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未分类, 汉博 > 大西线调水难以实现的若干问题分析

大西线调水难以实现的若干问题分析

2010年12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霍有光.大西线调水难以实现的若干问题分析,水利水电科学进展,2008年第6期.

大西线调水难以实现的若干问题分析
霍有光
(西安交通大学生态环境与现代农业工程中心,陕西 西安 710049)

摘要:在青藏高原强震地带与泥石流多发地区,采用堆石坝技术,大西线调水难以解决大坝和水库漏水问题,以及水渠、倒虹吸等水利设施的安全性问题;由于大坝漏水,水库蓄水高度无法达到隧道进水口高度,大规模调水将难以进行。区内大规模调水,从生态环境角度看,将引起沙漠化、草原退化、植物群落消亡等问题;从经济角度看,由于不是自流调水,可调水量不大,工程建设与工程维护的投资巨大,调水的经济效益有限;从社会角度看,调水将改变西南与西北地区、我国和邻国之间的利益关系,会带来社会或政治问题。

大西线调水工程是郭开先生在“朔天运河方案”中提出的。据称:拟从朔玛滩水库(水位高程3588m)开始调水,千里跋涉入黄河(3358m),落差 230m。全程由南向北,串联“五江一河”(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由于“西藏之水救中国”,“具有十分可观的社会、经济和生态效益”,所以“引起了各界的广泛重视”。[1-5]

1 大西线调水方案的一些基本工程数据与筑坝特点

大西线从雅鲁藏布江到黄河,地图直线距离760km,实际长约1239km。第一期工程:大致包括19座高坝水库(总库容2888亿m3,设计总引水量为 2006亿m3)、8条隧洞(总长240km,最长的隧洞60km,短的6km)、9座水电工程(总装机容量2120万kw)、600km引水集水渠(其中集水渠200km,渠库89座)、6个倒虹吸工程(10个汇水池)。(表1)

第二期工程:从拉加峡水库沿3358m等高线、经216km的拉青大渠(即拉加峡——青海湖大渠),引水入青海湖。青海湖水面将升高32m,水面高程将达到(3194+32=)3226m,水面面积将增至10000km2,总蓄水量将达到3689亿m3。然后,以青海湖为调节库,向新疆、河西走廊、内蒙、河北等地调水,利用落差建立一系列规模宏大的发电工程。 [3-5]

至于工期、调水量与工程投资问题,2006年3月郭开在回答《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提问时说:“第一期工程,朔玛滩水库按3568m运行”,“第二期工程朔玛滩水库,水位达到3588m”。“2250亿元到位(2000年价),保证5年内完成第一期工程,引藏水1000亿m3入黄河;再5年完成第二期工程,引水增加到2006亿m3。2250亿元投资,工期5~10年就这样定下来了,这绝对不是戏言。”[2]

据大西线方案说:“这里多数为V型峡谷,采用筑坝引水,原料充足,很适合定向爆破筑坝,造价低廉。”[5]区内“属地震多发区,大西线南水北调工程多高坝、超高坝,不宜建造钢筋水泥坝。大西线8个水库坝址都是人烟稀少的V型大峡谷,最宜于采用定向爆破方法,筑堆石坝堵江。这种巨型堆石坝完全可以截断水流湍急的大江大河,壅高水位数百米,形成大型、巨型水库,不怕地震,不愁坍塌,而且造价低廉”。[3]

表1 大西线调水沿途若干堆石坝的高度与库容
水库名称 坝高/m 库容/亿m3 水系 水位高程/m
朔马滩 90 48 雅鲁藏布江水系 3588
百巴(尼洋河) 298 200 雅鲁藏布江水系 3528~3542
易贡藏布(八盖) 368 100 雅鲁藏布江水系 3519~3539
松宗 东坝286
北坝268 雅鲁藏布江水系 3520
朔瓦巴 389 1000~1188 怒江水系 3500~3518
紫曲 286 100
100
100 澜沧江水系 3482~3500
昂曲 241 澜沧江水系 3480~3498
扎曲 254 澜沧江主流 3479~3498
藏曲 246 200
200
200
金沙江水系 3455~3470
金沙江 343 3453~3469
赠曲 296 3451~3468
南多村 80 40 雅砻江水系 3440~3454
达曲 80 40~50 雅砻江水系 3438~3450
尼曲 160 3438~3450
甘孜 100 16 雅砻江水系 3454
两河口 356 90~118 大渡河水系 3435~3449
县伐 296 50~60 大渡河水系 3433~3447
查理河 218 20 大渡河水系 3432~3442
拉加峡 380 488 入黄后的工程 3358
注:据《西藏之水救中国》、《大西线调水工程建议书》、《大西线实地考察纪实》等资料整理。[3-5]

由此可知,大西线19座高坝,将采用“定向爆破堆石坝”技术。这种大坝,是在河谷的两岸,通过爆破山体,使石块高速下落抛掷到预定位置堆积成坝,拦截河道。由于堆石体孔隙率最大可接近28%,坝体密实度较低,内部孔隙还会导致后期坝体的调整与沉陷,容易造成防渗体破坏而引起坝体漏水。此外,爆破会破坏山体,加宽两岸岩体内的裂缝,有时可形成绕坝渗流通道,并可使隧洞、溢洪道周围的地质条件以及岸坡的稳定条件恶化。所以,后期填实加固、防渗堵漏的工作量很大,加固坝基与防渗体均有一定困难。这种坝型主要适用于高山峡谷、地质条件良好的中小型工程。

2 制约大西线调水的若干工程因素分析

由表1可知,大西线第一期工程“走的是水库——隧洞——水库”,全线调水的水位高程在海拔3588~3358m之间。要维持自流调水,主要是通过建高坝,形成长距离的回水,尽量利用天然河道,减少人工开挖工程;回水的高程,决定了超长隧道进水口的施工高程,通过一系列超长隧道(以及明渠、倒虹吸),把19 座水库串联起来。其中:易贡藏布、朔瓦巴、金沙江、两河口、拉加峡等5座水库的大坝高度为343~389m。如此调水,存在诸多工程问题。

2.1 高坝的安全性问题
诸如19座高坝,缺少宽度、厚度、地基稳定性、坝体与围岩裂隙率等数据。众所周知,长江三峡大坝是巨型钢筋混凝土重力坝,混凝土浇筑总量2794万m3,钢筋46.30万t,总浇筑时间3080天,坝顶高程185m,总库容393亿m3。[6]大西线朔瓦巴库容为1000亿m3~1188亿m3,金沙江、百巴、拉加峡水库分别要达到200亿m3~488亿m3,它们坝体高度是三峡大坝的2倍多,库容比三峡水库大得多,而安全性远远低于三峡大坝,巨大的库容(水压),将对缺少坚实根基、仅靠堆石虚压在河床之上大坝,产生强大的压力,如果造成垮坝,后果将不堪设想。(注:若改堆石坝为超巨型钢筋混凝土重力坝,仅工程费用、工程周期而言,就远远不如其他调水方案了。)

2.2 堆石坝漏水问题
区内山体主要由下奥陶统、中上泥盆统以及二叠系等地层组成,岩性主要为结晶灰岩、灰岩、白云岩、大理岩等。[7]堆石坝最大孔隙率可接近28%;两岸岩体或地层中,可能存在天然的裂缝、解理、断层与层理,甚至隐藏喀斯特构造;定向爆破可造成或拓展两岸岩体与地层内的裂缝、断层。靠爆破堆成高度为 218~389m的15座大坝,不知打算采取什么技术来防止库水渗漏?最可能出现的情形是:坝体不同高度渗出的水流,将形成数百米高的瀑布景观;两岸岩层内的裂缝、断层、层理或溶洞,形成渗透水通道,造成绕坝渗流。

2.3 堆石坝水位无法达到隧道进水口的水位
堆石坝旨在通过长距离回水,获得所谓的“壅水水位”,使“藏水”由隧道流入下一个水库。已知百巴水库回水148km;易贡藏布水库回水50km;朔瓦巴水库回水256km;扎曲水库回水100km;金沙江联合大水库回水136km;甘孜水库回水118km;两河口水库回水86km;拉加峡水库回水 300km到贾曲口。[4、5]如果这些水库中,有一处或若干处高坝出现漏水,回水(壅水)水位无法达到隧道入口的引水高程,哪怕只差几cm,那么整个调水链条就会出现一处或多处中断。最可能出现的情形是:由于漏水造成库水水位低于隧道入口,结果形成一些深度不等的湖泊(堰塞湖),调水成为泡影。

2.4 引水渠、集水渠、隧道的宽度、深度,以及倒虹吸的跨度、口径问题
大西线全长1239km,其中引水集水渠长600km。区内地貌并非平原,在崇山峻岭中拟调水1000亿m3~2006亿m3,引水渠、集水渠、隧道、倒虹吸的口径需要多大?14~25m的孔径,每年能通过这么大的流量吗?通常倒虹吸(连通管)的跨度、口径是有限度的,最常见问题是漏水。为了确保压力差,倒虹吸的跨度(长度与规模)有多大?需要平行施工几条倒虹吸?

区内水资源主要受夏季降雨和冰山融雪制约。试图用引水渠、集水渠,拦集密如蛛网的小支流,由于汛期水多、非汛期水少,那么它们的口径,要按多大来设计?季节性来水,对水库全年水位高程以及隧道进水口高程有何影响?由于冬季严寒,无法全年不间断调水,是不是还要增大引水渠、集水渠、隧道、倒虹吸的口径?如果增大口径,那么工程势必更加艰巨。面对超大的调水量与大起大伏的地形,倒虹吸等将成为“肠梗阻”工程。

2.5 区内基础研究薄弱,尚未见到稍微详细的调水工程路线图
目前区内基础研究非常薄弱。如水文站网布设得密度不够,缺少详细的水文数据;某些国际河流没有整体的流域规划;流域内梯级水电站与大规模调水的关系如何处理?缺少较系统的气象资料与地震观测资料;缺乏统一的较高精度的大比例尺地形图、地质图、断裂构造图、水文图等。大西线调水也未见到稍微详细的调水工程线路图。

以上5个问题,前3个属工程的前提性问题,如果无法解决,所谓大西线调水只能是空想而已。兹以坝高389m的朔瓦巴水库为例:(1)当堆石坝的爆破物虚压在V字型峡谷的两岸坡面时,从水库库底到坝顶的长度将超过400m(斜边大于直角边),不管坝体堆积多长,譬如5km、10km、15km等,这两岸的V 字型坡面,就会变成两条新的大断面。堆石与坡面之间,彼此是断开的、不粘连的。当然,还有堆石与库底(河床)之间的断面问题。(2)千里之堤,溃于一穴。在库容1000亿m3~1188亿m3水的强大水压作用下,库水将利用爆破形成的大断面,以及两岸岩层天然存在的裂缝、解理、断层与层理,或者利用喀斯特溶洞:①先溶蚀并冲刷走颗粒细小的黏土,掏空堆石体中细软的部分,逐渐形成较大的空隙;②硬岩块之间的泥沙被淘走后,硬岩块由间接接触变为直接接触,空洞加大,漏水的速度将逐步加剧,乃至发生管涌;③大堤内部如果大范围出现空洞化,将导致堆石体从新调整乃至溃坝。(3)汶川地震表明,凡是“豆腐渣工程”,都是钢筋水泥缺斤少两的工程。堆石坝是基本不用钢筋和水泥的工程。汶川唐家山堰塞湖蓄水仅2亿多m3,而朔瓦巴水库的蓄水量是唐家山堰塞湖的 400~500多倍。地处强震地带的大西线工程,要人造(定向爆破)一系列堆石高坝,这些大库容的堰塞湖,能够保证有可靠的安全性吗?

3 制约大西线调水的生态环境、经济、政治等因素分析

据称:大西线“总装机2亿kw……形成1万km航道……车荒罢了;水多了,污染被稀释了”;“开通朔天运河,东亚到西欧的航程缩短一万多km,年创利 2000亿美元,可为1800万人提供就业岗位”;“将使八个亚洲国家(中国、印度、缅甸、孟加拉国、泰国、越南、老挝及柬埔寨)受惠,而中国获益最大”。[5]其实,受生态环境、经济、政治等因素制约,要产生以上效益,几乎是不可能的。

3.1 制约大西线调水的生态环境问题
区内生态环境脆弱,原本就有干旱、风沙等自然灾害。由表2可以看出,区内平均降水量为370~680mm,并不比黄土高原(海拔1000~1500m,降水量200~700mm)或西北干旱、半干旱地区更多一些!水资源“较多”的原因不是来自雨水多,而是出于地域大,冰川融雪多;海拔高,蒸发量相对较小。区内草原地带常受干旱、风沙的威胁,调水将打破脆弱的自然生态平衡,加速沙漠化、草地退化,高原特殊生境的生物多样性也将受到严重威胁。

在源头地区大量调水,会对“五江一河”自身的河水生态系统造成破坏;会对源头的地表水与地下水的水均衡产生长远的负面影响。在V字型峡谷筑高坝,回水 50~300km,淹没带数百m,将严重危害青藏高原垂直分带上的生物群落。同时,19座大型水库截流了来自上游的水源,对流域下游数百km的脆弱生态,也将造成消极的影响。

表2 大西线调水线路(由南向北)沿途的地理气象特点
地名 海拔/m 年降雨量/mm 无霜期/天 常见灾害
拉萨市 3650 200~510
桑日县(朔玛滩) 4000~5000 370~420 60~180 地震、洪灾、霜冻、冰雹、干旱、雪灾
朗县 3200~5000 600 无霜期长 霜、雪、雹、风、涝、泥石流
林芝县 3000 654 洪水、泥石流、地震、冰雹、干旱
工布江达县  干旱、霜冻、冰雹、风沙、泥石流
波密县 4200 876 150 洪涝、干旱、泥石流、流沙、滑坡、地震
边坝县 3500~5000 600 ≤100 干旱、雪灾、冰雹、大风、雪崩、滑坡
昌都县  干旱、霜冻、雪灾、山洪、泥石流
江达县 3800 548 60~80 雪灾、旱灾、冰雹、霜冻、地震
甘孜州(四川) >3500 500~800 50~160 干旱、大雪、冰雹、霜冻、洪涝
注:西藏资料据《西藏自治区地图册》。[8]甘孜资料据http://baike.baidu.com/view/408971.htm

3.2 制约大西线调水的经济效益问题

大西线宣称有显著的经济效益,主要论点是:自流调水;调水量巨大;工程量小(造价低);发电与航运效益巨大等,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关于自流调水问题:(1)如2.1~2.3所述,大西线堆石坝既不安全又漏水,堰塞湖水位高程无法达到隧道进水口的高程,“自流”将多处中断。(2)引水渠、集水渠、倒虹吸等必须面对大起大伏的地形。据《西藏自治区地图册》所述:区内“山峰林立,沟壑纵横”、“山峦重叠,沟壑纵横”。[8]从地形上看,如有一起,就必有一伏。所谓“6个倒虹吸”是明显缩水了,至少应该有数十个。如果不建倒虹吸,就必须建渡槽或提水工程。(3)过黄河以后要实现“自流”调水,也不太可能。即青海湖与塔里木盆地、塔里木与准噶尔盆地、青海湖与河西走廊之间,分别被阿尔金山、天山、祁连山等山脉屏障。拟跨流域调水不仅不能“自流”,而且必须修建大型提水工程,开凿超长渠道、隧道。兹以“拉加峡――青海湖――柴达木盆地――阿尔金山――若羌”调水线路为例:

①从拉加峡水库至青海湖的调水工程。拉加峡是位于黄河上游干流中的一个峡谷。拉加峡全长216km,是典型的V型峡谷,两岸山体高出水面 700~1000m,谷宽100m左右。建拉加峡水库,在黄河拉加峡筑380m高坝拦河,使水位达3358m,也就是说,北岸山体仍高出水库水面 400~700m。拟从拉加峡水库向青海湖调藏水,为了尽量减少3358m的水位损失,或要开凿隧道,或要上马提水工程。

必须解决穿越青海南山的工程问题。青海南山因位于青海湖(青海湖曾名青海)之南而得名,又叫库库诺尔岭。青海南山长500km,宽20~90km。山峰海拔一般在4000~5000m,西北高、东南低。因此,从拉家峡水库向青海湖调藏水,至少要开凿20~40km的隧道。要使青海湖水位上涨32m,即达到(3194+32=)3226m的高度,那么开凿“共和盆地216km拉青大渠”,[3] 就无法回避共和盆地(海拔3500~3000m)凹型不平的地形,水位可能会跌落至3226m以下,不排除上马提水工程。

②从青海湖经柴达木盆地,穿越阿尔金山,抵达塔里木盆地北缘若羌县的调水工程。首先,青海湖(海拔为3194+32=3226m)被四周的群山包围。由青海湖调藏水入柴达木盆地,必须“突破西围”即穿越北西向展布的橡皮山脉(主峰海拔4452m),宽度为60km,需要上马提水工程和超长隧道工程(50~60km)。

其次,柴达木盆地西北高、东南低,盆底盐沼最低处为海拔2650m。由东南向西北调藏水穿越柴达木盆地,必须依次经过“盐壳湖沼带、细土带、戈壁砾石带、风蚀丘陵带、高山带”等五个环带状地貌。新疆若羌县附近的阿尔金山海拔高度为4000~5000m,宽度超过100km,此段南坡毗邻的柴达木盆地海拔高度在2689~3800m之间,南坡有托格热萨依河自西向东汇入青海柴达木的茫崖镇(海拔3200m)东南的尕斯库勒湖(海拔2800~3200m)。调藏水要保持“自流”态势,必须损失一定的高差(如每10km损失高差1m)。即“从海拔(3194+32=)3226m的青海湖,向西北开大渠1000多 km”,在凹凸起伏的盆地里,水位可能会跌落至海拔3000米以下。显然,要想穿越高耸宽厚的阿尔金山,必须上马提水工程(扬程至少在600m以上)和超长隧道工程(可能接近100km)。

穿越盆地1000多km的调水渠道,为了防止漏水,必须固化渠道(水泥衬护)。为了不丢失高差,要上马众多的渡槽工程(安全性降低)。受柴达木盆地海拔2650m以上、高寒冬季气候的制约,漫长的冬季也不能实现所谓的“全天候”调水(效益受限)。

③拉加峡水库有漏水与淤积之虑。拉加峡谷是黄河经过阿尼玛卿山的通道,黄河在此携带了大量黄土流向下游,造成了自上游以来的首次浑浊。在此筑380m高坝拦截黄河,形成488亿m3的大水库:一是堆石坝漏水,水位高程可能难以达到3358m;二是黄河长距离“回水300公里”,泥沙可能逐渐淤积到“贾曲口”。

由此可见,若将300亿m3~500亿m3藏水,提升到数百米的高度已属不易;由于无法自流,调水成本猛增,经济上是否划算值得商榷。

关于巨额调水量问题:大西线全程是“非自流”调水,理想调水量与实际可调水量之间有巨大差距。(1)受当地生态环境容量制约,难以支撑大规模调水(参见 3.1)。(2)由于工程地质环境不佳,诸如堆石坝的安全性与漏水问题,引水渠、集水渠、隧道、倒虹吸的实际口径之受限,以及地震、泥石流、洪水、凌汛对调水设施的威胁等因素,都难以支撑大规模调水。(3)受高原气候制约,区内无霜期只有50~180天,(表2)有漫长的冬季,全年不可能连续调水,渠道有一定的闲置期。即便拟实现300亿m3~500亿m3的调水目标,也是非常不容易的。

关于工程量与工程管理(造价与运行成本)问题:大西线地处青藏高原地震多发区,高原不断隆升,地质气候复杂,山峰林立,沟壑纵横,工程施工与工程维护需面对高寒缺氧、高地温、高地应力、断层破碎带、漏水、有害气体等不良地质条件;降雨集中在5~9月,在V字型峡谷地区调水,由于雨热同季,冰川消融,易形成塌方、山体滑坡、泥石流,对引水渠、集水渠、倒虹吸构成巨大的威胁;大坝回水50~300km,淹没高度数百m,巨大的蓄水数量,将瓦解边坡冻土带,诱发水库地震、滑坡和泥石流,水库有淤积之患,明渠有堰塞之险。总之,工程投资与工程维护费用决非小数。

譬如:区内地震属浅源地震,破坏力强。已知在边坝县周边拟建3座大型堆石坝水库,该县地处察隅与墨脱强地震带的交汇处,经常发生有感地震。1950年察隅曾发生8.6级地震;墨脱县属高山峡谷地震带,地质构造极不稳定。受印度洋暖湿气流影响,夏季山体滑坡等自然灾害不断;冬季冰崩、雪崩频繁。而沿“察隅 ——波密——林芝”走向,还存在一条深大断裂带。[7、8、9]此外,大渡河与雅砻江上游,地处炉霍——康定强震带,1973年2月炉霍曾发生8.2级大地震,[10、11]其中“鲜水河断裂带平均27.5年左右发生一次7级以上地震”。[7]可见,在强震多发、断裂密集的地区,要保证大坝、渠道、倒虹吸的安全,就必须大大增加投资。

关于发电效益问题:根据能量守恒与转化定律,譬如从海拔3588m的朔马滩水库调水,当水量相同时,无论“向南流”,还是“向北流”,降至海拔0米,理论上的最大发电量应该是相同的,差异只是受地形(落差)制约,转化效率可能有高、低之别,但不可能转化出远远大于理论值的电能。如果分析地形,藏水“向南流”,具有流程较短、水流湍急等特点,水力发电应该有较高的转化率。而藏水“向北流”(大西线),调水路程漫长且地形大起大伏,为了满足“自流”,不得不损失许多落差,因此不可能比“藏水南流”有更高的发电效益(转化率)。大西线所谓发电效益,显然存在误区:(1)忽视了长距离调水损失的落差问题;忽视了提水工程所消耗的电能问题。(2)误认为可转化出成倍的电能,陷入“永动机”一类的思维怪圈。(3)调“五江一河”之水,对这些河流已建和待建的梯级电站的发电效益,将产生不利的影响。大西线入黄后的发电效益,不仅将被西南减少的发电量所抵消,而且会闲置西南已建的一批大型水电站工程,与国家“西电东送” 战略相悖。

关于航运效益问题:大西线认为“输水渠实际上是一条从天津至新疆和拉萨的长达6600km的可通航轮船的万里大运河”。[3] 然而通航(轮船的大小)与调水,两种河渠的水量、深度、宽度等是有差别的。(1)开挖漫长、宽大的防渗航道,工程量不可小视。如果水源不足,航运将无法维持,造成航道浪费。(2)隧洞直径有限,体型硕大的轮船,是无法进入狭窄的隧道的。若仅满足小船通航(而不是潜水艇),即小船主体需要浮出水面,那么隧道只能流淌半洞水。拟实现年输水上千亿m3的目标,不知将平行开凿多少条超长隧道?(3)即便有些河段可以通航,譬如黄河内蒙古河段海拔高度为 1200~1100m,每年有4~5个月的时间将成为“稳定封河河段”。每年封河、开河时,都要发生不同程度的卡冰结坝险情,造成不同程度的冰凌灾害。轻者破坏水利设施和水工建筑物,重者会阻断河流,使上游水位急剧上涨,给沿岸人民生命财产带来巨大损害。[12、13]大西线由南向北所跨越的纬度很大,结冰时,南北不同期;开河时,南北也不同期。封冻期不仅调水数量、通航将受到制约,凌汛期也将对航道(渠道)构成危害,无法实现全年安全通航。

3.3 制约大西线调水的社会与政治问题

由大西线即“五江一河”大规模调水,将改变区域之间、国与国之间的利益关系,产生社会或政治问题。(1)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均属长江的支流,调水将改变我国西南与西北的水资源配置,要改变输出地区与输入地区诸如生态、经济、社会等利益关系,未必利大于弊。(2)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属国际性河流,调水将改变中国与南疆周边国家之间的水资源分配格局,所谓“这项水利开发工程将使八个亚洲国家(中国、印度、缅甸、孟加拉国、泰国、越南、老挝及柬埔寨)受惠,而中国获益最大”的说法,显然是缺失换位思考的一家之言、一面之词,利益攸关的国家未必赞同。譬如:“2006年,印度政府就转达了它对有关中国向雅鲁藏布江上修大坝并将水引向东北地区报道的担忧。”[14]“调水利他”的理由是:能缓解下游国家的水灾。其实,上游建梯级电站调节水源,同样可减少下游国家的水灾。

综上所述,大西线调水工程是充满直觉因素、浪漫色彩超过现实可能性的科幻工程,它低估了施工难度,缩小了工程成本,夸大了可调水数量,放大了社会与经济效益。由于它受工程技术、生态环境、经济效益、社会与政治等因素制约,客观上既不允许、也不可能调1000亿m3~2006亿m3的藏水。鉴于是“提水”工程,上限难以超过300亿m3~500亿m3,且很可能弊大于利,所以,它既不是最佳调水方案,也不是“救中国”的惟一选项。至于如何缓解我国北方缺水问题,则可通过节水以及其他的调水工程来解决。

参考文献
[1]郭开.在香山科学会议上的报告:郭开论大西线南水北调[R].2005-07-01.http://boowoop.ycool.com/post.1728805.html.
[2]章轲.“大西线调水”首倡者郭开:拯救黄河迫在眉睫[N].第一财经日报,2006-03-21:(3).
[3]中国黄河文化经济发展研究会,大西线南水北调论证委员会(杨德明执笔).大西线南水北调工程建议书[J].当代思潮,1999(2):2-18.
[4]何广沂.大西线实地考察纪实?冲刺[M].北京:中国铁道出版社,2004.
[5]李伶.西藏之水救中国:大西线“再造中国”战略内幕详录[M].北京:中国长安出版社,2005.
[6]三峡工程:十大世界之最[EB],china.eastday.com中国频道,http://news.eastday.com/eastday/node81741/node82383/node135826/index.html
[7]戚筱俊,彭阜南,叶银灿,等.“大西线”调水的工程地质条件和问题初探[J].西部探矿工程,2002(1):6-9.
[8]西藏自治区测绘局.西藏自治区地图册[M].北京:中国地图出版社,1996.
[9]江在雄.《西藏地震史料汇编》简介.国际地震动态[J],1990(6):19-20:19-20.
[10]任雪梅,高孟潭,付长华.大渡河流域梯级水电站场地地震影响特征研究[J].震灾防御技术,2008(1):72-78.
[11]钱洪,罗灼礼,闻学泽.鲜水河断裂带上特征地震的初步研究[J].地震学报,1990(1):22-29.
[12]路秉慧,郭德成,张亚彤,等.黄河宁蒙段凌汛特点分析[J].内蒙古水利,2005(4):15-16.
[13]王春青,彭梅香.黄河凌汛成因分析及预测研究[M].北京:气象出版社,2007.
[14]王德华.西藏之水能救中国惠南亚吗[J].社会观察,2007(11):12-14.

qc99_zheng的博客
http://blog.163.com/qc99_zheng/blog/static/9309058120101124105245193/

分类: 未分类, 汉博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