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社会状况, 藏漂 > ⒉朝圣亚龙寺(上)-《2010多康游记》(有图)

⒉朝圣亚龙寺(上)-《2010多康游记》(有图)

2010年12月2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一世多智钦生前在亚龙寺故居之地
(擦擦房所在地下留有旧居地基)

316

多智钦三寺

对于教法的弘扬而言,传承祖师及所住锡的寺院都是极其重要的。对于大圆满隆钦宁提传承而言,掘藏上师晋美朗巴与其长期住锡的才让炯寺是隆钦宁提教法弘扬的源头,而根本法主多智钦仁波切及其创建住锡的寺院,则可称的上教法弘扬的中坚。

325晋美朗巴大师生前所住锡的才让炯寺

据一世多智钦仁波切的传记中的记载,大伏藏师绒敦德钦林巴曾经有这样的授记:”英雄的菩萨、圣王子的转世(即多智钦仁波切),将会出现,与大圆满阿底法门的诸上师与修士一起,他将在上、中、下色山谷修建三所寺院。”如此,由多智钦仁波切创建的重要寺院有三座,一世多智钦中年时期,在一个叫”休钦丹郭”的地方建造寺院,但只建完一座经堂,没有圆满所愿。一世多智钦老年时期,在色达亚龙地方建立了亚龙寺,之后直至圆寂仁波切一直在亚龙寺住锡。

333亚龙寺全景

至于第三座寺院–多智钦寺的建立,则和藏区近代一位著名传奇人物–新龙独眼暴君贡波南嘉有些渊源,在东珠仁波切所著的《第二世多智钦仁波切传》中有这样的记载:

341多智钦寺全景

当新龙的邪恶酋长贡波南嘉准备攻打色山谷时,他写信给多智钦说他将摧毁色山谷,但他的军队在半路经过时不会损害亚龙贝玛固。第二世多智钦回复说色山谷的人们是他的寺院属民,如果他们受到了损害,那跟损害他自己的寺院没有分别。酋长回信说当他的军队来色山谷时,他首先就会摧毁亚龙。听到此消息,亚龙贝玛固所有的居民都逃走了,只留下一座空谷。由于随从们的坚持,多智钦不得不放弃亚龙。接着根据空行母的授记,他搬迁至上多山谷的臧钦滩。(据说第一世多智钦过去也曾在臧钦滩建造过一个闭关处。)……1862年多智钦为寺院奠基,数十年后这里成为著名的多智钦寺。(关于二世多智钦建立多智钦寺的情况,请看文后附录。)

晋美朗巴大师所住锡的才让炯寺,由于历史辗转的缘故,已经变为一个尼师寺院,而位于康区的亚龙寺和多智钦寺则成为隆钦宁提教法弘扬的重要道场,而则这两座寺院现分别由第四世多智钦亚龙仁波切和第五世龙洋仁波切长期住锡管理。

长期旅居海外的第四世多智钦特巴仁波切,其在锡金长期住锡寺院的情况,网上几乎查不到什么资料,也就无从得知了。

贡巴上师缘

2007年,末学与好友爱他胜自共同游历了圣地多智钦寺并亲近了多智钦龙洋仁波切,而此次2010年的亚龙寺之行则源于末学与亚龙寺贡巴上师的一段缘分。

关于与贡巴上师的缘分,就不得不提及对末学具足恩德一位东北师兄–郭居士。2007年,末学青海果洛阿索寺参加阿邦大师转世化身才保活佛传授《敦珠新宝藏》大灌顶法会时,由于承担翻译的缘故,结识了这位已经在藏区游历求法十数年的郭居士。在郭居士的引荐之下,末学与当年结缘了大恩上师特尼仁波切,由此在仁波切的加持之下,宿年旧疾顿消……

那年在特尼仁波切家乡与郭居士分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会过面,也很少联系。一天,郭居士突然给我打来电话,他讲:”我个人很想求你一件事儿,但不是为了自己,如果你有能力,一定要帮助我护持一位上师的弘法事业,我是有心无力,但你就不同了!”

由此,我此生第一次听闻”贡巴活佛”这个名字。关于贡巴活佛的情况,郭讲了很多很多,诸如活佛是多智钦亚龙仁波切亲侄子,也是仁波切极为看重的心传弟子,活佛的父亲是亚龙仁波切胞弟–著名成就上师等等,但其中我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一个的细节:”郭到亚龙寺求法之时身体染疾不适,贡巴活佛亲自下厨做饭,照顾了郭三天,使其身体康复且求法如愿圆满。”

那时,贡巴活佛和我恰好都在成都,因此就有了第一次会面。初见面时,仁波切的其貌不扬,多少出乎我的意料,然而在之后的接触之中才发现仁波切在悲心修证学识诸多过人之处,也就明了了亚龙仁波切为何如此看重这位侄子加心子的缘故。

在当今内地密乘圈子,有这样一种风气,不在少数的密乘学子非常推崇一种所谓的”烈女”式的闻修风格。所谓”一女不事二夫”,末学以”烈女”引指那些一味强调”仅依一师一法”的闻修方式,在此末学不展开评论,仅想说明一点:这种所谓的”烈女”闻修风格,或许适合某些闻法者的根器,但不可能适合所有的闻法者,也不值得推广–当然这也仅是末学的一家之见,一家之言!

在末学所结缘的数十位上师之中,即便是同一化身的上师,每位尊者都有其不共可贵的过人之处:有的戒行严净,令人肃然起敬,五体投地;有的学识渊博,广征博引,令人顿开茅塞,胜读十年;有的慈悲深广,不舍一众,令人涕泪难忍,无以为报;有的修证难思,加持迅猛,令人信心汹涌,得未曾有;有的胜行任运,放浪洒脱,令人净信稳固,深冀解脱……

351仁波切在亚龙寺居所中

对于贡巴活佛而言,末学通过协助传法翻译及共事中深深的感受到,仁波切毫无造作的对于徒众众生的无尽大悲;仁波切的学识也令人惊叹,很多极其艰深的教法问题,仁波切居然以极其浅显的言语做出深刻譬喻解说;仁波切由于严持比丘戒律,平素鲜有神变示现,其内证我等凡夫徒众无从判知,然而在仁波切主持破瓦法会,超过半数以上的信众昏倒(就连跟随信众一同前来的小狗也昏倒了)看来,仁波切在如此年纪能有如此显现,其内在证量之深广,已经不可思议!

待续……

阿明首发于www.aming.cc

10.11.3

附录:二世多智钦仁波切创建多智钦记载节选

有一次,在德格住锡时做梦:”他去了亚龙寺,只见寺内空荡荡无一人,他想:没有人我该如何吃饭呢?正在寻思时,抬头看见寺庙泉水旁边有五只很大的秃鹫,就走了过去,其中一只秃鹫吐出了一块肉,他竞给吃了。鸟突然飞在空中变成了五仙女,她们共同授记以后要在上多山谷的藏钦滩建一处寺院(即多智钦寺)……

有一次,仁波切从亚龙寺往下走时,迎面走来一个陌生女人,她手拿一根用黑白牛毛所辫的绳子,其上打了很多的结。陌生女人说:”以前我杀了很多人,杀一人打一结,这绳子上的结全是我杀人的数字。今天我想杀你……”仁波切听后,刹那心生大悲,顷刻女鬼显得很害羞的样子,瞋恨心熄灭了。往时,亚龙部落的年轻人上吊自杀的情况时有发生。自从仁波切用大悲心调伏了女鬼后,惨剧再也未曾发生。

有一次,仁波切在光明梦境中去了珠日神山,遇到了一位浑身紫色红眼睛的人,仁波切问:”你是谁?”答:”我是山神嘉那扎那公保。”只见对方浑身上下有腐烂的多处伤口,仁波切问他为什么?他说:现在煨桑时所用的人、物品不净将我污染了。说着他给仁波切看他身上,仁波切随口给其身上吐了口水,,山神身上肿烂全无。此时仁波切远远看见很多房子的桑烟象云彩般多,但有净的和不净的。仁波切来到多廓,看见有很多裸体死人,还有一面貌非常狰狞的罗刹女,仁波切又生大悲心,瞬间可怕丑陋的罗刹女变成了十分美丽的天女,然后她带着仁波切飞到了一处长满藏红花的地方,这里有一个犹如房子般大的铜鼓,难以计数的珍宝。忽然看见东边天际飘来黄黑色的云,仙女说:”这是以前牦牛没有的一种病,看南边时,一个黑人穿着用黑牛毛编织的衣服,手拿一杆黑旗。说这是新龙的一个叫”盖弘益”的酋长(他是一个独眼龙,十分骄横残暴,迫害牧民,破坏佛法和寺庙的大恶人)他快要死了,这里就是您建寺院的地方。”

仁波切知道这里是”藏钦珍姆”(恐惧火焰)夜叉女的地方,她是会害人的。仁波切寻思我得去从她处要一块地方建寺,于是仁波切手拿普尔巴(密宗法器)飞起来入山了。钻进山一看,是一座城市,用人头骨垒起的宫殿十分高大,内层是石头垒成的。在人皮垫法座上,坐着一个十分愤怒的罗刹女”藏钦珍姆”。等仁波切到了她跟前,她用手势为上师让了一半座位,上师坐上去后说:”在藏钦这地方为我有一授记,要建一座寺院,你给我一块土地行吗?谢谢!”罗刹女寻思了一下,看来不给不行,她说:”可以”。上师说:”我们寺院僧众供养和赞叹你当护法神”。从山里出来后,上师为藏钦珍姆取名叫尼雪班玛,作了煨桑的供赞仪轨。然后吩咐管家到藏钦滩如发现一奇石,就将木普巴钉入地下。公元1862年,正式开始修建智钦寺的经堂、寮房。

–节选自《第二世多智钦·晋美朋措勇列仁波切简传》

阿明藏博客 藏传佛教宁玛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9c6180100mbjx.html

分类: 宗教, 社会状况, 藏漂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