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宗教 > 比利时传教士在中国清朝的发明(有图)

比利时传教士在中国清朝的发明(有图)

2010年9月2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 2010/9/10 18:39:00 | By: 热巴人 ]
南怀仁(1623~1688)耶稣会传教士。字敦伯,一字勋卿。比利时人。1641年入耶稣会。中国清代顺治十五年(1658)抵澳门。次年,被派往陕西传教。十七年,奉诏进京协助汤若望纂修历法。康熙八年(1669),为钦天监监副,主持编制《时宪书》。奏请制造六件大型观象台天文仪器,即第谷式古典仪器——黄道经纬仪、天体仪、赤道经纬仪、地平经仪、象限仪(地平纬仪)、纪限仪(距度仪),至十三年完成(现存观象台)。十五年,任耶稣会中国省区会长。十七年撰《康熙永年历法》32卷,可预推数千年后年历,奉旨加通政使司通政使衔。十九年,奉旨铸造火炮320门,次年完成。康熙帝临卢沟桥观看试放。又作《神威图说》70卷,于二十一年进呈。是年,以制炮成功,特旨加工部右侍郎衔。二十二年,从康熙帝往盛京。二十六年坠马受伤,次年卒于北京,赐谥勤敏。另著有《教要序论》1卷、《坤舆全图》。南怀仁(FerdinandVERBIEST),字敦伯,1623年10月9日生,1641年9月29日入耶稣会,1659年抵华,1688年1月28日卒于北京。南怀仁是耶稣会士中数一数二的杰出人物。1623年10月9日,生于比利时,他先在布鲁日读了一年书,后在库尔特来读了四年,又在卢汶攻读哲学一年。1641年,年方十八,进了耶稣会初学院。他曾有五年之久任文学和修辞学教师。他因传教心切,两次从西班牙赴美,均未如愿。1657年,他的长上派遣他随同卫匡国(M.Martini)神父去中国。抵达澳门不久,于1659年发愿。南怀仁和利玛窦(M.Ricci)、汤若望(J.A.SchallvonBell)两位神父有著很多相似之处;对科学有很深造诣,对传教事业有高度热情,以及其他操守方面的优良品德。对当时信仰基督还处在初始阶段的中国来说,在传教事业的迫切需要上,除了利、汤两位神父外,几乎再无别人能比南怀仁更重要了。在他廿九年的传教生活中,专心从事宣传福音的工作。经南怀仁神父的努力,使长期被流放在外的一批传教士得以回归教区工作。

1659年,他先是被派去陕西,和李方西(J.F.R.deFerrariis)神父共同工作。后于1660年被调往北京帮助年事已高,出任钦天监监正的汤若望神父从事历算工作。1664年,由于杨光先和四名辅政大臣的发难诬告,使汤若望和其他传教士,并整个天主教受到迫害。时汤若望因身患瘫痪,说话困难,且身系桎梏,跪地受审,已无力为自己申辩。南怀仁寸步不离,不辞自身的艰险为这位难友在森严的大堂上代为辩护。当时在京的四位神父都被脚镣手铐,投入大牢达六个月之久,其中南怀仁神父因年轻力壮,所戴镣铐更为沉重。他们几乎每天被提审,然后再被投入大牢。在狱中,他们除祈祷外,又为前来探监的众多教友听神工,鼓励他们坚守圣道,忍受磨难,并讲述圣教初期的教难事迹。1669年清帝降旨开释南怀仁、利类思(L.Buglio)和安文思(G.deMag-allaens)。但汤若望已于三年前去世,其他传教士仍流放在广东。自此开始逐渐复职。著令南怀仁任钦天监一职。南怀仁得到皇帝的信任后,不失时机而又审慎地请求皇上让流放在广州的传教士们回归内地,并在全国各地自由传教。皇帝即出谕旨,保证凡在他幼年辅政时期遭受磨难的神父可安心向他呈诉。于是南怀仁和两位同会会士奏请追究杨光先等僭越大权,假公济私进行诬陷,禁止宣扬真教并驱逐传教士一案。经有关各部及王公大臣等会同审议后,终于皇谕公布:天主教教义教规曾被不公正地查禁,今查明并无违反国家利益庶民职守之道。为此,凡被逐教士可回原堂从事本职。谕旨并为汤若望公开平反昭雪,恢复原赐荣衔,又拨巨款为其修建坟墓。这道谕旨在1671年颁布。

1675年,南怀仁又作出了为人称誉的业绩。当时吴三桂叛乱,并挫败清军。因吴三桂叛军盘据山区,非大炮就无法进攻。南怀仁当时把汤若望所铸火炮修复。除此之外,南怀仁从事于其他有利国计民生的大量工程:如开掘运河,疏通河道。在从事繁重的科研工作的同时,他从不忽视宣传信仰方面的本职任务。1676年,南怀仁被任命为耶稣会副省会长。

南怀仁-南怀仁观天三斗法1669年2月18日,在北京的观象台,经过实际观测发现,南怀仁推算的太阳纬度与实际测试的结果相同。南怀仁战胜了鳌拜支持的钦天监监正杨光先,以自己的天文学知识为曾经的上司兼好友汤若望平了反。3月11日礼部建议由南怀仁负责钦天监。从此,南怀仁平步青云,备受康熙帝推崇,甚至官至工部右侍郎。明朝后期,西方耶稣会士陆续来到中国。他们一面传教,一面传授西方科学知识,其中以利玛窦、汤若望和南怀仁最为著名。顺治时,汤若望掌管钦天监,参与修正历法。新历法称《时宪历》,颁行天下。顺治病危时,议立嗣君,因皇子年龄太小,想立皇弟。而皇太后的意思是立皇三子玄烨,征询汤若望的意见。汤若望以玄烨出过天花可终生免疫,支持皇太后的意见。顺治去世之后,8岁的康熙继位,朝中由四位大臣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联合执政,实权人物则只有鳌拜。他们开始还能维持顺治时对传教士的礼遇,但过了不久,汤若望等一大批西方传教士受到杨光先的诬告,被抓进监狱。  康熙三年(1664年),一个叫杨光先的人自称懂天文历法,一面上书朝廷,一面散发传单,诬告汤若望。他指责汤若望的《时宪历》只编了200年,大清皇朝亿万万年,这岂不是咒大清短命吗?  大臣们决定让杨光先和汤若望在午门前进行测验。测验的结果大臣们不懂,年幼的康熙也不懂,后来又到观象台(今建国门外的观象台)继续进行观测。结果还是看不懂,但做了决定,就是把汤若望及其副手南怀仁等关进了监狱。  身患重病的汤若望戴着8条锁链,躺在小木床上,哆哆嗦嗦,仍手举望远镜观测日食。康熙四年(1665年)三月,辅政大臣鳌拜等定汤若望死罪,钦天监五位部门负责官员被处死。孝庄太皇太后认为对汤若望处分过重,经两次复议,汤若望免死下狱,但由于年老体弱,仍于1666年7月含冤去世。  不久,清廷恢复了旧历法,废除了《时宪历》。杨光先则升为钦天监副,又升为钦天监正。其实杨光先不能胜任天文数学的研究和实测,历法推算错误百出。1668年发生地震,南怀仁借口说地震是因为有冤魂,奏报杨光先等在历法、测验方面的严重错误。已经亲政的康熙非常谨慎,他多次召杨光先与南怀仁到宫中当众测验,看谁的算法更准确。  1668年12月27日至29日,南怀仁以圭表观测证实了他推算的太阳位置与太阳的实际位置一致。  1669年2月1日,南怀仁到观象台,为火星和太阳位置的观测做准备。那里安置着一架黄道春秋分浑仪、一架青铜象限仪、一架铁纪限仪。他调整了浑仪的环和照准器、象限仪的方向和照准仪。2月3日,火星果然处于浑仪照准器对着的位置,太阳处于象限仪和纪限仪的照准器所对准的位置,与他的推算一致。

1669年2月18日,正午,南怀仁和螯拜支持的钦天监监正杨光先对决。康熙帝以“历法精微,难以遽定”为由,命大学士图海等20人会同钦天监官员,赴观象台共同测验。南怀仁再次用象限仪观测太阳纬度,又得出了推算的太阳纬度与实际测试的太阳纬度相同的结果。当晚,他还用黄道春秋分浑仪观测了月亮的位置,结果与推算的位置也吻合。  观测时间是靠事先的计算确定的,南怀仁还把一架直径差不多2尺的天球仪带到了观象台,以便向陪同的官员们讲解他的观测。面对测验结果,杨光先仍为自己辩解,指责南怀仁“欲毁尧舜相传之仪器,以改西洋之仪器”。然而,这种说辞再不能打动皇帝了。以旧换新南怀仁重铸天文仪器,由于杨光先等所做推算与实测不符,而南怀仁的推算皆与观象台的实测一致,最后,康熙帝推倒了杨光先诬告汤若望一案,为汤若望及同案死者平反。杨光先被判死刑,但念他年老体衰,故恩准他告老还乡(杨死于返乡途中)。

1669年3月11日,礼部建议由南怀仁掌管钦天监。4月1日康熙帝下旨任命南怀仁负责“治理历法”,推算1670年的历书。南怀仁任职钦天监之后,发现观象台上的明制仪器有误差,而且其以传统的刻度来划分圆周,与西法60进位制、分周天为360°不同。若继续沿用古仪器势必造成误差的积累和不必要的繁复换算。于是,南怀仁提出用西法铸造新仪器。1669年至1673年,完成了黄道经纬仪、赤道经纬仪、地平经仪、象限仪、纪限仪和天体仪6架大型青铜天文仪器的铸造工作,并于1673年安装使用。

南怀仁首次在康熙年间铸造了红夷大炮:

南懷仁在1641年9月2日入耶穌會。1658年隨同MartinoMartini神父前往中國,1659年抵達澳門。南懷仁本來在山西傳教,1660年受召前往北京協助湯若望神父。湯若望神父蒙主寵召後,康熙八年三月初一日(1669年4月1日),南怀仁接替汤若望被授以钦天监监副。南怀仁也曾鑄造紅夷炮助清帝國。康熙八年(1669年),南怀仁撰写《历法不得已辨》,逐条驳斥杨光先、吴明炫在历法推算方面的错误。针对中国传统的观象占候、堪舆占卜等观念,这一年他还撰著了《妄推吉凶之辨》、《妄占辨》和《妄择辨》。12—13世纪,中国发明的火药和火器先后传入阿拉伯国家和欧洲,并在欧洲得到了较快的发展。16世纪初叶,西方火器及其制造技术开始传入中国,其中影响较大的有佛郎机铳、乌铳和红衣炮。清代火炮发展的高峰时期是康熙朝。当时由于平叛战争、抵抗外来侵略和统一中国的需要,曾大量制造火炮。无论是造炮规模、数量、种类,还是火炮的性能和制造技术,都达到了清代火炮的最高水平。康熙朝中央政府所造的905门火炮中,重量在500斤以上这就有201,其余仅为500斤以下的轻炮。在这704门轻炮中,又有三分之一以上为南怀仁亲自设计、监造。上述几个数字清楚表明,南怀仁为使清代火炮适应战场的需要,使制炮技术朝着“轻利以便登涉”的方向发展,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南怀仁对清代火炮技术发展的另一重大贡献,是对火炮的“准炮之法”进行了系统研究,并写成专著。我们查阅乾隆朝内务府造办处的有关档案时,发现该档案里对“正对星斗之法”有如下精辟的论述:“乃炮位之高下,偏正之准绳,不可稍有参差。”足见其影响之深远,1898年,当时的比利时国王给鲁汶大学校长写信说“中国很重要,学习汉语很重要。”曾在鲁汶大学学习地理的南怀仁之后来中国传教,他为清朝廷制造的6件天文仪器,至今还保存在北京古观象台上。在南怀仁逝世300周年的时候,中国政府向比利时鲁汶大学南怀仁基金会赠送了“天球仪”(即南怀仁设计制造的大型天文仪器之一)的模型,至今保存在南怀仁厅前,这里也是鲁汶大学的中文图书馆。南怀仁-主要著作

宗教著作《教要序论》一卷(1670年)《善恶报略论》一卷(1670年)

[编辑]科学著作《御览西方要纪》一卷(1669年)《测验纪略》一卷(1669年)

南怀仁-参考文献

《南怀仁(1623-1688)――鲁汶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魏若望编,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年,ISBN7-80149-483-0《勤敏之士――南怀仁》王冰著,科学出版社,2000年,ISBN7-03-008055-6《早期西方传教士与北京》余三乐著,北京出版社,2001年,ISBN7-200-04335-4

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抒情诗歌集
http://2792.tibetcul.com/105827.html

分类: 历史, 宗教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