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藏人博客 > 我的根本上师

我的根本上师

2008年11月29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顶礼根本上师热罗益西降措仁波切

    2 002年,我值遇一位亚青寺阿秋法王的弟子,知道了法王的一些事迹,内心中强大的信心使我感到,念祈阿弥陀佛时,阿弥陀佛就是阿秋法王,念祈观世音菩萨、莲花生大士也是阿秋法王。

    我想,在藏地、在亚青寺,一定有一个方法让我和法王永远在一起,内心充满了对亚青寺的期盼和去藏地求法的渴望。

    20034月,不可思议的因缘,我被糊糊涂涂“逼”着修建寺院,而且超乎我自己的能力,一次次艰难困苦的磨练,一次次祈祷观世音菩萨加持,使我对佛菩萨的信心坚固,乃至一块小木板我也会情不自禁的说出:感谢佛菩萨的加持。

    20067月,当我被烦恼压的实在坚持不住了,背着寺院的照片,抱着最后的希望称病千里迢迢跑到亚青寺请求法王的加持。可到如今才恍然明白,如果不是三年生死的磨练,怎么可能消除自己的业障,怎么可能积累如此大的福报资粮,见到了我的根本上师益西降措仁波切—— 如佛陀一般的导师。

 

 

一、感恩上师的加持

 

 

       当时亚青寺正在耍坝子,几万人的法会,作为管家、藏医、堪布的上师仁波切,被信众们时时包围着,几乎没有一点空闲时间,上师的侍者何昌俊安慰我耐心等待着。三个多小时的等候,到下午3点半,声音洪亮、高大魁梧的上师回到了他的帐篷。侍者把我介绍给了上师,并告诉上师我是根绒多吉介绍来找上师的。上师亲切询问了吃住情况,问了我有关修行的问题,并且提出三个问题让我回去思考、明天回答他,然后深切地说:“前两天我梦见了一个班智达的法帽,原来是你回来了。我是你的根本上师,今生好好修行一定会解脱。”并给我取了个名字益西卓玛,告诉侍者照顾我。这是我第一次和自己的根本上师相处,只有十几分钟的时间,上师又被人“抢走了”。

 

终于回到了自己向往已久的“家”,感受到了家里亲人的温馨,赶走了旅途的疲劳和高原反应。回到朋友(亚青修行人)的住处, 我静下心来,思维上师的考试题.实修实证对我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字眼,上师的所问也是我没有思考过的.我调动几年的学佛体会对心的认识,感恩我的两位禅宗师父几年来对我心性的引导,以及阅读思维《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得到的一些体会。这时我才知道上师传法前还要考试提问的。

 

    第二天中午我诚惶诚恐地来到上师身边。这次是上师让我和侍者藏在了帐篷后面。我向上师汇报了见解,上师听后,又给我出了几个问题让我回去思考,第三天来回答他。我怀揣着上师的问题,满含泪水告诉上师,我只能在亚青三天,今天已是第二天了。祈请上师帮忙打卦,看一下通化佛山寺院的手续。上师经观察亲切的说:“寺院很好,手续很快下来,师父很好,要好好护持道场。明天过来,带你去见阿秋法王。”并再三嘱咐:“不管我多忙,只要我有一点空闲,你就来找我。” 又只是十几分钟的时间,上师被信众发现后“抢”走了。

 

        第三天,我早早的来到了上师的帐篷前,但看到的是上师忙碌的身影,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我看到上师对藏民的关怀和照顾,看见每个人看到上师后脸上灿烂的笑容,看到一个人供养上师500元和一个藏民带着妻子三个孩子举着五元钱求上师加持、打卦,上师对待他们都是那样的慈蔼表情。当看到上师抚摸着孩子的小脑袋念经加持时,我忽然感到父母最疼最牵挂的是最困难、身体最不好的孩子啊!这三天有上师的侍者同我在一起,上师传法他给我翻译解释,我心里想,他一定有上师的法,所以除了去见法王和普扎上师,白天我都跟在他的身边问这问那,他对我的引导使我内心充满了法喜。我想上师是大学教授,侍者是高中老师,那么教我这样一个刚从幼儿园踏入学校一年级的小学生来说已经是很浪费人力资源了。侍者何昌俊的耐心、体贴以及年轻人少有的稳重,特别是佛法的智慧让我原以为自己学习了十几年的佛,很有些骄傲的心不敢多多提起。

 

    上师在忙碌当中看到了我,借来了一辆破旧的吉普车把我和侍者拉到了他的住处,仔细询问了我对昨天所提问题的见解,叮嘱实修实证的重要,并给了我相应的法要。上师慈悲,知道我来亚青一次不容易、很困难,工作脱不开身,尽量多教授一些适合我回家工作生活中实修的方法。并把大圆满极密窍诀以及极密心髓传给了我,并告诉我明年一定来一趟亚青寺。

 

    第四天早上,我踏上了返乡的汽车,当时心里并不知道根本上师的含义,只是感觉这位师父很亲切,像父母一样体贴关心自己,一句“原来是你回来了”更叫我感到西藏是我的家乡,上师是我的亲人,我曾经在这里生活过。望着车窗外的山山水水,心里忍不住的酸楚。经过这么多的波折,终于回到了家乡,回到了聚严父慈母于一体的上师身边,无可奈何又要离乡去漂泊……

古语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雅鲁藏布江湍急的江水、高聳入云的崇山峻岭,如果不是佛菩萨的加持,我怎么可能回到这里?想想古圣先贤求法的艰辛,止不住泪水直流。我就像一个风筝在浩瀚的天空飘荡,就怕上师持风筝线的手松开啊!

 

顶礼益西降措上师尊

愚痴弟子随业漂流转

思忆先贤求法艰辛路

离别泪洒亚青到康巴

轮回苦海所依胜怙师

祈请生生世世永摄持

 

         二、回到通化,因为上师说寺院手续很快下来,师父很好,没有问题,内心就平静下来,默默等待着,也就真把自己当成病人养起来。果然三个月后,寺院的手续由省宗教局批示下来了,当时只是感到上师说的很准。

 

上师加持,在回到通化后这期间梦中知道了一些与上师前世的因缘,就给上师打电话,但上师电话十次有九次接不通,只好给侍者何昌俊发短信。

 

    有一次,因为想念上师,又没有上师的音讯,我只好自己捂着被子哭了一阵子,就乘车到乡下妈妈家去了。路上,侍者给我发来了一个短信::“上师也很想念你”。一句安慰的短信,使我知道上师在关心着我,“哄”好了这个爱哭的孩子。

 

        十月中旬,单位体制改革,可以买断工龄,而且我的腰病又犯了,当时在从亚靑回来的时候,就起了“不上班到亚青修行的念头”,这回时机成熟了,打算填表,丈夫、家人和朋友都不答应我这样做,但我的决心还很坚定,谁也说服不了我。可是,我也想让上师给我决定,就给上师打电话,亚青的手机信号不好,十多天一直打不通。

 

    周日下午,因为腰痛在床上躺着,心里盘算,明天周一就要填表了,找甘孜的根绒多吉吧!他认识很多活佛,既然找不到自己的上师,让他随便找一位活佛给我看一下买断工龄修法好不好。于是,就拨通了根绒多吉的电话,把自己的想法跟根绒多吉说了,根绒多吉说:“我也想不工作,专心修法,阿秋法王不同意,让我工作中修法,我看还是好好工作吧!”但是我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根绒多吉说:“正好,一会有一位活佛来,让他给你看看,你过五分钟打电话过来。”五分钟后,我再次拨通了根绒多吉的电话,根绒多吉用藏语把我的意思说了,就听对方用汉语说:“你问她听话吗?”多么熟悉而又亲切的声音,这不是我朝思暮想的上师吗?还没有等根绒多吉传过话来,我就急忙喊:“听话!听话!我听上师的话!根绒多吉,刚才说话的是益西降措上师吗?”根绒多吉把电话递给了上师,上师语重心长地说:“益西卓玛,听话,好好上班,好好修法,我会加持你的,你的腰没事,一年半就好了。”我含着眼泪说:“上师,我听话!”放下电话,我跟爱人说:“明天上班喽!”他说:“好!总算有管住你的人了。”这时才想起朋友托我找上师的一件事,等再拨通根绒多吉的电话,他说:“上师就在这里停留七、八分钟就下楼走了,找不到了。”大恩的上师啊!弟子让您操心了,你匆匆忙忙地赶到甘孜,又加持我给根绒多吉打电话,使我没有做出错误的决定,感恩上师,上师遍知,上师遍知,上师遍知吾一切。这时我才体会到根本上师的含义和分量。

热罗益西降措仁波切,您是我的根本上师。

 

    三、当年的冬天,听说上师病了,要到内地治病,根绒多吉说:“上师的病很重,二尖瓣狭窄.风湿性心脏病.早搏、逸搏,血压低到三十、四十。”阿弥陀佛,上师的病怎么这么重?我问根绒多吉,上师到哪里看病?根绒多吉也不清楚,只听说是黑龙江双鸭山的一位师父陪同上师去看病。我一听,上师到东北,就决定去看上师,可双鸭山市这么大,我又没有其他线索,怎么能找到这位师父?于是就想起上师传的一髻佛母护法,就祈祷佛母的加持,不停的念诵仪轨,不停地祈祷,第二天上午,电话查114,辗转近20个号码,临近中午终于找到了这位师父。师父告诉我,明天下午上师就到双鸭山了。于是,当晚我就起程赶往双鸭山。一天一夜,同一天晚上便到了双鸭山。为了不影响上师休息,在车站旅馆住了一夜,第二天早早的赶往寺院,可出租车司机南辕北辙,把我拉到了反方向的佛母山,虽然错了,但我很高兴,知道是祈祷一髻佛母的因缘,希望佛母加持我能顺利见到上师,希望上师身体健康。当出租车把我拉到这位师父的寺院,我终于见到了日夜思念的上师,但是心里酸酸的,上师不像夏天见到的那样高大、魁梧,清瘦了很多,而且脸色苍白,但是说话还是那么声音宏亮。上师说:“你来的正好,今天给这里的居士和信众阿弥陀佛灌顶和加持”。看到侍者挽扶着上师坐上法座,我的心痛极了。上师有病,上师的心脏……但上师还是那样声音宏亮,像流水一样念诵着,加持着信众,一直忙碌到很晚。我打算回寺院宿舍休息,不能再打扰上师了,上师却叫侍者喊住我,告诉那位师父让益西卓玛留下一会。询问我修法的一些情况,又给了相应的指导,把我一直想求的法也传给了我。一个小时,对于我来说,真是太珍贵,因为在亚青三天也没能够跟上师说几句话,也没能和上师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我庆幸极了!

 

第二天,我告诉上师,长春有一种药,可以增强身体的免疫力,我回长春给上师拿去。上师不忍心的说:“不要了,你很累了。”我坚持着返回了长春市。两天两夜,当我再次赶回寺院的时候,上师却住进了医院。听说大概是给大众灌顶加持的时候,东北的天气很冷,室内外温差大,上师感冒了,心脏病又犯了,而且很严重。我急急忙忙赶到医院,病房里很多人,上师在输液。看到上师更加苍白的脸,我的心都要碎了,没有办法能帮助上师减轻病苦,更没有修代别人受苦的法,只好发愿把自己的寿命给上师,只要上师平安。上师为了不使来的信众失望,在病床上给大家加持长寿佛灌顶。我跪在病房的墙角,随着上师的念诵眼泪也一对对落着,观想着长寿佛给上师灌顶,加持上师健康长寿。当时自己很愚痴,不知道其实是我们自己业重,上师替我们消业给我们加持,才显现的重病。结束后,上师看着我说:“你为什么哭?”我哭着说:“您把美好的祝愿、祈祷给了无量无边的众生,可您的身体……满头的汗珠……”我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您会是一位转世的成就者,为什么您会是佛陀的化身?您大慈大悲的显现让我更明了更坚信,上师就是佛陀!我的根本上师益西降措仁波切——做您的弟子是我的荣幸!

 

四、 07年,因为腰有病,一直不敢想再去亚青寺的事,但想起上师叮嘱的“明年一定来一趟”,又特别想去上师那里。一次上师问起:“你什么时候来呀?”我吞吞吐吐的说出因为腰的问题不敢去,上师说:“没问题,我会加持你的。”于是,我就准备好起程了。在我父母乡下家里闭关的师父告诉了我去上师那里求法需要注意的问题。攀枝花的张师兄发心一起到亚青以便照顾我。由于师父的引导,知道自己执着很重,“我慢高山,德水不入”。于是我在上师诸佛前发愿,我要把自己倒的干干净净,去装上师给我的法。一路上不停的祈祷上师的加持,不断的挑战自己,和自己的习气拼,终于在张师兄的陪伴下来到了亚青寺,见到了日夜思念的上师仁波切。并告诉上师,这回我可以住七天了。就这七天,改变了我的一生,乃至生生世世,这七天,我才了解上师,相信我的根本上师益西降措仁波切生生世世都不会舍弃弟子!

这段时间里,虽然上师没有正规地给我们讲法,但我和张师兄知道上师的每一句话都是在讲法,哪怕是和弟子们开玩笑也是在讲法,因为上师教导我们要在工作和生活中好好禅修。到亚青寺的第二天上午,上师因感冒输液,有七、八位弟子来看上师,围着上师的床前,上师跟他们谈话、聊天,时间过的很快。下午1点多了,上师的药输滴完了,上师看看表说:“啊,两个小时了。”突然提高声音问身边的弟子们:“两个小时,你们安住了吗?”,弟子们愣住了。一位弟子说:“上师,怎样安住啊?”,上师说:“你们到了亚青寺这么久却不知道怎么安住,你们来亚青做什么的?这两个小时我一刻也没有散乱过。”我的眼前一亮,想起佛日普照禅师在《修心诀》里说:“佛祖奚以异于人,所以异于人者,能自护心念耳”。这样环境,这么多人,上师跟弟子谈笑风生,却心不散乱,上师真的和佛祖释迦牟尼无二无别。我的内心充满对上师的仰慕和敬佩,更坚信只要按照上师指导实修一定会解脱成就。也相信上师说的:“好好上班,我会加持你在工作中修行解脱的”。

 

在上师身边的几天,最习惯的话就是:上师你要注意身体,早点休息。因为上师太忙,要做的事情太多,但不管多忙都会看到上师早早地坐在那里禅修,每天必须学习汉语,照顾汉、藏弟子在亚青修法,看到上师每天很少睡觉,真是心痛,因为上师有心脏病是不可以过度劳累的!

 

一次,一位汉地的觉姆因为房子的事情和当地的藏民有一点矛盾,这位觉姆早早哭着来找上师。上师亲切地安慰她后,把这位藏民找来调节好后,又亲自开车给藏民买东西,把藏民送回家去。上师的侍者说:此类事情经常发生,一有这样的事情,都是上师把自己的东西送给藏民安慰他们,以便让这些到亚青的修行人安心修法。汉地的人到亚青修法,如果在吃的、烧的、住的方面有困难,都去上师那里拿。我在亚青七天时间,就有三、四天看到有汉地的人到上师那里拿米、面、油以及取暖用的东西,而上师不管自己有没有吃的、用的,总是告诉侍者领着去取,侍者苦笑着摇头说:“就是因为上师对汉人太好了,他们不去自己想办法或找别人,总是到上师这里,他们不知道上师有多难啊!”

 

我和张师兄到亚青的第二天,上师就让我们做一个殊胜本尊灌顶的准备,每天让我们好好打坐思维观照。要离开亚青的最后两天,上师告诉我俩,明天给灌顶,我特别激动,打算第二天好好准备…..。可是天刚亮,上师让侍者喊我们要早出去。我俩急急忙忙洗手后就给上师做饭,然后这一天就是很忙、很忙的一天。等到晚上我跪在那里灌顶的时候才发现,我竟没有洗脸、没刷牙、也没穿袜子,没有梳头,是最狼狈的一天,也是我昨天心里所要准备的把外面打扫干净。上师加持,把这样的因缘和上师殊胜的灌顶合在了一起。干净、不干净在我内心的执著有多重啊!这真是一个最最殊胜的灌顶,遍知的上师啊!您知道弟子心里的一切,让弟子放下这一切是多么自在的事啊!

 

最后一天,上师带我倆和其他几位师兄去见阿秋法王仁波切,因为见法王的人多,上师和其他人一样在门外候着。等见到法王,上师把我们介绍给法王,法王很高兴,一直跟上师说话。上师在法王的桌前跪着,我们跪在上师的身后。虽然是藏语,我们听不懂,但也知道上师一直在答应着。四十几分钟的时间,上师一直跪着聆听法王的教诲,而且在稍微放松的时候,上师就用自己上衣袖子里面特别干净的地方,把法王桌子上的印台、笔、本以及其他用具全部擦了一遍,放回原处,桌子也擦的很仔细。我们跪在上师的身后,看着上师给我们示现一个对上师有信心的弟子在外相上应该如何去承事师尊,自己内心对上师的信心更加的强烈了。

 

从法王住处出来,就到了上师给藏族弟子讲法的时间了。上师带我们到他讲法的地方,在不大的房间里安装着扩音器,好几百的弟子在草地上席地而坐,恭敬地听法。看到弟子们脸上灿烂的笑容,我真的好羡慕,在上师身边多么幸福啊!

 

听侍者说,上师的寺院新龙颇瓦寺有五十几位修行人,有的需要出去托钵,没有生活来源,我就去问上师,上师说:“他们都是很好的修行人,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寺院被毁了,让他们还俗他们不答应,就躲到山里去了,没有家属照顾。现在他们年纪都大了,最小的也五十多岁了。当中有四十几位都是大成就了,他们持颂莲师心咒最少的也有三亿遍了。和你同名的益西卓玛今年七十二岁,莲师心咒七亿遍,供养他们有很大福报。我问问他们是否同意接受供养。”这时我才想起根绒多吉提到,07年春节上师把传法、灌顶加持等接受的供养不舍得自己用,买了一车米、面、油、挂面等,大约2万多元的物资拉回颇瓦寺,维持这些修行人的生活,好多年来上师一直如此。而上师在亚青寺给弟子传法,还需要时常回新龙照顾颇瓦寺和(日阿)吉寺,每次都是坐大客车颠簸两三天的时间才能回来,却连部车子都不舍得买。

 

临走的前一天晚上,上师把我叫到他的面前,让我把颇瓦寺五十三位修行人的名字写下来,说:“拿回通化供养吧”。我说:“上师,我回去一对一供养,每人每月100元生活费,这样一方面使他们有了最低生活保障,同时我们的压力也不很大。每月抽出100元,我们也很容易做到的”。上师说:“这样可以”。之后上师讲了一则苦涩的笑话。一次上师给他们买了一些金龙鱼牌色拉油,过了很长时间上师回去,看到他们一点也没有吃,上师问为什么?他们指着上面的“鱼”说:“我们不吃鱼”。上师告诉他们这个油是菜籽榨的,不是鱼做的,你们可以吃的。他们才知道这其实是菜油。想想我自己虽然吃素,但吃油像吃水一样的奢侈,内心禁不住惭愧。这次上师送我们到甘孜,他又同师兄一起买了一车、大约1万元的粮油运回颇瓦寺,。

 

上师身边的弟子有几位常年在亚青修法,这几天有幸结识了几位,对我影响也很大。我与张师兄去向多吉师兄请教打坐的时候为何不能专注、心散乱,师兄严肃地说:“因为你们不怕死呗!……”现在每次想起这句话时,它都策励我精进努力。前行我只是理论和形式,而师兄则是实修后说出的体会。翟师兄一直耐心地照顾我们。上午他都是专注在修法、禅修打坐,下午两点钟起坐后,他边给上师准备晚饭,边问我们喜欢吃什么,特别是汉藏结合的奶茶至今还使我难忘。当我知道他把自己的越野车供养上师颇瓦寺、(日阿)吉寺使用后,内心由衷地敬佩。而他无丝毫慢心,却耐心照顾我们,当我们向他表示感谢时,他笑笑说:“上师给我的教言就是:我是大师兄”。还有高师兄,我喜欢和她在一起。她在亚青修法近十年了,她能给我讲好多好多上师的故事,讲上师的慈悲、智慧,上师的遍知功德,讲亚青寺,讲喇嘛仁波切,并反复叮嘱:“一生遇到这样的具德上师很不易,一定要好好实修,今生成就。”她看上师到藏地各处讲法,没有车很不方便就发心同其他师兄给上师买了部车子。现在她和翟师兄为了亲近上师方便,都把家搬到了成都,并发心照顾去上师那里求法的汉族弟子。用她的话说:“上师是值得我们托付、依怙的喇嘛仁波切。”上师的侍者周到的安排我俩的吃住,也十分关心我俩求上师传法的事,说:“你俩千里迢迢来亚青,一定把求法放在第一位。”我知道,即来宝山,岂可空手而回。

 

在这些师兄面前,我感觉不到陌生,而是有一种充满家的温磬。上师带着今生定要解脱成佛的团队,实践着佛陀的教言。我十分庆幸自己也成为这一团队的一员。

 

有了来时的经验,上师送我们回去,我们就痛快地答应,知道这是上师一定会把我们送到清净刹土的缘起。同行的还有另一位上师和高师兄。上师虽然一路上谈笑风生,但每遇到一个景象或因缘,上师就会给弟子点出要依法观照的提示。记得上师看到路的前方一团雾,就随口问车上的大师兄一个问题,师兄马上回答了,上师笑了。

 

具德上师益西降措尊

弟子虔诚祈祷求加持

本尊空行护法摄念我

亚青求法面见圣怙师

放下执心清净盛法器

上师教法满瓶灌注心

原自以为窍诀唯口授

大恩上师身语显奥义

大智大悲无间利众生

人人法喜欢悦做证明

遍显诸佛智慧菩提心

令众弟子圜阓心安住

一切成就源自善知识

恭敬具德上师为导示

执着二取弟子轮六趣

加持悟解灌顶真实义

若非宿世修行积善福

何能如佛上师亲摄受

愿令众生离苦及困惑

祈祷上师一切善知识

唯愿长久住世转法轮

纵舍身命财如须弥山

具德上师大恩无以报

自心安住修法令师喜

大恩根本上师永摄持

 

 

五、上师心痛颇瓦寺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遭到严重破坏,只剩下残垣断壁,便发心恢复这座古老而且极具加持力殊胜的寺院,筹备08年农历2月在颇瓦寺开阿弥陀佛极乐大法会。弟子们也兴高采烈地准备去新龙,可法会即将时至却接到通知,汉人一个都不能去,我懊悔极了,自己太没善根福报。后来又听说法会一次次地被提前,终于在阳历317日前结束了,法会十分顺利。听参加法会的藏族师兄说:“法会特别吉祥、圆满,而且一副十米多高的阿弥陀佛大唐卡在法会上放五彩光,耀眼夺目,持续很长时间。参加法会的信众对阿弥陀佛升起无比的信心,不停地礼拜,发愿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一次跟上师接通电话谈起此事,上师高兴地说:“这是发心做唐卡的人心清净和广大信众对西方极乐世界的信心才感得阿弥陀佛示现虹光。”我说:“这是上师的功德,就是没有唐卡,上师也会在空中示现极乐世界的!” 我坚信是这样的。

六、这次供灯一个月的时间,上师每天为我们回向,加持着我们。上师一刻也没有同我们分开。供灯结束,我忽然发现,我的腰病不知何时竟奇迹般好了。一年多前上师告诉我:“你的腰没事,一年半就好了。”上师遍知!0611月到085月整整一年半的时间。还有王师兄,供完灯后,忽然觉得小腿不痛了,十几年的腿病,供灯时师兄弟们经常听到晚上她休息睡着腿痛的唉哟声,听说好了,大家都为她高兴,知道是大恩无比上师的加持。更不可思议的是,供灯结束后,李师兄惊喜地发现自己近两年纠缠自己的毛病好了,原来一年多以前,李师兄只要一打坐,就不停的打嗝,很苦恼,心不好安定下来,还影响身边的人,治了很长时间也不好,真没想到,供完灯,现在打坐不嗝了,每次提起此事,她都含着眼泪说:“感谢大恩上师的加持”。感恩上师,感恩我的根本上师益西降措仁波切。

 

因为丈夫还需四十天在外省出差回来,于是就在上师诸佛前发愿,丈夫不回来,我就下班直接回农村的妈妈家,也就是师父闭关的房子静修,不回市内的家中。二十天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在坚持这一誓言。可是没想到,这时上大学的儿子打电话说一个星期后放假回家,这下可难住了自己。劝儿子到北京玩一段时间,儿子也不同意,于是就盘算儿子回来怎样安排,反正我一定不会回家的。第三天,远在陕西延安检查工作的丈夫来电话说:“昨天晚上省行处长从长春来看望大家,同意给大家放假几天回去探家,然后再继续回延安检查。噢,上师加持,儿子回来这样突然,但我总算没有违背誓言,上师遍知,大恩根本上师,唯您遍知吾所有。

 

        我不喜欢神通,甚至对神通不屑一顾。四年前,佛山的师父问我:“你是喜欢神通呢?还是智慧?”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喜欢智慧,神通怎么能使人解脱?” 可是,在上师那里,我却被上师的神通慑服。上师那圆满的慈悲、智慧以及遍知的功德,让我感觉到:如果不是佛祖释迦摩尼圆满的神通,没有莲师的神变,如此难信的成佛觉悟的方法怎么可能让人相信并流传至今,利益着芸芸众生。

 

    有一次,韩师兄开玩笑说:“你不喜欢神通,偏偏前世的神通王是你的上师”(《大威德之光》称热罗多吉扎是著名的神通王)。而这一世的热罗益西降措仁波切为利益众生也经常示现神通。我感慨的说:“常言道:慈悲无障碍。没有障碍不就通了吗!”因为上师的神通来自无我的大智大慈大悲,不为名利和贪心所驱使,完全是为了化度众生的诸种方便,是究竟菩提心功德,而非是象世间很多外道华而无实的诈显异相。

 

上师是大威德成就,有很多弟子也在上师那求授大威德灌顶,修大威德法。但我现在才知道师尊是因为有这样高尚的品德与无比的智慧,才成为一切众生的依怙!上师的大慈大悲与遍知智慧才是最大的神通。上师的神通我一生怎能成就?愧作上师的弟子,希望上师不舍弃弟子,生生世世摄受弟子,跟随上师修行,更坚定发愿自己要时刻努力,把希望放在当下放在今生,即身成就以报师恩。每次工作闲余时间,在师父曾经闭关的房子里打坐禅修,知道上师为我能依止山林寂静处禅修周到的安排,内心充满了温馨。门前的小溪不停地诉说我对上师无尽的感恩,寂静的山林和巍峨的群山示现弟子对上师无限依赖。

 

    虔诚顶礼诸佛总集自性大恩根本上师——热罗益西降措仁波切。

 

在父母家闭关的师父,在闭关期间每日祈祷上师加持,发自内心写了一篇祈祷文,我特别喜欢,经常念诵,加持力很大,愿与大家共同分享。

 

南无本初普贤王

益西降措圣师尊

慈悲化现周法界

十方三世尽所有

上师功德难思议

唯您遍知吾一切

虔诚顶礼两足尊

祈消弟子恒沙业

即身精进不退转

愿证佛果报师恩

 

 

                                 最痴弟子益西卓玛亲历

 

                                   才让东珠转 08.11.25

 

才让东珠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93e78e0100blcd.html

 

分类: 宗教, 藏人博客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