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 藏人博客, 言论 > 创建藏族电影之我见

创建藏族电影之我见

2010年12月25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虽然,电影走进藏人的世界已有几十年的历史,可真正有自己人独立完成的电影也就是这两年的事;电影界公认为藏族有电影的年份是从2005年万导拍摄的《静静的嘛呢石》算起的。那这以前就没有藏族人自己独立完成的影片吗?我认为是有的,产生这种误解的主要原因在于体制内和体制外的创作上。当然,要得到主流电影界的的认可,还得要在体制内进行创作。

电影从起初的一个简单的记录工具到具有意识感或社会文化品格的独立的艺术形式;从一个,在很多大发明的年代发明的小玩意儿(起初的卢米埃尔兄弟并没有意识到电影的意义所在)或以一种不入流的杂耍节目,到如今商业运作的大众娱乐节目。它用自身的魅力震慑了所有对其存有异见的人群;用其特有的艺术风格奠定了它作为第七艺术的“霸位”。在这个进程中,不管是从的艺术的层面,还是从工业的层面,都形成了一种较为健全的、系统的体系。而这堪称世界文化史上奇迹性的跨越中,断然没有藏人一丝的贡献,也未曾研究过其发展的过程及原因。这是件多么羞耻、无知、落后的事啊!

那么,作为21世纪的我们,还能对电影这门艺术,像往日一般视而不见,置之不理吗?毋庸置疑,答案只会有俩字——不能。如此,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将域外电影理论和电影美学等引入雪域藏家,并根据藏族的实际情况,对其有所选择和取舍,以此来创建有藏族特色的电影,并使藏族电影早日得以健全和系统化;以下是我对这个问题的一些看法。

一、培养一批优秀的电影人

电影艺术也跟其他的六大艺术一样,是由人来创作并完成的。那么,要想让藏族电影这个牌子在电影业打响的话,就要有一批优秀的制作团队。可按目前的现状来看,我们唯一能拿的出手的也就只有万导和他的团队。这着实不得不让人心痛,泱泱雪域藏家,竟是如此的缺少有艺术细胞的人才。

虽然,大家有一万个理由来驳回我这句藏族没有艺术细胞的人才一说。可事实就是如此,容不得我们狡辩。再者,成功的人永远也不会为失败而找借口。我们能做的或是要做的便是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因素,努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挖掘并培养一批有能力、有思想,有灵性的藏家电影团队。

电影跟其他艺术门类相比较,显得有点特殊。在很多人的意识中,它有种被“神话”了的神秘感。这种意识往往让人产生一种电影是个可望而不可及的职业,更为可悲的是这种思想将很多有志于搞电影的年轻人的梦想扼杀在了摇篮中。整个社会也倾向于这种逻辑,从而给整个电影业的发展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要想让更多的年青人投身到电影行业,这种错误的思想必须要予以改正。起码要在社会这个层面上给他们以鼓励或是创造一种良好的学习环境——从家庭到学校,再到社会,我们要以支持、引导、教育那些想从事电影的人,减轻他们的思想负担。

电影是个大投资,高风险的行业。这一点也在无形中给想学电影的人带来了很大的压力,真正让他们感觉可望而不可及。可我们要明白一点:学电影不一定要当导演。这个专业还很多个体系可以我们去学。同样的,要形成一个有形的藏族电影还要从方方面面去发展,并不是拿出几部像样的作品就可以说是有了藏族电影这么简单。再者,藏族社会在这方面是一片空白,我们往那边倒都是件好事。

大多数人认为,学电影就意味着当导演。其实不然,虽然我们不得不承认,导演在这个行业中是个重要角色。但电影是个集体创作的艺术,并非有一个导演就能完成的。所以我们要有一个自己人组成的团队。这个团队中既要有一批对电影本性、电影观念、电影美学、电影技术、电影技巧等的了解和掌握,并对此有一定造诣的专业的学者和影评人之外,还要有一批能够将这些理论付诸于实践的创作团队。除此,还要有一批商业头脑的人来架构电影工业的商业化。

二、电影研究的学术取向及民族化

在传统的电影艺术研究领域,通常划分为电影理论、电影历史、电影批评三大范畴。应当说这种划分没有什么不合理、不科学的地方。但是,在具体的研究工作中,由于每个人从事的研究领域不同,关注的焦点的不同,思维的方式不同。所以开始形成了各自的“学术规范”。虽然都面对的是电影,理论研究侧重于对电影艺术观念、电影美学思潮、电影与其他艺术形式相互关系的研究;电影历史研究侧重于作家、作品的分析、电影历史的发展以及电影与社会政治之间活动关系的研究;电影批评则侧重于对于具体影片的美学风格和表现形式的分析,其中包括对影片创作得失的辩解。在这三种电影艺术研究的范畴内,美学理论的研究可能沉醉于抽象思维的乐趣而忽视对电影艺术作品的读解和对影片历史文献的严格考证,使美学理论丧失必要的历史事实的支撑;电影历史研究可能因为执著与对于历史史料的收集、真理而忽略对电影艺术理论的升入的思考,使电影的历史成为一系列简单事实的罗列而丧失历史学中应有的逻辑力量和哲学深度;电影批评也可能因为执迷于对具体影片的价值判断而忽略对电影是历史发展进程中同类影片的纵向比较而丧失对于影片历史地位的准确定位。总而言之,各种关于电影的研究都有可能因自我划定的某个独特范畴而顾此失彼,由此造成了研究方法和内容上的逐渐分化,并且开始满足与在自我划定的范围“自得其乐”。有些时候还可能形成“各立门户”、排斥异己的局面。

1.研究与建构电影理论中的立场

电影理论是个“舶来品”,若想研究并建构有藏族特色的电影理论,我们就不得不在这个跨文化的理论分析中有一种自己的立场。

我认为,民族电影不能排除外来文化的影响。事实上,在全球化背景下,也不可能排除。关键是应该对这种影响进行分析取舍,以建设一个积极、进步的民族文化为目的,采取拿来主义,为我所用。对外来文化的影响采取简单的排斥只会进入另一种误区;我们不能用藏族社会和历史现实去套用西方理论,而应该把本民族的历史现实做为出发点。说到底,这些理论的引进最终是为认识藏族电影的历史和现实提供一种方法和视点,落脚在藏族电影的认识,而非去印证某些宏大的理论。

研究藏族电影的基本动力是来自于藏族社会和文化自身的深层需求。同时,也是在这全球化语境中呼吁民族主义高涨的必然结果,但我们要让这种民族主义穿上西方理论的外衣。因为,这种理论要与藏族社会和文化建立起一种积极的的互动和对话关系。如若不然,它即使是在西方居于主流地位,在藏家仍然会处于边缘;而在西方处于边缘地位的研究,在藏家的研究中却有可能成为主流。总之,藏族本土电影的研究在密切关注西方电影理论和美学发展的同时,更应该密切关注藏族社会和文化自身的现实需求,在两者之间保持一种平衡和积极的互动。这就是本土电影研究在全球化语境下的一种基本的立场。

2.创建有藏族特色的电影美学

要创建有藏族特色的电影美学,首先要注重面向藏族电影的创作实际,面向藏族电影市场和电影观众,努力探索、回答和解决出现的美学问题,从而使电影创作和电影批评能更加健康的发展,同时,也给电影观众以必要的引导和影响,以提高他们的审美趣味和鉴赏能力。

从藏族电影的创作实际,市场运行等方面思考,我认为,以下几个主要美学问题必须要予以解决。

第一,是电影与现实的审美关系问题,即电影作者如何以电影思维和电影语言去真实、深刻的表现生活,反映现实,拍摄出广大观众所喜闻乐见的好影片。现在很多热爱电影的朋友所拍摄的影片对现实生活的反映有所疏离,对当下藏人的生活状况和思想情感较少关注,不少影片的思想苍白、意蕴浅薄,电影语言也缺乏创新,故无法引起观众的观赏兴趣和情感共鸣。在这个电影业刚刚兴始的时代里,如何强化电影与现实的联系,增强电影创作者关注社会发展和普通民众生存的责任感,使之能以更真挚的情感和富有创新的电影手段去概括,表达自己的艺术感悟和思想认识,使影片更能凸显创作者的社会良知和人文精神,又具有观众的艺术感染力和长久的美学生命力,乃是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第二,电影美学研究必须和观众多样化的审美实践相互结合,因此,如何正确的把握不同文化层次的电影观众的审美心理趋向,深入探讨电影美感如何在审美主体(观众)和审美客体(影片)的统一中产生,并从接受美学的角度研究观众对影片的价值、意义的产生所起的重要作用等,均是电影美学研究应该予以认真关注的问题。无疑,电影必须面向观众、吸引观众,电影创作者也必须了解和把握观众的审美需求,并以此不断调整自己的创作,来满足观众不断更新、不断增长的审美需求。在这方面电影理论工作者则应通过自己的研究成果来给创作者以帮助和引导。

第三,就目前国内电影批评的现状而言,批评的娱乐化和媚俗化倾向真在不断扩大,“炒作”之风颇盛,而依据美学原则进行的“美学批评”得不到应有的重视。鉴于此,我们的藏族电影应坚持电影批评中的美学分析,加强美学批评,并与历史的批评及其他多元化的批评有机的结合起来,端正批评风气,以充分发挥电影批评对于电影创作的促进作用,及电影观众的积极引导作用。

总之,电影美学研究只有注重面向藏族电影的创作实际、电影市场、电影观众,努力探索、回答和解决其中的许多美学问题,才不会流域空乏,才会有生气和活力,也才能体现藏族特色,并受到更多的关注和重视。

要创建有藏族特色的电影美学,还应注重从藏族文学艺术的美学传统中汲取有益的营养,从而使之与藏族的文化传统、美学传统有机衔接起来,显示出更浓厚的藏家色彩和本土特征。

电影是“舶来品”,在藏族文学艺术中,并无直接依傍的传统和学习的对象。但是,文学艺术的许多基本规律是相通的,是可以相互借鉴的——借鉴藏族美学的传统,在电影的艺术形式和表现手法上民族化,从而让藏族电影显示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态;无论是在叙事方法、人物塑造,还是在意境营造、音乐插曲等方面,既要有继承借鉴,也要有创新改造,使藏族电影显示出浓郁的藏家风情和藏族美学神韵,形成鲜明的民族风格。

藏族电影美学的理论建设也同样如此。藏族有悠久的文学艺术传统,诗论、乐论、画论和戏剧理论都产生的很早,不仅有一批颇有影响的理论成果,而且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这就为藏族电影美学理论的建设提供了学习借鉴的对象。这里我们也有一些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怎样充分借鉴和运用古典戏剧和古典文学的理论与技巧,并融合现代电影剧作的创作方法来实现电影剧作的民族化;如何学习借鉴藏族传统戏剧、文学和绘画的表现手法,以此来丰富、发展电影的艺术技巧,使电影形式具有藏族独有的美学风貌。

总之,在全球化语境下,无论是电影创作,还是电影理论和电影美学建设,我们都要大力弘扬民族文化认同和美学精神,充分利用民族文化资源,促使有藏族特色的电影创作和电影理论、电影美学在国际影坛上发扬光大。

要创建有藏族特色的电影美学体系,当然还要不断向西方电影美学学习借鉴,以此来丰富、充实、完善自己的体系。藏族电影美学的理论基础得要从域外引进,无论是蒙太奇理论、照相本体论、还是结构主义和符号学等,均不可能在传统的藏族文化中“找见”,为此向西方学习是我们绕不开的一条道。

百年来,欧美电影研究的理论成果十分丰硕,这些成果既来自于一批专业的电影理论家和美学家之手,也来自于一批哲学家、文学家、心理学家、社会学家等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者之手,这就使电影理论和电影美学与其他文艺理论、文艺美学及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的交流融合不断加强。由此,即使电影理论和电影美学的内容更加丰富充实,其形态多样化;也通过交叉融合形成了一些新的学科和新的研究方向,从而有利于推动文艺理论、文艺美学和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的繁荣发展。这正是藏族电影理论和电影美学所欠缺的,所需要弥补的。

在当下,藏族的电影理论和电影美学研究未能得到重视,其他学科的专家学者也没有介入这一领域,故而在队伍的建设、理论研究等方面是一片空白。若要创建有藏族特色的电影美学体系,不仅要解决以上的问题外,还要有一定的计划和原则。为此,有计划的引入域外的理论成果,依据藏族实际情况予以学习借鉴,并在此基础基础上进行创新改造,这对于加快藏族电影理论和电影美学的建设,使之不仅能与国际接轨,而且能在国际上占据一席之地,则是十分必要的。而在引进介绍的过程的中,要切实注意一下几点。

首先,对已有定评的经典理论成果,要竟可能系统、全面地翻译介绍,以使藏族电影理论者对此能有完整、深入的了解和把握。百年来,经历了时间的筛选,在电影理论和电影美学领域里,有一批众所公认的、对学科和学派的建立有奠基和开拓性作用的重要成果,它们显示了世界各国电影理论工作者和人文科学、社会科学学者对电影的理论认识和美学把握所已达到的学术高度,是人类精神文化宝库中的重要财富。为此,要创建有藏族特色的电影美学体系,就应该注重这些经典理论成果中汲取营养。

其次,要关注域外各国电影理论和电影美学研究的现状与进展情况,及时地、有选择地引入和介绍一些最新理论成果。例如,当下数字化媒体技术给电影的发展以很大的影响,也给电影理论和电影美学研究带来了许多新的的课题,各国电影理论研究者对此均在研究,也不断有一些新的成果出现;而及时地、有选择地将一些最新理论成果引入,则有助于我们开拓学术视野,加强对这些课题的研究,并形成有自己见解的新成果。

但是,每一个民族的文化都有其生长发育的土壤;当其移植到一种新的文化环境中时,必然会有所变异,并被更新改造。因此,对域外电影理论和电影美学成果的积极引入,必然要根据藏族实际情况有所选择和取舍;引入后也必然要有所更新和改造,使之能真正融入藏族电影文化的体系之中,成为藏族电影理论和电影美学有机的组成部分。而全盘西化、一切照抄、机械搬运的做法则是不足取的,恰如鲁迅先生所说:“我们要运用脑髓,放出眼光,自己来拿!”而拿来的目的,乃在于真正为我所用。

综上所述,在全球化进程和全球化语境中,我们即要强调民族文化认同,保持民族文化特色,又要不断扩大与国际文化学术界和电影界的对话与交流;即要注重从藏族文学艺术的美学的传统中汲取营养,又要积极引入域外电影理论和电影美学的优秀成果,并在此基础上融合改造,不断创新,只有如此,才能真正建立起有藏族特色的电影体系。

文成才旦
http://wchcd.tibetcul.com/115389.html

分类: 文艺, 藏人博客,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