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政治, 言论 >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谈“西藏独立”的实质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谈“西藏独立”的实质

2010年9月24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注:2010年9月5日,中国藏学家代表团访问多伦多,与本地侨学界座谈并回答媒体提问。代表团成员之一的胡岩教授在座谈中以《西藏历史概述》为题回顾西藏的历史变迁,其演讲共分为四个部分:一、西藏地方的古代历史;二、近代以来帝国主义对于西藏的侵略;三、西方某些势力插手西藏的阴谋活动;四 、“西藏独立”的实质。本文节选自第四部分。胡岩教授系中共中央党校科学社会主义教研部民族宗教理论教研室主任,中国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理事。

《十七条协议》内容

《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1951年5月23日

(简称《十七条协议》)

一、西藏人民团结起来,驱逐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出西藏,西藏人民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祖国大家庭中来。

二、西藏地方政府积极协助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巩固国防。

三、根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的民族政策,在中央人民政府统一领导之下,西藏人民有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权力。

四、对西藏的现行政治制度,中央不予变更,达赖喇嘛的固有地位及职权,中央亦不予变更。各级官员照常供职。

五、班禅额尔德尼的固有地位及职权,应予维持。

六、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的固有地位及职权,系指十三世达赖喇嘛与九世班禅额尔德尼彼此和好相处时的地位及职权。

七、实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保护喇嘛寺庙。寺庙的收入,中央不予变更。

八、西藏军队逐步改编为人民解放军,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武装的一部分。

九、依据西藏的实际情况,逐步发展西藏民族的语言、文字和学校教育。

十、依据西藏的实际情况,逐步发展西藏的农牧工商业,改善人民生活。

十一、有关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强迫。西藏地方政府应自动进行改革,人民提出改革要求时,得采取与西藏领导人员协商的方法解决之。

十二、过去亲帝国主义和亲国民党的官员,只要坚决脱离与帝国主义和国民党的关系,不进行破坏和反抗,仍可继续供职,不究既往。

十三、进入西藏的人民解放军遵守上列各项政策,同时买卖公平,不妄取人民一针一线。

十四、中央人民政府统一处理西藏地区的一切涉外事宜,在平等、互利和互相尊重领土主权的基础上,与邻邦和平相处,建立和发展公平的通商贸易关系。

十五、为保证本协议之执行,中央人民政府在西藏设立军政委员会和军区司令部,除中央人民政府派去的人员外,尽量吸收西藏地方人员参加工作。参加军政委员会的西藏地方人员,得包括西藏地方政府及各地区、各主要寺庙的爱国分子,由中央人民政府指定的代表与有关各方面协商提出名单,报请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十六、军政委员会、军区司令部及入藏人民解放军所需经费,由中央人民政府供给。西藏地方政府应协助人民解放军购买和运输粮秣及其他日用品。

十七、本协议于签字盖章后立即生效。

达赖喇嘛致毛泽东主席的电文

1951年10月24日

中央人民政府毛主席:

今年西藏地方政府特派全权代表噶伦阿沛等五人,于1951年4月底抵达北京,与中央人民政府指定的全权代表进行和谈。双方代表在友好基础上,已于1951年5月23日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西藏地方政府及藏族僧俗人民一致拥护,并在毛主席及中央人民政府领导下,积极协助人民解放军进藏部队,巩固国防,驱逐帝国主义势力出西藏,保护祖国领土主权的统一,谨电奉闻。

西藏地方政府达赖喇嘛

公历1951年10月24日

美国政府破坏《十七条协议》的签订

1951年3月底,美国驻印度大使韩德森(Henderson) 会见了奥地利人海因利希•哈勒。哈勒告诉韩德森:亲政不久的达赖喇嘛十四世派代表团去北京谈判是不情愿的,他对于美国的信赖超过其他国家,希望得到美国的忠告。韩德森决定给达赖喇嘛写一封信,找人捎给达赖喇嘛本人,鼓励他与中国政府对抗。韩德森在这封信中告诉达赖喇嘛:

1.北京决定控制西藏,并且采用计谋来达到这一目的……;2.在世界形势发生变化之前,中共将难以接管西藏。达赖喇嘛不应当返回拉萨,应当逃亡他国……;3.如果在锡兰或其他国家无法落脚,可以前来美国,并向联合国呼吁,美国愿予帮助。

这封信用了6-7周才寄达亚东。5月21日,达赖喇嘛复函韩德森,告诉他自己收到了该信。此时,距离《十七条协议》的正式签字只有两天时间了。[ 《喇嘛王国的覆灭》,第802-805页。]

1951年6月,美国驻印度大使馆代办斯蒂尔甚至曾经起草的一份声明稿,拟由美国政府在西藏当局公开否认《十七条协议》之后予以发表:

……西藏政府通知美国政府,西藏宣布拒绝批准此前由北平电台报道的西藏代表与共产党中国(Red Chi)在北平签订的协议。

事实表明,1950年10月,共产党中国军队在未发出警告的情况下入侵了西藏东部;1950年11月和12月,西藏两次向联合国呼吁;1951年4月,西藏派出代表团前往共产党中国,力图和平解决问题并最终实现共产党中国军队撤离西藏;5月,共产党中国宣布已经与西藏达成协议;这一协议规定对全西藏实行军事占领,并由共产党中国进行政治统治,从而削弱了西藏的自治;1951年6月,作为西藏自治国家领袖的达赖喇嘛及其政府宣布拒绝这一协议,因为该协议是在威胁之下签订的。

1950年6月,朝鲜发动了对韩国的战争,1950年10月,共产党中国入侵朝鲜。共产党中国对于西藏的军事入侵和胁迫西藏与之签订协议,进一步证明了共产党中国对于其和平邻国的侵略意图。

美国政府同情西藏政府和人民的不幸处境,希望西藏向联合国提供上述事实并引起联合国的重视,并且希望联合国尽快倾听西藏的呼声。

美国政府准备支持举行西藏问题听证会,并将继续与联合国合作,抵制侵略和协助恢复世界和平。

两个月之前,我们已经就中国共产党的危险性写信给你。你的一些顾问可能认为他们了解中国共产党并且能够与他们达成协议。我们认为他们根本不了解共产主义或其领导人的经历……。宗座是西藏的主要希望所在。如果中国共产党控制了西藏,你在西藏之外将对西藏有更大的帮助,你将被看作领袖并象征着西藏人民重获西藏自由的希望。

自从发出上一封信以来,我们已经在报纸上获悉你派出的代表团在北京与中国共产党签署了协议一事。我们并不相信他们签署该协议得到了你的允许,他们是被迫这样做的。然而,世界正开始认为你不准备反对该协议,因为你一直未曾对此发表声明。

我们认为你应当早日发表这一声明,因为中国共产党正派代表团取道印度前往亚东。如果你在他们到达印度之前发表声明,则中国代表就很难前往西藏。如果你不发表这样的声明,我们认为西藏的自治就将一去不复返了。

我们与西藏惟一能进行接触的地方就是通过印度这个国家。所以,西藏把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告诉印度,并劝说印度帮助你们或允许其他国家帮助你们,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也并不是完全肯定地清楚,但是我们认为,印度允许别国提供帮助是可能的,因为即使现在印度看起来似乎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很好,但是我们知道许多印度人担心共产党靠近印度。

如今,我们愿意帮助西藏,并将采取以下措施:

1.在你发表声明反对你的代表团与中国共产党在北平签订的协议之后,我们将发表公开声明,表明我们支持你们的立场。

2.如果你决定重新向联合国求助,我们愿意在联合国支持你的呼吁。

3.如果你离开西藏,我们认为你应当在印度、泰国或锡兰寻求避准。因为这样你就离西藏更近,也就更有能力组织起对中国共产党的反抗。虽然我们还未与印度协商,但是我们认为印度会让你前来的,因为它在去年就说你可以前来。我们也未与泰国或锡兰协商,但是如果你要前来同时也想要我们与他们进行接触,我们会要求他们这样做的。如果无法在这些国家中的任何一个落脚,你可以与你的随从一起前来我们的国家。

4.如果你离开西藏并组织起力量反抗中国共产党,我们准备通过印度送给你们一些轻武器。然而,我们认为你们首先应当向印度索要武器。如果他们无法提供你们武器,你们就应要求印度同意其他国家通过印度向你们运送武器。

如果你们有能力组织起西藏境内的反抗行动,我们还将考虑向你们提供贷款,以保持西藏人民的斗争精神和抵抗意志。一旦你不得不在西藏境外寻求避难,为了使西藏的自治得以延续或重新获得,上述做法是十分重要的。当你告诉我们哪些人是你的代表时,我们将与你的代表一起讨论军事援助的计划和贷款的项目。

5.我们已经告诉你的哥哥土登诺布活佛,他可以前来我们的国家,而且我们正在为他此行作出安排。

我们很乐意做这些事情。我们已经多次给你写信,不知你是否收到了这些信件。所以我们请你在收到此信之后给我们回信。我们还请你派一位私人代表来,或者写信告知我们,驻印度的哪些藏人代表是你的亲信。

驻印度代办斯蒂尔致国务卿,

1951年7月11日,

《美国对外关系•1951年•朝鲜与中国》,第7卷,第2册,第1743-1744页。

美国驻新德里大使韩德森致达赖喇嘛的信

1951年9月17日

宗座(达赖喇嘛):

美国政府十分同情地注意到了长期以来你为阻止中国共产党侵略西藏、取消西藏自治所付出的努力。对于宗座留在西藏,以便能够有助于防止西藏人民被征服的愿望,本政府也非常理解。然而,应当承认,假如你留在西藏,或者将会被……(部分文字被删除),或者将会被迫充当中共的奴仆。可以相信,如果你留在西藏,将无助于你的民族。

美国政府认为,西藏不应当被迫接受对于其自治地位的侵犯,美国政府希望尽最大的努力有效地防止这种侵犯。因此,假如宗座愿意到锡兰或其他某个国家寻求避难,美国政府将……尽力协助做出安排,……为你、你的家人和随从人员支付旅费……。

万一你决定离开西藏,……未能在其他国家寻求避难,我们将为你的部分随从人员到美国寻求避难做出安排。

……

宗座当然理解,美国向你提供上述援助的前提是你离开西藏,公开否认西藏代表与中共代表所缔结的协议,并依然愿意在反共方面合作。

梅•戈尔斯坦著,杜永彬译:《喇嘛王国的覆灭》,时事出版社,1994年,第838-840页。

毛泽东谈达赖喇嘛

1956年11月15日

1956年11月,达赖喇嘛应邀赴印度参加纪念佛祖释迦牟尼涅槃2500周年纪念活动。当时中共中央对于达赖喇嘛摇摆不定的立场和心态已经有所察觉。11月15日,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中曾经专门谈及此事。他说:

佛菩萨死了二千五百年,现在达赖他们想去印度朝佛。让他去,还是不让他去?中央认为,还是让他去好,不让他去不好。过几天他就要动身了。劝他坐飞机,他不坐,要坐汽车,通过噶伦堡,而噶伦堡有各国的侦探,有国民党的特务。要估计到达赖可能不回来,不仅不回来,而且天天骂娘,说“共产党侵略西藏”等等,甚至在印度宣布“西藏独立”;他也可能指使西藏上层反动分子来一个号召,大闹起事,要把我们轰走,而他自己却说他不在那里,不负责任。……捆绑不成夫妻。他不爱你这个地方了,他想跑,就让他跑。跑出去对我们有什么坏处呢?没有什么坏处,无非是骂人。我们共产党是被人家骂了三十五年的,无非是骂共产党“穷凶极恶”、“共产共妻”、“惨无人道”那一套。加一个达赖,再加一个什么人,有什么要紧。

中央文献出版社、中国藏学出版社:《毛泽东西藏工作文选》,2001年,第152-153页。

《蒋介石告藏胞书》

西藏同胞们:

你们这次奋起反共……浴血奋战,乃是我中国大陆全体同胞反共革命最庄严光辉的历史第一页开始。今日我虽身在台湾,但我这一颗心,乃是与你们始终一起……。尤其是这次拉萨战争,我藏胞僧侣壮烈牺牲,更使我关怀倍切……。

我中华民国政府,一向尊重西藏固有的政治社会组织,保障西藏人民宗教信仰、和传统生活的自由。我现在更郑重声明:西藏未来的政治制度与政治地位,一俟……西藏人民能自由表示其意见之时,我政府当本民族自决的原则,达成你们的愿望。

台湾《中央日报》1 959年3月27日第1版

杜勒斯谈西藏

达赖喇嘛在为到联合国申诉西藏问题做准备的过程中,曾与许多国家的外交官会谈。许多强国都同情他的申诉。但是他还是得找一个提案国。美国觉得,他不应当在联合国强调侵略,因为许多年来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since Tibet was for many years a part of China.)。我们的观点是,基于人权的申诉将会更加有力。

《美国对外关系•1958-1960年•中国》,1959年9月10日。

毛泽东谈达赖喇嘛 1959年4月15日

我们希望达赖回来……。假如他活到八十五岁,从现在算起还有六十年,那个时候二十一世纪了,世界会怎么样呀?要变的。那个时候,我相信他会回来的。他五十九年不回来,第六十年他有可能回来……。这里是他的父母之邦,生于斯,长于斯,现在到外国,仰人鼻息,几根枪都缴了……。而现在看来,一下子要他回来也难。他如果是想回来,明天回来都可以,但是他得进行改革,得平息叛乱,就是要完全站在我们这方面来。看来,他事实上一下子也很难。

《毛泽东西藏工作文选》中央文献出版社、中国藏学出版社,2001年,第180页。

加拿大学者谭•戈伦夫谈美国在西藏的阴谋

一切迹象表明,中央情报局……非常了解西藏叛乱绝不会成功,也不可能给中国带来什么严重的分裂,但他们的行动却继续不断地挑逗起一种不可能实现的希望。为了让北京东猜西猜,担忧苦恼的同时,又能在西藏自治区内牵制住成千上万的军队,花一笔钱是算不了什么的。

谭•戈伦夫著,伍昆明译:《现代西藏的诞生》,第246页。

邓小平1979年接见了嘉乐顿珠,指出:欢迎达赖回来,欢迎更多的人回来看看,请达赖好好考虑。……在外边的藏族同胞总要落叶归根。……一九五九年达赖的行动是不好的。根本问题是,西藏是否是中国的一部分?对与不对,要用这个标准来判断。现在,各民族要好好团结,利用国内外大好形势,搞四个现代化。一个国家站起来了,国际上的看法就不同了。我们常说,中国人说话算数。我们都是中国人。

胡耀邦:关于达赖喇嘛回国的五条方针 1981年7月27日

对达赖喇嘛和跟随他的人,我们开诚布公地商定这么几条:

一、我们的国家,已经走上了政治上能够长期安定,经济上能够不断繁荣,各民族能够更好地团结互助这样一个新时期。 达赖喇嘛和跟随他的人都是聪明的,应该相信这一条。如果不相信,要多看几年,也可以。

二、达赖喇嘛和他派来同我们接触的人,应该是开诚布公,不要采取捉迷藏或者是做买卖的办法。对过去的历史可以不再纠缠,即一九五九年的那段历史,大家忘掉它,算了。

三、我们诚心诚意欢迎达赖喇嘛和跟随他的人回来定居。我们欢迎他回来的目的,是欢迎他能为维护我们国家的统一,增进汉藏民族和各民族的团结,和实现四个现代化建设做贡献。

四、达赖喇嘛回来定居后的政治待遇和生活待遇,照一九五九年以前的待遇不变。中共中央可以向全国人大建议他还当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并经过协商,当全国政协副主席。生活上也维持原来的待遇不变。至于西藏,他就不要回去了,西藏的职务就不要兼了。西藏现在年轻的人已上来,他们工作做得很好嘛!当然也可经常回西藏去看看。我们对跟随他的人也会妥为安置。不要担心工作如何?生活如何?只会比过去更好一些,因为国家发展了。

五、达赖喇嘛什么时候回来,他可以向报界发表一个简短声明,声明怎么说由他自己定。他哪一年、哪一月、哪一天回来,给我们一个通知。如果经香港从陆路到广州,我们就派一位部长级干部到边界去迎接他,……。如果坐飞机回来,我们组织一定规模的欢迎仪式,并发表消息。

最后,请嘉乐顿珠先生转达达赖喇嘛,叶剑英委员长、邓小平副主席、李先念副主席、陈云副主席和赵紫阳总理等都对达赖喇嘛很关心,希望他善自为之。

(这是胡耀邦同志在接见达赖喇嘛的二哥嘉乐顿珠时的谈话。)

http://tibet.news.cn/misc/2009-03/17/content_15979975.htm

十四世达赖喇嘛的“西藏和平五点计划”与“斯特拉斯堡建议”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改革开放不断深入,经济和社会事业蓬勃发展。然而,西方某些势力并不愿意看到中国变得强大,加紧对中国进行“西化”、“分化”活动,十四世达赖喇嘛也趁机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1987年9月21日,十四世达赖喇嘛在美国国会人权核心小组发表演讲,就所谓“西藏问题”提出了一个“西藏和平五点计划”(以下简称“五点计划”)。十四世达赖喇嘛的这个“五点计划”遭到了包括藏族人民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的坚决反对,但却被少数分裂分子视为进行分裂活动的号令。1987年9月27日,西藏拉萨发生了大规模骚乱。西方某些势力对骚乱进行了积极支持,有的国家国会还出台了支持拉萨骚乱、干涉中国内政的“西藏问题”议案。西方媒体也对拉萨骚乱进行了大量宣传,在国际上掀起了一股西藏“热”。

1988年6月15日,十四世达赖喇嘛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大厅散发了一个演讲稿。这个演讲稿提出了解决“西藏问题”的“斯特拉斯堡建议”(以下简称“七点新建议”)。“七点新建议”比“五点计划”更为系统,更具欺骗性和煽动性。从十四世达赖喇嘛提出“五点计划”到“七点新建议”的两年时间里,西藏拉萨接连发生了4次大规模“藏独”骚乱事件和数十起小规模的示威游行活动。

“西藏和平五点计划”与“斯特拉斯堡建议”的主要内容

十四世达赖喇嘛构建于“五点计划”和“七点新建议”之上的与中央政府的“谈判框架” 主要表现在五个方面:

第一,坚持“西藏在历史上和文化上都是一个独立国家,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但目前可以不谈历史,只谈未来;

第二,坚持要将中国军队和军事设施从西藏撤走,西藏地位交由国际会议讨论,西藏成为“和平区”、“缓冲国”;

第三,坚持西藏可与其他国家或国际组织保持外交关系;

第四,坚持在包括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等省藏区在内的240多万平方公里的“大藏区”实行“真正自治”,也就是要推翻西藏和其他藏区的社会主义制度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西藏事务全由十四世达赖喇嘛来管;

第五,坚持要把非藏族从“大藏区”迁走,不惜引发类似印巴分治时那样的民族迁徙悲剧。

《西藏的主权归属与人权状况》白皮书 1992年9月

1989年初,班禅大师圆寂,考虑到历世达赖、班禅互为师徒的历史宗教关系,经中央政府同意,中国佛教协会邀请达赖喇嘛回国参加班禅大师的追悼活动。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亲自将邀请信交到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手中。这给达赖喇嘛提供了一个在流亡三十年之后,同国内佛教界人士见面的良机。然而,达赖喇嘛拒绝了这次邀请。

1989年,在新的国际反华风浪中,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怀着明显的政治目的,把1989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达赖喇嘛。达赖和西藏分裂主义分子得到了极大的支持。此后,达赖周游世界,到处鼓吹分裂。

与此同时,达赖喇嘛进一步加紧煽动和策划西藏地区的骚乱活动。……1991年4月4日,达赖通过“美国之音”藏语广播说:“要进一步加强西藏独立的所有事情”。

http://www.china.com.cn/ch-book/xizangq/xizangq3.htm

美国政府西藏政策的伪善

所谓“西藏问题”,是在近代以来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形成的,也是在东西方冷战的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发展和存在的。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1959年流亡国外之后,正是以美国政府为首的西方国家长期支持他从事分裂祖国的活动。

美国一面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一面又支持达赖集团分裂祖国的活动,利用西藏问题干涉中国内政的做法,违反了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违背了美国政府传统的对华政策和对西藏问题的立场,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西藏问题”是什么问题?

直到20世纪上半叶,西藏仍处于比欧洲中世纪还要黑暗的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社会。占人口不到5%的僧俗农奴主控制着占人口95%以上的农奴的人身自由,断手、剁足、剜目、割舌,严刑酷法,农奴连生存权都得不到保障。是和平解放和民主改革,让昔日农奴成为有尊严、有人权的公民。西藏人口由1951年的114.09万人增加到280多万人,义务教育、农牧区医疗制度和最低生活保障制度覆盖全区。在这样的历史和现实面前,曾是农奴制社会统治者的达赖喇嘛,有什么资格奢谈“西藏人权问题”?

所谓“西藏独立”的实质

所谓“西藏独立”,最初不过是英国为了维护其在英属印度的殖民利益、分裂中国西藏而抛出的一个钓饵,后来则成为西藏反动上层集团在帝国主义的怂恿挑唆下产生的一个梦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的数十年间,“西藏独立”是西藏僧俗贵族中的一小撮亲帝国主义分子为了维护西藏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维护自己的特权和既得利益而在帝国主义的扶植下进行的分裂祖国、分裂中华民族的活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和西藏和平解放后,“西藏独立”又成为西方敌对势力反华反共和干涉中国内政的工具,成为西藏少数反动上层抗拒和阻挠西藏民主改革的旗帜。这种分裂活动是逆历史潮流的,既违背了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也违背了作为中华民族成员的藏族的根本利益,根本得不到占西藏人口绝大多数的西藏人民的支持。于是,西藏少数反动上层要从事“西藏独立”的活动,就不得不寻求帝国主义和国外反华反共势力的支持。

半个多世纪以来,英、美帝国主义插手制造“西藏问题”,明里暗里怂恿和支持“西藏独立”的活动,也并非是为了西藏各族人民的利益。支持“西藏独立”的活动,在历史上曾经是英、美帝国主义分裂中国的一个阴谋,是它们进行冷战和反华反共活动的组成部分;后来,则成为他们坚持冷战思维,妄图分裂中国、遏制中国的阴谋手段。

然而,在积贫积弱的旧中国都无法实现的“西藏独立”,在日益强大和平崛起的社会主义新中国更加不会有实现的可能。这场时断时续地上演了近一个世纪的闹剧不会有什么结果。学习中国西藏的历史,回顾百多年来帝国主义对我国西藏的侵略和干涉,探讨所谓“西藏独立”问题的由来及其实质,能够加深我们对于中国历史发展规律的认识,维护祖国统一、加强民族团结。

(本文已被和谐,通过国外网代理搜寻而成,编者加)

捷克佳博客
http://blog.jackjia.com/?p=16892

分类: 历史, 政治,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