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汉博 > 刘文辉是如何治理藏区的?

刘文辉是如何治理藏区的?

2010年3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1950年,贺龙指挥解放军入藏前,召见著名藏学家任乃强先生,请益大军进藏事项。任乃强先生在举了赵尔丰和刘文辉经营西康的例子后说:治理藏地藏人,不可学赵尔丰,要学刘文辉。

那么,为什么要学刘文辉?刘文辉治理藏区又有什么值得学习之处?!

刘文辉,1895年1月出生于四川大邑一农民之家,是6个兄弟中排行最小的一个。1916年,在保定军校第二期读完炮科后回到四川,投奔比自己小6岁的堂侄刘湘,开始了军人生涯。刘文辉在四川军队中一路官运亨通,仅3年时间就从上尉参谋、营长、团长一直升到川军第一混成旅旅长,成为川军主要将领之一。1922年刘文辉升任川军第九师师长,在打败杨森之后,取得四川帮办名义,1928年更当上了四川省政府主席。此时刘文辉已拥有7个师,20多个旅、14万军队、81个县的地盘。而此时的刘湘任四川善后督办、21军军长,他们成为四川的主要统治者。但刘文辉24军的主要将领都是保定系的,刘湘是从四川陆军速成学堂毕业;两人的政治意图不一样,与蒋介石之间的关系也不一样。刘文辉与蒋介石的矛盾由来已久。而刘湘当时则是支持蒋介石的。1931年,刘文辉从英、日等国购进武器和飞机散件,从上海起航经万县港被刘湘扣留。二刘间矛盾于是激化到不可调和,于是为了争夺对四川的全面统治,两人发动四川历史上的最后一场军阀内战,结果以刘文辉失败退出四川结束。1933年9月刘文辉带着仅存的12个团从成都退到雅安,仍任第24军军长兼川康边防总指挥;1935年国民党计划在西康建省,任命刘文辉为“西康建省委员会委员长”;1939年,西康省建立,刘文辉就任第一任西康省政府主席。刘文辉为了避免被蒋介石中央政府吞并的命运,大约从1942年开始,就与中共建立了秘密联系。1949年12月9日,刘文辉在西康做了10年的国民政府西康省主席之后,在彭县宣布发动起义,解放军兵不血刃占领西康。1950年6月,刘文辉所部与解放军第62军合并。刘文辉则被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委任为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后又被任命为四川省政协副主席。1959年,出任林业部部长;1976年6月24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2岁。。

刘文辉主政藏区西康期间,十分重视教育。1930年代,摄影师孙明经在西康省考察时发现,当地的学校校舍大都宽敞明亮,学生衣着整齐,令人耳目一新。而一些县政府却破烂不堪。好奇的孙明经就问一位县长,“为什么县政府的房子总是不如学校?”县长回答,“刘主席说了,如果县政府的房子比学校好,县长就地正法!”刘文辉治下的西康省,重视教育成为自上而下、实实在在的行动。70年前,那里的校舍气派,学生们更是朝气蓬勃丶精神抖擞,和当地恶劣的自然环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物质上的贫瘠可能会使人羸弱,但真正使人丧失自我的却是精神上的颓唐,而教育则是提振士气丶昂扬民风的绝好途径。勤俭为政丶倾囊兴教,开化民智丶建设桑梓,是刘文辉一以贯之的思想。他的执政理念,浸润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透射着面向未来的宽广视野,展示了那个时代地方实力派兼容并包丶继往开来的特质,是民国发展进程中“黄金十年”的一个缩影。

刘文辉被刘湘联合的军阀们打败,退守雅安,地盘只剩下川边十几个很穷的藏族县。他的政治生命已经落到谷底,必须经营好这块地盘。刘文辉认识到,“鉴于宗教对藏族各个阶级的人具有决定性的影响,搞好了宗教关系,同时也就搞好了同藏族的政治关系。因此,我把工作重点放在这方面”。(刘文辉《走到人民阵营的历史道路》)于是他提出了“以教辅政,以政翼教”的口号。

刘文辉治理藏区,对藏传佛教的总体策略与态度值得学习。刘文辉溃逃西康后,从1935年开始了全心全意地治理西康,首先提出了所谓“建省四力政纲,经边三化政策”,所谓“四力”即“培养人民组织力,以克服散漫;培养人民知识力,以克服愚昧;培养人民生产力,以克服贫乏;培养人民生存力,以克服脆弱”:“三化”,即“以德化代替威服;以同化代替分化;以进化代替羁縻”。在广泛调查?弄清社会各阶层的政治态度?经济利益和文化心理尤其是摸清西康宗教基础情况之后,刘文辉注意到民族地区尤其是藏区宗教问题的重要性,“鉴于宗教对藏族各个阶级的人具有决定性的影响,搞好了宗教关系,同时也就搞好同藏族的政治关系”。因此,他对于“康人奉行佛教,久而益虔,万众身心,全系于此?盖其人生乐于出世,文化基于五明,普通人民既不娴生产技能,知识分子亦不感政治兴趣,倘导循有法,则治理非艰,策励无方,则隔阂即起”的情况,决定采取对于西康地区的藏传佛教“因势利导,力谋政教协调,僧俗合作,以纳民于轨范”的策略,同时提出了所谓“以教辅政,以政翼教”的口号,具有融合政教的意味。可见,刘文辉认识到西康地区民众笃信藏传佛教,宗教上层的喇嘛、活佛对民众的政治心理和政治态度有决定性影响这一特点?

土司制度,继赵尔丰改土归流人亡政息以后,土司头人和他们的后代又恢复了旧有的权力,除了照清代规定向汉官纳粮外,百姓仍有土司头人管辖,汉官不敢过问。刘文辉建西康省府以后,对土司头人的特权,继续予以默认,十余年间没有在他们的辖区改变制度,许多土司头人还由省府委以新的官职。刘文辉搞好了和寺庙及民族上层的关系,于是几十年不能到任的县官,也次第随军到任了。抗粮几十年的县,也自动迎官输粮了。素来不肯出寺见官的高僧活佛,都枉驾来到康定参加刘氏召开的佛教弘扬法会了。西藏地方政府也派代表来商谈和平共处的条件了。由于地方人民拥护他,他未用一兵一卒,就把康区局面稳定下来。

刘文辉治理藏区,扶持西藏传佛教的具体措施也值得学习。刘文辉主政西康后,就把维护佛法?整饬教规,作为重要政策?1939年1月刘文辉正式担任西康省主席后,提出了“建设新西康”的鲜明主张,引起各界一时的关注,亦得到了蒋介石的赞赏?

刘文辉在此口号下,采取了扶持佛教的多项具体措施?

1?重视宗教领袖人物的影响作用,时常与其沟通和时加优崇。刘文辉注意沟通西康地区藏彝民族上层宗教人士,尊重西康固有文化,提出“护教”口号,并以民族团结为西康省的基本政策,多次公开宣传“藏汉民族同为建设新西康的两支主力军,犹人之左右二臂,缺一不可,所以既不恃武力,亦不假权术,开诚布公,因势利导,力谋两大民族放弃成见,协调合作,共跻富庶康乐之域,同享民族团结之福”;又说“巩固民族团结而加强其联系,乃中央深持之国策,尤为本省切要之图”:强调“藏族是优秀民族”,因此时常与藏族上层宗教人士沟通,加以优崇?在刘文辉治理下,西康地区的有代表性的活佛和僧人,均得到不同的党?政职务的任命?刘文辉将西康康属划分为四个佛教“宣化区”;各自遴选了康南?康北二路有影响的宗教领袖人物为“宣化师”?“辅教师”?通过这些宣化师?辅教师负责协助督导地方政务,“培训寺院喇嘛?加强对喇嘛教的研究”,在研究佛学之余起到协助当地军政部门安抚地方的作用?

2?创建佛学院与设立康区佛教整理委员会,“阐扬佛教文化”。刘文辉早年1928年设立西康特区教务委员会时,就授意委员会主席龙守贤呈请筹办佛学院。在藏区,佛学院即五明学院;刘文辉在康定召开了一个僧伽代表大会,决议成立五明学院?此后在石渠?理化?甘孜?德格?得荣等县设立了五明学院?其中建于省会康定的佛学院又名西陲佛学院?佛学院的学员由各寺庙选送,培养教育寺庙僧侣,同时也作为研究宗教之学术机关,以免除隔阂,减少施政的障碍,顺应康属藏族的宗教感情?1942年,刘文辉在康定将西陲佛学院改组为“西康省佛教整理委员会”,亲自兼主任委员,副主任委员为二世香根活佛。成立西康省佛教整理委员会的目的,在于处理各教派间?寺庙间?僧俗间的纠纷?在“阐扬佛教文化”的同时,以佛学院这种比较有代表性的佛教社团,作为西康省政府的宣传喉舌,宣传治理西康地区的政见?此外,刘文辉还经常到每个寺庙朝佛。通过这些行动,对西康地区佛教文物的保护?佛教文化的弘扬,起到推动作用?

3?整饬教规与取缔反教并举,身体力行促成尊重宗教信仰风气的形成。刘文辉召开僧伽大会,以团结藏传佛教各教派的高僧大德,共同商议整理寺庙办法?他主张政教协调,因势利导,“化静为动”。一方面,刘文辉下令整饬教规,明令取缔喇嘛违反教规的各项行为,如刘文辉派省武装力量平息康定营官区居里寺的内部两派僧人武装械斗,宣布将少数不安分的僧人予以开除;另一方面,刘文辉大力沟通联络,身体力行,明令“禁止一切毁僧谤佛之言论与行为,公务人员应率先禀遵,以身作则”;使各级官员中养成尊重藏族宗教信仰的风气。如24军步兵138师2旅旅长?理塘屯垦保安司令兼理化县长曾言枢,领会刘文辉之苦心,明白“理化是康南佛教重心池,汉?康人民无不崇信佛法,宜为佛力广庇,人多寿考”;故而以身作则,崇信藏传佛教,平常光头,手持念珠,长年茹素,人称“曾喇嘛”。而刘文辉自己,则从1928年管辖西康以后,就表示信佛了,在自己家里布置了一座经堂,迎请当地有名望的喇嘛为他讲经修法,自己平时也拿着手摇经筒旋转,口念六字真言。由于各级政府官员大多能够做到尊重藏族的宗教信仰,这样就使得原先对其存在戒备心理的宗教人士和广大藏族群众逐渐产生亲和力和认同心理,得以消除民族隔阂,建立起民族之间亲善关系?

4?加强藏汉佛学交流,密切多种联系。刘文辉在西康,文化政策是敞开大门,不仅支持西康地区佛教人士到内地进行佛学交流,而且欢迎各地人士到西康地区进行佛学交流;当时进入西康地区学习佛教的内地僧俗甚众?1930年8月,近代著名高僧太虚大师入川宏法,向川康实力派建议创立一所汉藏佛学院,得到刘文辉大力支持,汉藏教理院董事会很快成立,公推刘文辉为名誉院董?1932年8月,汉藏教理院正式创建于重庆缙云山之缙云寺?此外,刘文辉还通过供养?布施?派人留学等形式和途径,加强与治理地区以外藏传佛教界的联系,加强与西藏地方政教上层的联系,大大地缓和了西康汉藏民族间的矛盾?

刘文辉统治西康22年,在政治基础十分脆弱、经济力量十分薄弱并受到蒋介石政府排挤的艰难情况下,能够保持政治安定、民族团结、经济也有一定发展,与刘文辉把握民族宗教文化心理,注重调适民族关系的政策和策略有很大关系?

著名藏学家任乃强先生曾回忆道,“刘文辉被刘湘联合的军阀们打得一败涂地,只剩下川边关外十几县赔钱的藏族地区,他的政治生命已到垂危的时候了,他玩出一通弘扬佛法的花招,便能稳住阵脚,慢慢又爬起来?”

长期治理西康地区的刘文辉,从不同的角度和层次上考虑西康地区兄弟民族与民族地区社会的发展特点,注意沟通西康地区藏彝民族上层宗教人士,尊重西康固有文化,虽然主观上出于自身实力的保护?以图东山再起的目的,但在客观上得到了西康社会各阶层的拥护,维护了西康稳定的大局的积极效果。这对于国家的统一?民族之间交流的加强与互相融合?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形成与巩固等,都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颜昌海的博客
http://blog.ifeng.com/article/4417627.html

分类: 历史, 汉博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