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汉博, 言论 > 达赖喇嘛的两个世界

达赖喇嘛的两个世界

2010年5月29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达赖的形象在不同政治团体与不同政治理念之下,常常显得颇不一致,可见达赖的形象不是达赖自己能决定的。但是,当达赖面对不同的世界,比如面对西藏、中国、台湾或其他各地的信徒,是不是也有不同的认识角度?这就是本文要探讨的。

透过印度“亚洲学者学会”的联系,由台湾大学政治学系出版的Asian Ethnicity期刊所组织的西藏研究特刊团队,在德兰萨拉纪念达赖喇嘛抵达周年前夕(4月25日),获得他的接见。团队包括四名印度学者,一名在印法裔学者,一名在华澳裔学者,与三名台湾学者。

这是在达赖某次闭关六天后的第一次正式接见,历时90分钟,过程是知性、直率的。参与其间,对于达赖的思想与情感世界,能有更深体会。

访问团的目的是整理世界各国对西藏研究的的角度。其中,美英等国家的文献中,常带有明显的主权与人权意涵。但同属英语写作的澳洲或印度则不止于此。印度知识界另外存在一种倾向,将西藏视为印度相互融合的文明,而澳洲知识界常有作者将西藏视为某种有行动能力的主体,后两者尤其较少触及主权问题。

采取地缘文明视野

对于把西藏作为一种宗教、文明,或把西藏视为具有领土、主权的“国家”等等不同的概念,达赖喇嘛有什么看法或愿望呢?

达赖的答复采取了地缘文明的视野。地缘文明理论是旅印华裔学者谭中近年的主张。谭中虽退休在美,仍笔耕不辍,近且返印接受莲花奖的荣誉。谭中主张,孕育中印文明的大河均源自喜马拉雅山,所以喜马拉雅山像是母亲,中印自应亲如兄弟,进而认为影响中印关系的原理,超越欧美知识界长期以来藉以理解国际关系的地缘政治与地缘经济逻辑,是为地缘文明理论。

达赖喇嘛没有引用这个概念,但实际却是采取了地缘文明的道理。达赖具体引述大陆学者的研究指出,西藏生态的破坏对于中国生态的影响至钜。适逢访问团抵达之前两日,印度媒体就中国在印度水源上游建造水库,威胁印度生存的议题鼓噪不已。

访客提出不同观点

达赖相应指出,除非中印两国合作保护西藏的生态,否则两大文明都将遭到严重破坏。他接着细数印度与西藏的历史与宗教渊源,获得与会印度学者的肯定。但他转而批评中国的极权统治造成人与人的猜忌,以及对西藏的迫害时,引发热烈讨论。

访客所提出的相对观点包括,极权社会的人际关系不一定是相互猜忌的,此其一;现在的中国社会并不是极权社会,此其二;在中国有生活经验的人不认为目前中国的人际关系适合用相互猜忌来描述,此其三;另外,相互猜忌在所谓非极权的社会也可以很普遍,成为话题的例子是台湾,此其四。

达赖认为台湾社会的稳定是因为台湾民主,但有访客提出的相应的观点则指出,民主反而是台湾社会不稳定的来源,儒家文化与佛教等文明力量才是台湾社会稳定的基础。

达赖嘲弄自己有更换两套面目的本领,这是因为过去生活在极权社会下养成的生存之道。他坦承,从来没有听说过台湾不算民主的说法。所以访客提到台湾人或美国人也有两套面目的本领。这方面的讨论,最终不了了之。

“民主是好的,西方会保护”

不过,后来在与访客道别时达赖特别提到,民主是好的,因为西方会保护,所以中国就不敢打。但这个工具性极强的逻辑,似乎距离所谓民主社会人际关系真诚的设想,已经有所距离。

席间访客继续追问的是,西藏目前的状况并非如所描述是惨遭文化灭绝。达赖则举例称某中国官员某时如何提及如何对付西藏文化,或藏语教育如何受到排斥等等。但有前往西藏多次的与会者坚持实无看到文化灭绝迹象,达赖随即指示随从,今后应说是在“某些方面”采取文化灭绝。

不过,多数与会者可以体会达赖的忧虑,因为倘若蔑视西藏文化的谈话可以出现,且不受惩罚,即使并非政策,但作为受蔑视对象之一的达赖,当然感到寝食难安。

达赖的两套面目

达赖喇嘛确实有两套面目,但并不是他自己所影射的真面目与假面目,而是理念与工具两套面目。

在谈到西藏时,他非常深入,哲学性与历史感深厚,情感流露,在谈到西藏以外的人事时。则是从关怀西藏出发进行理解,所以便是具有工具性的解读。这样两套面目,世人中凡抱有终极关怀者无不皆然,重点在于各有不同的终极关怀而已。

达赖的终极关怀既是西藏,所以一方面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西藏的价值,认识并衷情于西藏的宗教涵养,另一方面他怀疑中国进行文化灭绝,憧憬台湾的民主,羡慕美国的保护等等。

可见,他的两套面目所反映的,断断不是真假的问题,而是一种终极关怀。与他关怀不同者,当然只能留在工具价值的范畴里。

● 石之瑜 作者是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

独善其身
http://luochaoster.blog.hexun.com/50327092_d.html

分类: 政治, 汉博,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