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汉博, 道德 > 浅谈藏医的医德观

浅谈藏医的医德观

2010年5月23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藏医行医金七条】
第一条:行医者要求出生高贵,否则很难得到患者的尊敬。

第二条:凡是对医药书籍没有了解透彻的和没有医药知识的医生,不可诊断疾病。就像一个盲人不认识金子一样。

第三条:如果一个缺少实践的医生,就如同走路一样,自己就不知道要走向何方。

第四条:如果一个医生不知道如何进行尿诊、测脉、检查病人等,那他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医生。

第五条:如果一个医生不能对病人以劝告、教诲或互通情感,那么他就像一个统治者不会演讲一样。

第六条:如果一个医生缺少药物、缺少必要的医疗器械,那么他就像一个士兵正要打仗而没有武器一样。

第七条:如果一个缺少起码品德的医生,就好像一个魔鬼一样,因为他要夺走人的生命。

藏医学与中医、印度医学和西方传统医学并称为世界四大传统医学,是藏族先祖在积累自身经验的基础上融合了亚欧等地优秀医学思想后形成的独具特色的医学形式,是藏族先民遗留给世界的伟大遗产之一。对于所有古老的医学来说,医德都是其医学体系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大部分医学体系都对医生的行为标准提出了要求,并留存有相应的医生道德箴言。这些箴言多由早期的医学智者们所创制,如希腊医学的《希波克拉底誓言》、阿拉伯医学的《祷文》、中医的《大医精诚》等。藏医也不例外,在宇妥•元丹贡布所著的《四部医典》中,医生的道德规范亦被提出。从“金七条”中就可以知道从医者必须有很高的悟性和德行,其中不但包括了医生与病人之间的关系、医生在诊治疾病过程中的行为准则、医生的医疗水平等方面的内容,还对医生本身的修行做出了论述。藏医认为,作为一个好医生,不仅仁心与良好的医德很重要,医生不断自我提升以正确掌握各种医术也同样重要。这些藏医的医德规范带有很明显的宗教色彩,有不少要求就是从佛教教义的角度提出的。一位修行很好的藏医本然巴(博士)要经过30多年的修炼,他必须精通天文地理,哲学,佛学,不但要修佛学,还要修其他宗教的教义。

因此藏医在藏族社会中有着极高的荣誉和地位,但要做好藏医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除了精通医典外还要有同情心、利他心、慈悲心,严格遵守医德;还要在名师的指导下通过考试确定等级和学位。由于西藏医学本身就与佛法有极为密切之渊源,所以医德之概念在西藏医学中是很重要的一部份。在其它的医学体系中,医德同样是深或浅地被重视的。但在西藏医学中,它的地位比其它医学文化中更为重要!在其它医学体系中,医德与医者之治病水准并不被视为相连,但在西藏,人们投医时选择医师必会先观察其医德,其医技水准及知识只是次级之准则。

在一位西藏医师而言,他的行医生涯并不只是一份职业,而是他的修持。故此,智能与悲心是同等地被重视的。他不但要负责医治病人的生理病患,同时也担当着照顾病者的心灵健康的责任。在五零年代及以前,以藏医作为职业的人大多是虔诚的修行人,把自己之事业视为利益众生的个人修持。

从事藏医事业的人,自入门学习开始便会背诵出自《四部医典》及相关医典中的医师戒誓,其中包括:对病者要施以慈悲、治病不能分亲疏、治病施药不能设定条件及固定回报、不贪钱财名利及不视病人之排泄物为污秽等等。这些都是他们自幼每天必须背诵的誓戒。《四部医典》中亦提及医师与医师之间的关系、医师之个人品德要求、医师对徒弟的责任及治病之态度等等。

很多人认为医德虽然是重要,但治疗效用与医德并无关连。西藏医学却认为一位医师之能力与其品德有莫大的关系,甚于其医学知识及技术水平等因素!藏医认为,病人往往就久病不愈,再改看其它医师,其它医师知道前述医师是极有知识及经验的前辈,往往沿用同样的处方及不同样的判断!从这个角度看,藏医是很保守,或许大家并不接受,但他们却认可传统上的教义!他们还认为,一个技术及知识平平的医生,如果他有真正的慈悲心,他所开出的处方可能比一位没有慈悲,但技术与学识皆为一流水平的医师所开的处方更有疗效!有很多的医师在技术及知识上只是一般水准,所开出的药方也只是平平无奇,但疗效却十分大,这些就是有慈悲心与无慈悲心之分别!

知识与技术只能令一个人成为医学上的专家,却不能令他成为一个良医!只有在同时具备慈心与悲心时,他才会成为一位良医!师傅所教你的只能令你具备医学知识,却不能令你成为良医!只有慈悲心才能令你成为一位良医!

有一位僧人建议大家最起码要把病人的利益与幸福放在首位,个人的生计顶多只可视作次等重要!否则即使技术及学识再好,也不能成为一位良医!要成为一位良医,就不能以世俗名利态度处世。一位良医与一个世俗的人刚刚相反:医师要把病人放在第一,自己之利益放在最后!大家应该把行医视作个人的修持,而不是一种求取名利及糊口的工具!

西藏人几乎全部都是信仰佛法的。佛法中视死亡为另一个生活之开始、论回中的一个过程,而非一个终结。西藏人不论僧俗都对佛法及轮回有极坚定的信仰。死亡只被视为一种转变,并非一个终结。所以西藏人对死亡似乎比西方人看得豁达自在。

藏医在诊断到病者并不可能痊愈的时候,往往会直接告知。他们一般不会提到“死”这一个字,通常是向病者说:“你最好准备一下行李,准备步上旅程吧!”。藏医一般都十分直接,毫不隐瞒病者,不会给予错误的希望予病人。在西藏的文化中,也许这样做是最恰当的。并可以有时间处理遗产、交代后事及精进于佛法上之修持,放下对世间亲人财产之执爱,以准备迎接未来生。对西藏人而言,死亡并非坏事,它只是一种变幻而已!西医中的医德准则好像是不会告诉病人将死亡的讯息。而藏医刚好相反。这反映出不同文化中的人对死亡有完全不同的看法。我在一位工作在青海省人民医院的医生交谈,他深有体会地说:僧人在没有办法医治的时候,尤其接近生命的的终点时,他不会有很多的“要求”,也不会“尽力抢救”。这与其他人不同,其他人的愿望,尤其越是有钱有权的人,愿望越多。

刘耀峰Frank的日志
http://blog.163.com/liuyaofeng5@126/blog/static/110738897201048312287/

分类: -重点-, 汉博, 道德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