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言论 > 藏地当代大德希阿荣博活佛关于玉树地震的开示(二)

藏地当代大德希阿荣博活佛关于玉树地震的开示(二)

2010年5月3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法王如意宝!

[ 肆·自律 ]

我所理解的修行,不是去追求神秘的体验或为获得某种超常功能。修行是修养仁爱、宽容、谦让、与人为善等等能给自他带来安乐的精神品质,也就是说,要关注其他生命的福祉,并且自觉调整自身行为以让其他众生感到安适快乐。所以修行有两个不可或缺的方面,一是替其他众生着想,二是为此而采取转化内心的实际行动。

我们能够感同身受他人的喜怒哀乐,这种能力与生俱来。看见另一个生命受苦,我们会本能地生起恻隐之心,尽管不是所有人都表现出强烈的同情、怜悯并实施帮助的行动。比如地震发生后,很多人看见灾区的图片会情不自禁地流泪,很多人自发地行动起来进行援助,大家在第一时间的反应都是惊惧和伤痛,那也正是震区人的感受。大家发自内心地感觉到与震区人、与所有同此爱心的人之间的那份紧密联结。在那个时刻,不必是佛教徒,大家也能真切体会什么是悲心。当然也有人表现冷漠,这并不是说他们就没有恻隐之心,相信他们看到流血伤亡的情景,也会感到不安、不舒服,会下意识地闭上眼睛或把目光移开。

不忍心看见另一个生命痛苦,这就是恻隐之心。在此基础上进而参与、分担另一个生命的痛苦,就是悲心了。悲心是我们本具的能力,虽然我们有时候也表现得自私冷酷,但这种能力始终存在。

灾难来临的时候,作为普通人,我们能做些什么呢?我想,尽管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直接参与救死扶伤的援救行动,但是至少我们可以在情感上分担他们的痛苦,让他们感到被关注、被关爱、不孤单,没有被遗弃。

为亡者念经超度也是这种分担的表现,我们陪伴亡者走过中阴,分担他们的恐惧和孤独。

大家可以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自己受灾会需要什么,首先当然是物资,吃的、住的、用的,同样重要的是,还需要关爱。被关爱不仅是心理的需求,也是生理的需求。从小到大,每个人都需要被关爱才能生存、成长、健康地生活。对于别人的善意、关爱,我们似乎天生就能领受其中的美好。任何友善的表示,不管多么微小,哪怕是陌生人一个真诚的微笑,也会触动我们的内心,让我们感到欣喜。所以,由己及人,我们要尽其所能去关心灾区的人,持续关注他们的问题,分担他们的痛苦。

从长远来说,我们若真心替别人着想,首先须做到自律,不仅在别人遭灾的时候帮扶一把,而且更切实地在平日生活中时常检讨、克制那些会给自他带来痛苦的身心行为,这样才能从根本上减少人与人、人与自然、群体与群体之间的矛盾冲突,使大家享有一个更和谐的生存空间。只有整体的生存环境和氛围祥和了,人们才能有更平等的发展机会,通过自己诚实的劳动去创造美好生活。这一点对于包括灾区人在内的所有弱势群体来说,尤为重要。

身体的行为主要由心决定,我们如果能够调伏内心的负面情感和思想,外在行为自然会随之改变。负面情感是指会给自他带来痛苦的内心活动,如愤怒、仇恨、嫉妒、贪婪以及焦虑、抑郁、恐惧等等。我不用大家熟悉的”烦恼”一词是因为:首先,烦恼涵盖的范围更广,它包括未圆满觉悟的众生因无明而起的所有行为;其次,也是更重要的一点,无论是”五毒”、”三毒”还是其它烦恼,我希望大家都能把它们看成是情感而非人的本性。说”烦恼”,大家也许不自觉地就往本性上靠,觉得心本身是烦恼的;说”情感”,不用提醒,大家也知道是表面的、波动的,只不过有些情感出现的频率非常高,能量也很大,不容

易克制。如果愤怒是我们的本性,我们就不可能有高兴的时候,但事实不是这样。我们不仅能高兴,而且在生气的时候还能知道自己在生气,这说明意识与情感不完全是一回事。我们是有可能有意识地去控制调整负面情感的。

自律的第一步是觉察,留心观察自己身、语、意的活动,观察负面情感是怎样发展起来的,它的破坏性、欺骗性何在。即使像愤怒这样狂暴的负面情感,也有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也需要各种条件才能产生和壮大。如果我们能了解这些,就有办法克制、削弱、化解愤怒的情绪。我们每个人身上都会显现很多负面的东西,对此保持敏感、警醒,是我们一辈子都要去做的事。

然而大多数人对待负面情感的态度都是听之任之,反正迟早会过去,那就等它自己过去好了,何必那么认真地对治。这主要是因为没有认识到负面情感的破坏性。它使我们失去对整体局面的判断力而愚蠢地陷入愤怒、嫉妒或惶恐中,在这种状态下,我们很难做出明智的决定和行动,很难照顾到自他的利益,甚至会使自己和他人处于危险的境地。

负面情感的一个特点是,如果你不对治它,下次它再出现时能量会更大,如果你一直不加以对治,它就会慢慢挤走其它的情绪,使你的情感世界成为它的天下,不论你遇到什么情况,你都会习惯性地诉诸一、两种负面情感。比如一个爱生气的人,即使遇到本该高兴的事,他也能找出让人生气的理由。我们往往会认为这种人本性如此,其实他只是每次在恼怒的情绪生起时,没有认真加以对治。他的心本身并不是一颗愤怒的心。

负面情感会破坏我们内心的安宁,有些是短暂的,有些更持久,而这种更持久的破坏往往也来自于我们自己对负面情感的看法。比如说,当我们身陷危险中,恐惧可能让我们更加警觉、灵敏,做出一些在平常状态下无法做到的事,这种恐惧对我们的身心不会造成很大的伤害,有时甚至能化险为夷;但是如果我们左思右想,抓住恐惧感不放,还不断添加丰富的想象,心里只能越来越害怕,最后完全被自己制造的恐怖情绪淹没。仇恨、悲伤、焦虑等等也都是这样。人们常说凡事要想开一点。想开一点就是不强化对事件和情绪的负面认知,不在心里编故事夸大、加重感受。自律的一个重要方面是不让自己沉浸在对人对事的无益的想象中。

我们根据自己的经验可以知道,情绪具有传染性。当一个人情绪不好的时候,周围的人都会受到影响,大家先是感到心里不痛快,接着不知不觉中传染上坏情绪,继而又把坏情绪传给别人。久而久之,大家就会共同形成一种惯常的氛围,可以是家庭氛围、工作氛围,也可以是更广泛的社会氛围。比如你早上出门坐出租车,下车时司机找零找给你一张假币,你后来才发现,心情一下就变得很糟,到公司脸色还没缓过来,跟你打招呼的同事就会想是不是你对他有意见,他心里有气,转身就把气撒在正好进门的快递员头上,快递员没头没脑地被人训斥,很不服气,骑着摩托车在路上也就没那么礼貌了,拐弯时抢行一步,一辆轿车躲避不及撞上前面的车,两位轿车司机开始互相指责……再说你收到假币,很自然的反应就是想办法把它花出去,那位出租车司机也是从前面的乘客那里收到的假币,他也是被骗了,他又接着骗你,你被骗了,转过头来又想着骗别人。你们平时都是和气、诚实的好人,可是在坏情绪的传染、影响下,却侵犯性十足地生气、迁怒、互不相让、甚至骗人。如果大部分人都这样,就会形成一个焦虑、不信任、自私、粗暴的氛围;在这样的氛围里生活,大概没有人会感到幸福。

负面情感具有欺骗性,它让我们相信可以从中得到保护和满足。很多时候,我们发怒是因为觉得这样我们会更强大,可是你看辩论中,往往是理屈词穷、眼看败局已定的那一方先失去耐心甚至开始攻击谩骂。同样地,傲慢恰恰暴露的是一个人性格的不成熟和内涵的不够丰厚。没有什么比贪婪更具欺骗性,我们总以为自己不快乐的原因是拥有的太少或想要的没得到。虽然正当合理的需求与过度奢求之间的区别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也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但如果我们更多关注的是得到某种东西或实现某种状态,而不是这个东西、这种状态给我们带来的快乐和满足,我们就该小心,不要被贪婪牵着鼻子走。比如我们要生存就必须吃东西,但是如果我们关注的是吃而不是吃饱,就很容易吃过头。过度饮食的结果不是强壮身体,反而给身体带来损害。

对负面情感进行仔细观察,我们会慢慢发现,负面情感的存在直接意味着幸福感的缺失。没有自律,无论是建设自己的幸福生活,还是建设大家共同的幸福生活,都不会有太大的效果。然而,自律不是压抑情感,不是遵循强制的规定,也不是要做出一副道德楷模的样子给人看。自律的动机是考虑他人的感受,不想因为自己的不当行为给他人带来伤害,让他人痛苦。作为佛教徒,我们远离十恶业,守持居士戒、别解脱戒,都是出于这个目的:不伤害。

[ 伍·慈悲 ]

幸福感源自内心的安宁,而仅仅克制负面情感尚不足以建立强大、平和的内心世界,我们还需要主动去培养正面、积极的心态和情感。

像前面讲到地震过后,大家慷慨地向灾区伸出援手,与灾区的人们共渡难关。其实,大家克服的不仅是外在的自然灾难,也是自己内心的消极面;建设的不仅是外在的家园,也是自己的精神家园。

有一位五岁的小朋友回到家不好意思地对爸爸说,她今天不够坚强,在幼儿园哭了。爸爸问为什么。她说,因为想到了灾区的小朋友。这位父亲后来说:女儿的善良让我感到骄傲、幸福。地震带来了巨大的苦难,但人类美好善良的情感却能够化解心中的苦难,仅仅是一念同情也是一股净化人心的力量,它让我们的人格不断成熟完善。

每个人都有善良的一面,关键是我们要知道怎样去激发和培养这些会给自己和其他人带来幸福感的品质。

布施是突破自我局限性的有效方法。有人把布施比作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布施中,受者、施者双方都会获得利益。受者免受匮乏之苦,施者也从中收获了喜悦和自尊。布施有很多种。像大家给灾区捐款捐物就是财物布施。这不是只在灾难中才能去做的事,日常生活里,我们照样可以布施,比如去资助贫穷的人和其他处境不利的人,去帮助那些上不起学的孩子,让他们有机会受教育。

不要觉得非得有多大的财力才能去布施,关键不在财物多少,而在发心是否真诚。布施不是为了做给别人看的,所以它甚至都不必与所谓慈善行为挂钩。你可以特意绕道去关照小区门口那家快餐店的生意,也可以为了创造一个就业机会而请保姆来家里帮忙。很多人都生活在匮乏之中,需要改善生活,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接受施舍。给别人一个自食其力挣钱的机会,从广义上来说,也是一种布施。

我们不仅可以捐助财物,还可以贡献时间和精力去帮助有需要的人。我知道,很多人去灾区做志愿者,照顾伤员,协助沟通。灾难过后,我们的社会继续需要这种志愿服务,帮助孤儿、残疾人、孤寡老人、流浪者。这个世界的问题不仅是贫穷和饥饿,还有孤独和冷漠。

佛教中有法布施,就是为人讲解佛法,让人获得利益。其实我们可以从更广泛的意义上理解法布施。就思想而言,凡是符合四法印(诸行无常、有漏皆苦、诸法无我、涅槃寂静)的思想都可以纳入佛教思想的范畴;就行为而言,凡是弃恶扬善的行为都是佛教倡导的行为。所以,劝人行善,在别人困难的时候给予安慰、鼓励,帮助人树立积极的价值观、人生观,使人成为更有爱心和责任感、人格更完整的人,这些都是法布施。

布施让我们学会放松,不再把一切都紧紧抓在手中,也不再只关注自己。我们惊奇地发现,原来给予是会让人感到丰足而不是感到贫乏的。布施的目的是学习放下对自我的执著,从而更好地帮助别人,所以布施的发心很重要,如果是为了做秀或者竞争,那么布施反而强化了对自我的执著,并且施者从中得到的快乐和自尊也会极其有限。

我们一直以来都有很强烈的贫乏感,觉得自己各方面都不够令人满意。这种情况在现代社会表现得更为突出,尤其是在大城市,人们或多或少都被一股莫名的焦虑、不满困扰。这背后的原因很复杂,不过我想一些看上去简单的方法也许会有所帮助。比如学习欣赏自己生活中的亮点。情绪低落的时候想一想:其实自己还不是很惨,至少还有一个人关心我,还有一个地方栖身,还有一份工作,自己也不是一无是处,唱歌不错,还会修电脑,也曾经做过好事,比如在公车上给人让座……多想想自己的优点,心情会开朗一些。乐观、知足是现代人很需要去培养的心态,否则,面对竞争的压力、各种各样的选择和诱惑,生活很容易便会失去平衡并笼罩在焦虑的阴影中。调整心态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为了自己和其他人的幸福,我们应该努力去做。

有时,我们的悲惨处境可能完全是自己想象出来的,实际情况远没那么糟,但即使是真的陷入困境,也要学会忍辱。忍辱指不畏艰难,能够忍耐并有勇气克服困难,同时对一切、即使对有可能伤害自己的人,也不失去慈悲心。

讲到不畏艰难,人们总认为那主要与意志力有关。的确,有人仅凭坚强的毅力就可以挺过难关,但这不是我所说的忍辱。忍辱是因为了知事情的缘起、因果,而坦然接受自己的处境,这与怯懦完全不同。忍辱中的勇气也不是来自于意志力,它来自于内心的柔软和开放,在生活的困难打击下,努力不让内心变得僵硬麻木,就算在最难的时刻,也要努力保持心中的善意。

地震中有一个女孩子在废墟下压了十几个小时,被救出来的那一刻,她对营救队员说:打扰你们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们。很多人被女孩子的话深深打动,也有人说她只是汉语表达能力不好,情绪激动之下词不达意。也许她真的汉语不够好,用词不够准确,但是她要表达的意思是很明显的:给大家添麻烦了,她感到很抱歉!在这种情况下,这位可爱的女孩没有想自己是多么不幸、无辜,她满怀谦卑地向别人表达着心中的感激和善意。

因为忍辱,我们在困难中才不会轻易被负面情绪击垮,而是保持判断力,采取适当的、平和的方式解决问题,避免进一步的伤害。忍辱也让我们宽容、理性,与人融洽相处,建立友谊,所以忍辱的另一层含义是容忍,承认世界的多样性,尊重分歧和不同。这的确很难,因为人人都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

转化内心是艰难的,无始以来形成的顽固习气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我们要学会忍辱,忍受、克服修行路上的困难挫折,心中始终不忘我们的目标是有情众生都远离痛苦、获得安乐。

愿逝者往生西方极乐净土!愿通过我们的善心善行,为生者创造一片人间净土!

玉树地震以来,一些弟子向我表达心中的困惑:为什么灾难如此频繁?为什么在佛法兴盛之地也会发生灾难?佛法的加持力何在?为什么修持佛法还是不能避免无常?诸如此类的问题不少。我没有立刻给予解答,一来现在仍然是为地震死难者念经超度的共修法会期间,我希望大家都能专心为逝者念经回向,不受其它事情过多的干扰;其二,这些问题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而自去年底以来我便一直在病中,每天吃药、治疗,体力脑力均不济。我想,灾难频发,我们的确应该从更深的层面去思考一些问题了,而不必急于给出简单化的答案。所以,近一个月来,我断断续续把自己的一些想法请身边弟子记录下来,最后整理成了这篇文章。

我并不认为文章对与灾难相关的问题做出了较为全面的分析,那也不是我的初衷,我只是试图去回答一些弟子提出的问题,以帮助他们澄清疑惑,而在解答的过程中,我有意地把大家观察的焦点从表面的灾难引向灾难背后更深层的原因,希望这种尝试能激发大家去思考,去提出更多更精辟的见解。

关于这篇文章,我的基本思路是这样的:我发现弟子们提出的一些问题与他们对无常的理解不够全面有关,所以文章便从无常讲起,讲到什么是无常,如何看待无常。然而,光讲无常只是停留在现象的表面,为什么会有灾难,还得探究现象背后的原因,这样,文章第二部分就自然讲到因果。在这一部分,我着重讲的是因果不虚的道理,而没有一条条具体地列出灾难形成的原因。那很不现实,除了佛陀,没有人能做得到。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就不用去思考灾难的成因了。我只是想请大家注意:任何现象背后的因果关系都是极其复杂的,不可武断、简单化、孤立地分析问题。文章第三部分仍然在讲因果,讲到事物的相互关联,人们短视的行为造成种种问题。第四、第五部分讲的是为灾区、为这个灾难频发的世界,我们能做些什么,应该不仅是一时的捐款捐物,更重要的是在日常生活中自律和培养慈悲心。

佛教认为我执是一切痛苦的根源,所以要从根本上止息痛苦必须放下我执,建立空性的见解。在这篇文章中我没有谈到空性,我认为对大多数人来说,证悟空性还有待时日,而在证悟空性之前,仍然有很多事值得去做,比如自律、助人,比如培养基本的伦理道德,参与建设有利于众生共存的祥和环境等等,这些都能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众生的痛苦、增加众生的快乐。

我们一方面要在日常生活中最平凡、细微之处取舍善恶因果,另一方面要精进不辍闻思佛法,努力建立空性的见解。证悟空性之后,痛苦自然止息,菩提心自然坚固。

让我们把修持善法的功德回向众生,愿一切众生离苦得乐!

希阿荣博 完成于藏历铁虎年三月二十二日(公元二零一零年五月五日)

本文转载自:菩提洲 http://www.ptz.cc (欢迎转载,请保留本版权信息)

荀子.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
http://musicsonsky.blog.sohu.com/152442750.html

分类: 宗教,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