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宗教, 汉博, 社会状况 > 西藏民族、人口、宗教基本情况(有图表)

西藏民族、人口、宗教基本情况(有图表)

2010年10月2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民族构成  藏族是西藏自治区的主体民族,全国约有二分之一的藏族人口居住在西藏自治区,其余主要分布在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等省。

藏族是中国最古老的民族之一。藏民族是公元7世纪由吐蕃王朝统一青藏高原许多部落后发展而成的。由于藏族一直生活繁衍在青藏高原上,因此青藏高原的大部分被称为藏族地区。

藏族对中华民族的形成和发展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据藏汉文历史文献记载,藏族在发展过程中,先后融入的成分主要包括汉族、蒙古族、满族、羌族、纳西族等。与此同时,也有一部分藏族人口在历史长河中分别融入汉、蒙古、回、羌、纳西等民族之中。在中国这样统一的多民族国度,各个民族之间的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来我往的消长变化,始终处于自然而然的动态之中,这是中国民族关系史及至中国历史发展进程中自然形成的客观存在。

除藏族居民外,目前在西藏自治区还有汉族、回族、门巴族、珞巴族、纳西族、怒族、独龙族以及內恕⑾亩腿司用袷来幼 F渌褡迦丝谥饕抢醋怨谄渌 ⒆灾吻⒅毕绞胁斡胛鞑亟ㄉ璧淖ㄒ导际跞嗽薄⒓际豕と恕⒔淌Α⒁交と嗽焙透刹浚换褂幸徊糠至鞫丝冢啻邮吕臀瘛⑸桃怠⒃耸湟祷蛞撤务业。

 

 

  

西藏的主要居民。藏语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藏语支,分为卫藏、康、安多三大方言区,其中昌都地区及藏北东部多用康方言,拉萨、日喀则、山南等地多属卫藏方言区。以农牧业为主,过去城镇居民多从事手工业和商业。多数信仰藏传佛教,部分信奉苯教,还有少数信仰天主教等。传统衣着为上身穿长袖衫,男子外着宽肥的长袍,卫藏地区女子着无袖长袍,腰间系带,已婚妇女多系五彩“邦典”(图案似彩虹的围裙);历史上男女都蓄辫,喜戴首饰,现在农牧区仍有部分男子蓄辫;不同地区的传统服饰特点各不相同。传统食物以糌粑(青稞炒熟后磨成)、牛羊肉为主,喜喝酥油茶、奶茶和青稞酒,忌食狗肉及奇蹄类动物肉。葬俗以天葬、水葬为主,亦有火葬、土葬,因人因地而异。

 

 

居住在西藏高原的古老民族,主要分布在西藏自治区南部的门隅地区,有一部分散居在墨脱、林芝、错那等县。使用的语言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门语支,方言复杂,无文字,多通晓藏语,通用藏文。以农业为主,兼营畜牧业、林业、狩猎和手工业。服饰上门巴族男女均穿红色氆氇长袍,头戴褐顶桔黄边、前部留有缺口的小帽或黑粗毛毡帽;妇女戴手镯、耳环等装饰品,男子腰间挂砍刀。男女均嗜好喝酒和吸鼻烟。食物以大米、玉米、荞麦、鸡爪谷为主。大多信仰藏传佛教,在一些地方也信仰原始巫教。多水葬,也习土葬、天葬和火葬。

 

 

主要分布在西藏自治区东南部的珞瑜地区,其余散居在米林、墨脱、察隅、隆子、朗县一带。珞巴语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没有文字,基本上是使用藏文。多数信仰藏传佛教。主要经营农业,擅长竹编。男子一般喜穿羊毛织的长到腹部的坎肩,帽子系用熊皮或藤条制成的带沿圆盔;女子穿圆领窄袖短衫,下身为略过膝部的紧筒裙,小腿扎整片裹腿。食物以玉米和鸡爪谷为主,也吃大米和荞麦。


 

现居住在西藏的回族居民多数是清代从甘肃、陕西、青海、四川、云南等地迁进的回族后裔,少数来自中亚一带。主要分布在拉萨、日喀则、昌都等城镇。多数从事商业、手工业及屠宰业。通常使用藏文或汉文,在宗教上使用阿拉伯文或乌尔都文。信仰伊斯兰教,在拉萨等地建有清真寺。

 

  

习惯上称“儼汀保谥泄衬谟1450人,分布在西藏自治区察隅县上、下察隅镇的9个村庄。有自己独特的语言,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没有文字。服饰独特,妇女一般戴一对银制喇叭型耳鼓,颈项挂串珠或银饰;男子头上盘黑帕,挎五、六十厘米长的砍刀。在上世纪50年代,內硕嗑幼≡谙猜砝派侥下吹纳钌嚼狭种校拧暗陡鹬帧薄ⅰ敖嵘记事”的原始生活。后来,政府在平坝上为內烁橇诵路浚叫阉乔ǔ隼矗罨肪车玫礁靖纳啤

 

 
夏尔巴人

主要居住在中尼边境樟木口岸附近的立新乡和定结县陈塘区一带,在中国境内现有1200多人。“夏尔巴”藏语意为“东部人”,相传先祖出自“夏尔”地方(今四川松潘一带)。有自己的语言,无文字,通用藏文。夏尔巴人只有名字,没有姓氏。立新乡的夏尔巴人分为5个种姓,陈塘区的分为2个,同种姓的人不能通婚。信仰藏传佛教,立新乡和陈塘区各有一座寺庙。现主要从事农牧业,食物以玉米、土豆、鸡爪谷、荞麦和豆类为主。男子穿白羊毛织成的短袖外衣,镶有黑边,腰间插一把尺余长的弯刀;女子穿黑色氆氇长袍和彩色的长袖衫,喜戴金玉耳环,留有一条带红穗的长辫。

摘自《中国西藏:事实与数字2008》

人口情况

从7世纪到18世纪,由于天灾频仍,疫病不断,医疗条件差,加之占人口相当比例的僧尼不从事人口生产,西藏的人口长期处于负增长,甚至持续锐减。而从18世纪到20世纪中叶的200年间,由于农奴制的残酷剥削压迫,西藏地区人口又骤降了约80万。

1951年和平解放以来,西藏人口,尤其是藏族人口进入有史以来增长最快的时期,自1956年以来,西藏的人口出生率、自然增长率均高于全国的平均水平。根据1%人口抽样调查资料推算,2006年末,西藏总人口为281万人,其中藏族人口占总人口的92%以上。与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时的114.09万人相比,人口增加166.91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7.4%,死亡率为5.7‰,自然增长率为11.7‰。人口平均寿命从35.5岁提高到了现在的67岁。据西藏自治区老龄工作委员会最新统计表明,目前西藏281万人口中,有80岁至99岁的老人19500多人,而百岁以上的老人有79人,这是西藏历史上百岁老人最多的时期,已成为全国百岁老人最多的省区之一。

1951-2006年西藏人口增长情况

148

在西藏的人口中,居住在城镇的人口约占总人口的18.9%,居住在农牧区的人口占总人口81.1%,且人口分布很不均衡,西部和西北部地区的居民较少,多数人口集中在南部和东部地区,且多生活在河川谷地。

西藏是中国人口最少、密度最小的省区,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2.26人,只有全国人口密度的六十分之一。其中,拉萨平原、年楚河中下游平原、泽当平原等地平均每平方公里有50人左右;而拉萨市城关区的人口密度则超过每平方公里100人;雅鲁藏布江中游的上段、拉萨河上游及藏东横断山区东北部,人口密度为平均每平方公里3—10人,居民较多的地区是拉孜、萨迦平原、林芝附近的尼洋河河谷、昌都附近的澜沧江河谷等;阿里地区东部和那曲地区西部,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小的地方,人口密度仅为每平方公里0.23人。

为缓解人口快速增长造成的社会压力,中国把计划生育作为基本国策,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在全国普遍实行计划生育政策,提倡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但是在西藏,中央政府支持西藏地方自治机关根据实际情况,采取特殊的人口政策。1984年,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决定:在西藏地区实施特殊的计划生育政策,其中对汉族公职人员提倡和实行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藏族公职人员和城镇居民中提倡计划生育,一对夫妇有间隔地生育两个孩子,在实行计划生育的过程中,反对和禁止任何形式的强制性堕胎。实行上述计划生育政策的人口约占自治区总人口的8%。而对占全区总人口92%的藏族干部职工以及农牧区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则不限制生育的胎数,而是通过宣传科学节育,合理生育,倡导优生优育,以保障母婴健康和提高人口的素质,对自愿要求实施节育措施的农牧民,政府卫生部门会提供安全、可靠的服务。

(摘自《中国西藏:事实与数字2008》)

宗教

西藏的宗教主要由藏传佛教、苯教、民间宗教三种类别构成,此外,还有伊斯兰教和天主教。目前,西藏自治区共有藏传佛教寺庙1700多处,住寺僧尼约4.6万人;苯教寺庙约88座,僧人3000多,活佛93人,信教群众13万以上;清真寺4座,伊斯兰教信众约3000多人;天主教堂1座,教民700多人。

从地理分布看,它们在西藏不同地区、不同局部的社会影响程度不一,民间宗教的存在甚至被许多人所忽视。从宗教分类学的角度看,藏传佛教、苯教以及伊斯兰教和天主教属于神学宗教,而民间宗教则缺少系统理论、没有专门活动场所及职业宗教者集团。从相互关系来看,藏传佛教和苯教长期以来既相互排斥、针锋相对,又互相影响、互相渗透,导致了“佛中有苯”、“苯中有佛”的局面,对藏传佛教的形成和苯教自身的发展走向都产生了深刻影响,同时它们又都吸取了民间宗教的许多内容(例如某些神灵崇拜)。西藏的伊斯兰教和天主教虽然信众规模相对较小,影响范围仅限于局部地区,但总体上与居强势地位的藏传佛教及苯教相处融洽。在多种神学宗教的包围中,民间宗教至今依然在西藏民间特别是边远地区具有一定的影响。

藏传佛教

佛教是公元7世纪从中国中原地区以及印度和尼泊尔等地传入西藏地区的。为了自身的生存发展,佛教传入西藏后,吸收了西藏本土宗教——苯教及民间宗教的大量内容和形式,并受到周边地区多种文化成分的影响,逐渐具有地方特色和民族特点,形成了浩繁的藏文经籍、丰富的教理、教义,完整的寺庙组织结构,严格的学经制度和修习次第,以及独特的活佛转世制度等,成为佛教传播体系中与汉语系佛教(汉传佛教)、巴利语系佛教(南传佛教)有所区别的一个完整支系,故而被称为藏传佛教,俗称喇嘛教。

藏传佛教在发展中曾形成了众多流派及支派,其中有的派别在西藏的传统社会文化领域乃至中国的历史上都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目前,主要有宁玛派(俗称红教)、萨迦派(俗称花教)、噶举派(俗称白教)和格鲁派(俗称黄教)等教派。其中格鲁派形成的历史虽短,却已成为藏传佛教各派别中居主流地位的一支,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是格鲁派最大的两个转世活佛系统。不少人认为,苯教吸收了佛教大量形式和内容,因而已佛教化,也应被视为藏传佛教的一支。

藏传佛教主要在中国的西藏和青甘川滇藏区以及蒙古族、土族、裕固族、门巴族聚居地区传播,在汉、纳西、珞巴、普米等民族中也有少数信众。藏传佛教在历史发展过程中还先后传入不丹、尼泊尔、蒙古等国家和克什米尔地区、俄罗斯的布里亚特等地区,20 世纪下半叶以来又传入欧美等地。

藏传佛教盛行时,要求每个多子女家庭都要有人出家。16世纪以后,西藏僧尼最多时曾占到藏族人口的四分之一。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时,有僧尼10余万,占藏族人口的十分之一强。1959年实行民主改革过程中,西藏各寺庙也进行了民主改革,从此,西藏民众有了当或不当僧尼的自由,僧尼也有了还俗的自由。

附:活佛转世制度

藏传佛教在形成和发展的过程中,相继出现了多种名目的教派及其分支。诸教派为了维护既得政教利益,巩固统治地位,纷纷建立各自的传承系统,以利于自身发展和种种特权的沿袭相承,这些是活佛转世制度形成的社会历史背景。

首开活佛转世先例的是藏传佛教噶举派中的一支——噶玛噶举。据藏文史料记载,噶玛噶举派创始人都松钦巴(公元1110—1193年)临终前口传遗嘱,说他要在人间转世,让他的弟子们在他圆寂后寻访他的教法继承人。这是藏传佛教高僧实行转世传承的第一例。都松钦巴的“转世化身”叫噶玛拔希,他后来被元朝的前身——蒙古汗国的大汗蒙哥授予金边黑色的僧帽和大量的财产,将噶玛噶举教派集团的势力发展到能与萨迦派相抗衡的地位。1283年,噶玛拔希临终前,要求弟子寻找一小孩作为转世灵童继承黑帽,噶举派黑帽系活佛转世从此开始。此后,藏传佛教各教派纷纷效仿,转世灵童寻访程序也逐渐繁缛。达赖活佛转世系统创建于16世纪;班禅活佛转世系统出现于1713年。17世纪格鲁派掌权后,这种活佛转世的制度成为西藏统治阶层争权夺利的手段,为杜绝大活佛传袭引发流弊及政治隐患,1793年,清朝颁布的《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中,以法规形式规定了金瓶掣签制度,并特制了两个金瓶,一个用于达赖、班禅转世灵童的认定,存放于拉萨大昭寺;另一个用于确认蒙古族地区大活佛、呼图克图的转世灵童,存放于北京雍和宫。

国家尊重活佛转世这一藏传佛教的信仰特点和传承方式,尊重藏传佛教的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1992年,国务院宗教事务管理局批准了第十七世噶玛巴活佛的继任;1995年,西藏自治区按照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经过金瓶掣签,报国务院批准,完成了第十世班禅转世灵童的寻访、认定以及第十一世班禅的册立和坐床。

西藏民主改革后,经过国家和西藏自治区政府批准继任的活佛共30多人。

苯教

西藏本土的古老宗教。约于公元前5世纪,由古象雄王子辛饶米沃且在象雄原始宗教的基础上创建。其最初的活动中心在今西藏阿里噶尔县门士区一带,早期主要仅限于一些祈福消灾、祓邪祛祟的原始仪式。约纪元前后,苯教东传雅鲁藏布江流域,逐渐成为在西藏高原居主导地位的宗教势力。

苯教与藏传佛教有过长期激烈的斗争,为了自身的生存和发展,直接或变相吸收了大量藏传佛教的内容和形式。很多人认为苯教已经成为藏传佛教的一支,但宗教界许多人士则不以为然。

据统计,西藏自治区现有88座苯教寺庙,其中昌都地区55座、那曲地区23座、日喀则地区6座、林芝地区2座、拉萨和阿里各有1座。

伊斯兰教

伊斯兰教在西藏已有1100多年的历史。拉萨市现有回族居民2000多人,其中大多数人信仰伊斯兰教。此外,还有为数不多的其他民族或外籍的穆斯林,无论是旅居还是定居拉萨的穆斯林,都能够按照自己的信仰,过正常的宗教生活。

如今,世居拉萨的穆斯林的语言已经藏语化,服装已经藏族化,他们在保持自己宗教信念和生活习俗的同时,与当地的藏族僧俗也相处得和谐友好。日常交际语言多为藏语或汉语,做礼拜时,先用阿拉伯语诵经,然后再用藏语诵经。

目前在拉萨市有清真寺4座,其中河坝林清真寺是最著名的一座,它位于大昭寺东南的八廓南街,始建于1716年,最初建筑面积只有200多平方米,1793年进行过维修和扩建,1959年被武装叛乱分子纵火烧毁,次年集资重建。

天主教

西藏目前惟一的天主教堂,坐落在与川滇交界处的芒康县上盐井村。1865年天主教首次传入盐井,先后有17人任盐井天主教堂的神甫或传教士。这里以藏族为主,也有少量的纳西族,80%的人信奉天主教,当地信徒有600多人,外地有100多人,合计有教民740多人,祈祷经文为藏译本。当地教徒仍像其他藏民一样把藏历新年视作新年的开始,但也把圣诞节当作一大节日。圣诞节既无圣诞树,也无圣诞老人,聚会时神甫主持弥撒,讲经布道,所有教民和被邀请者都在教堂的大院子里用餐,最后是跳藏族传统的锅庄舞、弦子舞。附近藏传佛教刚达寺在每年的“跳神节”时,也邀请神甫及其教民观赏藏传佛教的“跳神舞”。

(摘自《中国西藏:事实与数字2008》)

信仰自由

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是中国的一项基本政策。中国宪法第36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

旧西藏的所谓全民信教,实际上是政教合一制度造成的一种畸形的社会现象,是封建农奴制度统治时期侵犯人权的一个写照。那个时代,人们处于一种身不由己的状态中,根本不存在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

西藏实行民主改革的过程中,在废除封建农奴制度的同时,也废除了寺院及上层僧侣的封建特权和剥削制度,保护了广大僧俗人民获得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仍然留寺的僧尼,其生活得到了很好的照顾。西藏实行民主改革后,西藏的僧俗群众真正得到了人身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他们有当僧尼的自由,僧尼也有还俗的自由,寺庙僧尼通过民主选举,建立了民主管理委员会或民主管理小组,自行管理宗教事务,自行开展佛事活动。据统计,西藏目前共有僧尼4.6万多人,约占全区总人口的1.7%。僧尼们正常进行学经、辩经、灌顶、授戒等活动和仪式,念经、祈福、消灾、摸顶、超度亡灵等法事都在正常进行。此外,根据上层爱国宗教人士、广大僧俗群众的意愿和信教群众宗教活动的需要,一批重点寺庙,被作为国家级或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给予了重点保护。

今天,西藏的信教群众可以自由地在家中设经堂、佛龛,可以自由地去寺庙、神山、神湖朝拜,转山、转经、上供、诵经等或参加其它宗教活动。在西藏,随处可见善男信女悬挂的经幡、堆积的玛尼堆,在一些著名的寺院内外,挤满了磕长头、转经、朝佛的信教群众。如今,每年到拉萨大昭寺朝拜敬香的信众达百万以上。群众婚丧嫁娶仪式中有宗教色彩的习俗也都受到完全尊重。各种宗教节日,如拉萨传昭大法会、传统的马年转冈仁波齐神山、羊年转纳木措神湖等,每年都在正常进行。

藏传佛教特有的活佛转世制度,也作为全面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一项内容得以恢复。1992年,中央人民政府批准认定藏传佛教噶举派第十七世噶玛巴活佛。1995年,按照历史定制和藏传佛教的仪轨,经过金瓶掣签并经中央政府的批准,认定了十世班禅转世灵童。如今,一批经过批准认定的转世活佛,活跃在西藏的各种宗教活动场所。

(摘自《中国西藏:事实与数字2008》)

原文地址:西藏民族、人口、宗教基本情况作者:龙树
http://www.china.com.cn/aboutchina/zhuanti/08xzsz/2008-04/24/content_15010525.htm

郁离成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8c33ab0100lr2a.html

分类: 历史, 宗教, 汉博, 社会状况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