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援藏, 汉博, 社会状况 > 玉树的所见所闻

玉树的所见所闻

2010年9月26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从玉树回来已经昏睡了两天,真是家很温暖,有温暖的床和洗澡的快乐。而在玉树灾区洗澡成为奢望。

10日上午8点半,我们明眸工程青海行一组10人从西宁乘飞机到达玉树机场,感觉到了西藏似的,青藏高原的那种风景涌现出来,热情的老乡万国柱,已经叫了3辆出租车在机场等我们。虽然那些出租车像我们原先的菲亚特出租车一样小,有些破旧,防震不好,颠簸很厉害,但是我们已经是很满足了,在地震灾区能有出租车坐已经不错了。

沿途出租车出行在青藏高原的风景中,云儿没有出来,天还是阴丝丝的,像在哭泣。青藏高原的天气,就是喜欢变脸,一会儿笑,一会儿哭。我看到沿途有不少蓝色的帐篷,才知道这里就是发生过地震。约行车半个小时,他们来到了发生过地震的玉树州政府所在地的结古镇,两边是倒塌的废墟,和一排排各种商店的帐篷,人们正在忙碌着做生意,车子也忙碌穿行狭小的街道,整个镇剩下的房子并不多,而剩下的房子也出现不少裂痕,已经成为危房,我们用照相机把这些残痕记录下来。

在结古镇桥头商城附近,就是老乡的住所,外面是一排还没有倒塌的小房子,房子就在溪边,溪里的水也不清澈。我们推门进去,两面是一片废墟,院落里一片狼藉,树起了多顶蓝色帐篷,帐篷上印着民政救灾,热情的老乡女主人,把我们引进家,坐在还没有倒塌的框架棚屋里,里面也是一片狼藉,堆满了矿泉水等杂物,摆着几张沙发和凳子,我们把行李一放,瘫在沙发上,享受此刻的清闲。心想这回有苦了,一会儿,主人们给我们做好了稀饭,热情招呼我们吃。我们围住在一张小桌旁边吃,看着老乡给我们准备的小菜有虾皮、泥螺、咸菜等家乡小菜,我们忘记了灾区的艰辛,感觉回到了家乡,这是最亲情最温暖的早餐了。

吃完刚不久,我们该干正事了,玉树州人民医院的120救护车,已经在外面等着我们,11个人挤在一辆狭小的车里,说不出什么滋味,但是我们已经很满足了,外面的天真蓝,云儿紧挨着山,好像天离我们很近,青藏高原就是这样。当我们达到玉树州人民医院,看到的也是一片废墟,工人们正在清理废墟,院内架设起很多帐篷病房和门诊,该院在这次地震中房子基本倒塌,只剩下一小栋办公楼,热情的巴桑永措院长把我们迎进她的办公室,向我们介绍他们医院的基本情况,温州医学院附属眼视光医院执行院长王勤美教授也介绍了明眸工程的有关情况,随后进行帮扶授牌仪式和签字仪式。因为没有会议室,该办公楼的一小间护士办公室成为临时会议室,王勤美教授与玉树州人民医院院长巴桑永措签订了帮扶协议,以此在玉树启动“明眸工程”,计划将用三年时间帮扶该院建立眼科医院,培养眼科医生,帮助当地持续开展防盲治盲工作。来到这里,我们才感觉温州人捐款近1000万元,建一所眼科医院太及时了。

巴桑永措说,温州社会各界爱心人员援建一所眼科医院,将提高这里的整体眼科水平,为他们切实解决实际问题,为藏区人民带来了光明。玉树是平均海拔4000多米,是白内障高发地区,但是每年的手术率还不是很高,他们从1997年至今12年共做了白内障5000多例,还不能满足当地眼病患者的需求,主要是眼科医生很少,设备不足,不少患者要乘坐10多小时车到西宁去看眼病。他们医院地震前是二级甲等综合医院,每年门诊患者约有6万多人次,手术量4000例左右,如今国家将投入1.6亿元按三级乙等医院标准为他们建新院,预计两年建成。因为地处高原,医院设立了两个重点学科,眼科是其中之一,他们最急需的如何建设这个重点学科,正好现在温州要帮助他们建一所眼科医院。这不仅将满足玉树眼病患者的需求,还辐射与他们相邻的青海果洛、四川石渠及西藏昌都等地,为当地眼病患者带来福音。

随后,王勤美教授就在帐篷外,给藏族群众看眼疾。现年60岁的藏族老人江云格勒得了眼疾有10多年,经常眼睛刺痛,经王勤美检查该老人患了干眼,王勤美把温州带来的眼药水给老人滴上,并送老人一些眼药水,教老人使用方法。正在治病的58岁藏族人布达听说温州来了眼科专家,也要求给看看眼病,王教授拿出对数近视力表为他检查,经初步检查他是患上了老花。55岁藏族妇女索南巴措,经初步诊断她患上了白内障。

检查后,来自乐清的万国柱老乡又招呼我们吃中午饭了,两夫妻给我们准备的中午饭是大锅煮牦牛肉。吃着香喷喷的大块牦牛肉,我们感觉到很幸福,还有猪耳朵、鸭肠、鸭头等熟食。吃完后,我们再次瘫倒在沙发上,看着外面蓝蓝的天,想去看风景,拍摄照片,但是又不敢出去,在青藏高原,我们不能有太大的动作,否则就会出现高原反应。休息了一段时间,我们不忍心就这样浪费风景,就出去拍摄照片,看着青藏高原的天气一会儿变脸,老乡说赶紧回家吧,要下雨了,我们就跑回来,真的下雨了。

约到了下午5点,老乡说,晚饭带我们吃高原火锅,先去逛逛,我们第一站到玉树市中心格萨尔王广场,看着藏族英雄格萨尔王的塑像,我们肃然起敬,相信玉树的明天一定更加美好。在经过市中心格萨尔王广场附近的玉树州人民法院和玉树人民检察院门口时,看着挂起的国徽和飘起的国旗,我们感觉到特别亲切,用相机把此时定格。然后,我们乘车来到玉树藏族自治州州府结古镇旁的新寨玛尼堆,这是世界上最大的玛尼石堆。寨玛尼堆的经石据说达20亿之多,这些经石大小不一,形状各异,大的如同桌面,小的仅如鸡蛋。刻在玛尼石上的内容一般都与藏传佛教有关。有佛经,其中以六字真言居多,还有其他一些吉祥语言,还有佛像、神像等,也有动物或妖魔鬼怪,内容非常丰富。我们沿着玛尼堆转了一大圈,到处看到虔诚的藏族群众,手中在转动经幡,有的在朝拜,也随处看到受地震破坏的玛尼堆,我们心疼着唠叨着。

在这里,我们看到青藏高原的蓝天和远处的雪山,我们看到帐篷上的蓝天,相信玉树明天会更多美好,我们心里叨咕着帐篷上的蓝天的风景的寓意。

最后,老乡带我们去吃帐篷里的火锅,在结古镇公路旁边,看到树立起两顶帐篷,帐篷上写着流浪汉火锅,当天晚上的美餐就在这里。进去一看,帐篷里面还是挺大的,摆着五六张桌子,已经给我们预备了3张桌子,当天在这里经商的老乡都来了,我们吃上乡亲火锅。我们也不顾及高原反应,与老乡喝上了啤酒,祝福老乡越来越好。由于是高原,能吃上火锅是很不容易的,这里水沸腾的温度也只有70多度,东西要煮得很长时间才能熟,还能吃上蔬菜,我们感觉太美了,这顿我们吃了很多,但是价格实惠,3桌才1100元,后来是我们请老乡吃饭的,作为慰问老乡,市慈善总会有关负责人还给一位在地震中受伤的老乡送上了慰问金。

晚上9点,天还没有暗下来,我们才体会到青藏高原的时间的魅力,一位女老乡热情招呼到她的军营超市去看看,我们乘坐老乡的运货车,我和郑社长享受着“贵宾待遇”,乘坐在驾驶里,而摄影记者王飚却和女老乡闷在车厢里,老乡说很近,而车却颠簸了半个小时,才到老乡的军营超市,虽然老乡开的军营超市然后只有两顶帐篷,40多平方米,但是生意还不是不错的,挤满了前面买东西的解放军。我们返回时已经是晚上10点多,我们还没有睡意,因为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睡觉也成了问题,热情的老乡把我们接到他们的帐篷里睡觉,送上了全新的被子和毛毯等床上用品。

此刻我没有睡意,在忙着写老乡的亲情帐篷招待所稿件,也准备通宵算了,这样可以给老乡少添麻烦,而热情的万国柱夫妻,招呼我快睡觉。我和温州市广电总台新闻综合频道2名记者以及本报的摄影记者王飚,就睡在老乡租来的一个框架棚屋里,铺地铺睡觉。11点半,我写完稿件,就躺在地铺附近的沙发上睡觉,这一夜,我几乎没有合眼,听着外面的雨声和同行人的呼噜声,久久不能平静。早上5点多我就起床,忙于修改稿件,随行的人也早早就起床了。不少同行人都没有睡好,一些人说,这是他们10多年没有体会到这样的苦,睡在帐篷里,也不是享受,晚上汽车经过,好像汽车在头上开过,因为没有床,也是在帐篷里打地铺,感觉帐篷随时被掀翻。同时感觉最深的,在这里上厕所很不方便,洗脸刷牙很不方便,尤其不能洗澡。但是大家还是很老乡照顾,如果没有老乡照顾,不可想象。

我们虽然在玉树呆了短短两天时间,但是也算是尝尽了苦难,我们衷心祝愿灾区群众早点过上幸福的生活,祝愿我们老乡的明天会更美好。

文章来源:北京帐篷厂:http://www.bjzpcc.com

天涯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84fae5b0100kznh.html

分类: -重点-, 援藏, 汉博, 社会状况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