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宗教, 藏漂 > ⒊喇荣故地游(中)-《2010多康游记》(有图)

⒊喇荣故地游(中)-《2010多康游记》(有图)

2010年12月2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早年的年龙寺

611

应该说不

初次结识唐居士,就在那趟赶往色达的公车上,那时的川藏公路路况非常的差,又加之时逢雨季,半天的路程我们整整走了两天。其间,由于塌方堵塞我们经常下车休息,闲聊搭讪之间,车上七八个赶往喇荣朝圣的汉人就这么结识了。

这些人当中,有一老(女)一少(男)两位居士来自新疆,他们是年龙上师与年龙佛母的忠实弟子,其他几位初学在听闻了双尊的功德之后,很多人纷纷表示要到年龙觐见亲近–请注意,这其中不包括我和唐,这个真的很重要。

新疆的年轻男居士直接赶往了年龙,而新疆的女居士则跟着我们到了喇荣,这位老师兄一再的表示:”不管要多久,我都会等,直到我帮助大家满了觐见年龙双尊的愿!”然而当抵达喇荣后,人们的心念都变了,那些居士没有一个人再想去年龙,这也与双尊外出未归多少有些关系。

三天中,老居士一直问大家何时启程,人们都默默不语,最终唐和我抹不开面子,跟着老师兄起程了,跟着启程的还有重庆居士和另外一位喇荣遇到的亲近道友(同为丹贝旺旭仁波切弟子)。

那时的我是非常复杂的,现在看起来我那时真的”应该说不”,怎奈那时的我太过年轻!事实上,我在年轻的时候,因为顾忌面子的问题,做了很多心中不太情愿的事情,现在年纪大了,看到”面子”实在是个太过虚伪的东西,所以”说不”就成了一件理直气壮的事儿……

命悬一线

62年龙上师与空行仁波切

也许是喇荣天藏”假死”的缘起吧,我在年龙寺因为各方面的原因,”拉肚子”(在喇荣期间曾经简单治疗,已基本好转,但因为衣着单薄没有完全痊愈。)的问题再次爆发加剧为”上吐下泻”,经过两天一夜的不断折腾,我已经感觉到眩晕,这是进入昏迷的前兆!

那时的年龙寺交通极不方便,有时七八天也不会赶到一辆顺风车,呕吐腹泻本身并不算是什么重症,但其所带来的脱水症如不能得到及时控制决,我可能会因衰竭而导致死亡。

当时,我的那位同门道友关心的问我:”小赵,你感觉怎样,还需不需要休息一天?”我躺在地板上的薄毯子上苦笑着说:”如果再躺一天,你直接给我找个天藏师就可以了!”道友沉默不语,然而就在那个时候,一位常住汉族居士把道友叫到一边,悄声的跟她说:”你的这位师兄,我看可能快不行了,如果他死在这里,我们以后会做恶梦的,再说这所房子也不是我们的,你看能不能把你师兄抬出去……”

虽然那位汉族居士的话声音很小,但我却听得极其清楚。应该是这番话,刺激了同门道友,她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大声斥责重庆居士和常住的某些居士:”你们还是人吗?!你们还有良心吗?!他都要死了,你们难道还要这样对待他吗?!”在我的示意之下,道友止住了,他的斥责多少有些的作用,温暖的人造毛内衬回到了我的身上,而那些常住居士还是选择了继续沉默。

后来的发生的时候,非常具有传奇色彩,我在服用一枚甘露丸之后,拉肚子几乎在刹那间得到了痊愈(详情请看《亲历甘露丸感应:年龙寺患病甘露丸救命》: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9c618010006qt.html)。这段”命悬一线”的经历,对我以后的求法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当然,我在年龙寺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双尊仁波切,那之后大约四年,我有幸在青海久治拜见了年龙双尊仁波切,当我向两位尊者说明”我曾在98年到过年龙” 时,空行仁波切不住的说:”啊擦擦,酿吉,酿吉因!(汉义:”哎呀呀,可怜,真的是可怜!”)”那时,我无语恭敬合掌–仁波切真的是益西措嘉佛母的真实化身,遍知一切,真实不虚!

“乱跑”心死

63根本上师丹贝旺旭仁波切早年法照

事实上,我在喇荣和年龙其间,除了极为熟识的人,遭遇了很多冷遇:在喇荣,本想寻访的一位道友计划也被迫取消;拜见法王时还和负责接待的藏族喇嘛小摩擦了一把(我因为忘记了请法王加持照片,返回时遭喇嘛阻拦,在我坚持之下才得完成。);晚间到喇荣诊所治疗拉肚子时无奈的等了很久,治疗时态度也很冷漠;后来去了年龙,路上时唐遭一位自称空行仁波切(年龙佛母)侄儿的藏族司机的痛打;我因病复发躺在地板上几近死亡时,某位常住居士那句”他要是死在了这个房间里,我们以后会做恶梦的”让我倍感凄凉。

凡此总总,那时的我真的没有升起怨恨心,反倒是一直反思:”此段旅程未开始时,我就压根儿不想来,都是大恩根本上师丹贝旺旭仁波切一直坚持的结果,这其中有何意味呢?”

躺在年龙寺的地板上,我仰望天花板心里得出这样一个解答:”上师应该早就看到了此行的艰险,也或者途中的艰险都是上师和护法的加持,所谓”无风不起浪”–如果我没有往昔的恶因,也不会有这些恶缘的显现,总之一切都是上师的加持和往昔业缘的陈述,如果要忿恨就该忿恨自己往昔的无明,如果要作为就该依师修行早日出离轮回!”

由此,本来就不愿到处”乱跑”的我,就更加下定决心以后安心留在根本上师身边,如无必要哪也不去。事后我也的确是这样做了,丹贝旺旭仁波切曾经多次的在各个场合这样讲:”我的这几位汉族弟子很老实,即便距离喇荣这么近,他们一次也不去,我这里没有翻译也很少讲课,但他们就是安安静静待在这个山谷里禅修,我怎能辜负他们对我的期待呢?!”然而,我这个一直自认为从不乱跑的求法者,后来却被某些偏见者封为”乱跑求法”的典型,这也真的是颇具讽刺意味!

64丹贝旺旭仁波切(左一)与慈诚藏悟仁波切(左二)早年照片

待续……

祈愿莲师教法恒兴盛!

阿明首发于www.aming.cc
10.11.22

阿明藏博客 藏传佛教宁玛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9c6180100mtt9.html

分类: 历史, 宗教, 藏漂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