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 我是如何皈依嘎玛仁波切的

我是如何皈依嘎玛仁波切的

2008年11月29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20081115,对我来说是个殊胜的日子,这一天我皈依到藏传佛教宁玛巴教派高僧嘎玛仁波切的门下。仪式结束后,在上师小憩的时候,我的佛学领路人湖心亭居士让我把皈依的经历写下来。我回答说试试吧!可是真到我坐在电脑前回忆这段事情时却不知该从何入手了,因为每个人学佛都有不同的因缘,我也一样。如果把这因缘讲清楚,或许不是一篇小文章能够办到的,但目前的情形又不允许我写更详细的文字。我想,要不先把距皈依较近的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情写出来,至于我今天为什么会皈依这样完整的因果,等以后机缘成熟后再写吧。

 

去年秋天,因种种原因我离开家乡只身南下,在湖州南浔的一家小型策划公司供职。因为工作还算安逸,于是上网写博客便成为每日不可或缺的功课。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湖心亭看雪客居士有关西藏高僧虹化的文章,激起了我的极大兴趣。记得十多年前,我曾用心阅读过大量的中国传统文学,于经、史、集之外,还特别留心了道教炼丹的书籍和碑帖。记忆最深的是道教大德震阳子编写的《吕祖百字碑注》,深为道家神秘的修炼方法所折服。对于道教的“盗天机”、“我命在我不在天”等理念也深信不疑,因为它不但符合当时的潮流,而且也与我在学校所受到的唯物主义教育相吻合,至于《玉历至宝钞》及其相关书籍所说的因果轮回则并不相信。据说,按照道教的修炼方法坚持下去,最后也能达到“羽化成仙”和“尸解”的程度,但修炼起来十分困难,不但要打通壬督二脉,还要采气炼丹。如果悟性差的,即使一辈子也不能成为羽化而去的仙人。然而随着年龄的逐步增加和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再也没心思考虑哪些事情了。湖心亭看雪客的这篇博文无疑让我浮想联翩。

 

后来我的工作性质发生了变化,于是便经常地出差,身体也因饮食不周而每况愈下,再加上个别同事为了获得更多的工资,用极为卑鄙的手法把我的功劳说成他的,并因此使我在公司里的地位十分低下,我的心情变得非常糟糕。失眠、焦虑、忧恐时常伴随着我。有一段时间我甚至怀疑自己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疾病,但虚荣心阻止我去看哪怕是最尊重患者的心理医生。我先前曾自学过哲学,当痛苦来临的时候,便很自然地想到了宇宙人生,想到生老病死。而湖心亭看雪客的博文则是一篇接一篇地更新有关佛学的文章,读得多了,想的也多了,就渐渐接受了佛家轮回之说,也渐有了学佛之心。不过以汉地佛教之说,一世成佛的可能性极小,若将希望寄托于来世,于我实则不甘。因为生死之后,会落入何道,谁都不知。如果不幸转于人道之外,不但今生所学将尽数付诸流水,解脱也便成为一名空话。而藏传佛教的即身成佛说,则给予我学佛的极大动力。之后,在居士新近更新的一篇博文中看到介绍准提神咒的文章,说威力很大,感应很强,持诵又方便,可以使众生离苦得乐,我便把准提神咒持诵方法及咒语全数默记下来。那时候,我的焦虑和痛苦因工作的压力更加强烈了,我的心似乎正被人用尖刀一下一下地割着,又像放在油锅里煎着,那种痛苦真是难以用语言表达。在一次烟台出差途中,为打发旅途的无聊,也为让自己本就痛苦的心暂时得到解脱,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一遍遍地念诵准提神咒,两天下来焦虑的心情竟然好了许多!我无法相信简单的几句咒语会有如此巨大的力量!可是事实却并不容许你怀疑,因为我确实从原来萎靡的精神状态中走了出来!看到效果后我便更加努力地持诵准提咒,一周之后,我居然挥去了心头的阴霾,与正常人无异了!用外人的话说,我是个阳光十气十足的人!那一刻,我才真正地相信佛学是能够让人解脱的不二之法了,学佛之心以此益甚,想要皈依的心也就更加强烈。

 

记得一天与湖心亭看雪客居士在MSN上聊天时,我问他:“如何才能找到自己的上师?”他说:“若能坚持持诵《金刚经》,不出一年你就能找到自己的上师。”我按照居士的话做了,但并不是每天持诵,只是有了空闲时才会诵经。刚读经时不知何故,读一次流泪一次,后来渐渐好转,能粗通其义,再后来则每一读经便会心净无比,如沐春风。于是读经也成为我日常工作的一种了。后又读《坛经》至“念念不离自性”时忽而心中一动,当下明白很多,可谓心明眼亮。

 

今年10月的一个早上,我尚在梦中,见观世音菩萨穿着藏族服饰轻轻来到我的床头微笑着说:“你的上师来了。”我抬头向菩萨身后看去,却什么也没看见。不过心里仍然充满巨大的欢喜,梦醒后,我想,莫非我要成为藏传佛教的弟子么?可是一个多月过去了,没有任何消息。到10月末的某天夜里,我竟梦见自己躺在十字路口,来往车辆如水如龙,而自己却不知去向何处。我非常明白这梦境所显示的道理,就连湖雪亭看雪客也说,你今生必须皈依,而且必须皈依藏传佛教,否则将前功尽弃!居士在说此话之前曾有意将我引荐到南怀谨大师的高足处,可惜,因我工作忙碌没有当回事,此事便不了了之。不过在我心里已经十分明显地感觉到我确实需要皈依了,目前的这种状况,岂不与梦中无异吗?如果再这样下去,我的学佛之路将会永远在十字路口徘徊不前!至于为何先有菩萨点化,后有十字路口的梦境,我想,这也是对我的善意的劝诱吧!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上师就要出现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关于这一点,我与远在辽宁的朋友聊天时曾反复说过。因为我的心里不时出现这种感应,我相信平静时的我的心!

 

前些天,我偶然在希热多吉(湖心亭看雪客介绍给我的)居士的博文中看到一则消息,说他的上师嘎玛仁波切就要到京了,如果已做好皈依上师准备的可以将自己的姓名、地址和联系方式发短信给多吉本人,多吉将会安排此事(大意是这样)。我看了之后并没有想到嘎玛仁波切就是我的上师,因为我一直将湖心亭和多吉视为学佛的领路人,视为我的老师,我觉得皈依他们的上师,于礼法不合。再说,我的经济条件和时间也不充足,即使皈依了上师也不能好好地供养和亲近。但在学佛之路上,我确实需要善知识指引,不能老在十字路口徘徊,而且我也确实希望早一点成为佛门中人。于是就给多吉写了封信道明此意,并请其向嘎玛上师代为启请,我该怎么办。多吉居士在回信中要我打消顾虑,说上师传道的前提是看慧根,而不是贫富。我心里还是觉得不太现实,因为我毕竟人在徐州,上师去的地方却是北京,两地相隔千里,如何能过去皈依呢?于是将这个想法丢在脑后,每天睡前仍是念经、持咒、静坐。

 

一夕静坐有时,忽然发现嘎玛仁波切就在我的对面坐着,面带笑容,法相庄严。我睁开眼,其法相仍然依稀可见,心下大异。转念一想,唉,或许是虚妄之相,且不去理会他了。到第二日,上班后打开湖心亭居士的博文赫然看见上师已到京的消息,并说如有见上师或皈依上师的可以给多吉发短信。打开多吉的博客一看,也是这个意思。我想,我该怎么办呢?发短信问多吉居士如果不与上师见面能否实现皈依。多吉说不见面不能完成皈依仪式。我叹了口气自语道:“缘份所在,不可强求!”谁知此时竟有一股非常奇妙的力量,推着我下楼、出门、到街上。我想既然出来了,问问车票罢!服务人员说只有晚上十一点五十分的车,听完服人员说完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把钱递了过去说:“订一张。”这一天是1114日中午

 

车票已订,到了晚上,如期到车站,乘上去北京的列车。六个小时的硬坐,其状况可想而知,但一想到第二天就能成为佛门弟子了,心里仍是充满着幸福和喜悦,反倒不觉得累。15日早上六点二十分到北京站,拿出手机看看多吉居士短信中所说的地点:万达广场后50和乔丽致饭店。出站到长安街,一边走一边想:“到万达广场还有多远。”这时,心里突然冒出一句话来:“既然无所成就,不如回去!”我的意识停顿了一下,当下明白那话的意思,是的,“回去!回去!”“皈依”从某种意义上可不是“回去”的意思么?路边有个报亭,走过去问询报亭的小哥(怕人家不给说,还花了五元钱买了瓶营养快线)万达广场怎么走。那小哥说向西走打车一会儿就到了,但他分明指着北。我心里轻轻地笑了一下,他大概来这里时间不长,转着向呢。走了一会儿,看看表已是六点五十,多吉跟大家约定的时间是八点半,我怕在路上误了点,走到一个十字路口,询问一位交通协勤,他说:“坐1路公交车就能到,你上车后问乘务员,那里有站牌,你可以看看。”态度倒也温和,指点倒也明白。上车一问才知道是在郎家园下车,对面就是。十分多钟时间就到郎家园,向北一看果然是万达广场。我按照多吉居士短信的指示走过去,在路边见一个蓬头垢面的人蜷缩在秋风里,旁边停放着他的自行车,看到他想到我,我对自己说,我是来皈依的,这个人在这样的地方睡觉,多么可怜!看看自己没有可以给他的东西,就顺手把刚刚买的那瓶营养快线递了过去。他伸出一张脏而黑的手,憨憨地说着谢谢。我向北走去,五十米之远竟未发现和乔丽致。值班的保安说再向前走,那幢绿色的楼房就是了。走近一看,果不期然,就是多吉和诸位相约之地。可是门口清冷,并没有几个来人。我看看表才七点二十,心想,或许早了些吧!不便打扰多吉居士,就在门外站着吸烟。这时我想起程门立雪的故事来。据《宋史·杨时传》记载:“……杨时见程颐于洛,时盖年四十矣。一日见颐,颐偶瞑坐,时与游酢侍立不去。颐既觉,则门外雪深一尺矣。”而现在,在门口立着的不是开创理学“道南系”的杨时,而是一事无成的盾子,门里面也不是理学宗师程颐,而是能让我证悟成正果的“活佛”。和杨时比较起来,我所见的老师与程颐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我倒宁愿立在这秋风里呢。可是北京15日的天空很蓝,云朵很白,虽然刮着些清冷的西风,飘着些枯黄的落叶,不过阳光很好很明媚,并没有遇到杨时那样的境遇。在乔和丽致门外,我想我曾以不同的目的在这座城市中来来又去去的好多次,可是哪一次都没有这一次神圣,因为,在今天,我就要成为佛门的弟子了!心里不尽一阵感慨!

 

快到八点半,酒店门口突然涌现出很多人来,他们有的提着花篮,有的拿着水果,神情很是匆忙。我想,莫非他们就是等上师的人吗?可是我仍然不敢确定,便赶紧给多吉居士发了条短信说我已到京,现在酒店门口,问他们在哪里。这时候我看到一个身材高大上身着黑衣的人在门口安排人搬东西,我想他一定是多吉居士。他也恰回过头来,正好看见我,于是我们竟不约而同地走向对方,一齐合什,握手,相视一笑。当我回过头来,嘎玛仁波切正从酒店里走出来,他着金黄色僧衣,态度安详而自然,戴着眼镜,面带微笑。我马上扭转身,向上师行礼,上师很谦虚地还礼。我本来想走过去向上师说明来意,旁边的人见上师出来了,都一下子挤过去给上师行礼,我就退了下来。心想,过一会儿就可以成为上师弟子了,现在不必忙着向前。在多吉居士的安排下,上师乘上一辆车先走了,多吉居士还留下话来,说九点出发。快到九点时,我看到了在学佛之路上给我以很大帮助的湖心亭看雪客居士,当我给他握手时,他的惊讶和高兴真是无法表达。后来在传法现场,他还时时想着我,照顾我。

 

九点多,我乘坐一位在京城工作的张居士的便车向皈依的地点——机场附近一位居士的家中驶去。在那里,我完成了皈依仪式,正式成为嘎玛上师在家修行的弟子。到现在我还记着上师的话:“你们要皈依三宝,皈依上师!要为众生着想!”

 

上午,上师还给我们举行了灌顶仪式和传授绿母度修法,上师以他的慈悲给我们无明的众生指明一道修行的正路(大家在上师的指导下念百字明时,不知道自己是坐着睡着了还是进入了状态,在我的眼前分明看到一张如同上师念的经文那样大的纸条,上面写着世界的真相,但具体文字我都忘记了,以我的理解,是颠倒相,如生者为死,死者为生;贵者为贱,贱者为贵之类的道理)。末了,上师说:“以后就要靠你们自己去修了!”言语之中,其意味可谓深且长矣!

 

我已经成为佛门弟子了,这时再想想湖雪亭居士给我说过的话,到现在皈依嘎玛仁波切,恰在一年之内!这不能说不是一件奇事!记得在去北京之前,我跟远方的一位朋友说:“不知到了北京后能否见到上师!”朋友说:“如果有缘,再远的路,你能都见到;如果无缘,即使再近,也不能见面。”我这次北京之行,几乎每件事都顺利得不得了。在路上我得到了很我人的帮助和指点,没走一步弯路,没费一点时间。我想,这一定是菩萨在空中加持,为我能更顺利地找自己的上师吧!

 

顶礼嘎玛仁波切!

感谢湖雪亭看雪客居士!

感谢希热多吉居士!

感谢张俊峰居士!

 

 注:以湖心亭居士的意思,将“湖雪亭”悉数改为“湖心亭”。如张岱先生有知也该笑我不通风雅了,哈哈!惭愧!

  

李盾的独立空间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408f7b0100bin6.html

分类: 宗教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