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旅游, 藏漂 > ⒊喇荣故地游(上)-《2010多康游记》(有图)

⒊喇荣故地游(上)-《2010多康游记》(有图)

2010年12月2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又见佛教都市–喇荣

711

作为整个康区乃至整个藏区最知名的弘法道场,喇荣五明佛学院的历史地位可以说是其他道场无可企及的,尤其创建者晋美彭措法王为遭受浩劫重创的藏传佛教的复兴大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不但如此法王的志业还波及到内地,当今内地佛法复兴繁荣也多蒙尊者恩德。

喇荣是成都好友一直的梦想之地,而我也想旧地重游,从1998年首次踏上喇荣的土地,到现在已经整整十二个年头了,掐指一算我可能是十数次过喇荣而不入了,最近的一次是跟道友在喇荣天藏场观看天藏(详情请看《喇荣尸陀林-2010年春甘孜朝圣之旅》: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9c6180100iqo0.html),由于道友曾经去过喇荣多次且时间紧张,那次距离喇荣不到一公里但也只能放弃了。

贡巴活佛得知道友的心愿,执意陪我们到喇荣朝圣,我们怕活佛辛苦坚决不同意,但最终拗不过活佛,只能一同起程了。从色达县城到喇荣,有很多的私车,每人五元一会一趟非常的方便,大约走了二十多分钟,我们就到了圣地喇荣。

再次踏上了了故地,往事一幕幕在清晰的在心底浮现。

那是在1998年,我、益西和诚理三人从武汉出发经过长途的颠簸终于到了大恩根本上师的寺院–德合隆。益西和诚理是出家人尊师命留在了德合隆,而我却因为种种周折,在丹贝旺旭仁波切的要求下,独自一人前往喇荣朝圣–那时回成都的路因塌方断了,我也是别无选择。

在路上,我遇到了几个志同道合者,他们其中有几个相约前往年龙寺求法,然而最终这几人都没有去年龙,仅剩下我和北京的唐居士两人误会加无奈之下,在之后去了年龙,而我在年龙遭遇重疾几乎丧命,其后我和唐居士回成都,又遭遇”身无分文”的困境,现在想起来那一次–也是第一次藏地朝圣之旅真是有太多的事故与波折!

现在想起来,不妨简单的做个追忆:

疑似护法

72马 尔 康 夜 景(98年可不是这个样子)

本来,我哪也不想去,只想在德合隆好好的呆一个暑假,但后来在一位宣称出家又突然退转的师兄影响之下,我最终莫名其妙的被根本上师丹贝旺旭仁波切要求前往喇荣朝圣–而且还写了引荐函,如此我很无奈的踏上了旅程。

在临行前,我独自一人登上了寺院神山顶上的护法”拉泽”(藏人认为是护法住的地方。),想做一个供养和祈祷,但当抵达”拉泽”时我发现什么供物也没有,于是就取出两块零钱压在了”拉泽”一块石头的下面,做了前程的祈愿–希望护法加持此行无有障碍,未来迅捷成就!

从德合隆所在的久治县城并没有直达色达的公车,在辗转抵达必经之地马尔康时我却在公交车站发现,向上没有到色达的公车,向下到成都的路断了,身上的钱也不多了可说是进退不由!就在我唏嘘不已之际,突然出现了一个自称来自青海的朝圣者主动与我搭讪。

真的不是打妄语,当那人与我搭讪时,我分神了,通过他的目光,我心里发出这样一个声音”我眼前的这个人,不是人!”就在此人的”辗转”引领之下,我终于找到了赶往色达公车停靠的旅店。

然而,就在那个时刻,来自青海朝圣者也莫名其妙的人间蒸发了,我到处找不到他的影子,他本来是约好与我同行的,且多次的说过”我已经到了三天,一直在找去色达的公车!”

我起初想此人可能因故晚到一天,然而在之后的整整三天里,我也没看到他的影子,我再次的肯定:”这个人,不是人!”事后,我返回成都时,跟武汉的那个有神通的小女孩(详情请看”《阿明前世的种种线索》⑥知前世者的惊人讲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9c6180100077o.html)谈起此事,她笑了,”那个人其实是你在德合隆供赞祈祷护法的化身”,女孩继续说,”他说他三天前就到了,你也是在到达前三天供养的护法,不是吗?!”女孩儿说的没错,不但如此,那个”不是人”的人,还替我付了赶往汽车旅馆的三轮车费,不多不少刚好”两块”!

不自量力

在赶往喇荣的公车上,我结识了好几位同一目标的内地居士。在其中有一位来自重庆的道友,他因为出门匆忙没有带厚的衣物,在路上已经是有些瑟瑟发抖。

也许那时初学佛以及年轻的缘故,我自告奋勇的将自己身上仅有的一件厚夹克的人造毛内衬借给了他。起初,我颇为自豪,觉得自己是一个真修士,不但嘴上说菩提心,而且也真行菩萨道–自他相换。

然而现在看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对他人慈悲的发心以及无私的帮助都是没有错的,但是却需要审时度势的智慧,不经过谨慎思维抉择的慈悲,可能会成为一种的可怜愚痴,就像是挽救毒蛇的农夫!

我并没有说哪位道友是毒蛇,然而我却的确很像是那个可怜的农夫。没有温暖的夹克内衬,我很快也陷入到瑟瑟之中,怕那位道友发现,我还努力忍着掩饰。最终,瑟瑟发展成了拉肚子,以至于后来我”无奈”到年龙时,几乎由此丧命!

现在看来,那位重庆道友并不穷困,如果我不借给他内衬,他也可以买件藏袍抵寒,即便没钱买藏袍,他在喇荣友伴很多,借一件更加温暖的棉衣也应该不在话下!最终,我这种一度自认”高尚”的行为,其实更多的是带着可怜加可笑的英雄主义罢了!

由此,个人感觉对于一个佛子而言,在行持”损己利他”行为的时候,应该少一些盲目”勇猛”,多一些理智和务实。

结缘法王

73法王早年法照

在喇荣的三天里,由于一直拉肚子我的作为很少,上了一堂学院大课、参加了汉经堂一堂共修、到喇荣尸陀林转了一圈,还有就是拜见了晋美彭措法王。

这是我一生唯一的一次觐见法王。由于唐居士在喇荣”树大根深”,我们顺利的加了塞,很早的就见到了法王–须知其他人需要提前预约很久的。

虽然是加了塞,但由于觐见的人太多了,我仅获得了一个摸顶加持,就被示意离开了。出门的时候,我很失落的暗想:”还是依止不出名的上师好,修证不见得有多大差别,但亲近请益的条件却非常好,上师的声名事业太大,对依止弟子来说未必是好事!”

天藏假死

74喇荣尸陀林今日

有天我因为拉肚子找不到厕所,因而一直钻到后山草丛里,解决战斗之后我决定去尸陀林(天藏场)转转。根据唐居士的介绍,我大致了解尸陀林的方位,但由于不熟悉还是一度迷失了方向。最终我还是找到了尸陀林,很巧的是刚好其他几位同行者也赶到了。

那时天藏已接近尾声,我们仅仅看到已经被剁碎的遗骸在刹那间被鹰鹫吞食一空。就在那时,来了一老一少爷孙俩,与天藏师交谈不久,那个小男孩就躺在了天藏台上,天藏师举起刀斧”虚拟”的天藏了小男孩,还煞有介事的念诵了一段经文,完事爷爷给了天藏师五十块钱后就一起离开了。

唐居士了解那位天藏师粗通汉语,走到跟前询问刚刚的事情,天藏师比比划划的解释:”刚刚这样死了一回,好处大得很!”大家马上明白了其中的意味,就是汉地所说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

唐提议大家都做一次,天藏师也表示一概免费服务。唐看到天藏石台上满是碎屑血污,就顺道从抬起一块被随意丢弃的棺材板–货真价实的,放在了天藏台上,这样每人都尝试了一次。

当我第一个爬在天藏台上时,天藏师问我”你叫啥?”我告知了我的俗名,于是天藏师抡起铁锤高呼”**(我的俗名)死喽!**死喽!”接着就是天藏师提起刀子做一段模拟切割动作,同时还伴随着一段经文念诵!

在那个瞬间,我目视眼前的满地的肢体碎屑,耳中听闻着天藏师的诵经,鼻子里充斥着令人作呕的腥臭,心里却非常的宁静……那次以后,我曾经多次的观看天藏,但距离之近却再也没有超越那次!

待续……

祈愿莲师教法恒兴盛!

阿明首发于www.aming.cc

10.11.11

阿明藏博客 藏传佛教宁玛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9c6180100mit1.html

分类: 宗教, 旅游, 藏漂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