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状况, 藏人博客 > 感觉中认识的点滴记录

感觉中认识的点滴记录

2008年11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原先还在基层时,邻居是一位藏文教师,听说他的汉语文水平也一样好,曾经能将《新华字典》各页内容都记的一点不差,翻译过《红楼梦》,但当他还没有译完该书二分之一的内容时别人已经译出并出版了。这点后来在与他的交往中,从他藏书的《红楼梦》里被他用红蓝笔下划线,以及那满书密度特别大的注解中可见一斑。原来我不信他有那般的知识面,但当我慢慢认识他,并且有了共同话题时,我开始感觉到他对一些问题见地的深入。当时的我也和其他同龄人一样,喜欢表明是一个非常喜欢自己民族的人物。其实我也是在他面前这样表白的,但他当场就给了我至今都无法忘怀的嘲解,他严肃地说道:“你一个不懂本民族文字的人,仅靠口头语,怎么会说爱自己的民族呢?不懂自己民族文字,没有学到点自己民族实际知识而说爱民族是没有根基的。就像没有根的植物一样…”。当时的我满心不悦,真是生气里有更多的怨言,认定他这种观点是个极端的说词罢了。自己爱民族是正当而可以行动和可以感觉得到的,而文字只不过是一些说明罢了。心想自己就是爱着属于自己的这支民族。

 

已过去十几年,为了一种自己认知的需要,那其实也是一种必然性,特别是工作不是太忙碌的时候,喜欢看一些相关佛教的书籍。问题是想了解属于自己民族的文化,可以肯定的是我们藏族的文化就在佛教里,或者说离开了佛教文化的藏族是不完整的。因此,看高僧大德们撰写的文字,尽力收集可能读到的书刊来看。但这种需要和得不到,难度是可想而知的—-特别是真实的历史。

 

从我现有的观点来看,认为懂两种语言文字的人和只懂一种语言文字的人有着本质区别,主要表现在理解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式上。这其中似乎具有一种多元和单一的条件问题。好比两个人共同进入一块花园,两个人虽然身临一样的境地,但由于个人涉及文化教育内涵的不同,面对景物的感受会比操纵同一种文化的两人有一定的区别。文化氛围下造就的习俗必然是他们有对同类物品持不同看法的原因。

 

认识这种实际的结果使我想到怎么办,我开始感觉到需要学习自己民族的文字,介于少时读到小学三年级的基础,开始的时候读起藏文来真像一个趔趄行走的酒醉汉,而更让人困惑的是词义的难以理解。记得十年前在基层下乡时,有几个四五年级的学生经过,我让他们读宣传品上的藏文字,发现这些孩子读的那么容易而顺口。由于是拼读,没有一个不认识的文字,这点要比汉字优越。在汉字中,不认识的字就是不认识,如果你读半个认识的字来解决,很有可能读错而被人耻笑。因此,学文字读音在藏汉文字中差别挺大,学汉字者再高学历也可能会撞上不会读的字,但藏文字学到小学毕业就会读所有,畅通无阻了,所以不会有读字音而有尴尬的时候。从我自己的角度来看,如果说学习藏文难,还是难在语意方面的困难,而语词中语意的难度藏、汉语不都一样吗。

 

我学习藏文的原因非常简单,就是想借自己民族的语言文字来认识自己民族的一点文化,认为单靠另一种语言文字来了解自己民族文化是不够的。在一种情况下,你会感觉到那是一种可能的变味或者说没法感受独特韵味的视角。

 

如果说还有一个原因,我想,我们这些只会操纵另类文字的人理应怕一种结果:一生学习另类文化来生活,最终由于自己并不是那个民族,而自己民族的文化又一点都没有学到,致使自己不伦不类。就像一位著名作家说的那样:这边的人将自己推过去,因为自己归根到底不属于他们那一类;而当自己回过头来时,应当属于自己一方的他们也因为你已经没有了类同的特性而推回去,遭到冷落或有意排外。我们之中是否真的有这一类人?我们有没有必要顾及这种情况呢?

 

从一般意义而言,一个民族的文化、文明、她一切沉淀下来的智慧需要由自己的文字来积累和发扬才能够稳步地光大,如果我们大多数只注重于当今的生活实用上,为了工作吃饭而学习和生活,放弃自己民族的语言文字和她独特的生活方式,那后果将会如何?会不会成为另一个消失的民族。我们是不是放弃了最重要的事业。

 

我们作为一个有特色的民族,在这种条件下,如果你不知道自己这个民族到底有什么样的文化或者说思想内涵,有什么与大众民族不同的思想境界。相反,一味只会去操纵大众民族语言文字来作为生命方式或追求的终点,一辈子不去认知自己的文化。想想看,不能否认的是你全身血管里流淌着这个民族的血液,但你不懂属于自己民族的语言文字。另外,从属你本来民族语言文字者的角度来看,你可能已经不完全属于这个民族了,因为你已经不是这个民族传统文化角度培养起来的人。你的思想观点、你的生活方式、你的人生观都已经有另一种特色了。

 

从我自己的观点来看,能够操纵自己民族语言文字的人已经看不起那些属于同胞但已经本质改变了的同族人(这可以理解)。同样,我们可以随意发现的是一些被同胞排外的人们在他操纵文化的那一类中也无形被当成另类的实际。

 

如果我用这种角度或者方法来刺激一些人,我是说那些学生,在大学里学习的时间基本上等同于上网打电子游戏的人。希望他们去学习自己的语言文字时,一些人恐怕有不同的观点,会说出我的不是(特别是那些沉迷网络的学生)。但是如果因我这种观点而真有想要学习民族文字者,那我在此也没有白说出一个绝对的真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认为自己年龄大了,学不进去,北京为了开办奥运会激励市民学习外语,七老八十了还在学习的有的时,真所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们不是学习外语,而是学习内语,相比之下恐怕更容易。

 

我们中的许多人在小的时候,特别是那些在城镇里长大的孩子,因为社会因素常年接触大众民族的孩子,父母也是为了孩子长大后工作的需要而送读国语。这样一来,自然放弃了让子女学习本族语言文字的权利。孩子一天天长大,在学习大众民族语言的同时,学到了大众民族的生活方式。其实不然,我自己也如此,活到不惑之年时,我们才真正能够感觉得到最不能容忍的是放弃了自己民族的习俗,一统在学习另族的生活习俗里了。发现自己已经不伦不类,孩子变得不会用自己民族语言来表达,有些父母还以此为傲,感觉到了成功。

 

本没有想到要说这么多,也不想说的那么露骨,想来在一种观点下生活的人,都会有高举自己习惯观点这一旗帜的必然性。我们似乎一起在向一个目的地行走,由于我们所持观点的不同,走的路也依自己的喜好选择,但谁走的路算最直截或最佳,评判我们的对错可能要从(我们的后代)更高、更远,更科学的角度来衡量才算最准吧。

  

奥松的blog

http://aosondi.tibetcul.com/52491.html

分类: 社会状况, 藏人博客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