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汉博, 社会状况 > 阿坝的逶迤–红原篇(上)(有图)

阿坝的逶迤–红原篇(上)(有图)

2010年12月2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作者:老陶
8月16日茶店子车站所有开往阿坝州的车辆因泥石流停运。退票后,遇一开往阿坝的小面包车,谈好价,直往红原而去。

一路上总因意外”馊”获,或堵车或改道。

路径宝山镇,灰泥断木遍地,据说是山洪遗迹。原意行至马尔康过夜,结果凌晨近三点才到,如此时住下也睡不了几个小时。在我们强烈要求下,乔师兄披挂上阵开夜车,从马尔康直奔红原。路极其颠簸,两车前后行驶。车灯照着,能见似乎只有几米,再往前则只能看见前车扬起的土尘了。

整个晚上,在车后座上上下颠簸,什么都不想就想有口热水。暗想:纵然家财万贯的人,此时操心的也无非吃穿住行四字罢了。根本无法入睡,双目发怔,胡思乱想。直到天边露出曙光,看见山顶一件小屋外立一经幡竿子,学人做瑟瑟状,才回过神来:已经在藏区了。

到了红原县城,急忙给上师打电话,结果却是金花接的:阿爸现在正在县城,你等等啊,他去接你们回家来。在十字街头远远看见瘦了好多的上师,用他那有点晃晃悠悠的招牌姿势向我们走来。于是乎,就搭着上师的顺风车往家里奔来。草原在晨光中青青的。

在红原呆了不到十天。感觉每天都是夜晚,才能匆匆见上师回到新房坐一会儿。佛母还是一如既往地忙里忙外,见到每一位弟子都会拉着手,用生硬的汉语问:吃饭没有,休息嘛,休息一下。唉呀,辛苦了呀。

1116去县城采买的路上

前来帮忙的藏民很多,但语言沟通是大问题,所以只好各忙各的。在上师新家打了几日地铺,忙得晕头转向的佛母总是担心我们冷着,被子毯子一床床地从老屋搬来或从老乡家借来。

庆典前,师兄弟陆续前来,上师家的亲戚也陆续赶到,汉人弟子便被安排到乡上最好的宾馆。(这是我这次去藏区住的最好和最昂贵的宾馆了)。宾馆老板说:活佛早就说你们要来,很早就和我说要订宾馆,他人心好得很。上师仍是笑眯眯地:你们好好吃住在这里,我来付钱。但是一定要吃饱。

吉日,拆了法座的木箱,众人齐心协力搬上上师新家2楼。刚组装安放好,外面大雨倾盆而下。水主财,应是个好兆头,我暗想。几个人坐在法座面前的地板上,看着贴满98真金的法座,谁也不想挪窝。雨天的光线让法座有一种别样的光辉。

活佛,上师,阿卡,老乡,亲戚,上师忙于接待。我基本上没有看到上师有个人的时间。庆典头一天,上师风尘仆仆地带大家去塔林挂了经幡,又在莲师殿里带领大家一起会供。酥油灯的光明和香气里,上师带领大家虔诵莲师祈祷文和大自在祈祷文,那一刻,我差点就以为自己是真正地知晓诸佛是随时随地因众生的祈愿而显现化身了。

1214塔林里的莲师殿

阿明藏博客 藏传佛教宁玛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9c6180100lh22.html

分类: 宗教, 汉博, 社会状况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