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援藏, 汉博 > 西藏请客记

西藏请客记

2010年9月26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2010年8月31日上午8:55分,我接到山东聊城东方先生的电话,将于9月3日20:10分k551次抵南京火车站。几天来,陪同东方先生一行玩了总统府、中山陵和珍珠泉公园。9月6日晨,把好友送到南京站。几天来,痛快得喝了几场酒,聊的最多的自然是西藏了。于是,勾起了我对西藏生活的又一次回忆。

我和东方先生是在西藏相识的。东方先生学校毕业后直接分到了西藏,先在县里工作,后来调到了自治区党校。在藏工作了18年,在1997年内调回山东聊城。我进党校学习,自然就认识了时任办公室主任的山东老乡东方了。巧的是91年西藏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自治区党校工作组到我县波嘎乡驻队,格桑副校长任组长,东方是副组长,坚持在乡里工作了4个月。我当时在县委主持工作,于是,和东方老友相逢,自然格外亲切,话题也特别多。当然,在西藏的老乡见面,总少不了一顿酒的。

这一次经过东方先生的回忆,我想起了在西藏县里请东方先生吃的一顿饭。当时的西藏县里条件非常艰苦,这里就不说县城海拔4200多公尺的高寒缺氧了,单说县城的生活条件吧。县城没有农贸市场,没有一家饭店。仅有的几个小商店食品也很贫乏,甚至是过期食品。我在县里大部分时间是自己开伙,但是来朋友了,特别是老乡来了,怎么的也要请到家里吃一顿饭吧?我把家里的东西全部翻了一遍,搞了4个菜。有花生米,于是一个油炸花生米,做了一个小碟。开一个从部队买的午餐肉罐头,打开,中间用小刀一划,直接上桌。从藏族老乡那里买的鸡蛋,拿个5、6个,也可以炒一小盘。休假回来带的豆腐皮,开水泡了,炒一盘。再想想,厚着脸皮找关系好的汉族干部,从温室里要了一把小青菜,只剪了根,加上水,做成了汤,上面绿叶飘荡,倒也好看。于是,有了4菜1汤,可以吃请客了。在西藏请客,可以没有菜,但是不可以没有酒。酒是四川产的尖庄,高度白酒。也是我休假途中带进的,平时舍不得喝,老乡来了,自然全拿出来了。就着小桌,对面坐下,没有客气,举杯喝酒,感情全有。喝酒吗,省得麻烦,一人一瓶。喝着聊着,一会,两瓶见底。再拿一瓶,一人一半,又干了。微醉中,东方说不喝了,于是吃饭。菜碟装饭,抹走了最后一点油水,午餐肉罐头底的残屑就着菜汤也没有了。两人都说尽兴,也有一点泪汪汪的味道。

我也想起了县委接待地委书记布穷的宴席。就在县机关食堂里,也就4个菜:油炸花生米、干切牛肉、午餐肉、清炒小白菜。兰州啤酒随便喝,白面馒头自然有。一张大桌子,4只小碟子。大家随意坐,互相敬酒,任意说笑,气氛融洽,亲密如间。那天晚上喝得高兴,然后布穷书记到县机关招待所休息。我回南京多年后的一个夜晚,时任西藏自治区纪委书记的布穷打电话来,聊天问候。当时真让我感动!

话说这一次,我时隔20年,在南京接待了东方先生一行。9月4日晚上,6、7人喝了4瓶《天之蓝》洋河酒,把东方喝得次日仍然捂着胃。5日晚上我举行了家宴,3人一瓶五粮液,东方先生一行觉得宽松。自然,最后是送客的饺子。

想一想,人生能有多少好友?人生又有几个20年?如果这一次酒不让东方先生留下印象,那么,以后我如何有脸见朋友、见老乡?

西藏生活是艰苦的。但是在艰苦中增加友谊,体验人生。所以,现在,我仍然非常怀念那一段艰苦的生活,想念西藏的朋友。

大鱼头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adf0e50100m80c.html

分类: 回忆, 援藏, 汉博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