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汉博 > 达赖玩花招改变西藏的手伸向了中国人民

达赖玩花招改变西藏的手伸向了中国人民

2010年3月3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达赖喇嘛在美国故意宣称自己可以不再“转世”,以避免中国政府“指定”转世灵童。达赖还极力声援谷歌,表示中国政府无法阻挡西方媒体向中国传播民主理念的步伐。

据报道,达赖喇嘛2月22日在接受美国国家广播电台采访时表示,为不让中国政府通过寻找转世灵童来宣布新的达赖喇嘛出现,他愿意结束转世制度。达赖表示,“如果西藏人民觉得达赖喇嘛这个制度已经过时,那这个制度就该消失——我没有问题”。达赖还宣称,在转世灵童问题上,中国政府“比他这个达赖喇嘛看得还重”。

除继承问题外,达赖还借谷歌事件鼓动美国媒体继续与中国唱对台戏。达赖在洛杉矶发表演讲时称,谷歌没必要为之前在中国遭遇的困难而沮丧。他相信在西方国家和“西藏流亡政府”的一同努力下,谷歌一定会在中国重开发展的道路。

中央党校教授胡岩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达赖关于转世发表言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他就在西方媒体上发表过在世转世、转成女身等多种说法。关于是否转世,不是达赖自己就可以决定的,而要遵守历史定制。自从五世达赖喇嘛接受清朝皇帝册封之后,达赖喇嘛转世都是遵守这种历史定制的,那就是圆寂后转世,最终认定权在中央政府。

胡岩认为,达赖喇嘛的这种说法置数百万信奉藏传佛教民众的意愿于不顾。数百年来,西藏信奉藏传佛教的民众,不是信奉某一辈达赖,而是信奉这一转世传承。中国共产党虽然是无神论者,但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中国各派宗教信徒的宗教信仰自由受到法律的保护。

国际舆论认为,后达赖喇嘛时代,是一个内部多元化、外部国际化、以及北京不断强硬化的时代。因为民主进程的要求,因为“中间道路”不断受挫,流亡藏人中出现多种不同的声音;而国际社会已经接受达赖喇嘛率领的流亡藏人,出于普世理念及不同的利益考量给予支持;经济发展及国力强盛的北京政府对达赖喇嘛及其流亡藏人更趋于强硬对待。应对这样的时代状况,达赖喇嘛正考虑转变思路,实行改革走向民主、加强国际联络、并寄希望于中国人民将会是他未来的路向。

达赖喇嘛曾经表示,“我把右手给中央政府,左手也伸给了关心西藏的国际社会,当我的右手得不到任何东西时,我一定会将左手伸出去,让国际社会来关心。但是目前我的右手不仅是空的,还被火烧起来了。当有一天,我的右手有成果时,我可以跟国际社会说拜拜,我不需要了。”达赖喇嘛多次表示,对北京的信任降度低。“但我还是愿意信任中国人民,中国人民有文化文明,也是一个能了解现实,勤劳的民族。我想很多中国人了解西藏后,会对西藏的看法有改变。”达赖喇嘛与北京持续数十年对立、对岐、对抗,近几年转为对话,希望通过与中共领导的协商,解决他认为的西藏问题。但经过这一轮从2002年开始的多次会谈,达赖喇嘛终于感觉疲惫和无奈。

达赖喇嘛表示,北京提出没有西藏问题,只有达赖喇嘛的问题时,他发出公开的声明回应,很清楚表明,个人没有诉求,北京真的认为,没有西藏问题的话,其实也没有什么谈的。“但他们还是要继续谈,也就谈吧。”这番话是否意味着,期望北京的西藏政策有所改变破灭,达赖对接下来的会谈不抱任何希望,如果没有什么突破,甚至会是这轮会谈的终结。

在进入“后达赖喇嘛及达赖喇嘛后”时代,流亡近50年的达赖喇嘛将思考如何走向未来。这是达赖喇嘛透露的资讯:达赖喇嘛要走自己的路。

经过几次没有结出果实的会谈,达赖喇嘛正在思考和探索新路,他强调不会放弃已经深思熟虑的“中间道路”,但面对后达赖喇嘛时期出现的内部多元化,外部国际化及北京中央政府的强硬化,达兰萨拉要调整策略。达赖喇嘛表示,西藏暴乱事件后,曾经觉得中共与以往不一样,有一个公开的新闻发布;胡锦涛总书记

事实上,流亡海外的西藏人及达赖喇嘛正面对新的形势,一方面是内部多元声音的表露越来越明显,除了支持达赖喇嘛中间道路的主流声音外,要求西藏独立的声音也越来越强烈,甚至成为绝不融合的二股力量。有流亡藏人在达兰萨拉的藏文报上批评达赖喇嘛,指他实际上是亲共者。前藏青会主席拉桑次仁公开表示:过去,可能解决了达赖喇嘛的问题也等于解决了西藏问题,但“现在已经不是一回事了。”

达赖喇嘛曾多次提到退休的想法,并表示,“面对民主开放、多元的时代,又遭遇北京的强权,我要进入一个退休状态,现在已经是半退休的状态,很多大的事情由首席部长来决定。”不仅是寻求独立的藏青会,包括一些理性的知识分子也开始提出诉求,他们都赞同政教要分离,“政要民主,教要自由”,他们中有人甚至批评达赖喇嘛对待“护法”“雄天宗”的态度;说达赖喇嘛坚定的劝勉所有藏传佛教的弟子,不要供奉有着邪恶精神的朵杰雄天(护法神),是“与毛泽东晚年同样,犯了排斥异己的错误”;同时提出要改革现有的“政府体制”,认为“西藏民族要存在下去,要从自身改革开始。”

知识分子担心的是,到十四达赖喇嘛后时代,如果知识分子占上风,可以延续达赖喇嘛的思想,但一旦激进主义占上峰,就会动乱流血。知识分子对下届达赖喇嘛的灵童转世已不抱希望,依目前状况,未来十五世达赖喇嘛至少会出现3个:中国政府会挑一个;“流亡政府”会选一个;还有可能会在西方社会出现一个,甚至还有人称会在女性中出现。“佛教中有规定可在世选接班人,有人提议在达赖喇嘛在世时就选定15、6岁的接班人进行培养,以确保达赖喇嘛思想的传承。”

早在2008年4月,藏传佛教各大教派的教主开会,主要研究如何提升佛法,也讨论了达赖喇嘛转世事项。大家觉得达赖喇嘛在世时应该有一个接班人,使得所有的西藏人共同信赖。达赖喇嘛当时表示:“虽然我73岁了,但还没有那么着急。”他跟各大教派的教主、长者都说,“希望你们想一想,再思考”。知识分子的的考虑是,达赖喇嘛后时代,也许在宗教传承上不会受大的影响,但政治上就难保证了。不过,达赖喇嘛认为,流亡近来50年,西藏“流亡政府”是成功的,已经形成一套较为完美的机制。在教育、宗教、民主制度建设、藏人集中居住保留文化传统等取得成就,足以保证未来西藏的传承。因此,现在达赖喇嘛宣称自己可以不再“转世”,以避免中国政府“指定”转世灵童,恐怕不是中国官方媒体与学者所解读的“达赖喇嘛的这种说法置数百万信奉藏传佛教民众的意愿于不顾”那么简单。事实上,至少他是在顺应时代潮流中,一部分人“政要民主,教要自由”的呼声;也表示他“个人没有诉求”的真实性,连身后转世都可以放弃,还有什么不可以放弃的呢?!

显然,在与北京的多次协商没有进展后,达赖以此来告诉世人,他不在乎个人的宗教地位,而在乎追求“向中国传播民主理念的步伐”。并且,他实际上早就开始了这种努力,信任中国人民。并且,他还注重用教育、文化的纽带,促进西藏文化传统的传承和藏汉民族的交融。

据悉,目前流亡藏人所建的学校有77所,共有在校学生28316名,达赖的妹妹正在印度南部筹办西藏大学。2006年,达赖喇嘛拿出自己着书的版权费,提供2500万卢比建立基金,供流亡藏人的子女攻读博士。2007年,流亡藏人有14位博士享受了该基金,培养的博士有一个哈佛毕业后留校任助教。比如西藏青年桑杰,1993年还是小学六年级时就从青海藏区来到印度,由“流亡政府”提供免费读书,以优异成绩高中毕业,又考入印度南部读大学,直至2年硕士毕业。桑杰学的是政治学,“政府”除了为他交付学费,还每学期提供6200元的生活费。桑杰还想继续读博士,注意到中国与印度都是两个崛起的大国,桑杰想到北京去读中印关系的博士,主要还是不想荒废自己的中文,但几次到中国驻印度大使馆去申请都被拒。中国大使馆的官员告诉桑杰,他背叛了祖国,所以不欢迎。失望的桑杰继续留在印度读书,据说,像桑杰这样学习成绩好,又有中英文基础的学生,要去中国读书的流亡藏人还不少,但都被拒绝。目前桑杰正在享受达赖喇嘛教育基金读博士,所有费用都由该基金提供。

目前,在西藏“流亡政府”有注册的西藏寺院有227所,共有僧人近3万人。当然,世界各地还有很多没有注册的西藏寺院。不少中国境内的藏人把孩子直接送到印度的藏人佛学院。比如斌波多吉在四川藏区上学,当他有出家念头时,2000年父亲把他送到尼泊尔又转道到印度,入读达兰萨拉的宗萨佛学院。针对不断有藏人送子女到达兰萨拉学习,西藏专门发文件,阻止党员和公务员的子女到达赖喇嘛学校学习,达赖喇嘛表示:“我的观点很清楚,你们愿意来学习,我提供条件和环境,要回去,也可以。”

其实,到印度的西藏寺院和学校学习的不仅有中国境内的西藏人,还有外国人及汉人。达赖喇嘛希望通过这种学习交流方法,争取国际社会及汉人的更多了解和支持。比如9岁就流亡印度的丹增,在新德里西藏村开设了一家旅行社,他还用汉字为旅行社取名“亚尔乐旅行社”,以接待到印度,上达兰萨拉的汉人。因为他能说藏语、汉语、英语及印度本地语言,熟悉当地情况,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新加坡等地的汉人都愿意找他帮忙。开始流亡藏人还指责他,不过,达赖喇嘛就公开支持这种交流,呼吁流亡藏人要接触更多的汉人。

达赖喇嘛还呼吁在美藏人,建立汉藏的协会。达赖喇嘛说,“我希望有什么节庆活动时,主动邀请华人朋友参加,他们有节庆活动,也要主动去参加,西藏话说是拿着碗去饭吃。如果有汉藏协会,发生问题时,有助相互交流、沟通。”为响应达赖喇嘛的这个呼吁,西藏“流亡政府”公开招募懂汉语的藏人,通过网络与汉人交朋友,说明西藏“流亡政府”的原则和立场,和西藏人民所追求的愿望。

达赖喇嘛往何处去?显见的是,他已经在改变西藏的右手不再伸向中国政府,而改为伸向中国人民,这成为他新的策略。但是,谁也不知道这能否成为他实现“中间道路”的一条新捷径?!更重要的是,达赖喇嘛在国外公开主张,西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反对暴力;主张通过和中国中央政府谈判解决西藏的一些问题。就凭这三点,中国国政府很难找到发对他的理由。看来,政府官员、官方媒体和体制内学者,再继续用陈词滥调去攻击达赖,将越来越失去道理和效果,被越来越多知道真相的人们厌烦和反感。

达赖喇嘛的右手改为伸向中国人民,如何应对,将成为中国政府和官媒、学者的一个考验。

也与外界表述,希望有成果。(颜昌海)

静远山房的空间
http://hi.baidu.com/%BE%B2%D4%B6%C9%BD%B7%BF/blog/item/a080e52c08552838359bf703.html

分类: 政治, 汉博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