僅只會唱唱跳跳,還會揮文濃墨,吟詩作對,在上級和党中央的關怀下,做到事事科學發展,事事積極向上。

在牛糞壘起的廣播室裏,第一個提交參賽稿子的是貝瑪鄉民族寄校五年級(一)班的紮西,這是他自入學以來,自我感覺最良好的一篇作文,多位在場的老師,都很看好這個尖子生,審都沒審就極力推薦了上去。

顯然,將文筆最肥美的一件作品,獻給前來支援精神文明建設的領導,自然是意料之中意外。不過,出於謹慎,學習委員還是提前把作文原稿送去隨團來的一位小姑娘那裏進行審核。

此時,紮西心中浮現出他最敬愛仁增多傑老師,正頭頂烈日,腳踏灰土、面堆倦色,苦口婆心導教全校學生“無知就是貧窮”的生动畫面。

朝鮮小姑娘,用散發著水果香氣的筆尖輕抵紙面,鼓起粉嫩腮幫,盯著紮西字跡工整的稿子,覺得此人寫得比自己都恭維圓滑,實在覺得欽佩又尷尬,就用紅筆塗去一大段後,就沒往下再審閱。接著,她用肘子捅了捅正在一旁狂冒汗的紮西,示意他做好準備,同時將一支老舊的話筒,對準紮西的腦門,說:開始。

紮西一時一肚子的緊張,沖著話筒不知所措地使勁吸了一鼻子,引得台下的同學哄場大笑。隨後,紮西不自在地狂撓著頭,餘光繞過字底畫線的病句,強壓下緊張,結巴地念道。

“一九八…八三年國慶日的一大清早,世界屋脊脊樑上的高山縣,誕生了一個將要成為祖國棟樑和社會主義接班人的孩子,一位內心非常誠實、團結、和諧,同時外表異常嚴肅、活潑、大方的藏族男孩,他的名字叫:紮西……,部落裏的牧人,都親切地稱他為天神之子”

受兒時第一次戶口登記的影響,紮西的感想就寫成這樣了。更糟的是,文章結尾還有這麼一句——直到昨天,我才將父母口中傳說的鐵鳥和書上的飛機對號入座。

這一句,讓全校師生都緊張萬分、學校的教職工都動脈膨脹、滿臉充血、領導聽到這話,更是渾身抖動,神色冷鈞,幾個同志都先後藉口上廁所,憤然離開了現場。

此話,當下就引爆了強烈的騷動,十分鐘後,紮西當面遭到有組織、有覺悟的班幹部的集體痛批,說這話嚴重損壞學生明亮、健康的內心,敗壞了學子形象、毀壞了學校名譽。

經班主任暗示,多數在場的同伴和同學,都通過爭先舉手表決的方式表示,紮西一定是受了封建農奴意識的人。

不過,更意外的是,當慰問團被學校歡歡喜喜接待、熱熱鬧鬧送走後的第二天一早,木質的啟示欄裏,適時地出現了一張只出現了1分鐘的通告,紮西雖沒見著,紙上還是寫著:

鑒於五(2)班紮西的作文腐朽而錯誤,和學校一貫主張的積極向上的形象大為不符。所以,校長親自点名批評,經教育局領導、校黨支部、校團委以及各職能部門、校友好人士、學生會成員、各年級學生處代表的認真、公開、公平的一致討論研究後決定,給予紮西同學開除學籍的決定”。

事後,該班班主任、班委會的緊急動員,主持召開第五次的班級緊急閉門會議,班主任親臨教室,立場分明、愛恨分明地對在坐的同學們循循誤導說“:親愛的同學們,你們說說,紮西這種人,怎麼能在州領導面前說,自己連飛機沒見過呢,這分明就是在詆毀咱們履行國家九年義務教育所取得得巨大革命性成果嘛。

書上的飛機,難道不是飛機嗎?如此極端之人,個人愚蠢不說,更害得集體跟他一起獻醜,這真是百年罕見的活體教材,應當作為反面教材進行重點整治和深入揭露。

在通告貼出5分鐘後,退居幕後的革命老教師,就立即暗中指派班主任當時就去撕毀了通告,當然這也是校長事後的意思。

顯然這是多數同學,沒看到通告的原因。紮西的班主任主動根據學校領導的修正指示,私下密會家長,建議讓紮西同學主動退學,並且承諾不處任何罰金。

這樣,就保全學校不隨便開除學生的良好名譽。

該日,紮西終於就實現了多年以來想要離開學校的夢想。父母也很無奈,淳樸的家人一直都以為這是黨和國家的決定。而在紮西看來,這學校一點也沒個學校的樣子,老師只是在上級和前途的壓力下,有意無意的管制他們,讓他們成為會說話、能寫字的卒子。紮西與其他在藏地長大的孩子一樣,在什麼都一樣的環境下,發育成了人類。

不過,安慰團回去一年後,鄉上就進行了三通工程。有了電,有了電話和電視。

就在三通完的這一天,一架明顯超了速的飛機,又從雲層最陰暗的一端飛來。當時電視裏,初任小鄉廣播站姓旺的巴丹說:国家領導渴望各族百姓大團結,政府又深刻關懷高山地帶人民群眾的生存和生存情況,所以派了和平一號偵察機來視察我們——結論是:少數民族真的很淳樸。紮西覺得,其實這純其实是蠢,而樸就是僕。

這天,高山上巍峨陡峭的峰群、四面層迭的雲朵,把正在天上飛行的乘客,和地上原住民的眼睛雙雙蒙蔽,躺在山溝裏放牧的孩子,更是眼不見機上的人。而機艙的人,也只是都抱著觀望和視察的態度往下瞄了瞄,見漫天的縹緲後,將兩眼本能地縮回了頭骨。

可見,地位不同交流起來是不容易。不過,在飛機即將飛出視線的時候,紮西隱約看見那只外來的鐵殼生物,有著類似鳥一樣的外形,但也有點像鯊魚,在如此高的地方,都能看見它飛那麼低,自然應該不同凡胎,骨肉也一定很耐磨,不愧是金屬制的鳥類……。

突然,他興奮地喊道:“啊在,那不就是傳說中的鐵鳥麼”?

從此,他對天上的飛行物,有了更新的認識,充滿獵奇;對地球的認識和熱愛,也更接近對鐵鳥的認識和熱愛,而這才是夢幻醞釀的第一步。
 
天下雪狮
http://ozer.tibetcul.com/84481.html

分类: 文艺, 藏人博客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