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状况, 藏人博客, 言论 > 噢,玉树,如今怎样?

噢,玉树,如今怎样?

2010年5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噢,玉树。今天天气如何,雨雪是否侵扰
记得,我们是凌晨两点抵达结古镇,就在车里休息,黎明冻醒
看到车窗玻璃上雪花一层又一层,还看到一位持相机的人在向你微笑
四周的帐篷里多了说话的声音,原来我们是在帐篷堆里
这是第一夜,是在被叫做体育场的帐篷群间,我们五辆车近二十人

噢,玉树。你残存的景象,也就在这一天亲眼目睹
我记忆犹新,那位妇女抱着六七个月大的孩子,说那小孩是孤儿
我的怜悯是流浪的,解决不了大问题
好在有别人捐助的一些钱,我拿给她,那妇女说了几个谢谢
我挥别,看到那孤儿手持钞票在玩,妇女摇晃着手在微笑
在那广大的废墟中,微笑是多么可贵啊

一位妙龄时髦的女子行走在尘土飞扬的街面
全身泥土,中年男人,垂手无奈的神情坐在空芯砖上
在正规的街上,我没有感觉到地震的可怕性
但当我们向城南,向东走向城外,啊!我感觉到地震不伤有钱楼,这是真的
城郊的民宅一片废墟,一个个帐篷入赘残院,人们在游荡,找寻失物
帐篷前的火炉冒着烟,有些主妇在忙碌做饭,雨雪后的地面泥泞难行
几只无主的狗游荡在大片凌乱的断垣残壁间,增添几分残存
有位上了年纪的妇女背着一堆柴火“回家”
一位中年男子捻着念珠走过,表情淡漠,我想他对无常有更深的体悟

听说是拿狗换的小轿车在各处奔驰
几个年轻人,吊着烟,坐那种小轿车,但发现上坡得先下车推
没有挡风玻璃或者被胶布粘住玻璃窗,还有被遭砸畸形的高、低档轿车像没有刹车行驶无阻
还能见到没有顶棚盖、像要接送重要人物去检阅,却是破损的轿车驶过,司机高傲地开着车
猜不出什么牌子的轿车也能在路边轰鸣几下,像在等待路警或者别的制服者来管理
尘土飞扬中交通警察戴着只是个样子,不能过滤尘埃的口罩挥臂,还自以为是
留发辫的康巴男人与你说事,但你听懂非常困难
赛马场里人山人海,有政府的医院、有寺院的医院,更多的是寺院的救济站
排队的人井然有序,一个个和尚大夫在诊疗或分发药品,等待领到食品的人们也在这里排队
一些记者在猎景,他们选择性的思维结构印在脸上,几个孩子尾随其后,感觉可能不错
满身尘埃的妇女在河边洗衣,两个妇女在一侧流泪

一条小河将赛马场分开。问桥在何处,一顶大礼帽下的康巴男子指指上游
在那雪水烂泥中我走过,一些破旧的摩托车驶过,声音特别大
路遇在拉萨工作的同行扎西,只说了电话号码和住所,没有时间聊天
过小桥,见到一些患者在帐篷里探出头,输液瓶在头顶晃荡
打电话联系,对方要求到席台东侧会面,席台在那里?看到许多的帐篷和人们
难道是说那看台吗?看台对面没有席台,看台东侧见到熟悉的车辆,找人不容易
要找的人正在送几位客人,看到一位同学也在这里忙碌,护士们似乎更热情洋溢
… …

当我回到车队,走出城区向分派工作点时,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
一种怜悯与无奈,难以置信与情绪化,像捏在手里的糌粑不知道放那里好一样
在乡村,看到八十岁的老母亲在轮椅里,手持经轮默颂祷告依旧
那老母亲的脸颊、右臂都已划伤,看护的女子一堆康巴话
带那女子去医疗队,免费取一些药品,然后送她回去

在上巴塘,看到两个机场,一旧一新,国共两党在飞机场的选择上意见相近
远处有人在招手,猜家有病人,我们立即走进帐篷
一位六十三岁的老太太半躺在那里,查体与基本处理,速带回卫生院诊疗
… …
“安多米?”一位上了年纪的和尚微笑着问我们
 “请你们也来吃点安多馍馍。”小和尚带来那熟悉的半球形干粮
 “我们自己有吃的,还是你们留下来吃吧。”我们说
 “一起吃呀,带的太多了,我们有许多。”老和尚和蔼地说
当我来到禅古妮姑寺院,看到许多安多馍馍也堆在那里

格萨尔广场,是个塑有格萨尔王巨大塑像的广场
格萨尔大王骑着烈马,怒目而视,依然挺立
沿街有几顶帐篷,喇叭里男中音在念诵经文,帐篷中大大小小的酥油灯在闪烁
上前递一张钞票,见那戴口罩的和尚摆摆手,执意不收费
那一伙又一伙人坐在地上干什么?其实他们在给手机充电
就像坐在草地上一样,手机在充电,他们在聊天

第二次遇到拉萨扎西,谈各自工作区域,谈受灾情况
得知他们比我们早到一天,当他们得知灾民不习惯吃方便面
马上与拉萨市相关部门取得联系,运送糌粑和一些酥油
说他们辖区每个灾民分得六公斤糌粑和一点酥油
 “谁能连续几顿吃方便面呀!自己先试试吗!”他有些激动
想想也真是的,我听人讲灾民不领情,给方便面不要
但谁像扎西理解灾民?他是设身处地思想灾民需要的救灾人之一
我只能藐视自己,想自己好差,扎西的思路多好,他会从灾民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有一天,当我在一家将要撤回的民间援助者那里时
有人带来一位身背包裹的女孩,看上去二十一二的样子,是个大学生
说要去巴塘那义角小学,说是深圳的志援者,希望带上她
路上我问她来几天,有没有高原反应,“四天了,没感觉高原反应。”她平静地说
了不起,从那么远来这么高,也不高原反应。她只是笑笑,说这算不了什么
那义角小学很小,三四十个学生,三四个教师,两排土坯房子前五六顶帐篷
校长听那位女孩自我介绍,当提起一位佛爷的名字后就全明白了,请我们到帐篷坐
他很感激我们,我问他们是否需要送女孩回结古镇,校长指那黑色轿车,说自己送
…  …

噢,玉树。我们是4月21日来到你身边开展相关工作,离开是在5月13日
至今已有一周,今天天气如何,雨雪是否又在侵扰
 
奥松的blog
http://aosondi.tibetcul.com/95210.html

分类: 社会状况, 藏人博客,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