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其他民族, 政治, 言论 > 那一天,我也选择了今天!/伊利夏提

那一天,我也选择了今天!/伊利夏提

2011年1月24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Source: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30日)
不知怎么的,年龄过了40后总觉得这时间过得非常快,特别是离开祖国东土耳其斯坦后的这几年,时间过得尤其快,真的是似水流年。这不,一晃2010年也只剩几天啦!

著名的维吾尔民族主义诗人鲁特普拉?姆特利普在其著名的诗作《对流年的回答中》有一段是这样的写的(大意):

青春似幻如梦,
短暂且珍贵,
每当一页日历被撕落,
也似青春花瓣在凋落。

当然我已不再青春,我的青春花朵早已凋落完毕,绿叶也已极尽落光。我这棵生命之树现在剩下的是深入祖国大地、吸取维吾尔文化养料的根和让敌人感到棘手的刺!

按中国人的说法,我已是快到知天命的时候了。尽管不惑之年即将结束,但不惑之事却看似无尽!

随着年龄的增长,人好像喜欢回忆过去。寻找那些青春年月中难忘的时刻,改变人生轨迹的转折点。

我现在也喜欢回忆过去。回忆那‘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青春年华。尽管有欢乐,又成功,当然也有失败,也有惆怅。但从来没有后悔过,因为路是我选择的,当然我还要继续我的路,‘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嘛。

我今天的路,是在25年前的12月26号,选择了的,为东土耳其斯坦、为维吾尔民族寻求自由、独立之路的延续!那时我还在中国的大连上大学。

1985年的年底,我们在中国各地学习的东土耳其斯坦学生都感觉到似乎祖国发生了什么事,但我们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通讯的落后,使我们无法和遥远的祖国保持联系,获得最新信息。

慢慢的,一些同学从收到的家长、同学、朋友的来信,知道了东土耳其斯坦首府乌鲁木齐的民族大学生进行了要民主、自由的示威游行。但具体怎么一回事,我们还是没有搞清。大家都有点担心。但不知道该做什么,能做什么。

一天,大概是12月22,23号左右,我隔壁宿舍的一位和我非常要好的回族同学进到我们宿舍,用我的收录两用机无意中找到了美国之音中文广播。而新闻正好是有关上海交通大学民族学生为声援乌鲁木齐游行而举行游行的报道,报道还介绍了半个月前乌鲁木齐示威游行民族学生的要求及口号。

很明显,乌鲁木齐的游行已是半个月前的事了,就连这上海交大的声援游行也已经是一周前的事了。

听完,大家都默默无语,选入了沉思中。我想了一下说能否把这新闻录下来。但新闻已结束,还得等重播。我们耐心的等了不知多长时间,最后总算等到了重播,成功地把这有关我们祖国的新闻录下来了。新闻虽然很短,但份量应该说是很重。

拿着录音带,我们找了几个高年级的同学商量该怎么办。听完,大家都觉得作为来自那块儿土地的学生,尽管离祖国很远,但我们有义务、也应该表达我们的心声,声援这来自祖国的自由、民主的呼声。

游行时间定在了12月26号;地点决定从大连市中山广场出发游行到大连斯大林广场,中山广场外国人多,可以让我们的声音传出去;斯大林广场是大连市市政府所在地,我们可以向大连市市领导递交我们的要求,要求他们将其转交北京中央政府。

口号照搬东土耳其斯坦游行、示威学生的口号(可能少有差异):
1. 实行民主,要求民主选举‘伪自治区’各级领导,
2. 停止在罗布泊的核试验,保护东土耳其斯坦各族人民身心健康,
3. 停止向东土耳其斯坦输送中国犯人,停止移民政策,
4. 停止对东土耳其斯坦各族人民实施的计划生育政策,
5. 保护东土耳其斯坦脆弱的生态平衡,
6. 给予东土耳其斯坦经济上的自主。

并且找了几个同学分工对每一口号进行详细解释,提出我们的理由、要求。这需要资料,大家很快分头查资料、找数据。

还安排了一部分同学去买做横幅用的布、买纸,书写口号。

我和那位回族同学一块儿拿上那盘录音带,几乎走遍了每一个来自东土耳其斯坦的民族学生的宿舍,回放那有关乌鲁木齐及上海交大民族学生要求民主、自由游行示威的新闻给大家。大家都群情激奋,表示一定要参加游行,几乎没有人提出异议。

一个很有意思的插曲。大连理工大学的‘新疆班’几乎囊括了生活在东土耳其斯坦的全部被称为‘少数民族’的每一个民族,除了维吾尔、哈萨克、蒙古族、锡伯族、藏族等之外还有俄罗斯、回族等等。大家不分民族都表示要参加游行。

特别是自83年入学的我们这届开始,每一个‘新疆班’也开始有汉人学生了。因为我们的餐厅相对饭比较好,所以这些汉人学生和我们几乎同吃同住。在这次事件中,他们也表态要坚决地参加我们的游行示威。

25号的晚上我去了工学院院部,安排第二天的游行事宜。晚上有点晚了,我就在高年级同学宿舍住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赶紧赶到巴士站等最早一班发往市内的班车。在焦急地等待中,突然听得有人叫我,顺着声音一看。哇!大工学生部部长庄青老师,身边还停着一辆小车。

“伊利夏提,快来上车;我们有时要和你谈。”我立马意识到我们的计划暴露了。我说:“我要回市内化工学院”庄青说:“我们跟你一块儿去,来上车。”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我就被拉到了车上。车里还坐着另外两个人,他们很巧妙地将我夹在中间,似乎怕我会中途跳车逃跑。但都很热情。车一开动,庄青就开始不停地问我的学习、生活情况,东土耳其斯坦的情况等等,但就是不问游行示威的事。我尽可能少说话,只是哼哼哈哈。我心里有点怕,不知道他们会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另两位一直没有说话。

虽然是一生中第一次坐小车,但实在没有心情、也没有雅兴去享受。

很快,车到了大工化工学院南院。下了车我才发现学院的领导、各系辅导员都在我们宿舍楼的传达室里坐着等我们呢。早起的汉人学生都很奇怪,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突然这么多的大人物。

在这里院领导将我介绍给了和我同车来的两位人物,其中一位是大连市的领导,似乎是书记;还有一位居说是国家教委来的领导。我突然发现我变得很重要了,被一大群大人物所包围。我心里很是慌张,有点怕。也不知该怎么和他们打交道。

他们开始问我游行的事宜,我一概是一问三不知,装糊涂。并极力告诉他们我不是组织者,但我也不知道谁是组织者。

谈了一会儿,他们大概觉得没有意思,就说要上我们的宿舍看一看学生。

大概是因为第一次没有经验吧,我们计划的最大的失误是要全部民族学生先到我们化工学院集合然后再去中山广场游行。所以我们的全部游行用具都在我们宿舍不说吧,而且这宿舍楼的大门一锁我们就谁也出不去了。

我们的宿舍在7楼。等我和这些大人物门爬到7楼时侯,尽管时间已经是近9点半,但因为大家写口号写到了后半夜,很累,所以宿舍里大都还没有起床呢。宿舍桌子上摆满了书写好的口号,横幅等等。大家睡眼朦胧地起来看着这些大人物们。不知怎么回事儿。

这时,有一位姓张的学生部领导走过来想嘻嘻哈哈地收拾横幅、口号什么的。一位同学快速地站起来挡住了她的手,并说:“这是我们的东西,我们自己来收拾。”张很尴尬地走开了。

进到宿舍,见到同学们后;我开始有精神了,也不怕了。我们很快腾出了一间宿舍,要领导门进去坐等我们民族学生商量的结果。

我们在7楼中厅集中商量该怎么办。意见分歧很大,大部分要求既然来了就去游行,不管什么领导不领导的。但一少部分说既然领导来对话,就应该和他们对话,取消游行。

在大家争吵的过程中,我记得一位阿克苏来的高年级同学对我说:“伊利夏提,既然通知了要游行,还商量什么。告诉大家能出去就出去,出不去就在校园里游行。”

我说:“好,就这么定了”。大家散伙,开始往外走。这时,发现势头不对的院领导赶过来试图堵住中厅的门,但不成功,大家很快都拿上标语、横幅、口号跑出去了。宿舍楼的大门这时开着的,尽管下面有人试图阻止,但同学们还是冲出去了。

但是很遗恨,学院的大门被封了。我们出不去了。大家就举着横幅、标语、口号站在校园内。学院内的汉人学生都围过来看发生了什么事。很快,这里聚集了很多的人。

院领导赶紧跑过来对我们说,请同学们到教学楼的一间大会议室来谈你们的要求,由国家教委的领导给大家一个回答。

原定游行计划是不可能实现了,但我们还是整齐的排着队、举着我们的横幅、标语昂首挺胸,在众汉人学生、学院领导的目视中进入了教学楼,进到了安排好的会议室。

在这里我们和市领导及国家教委来的领导展开了针锋相对论战,同学们用雄辩地实施驳回了国家教委领导对我们所提要求的回答。最后,领导实在找不到什么借口了,就承诺以后再答复我们。就这样我们的游行结束了。

尽管我们没有能像乌鲁木齐、上海、北京的民族学生一样红红火火地走上街头游行,以表达我们的声援之声。但我们对自由、民主呼声的声援行动,还是惊动了大连、北京的大人物们,还在大连引起了一些骚动。

尽管我们的游行不是很成功,但表达了我们的心声;我们用我们的实际行动表明了民主、自由是东土耳其斯坦各族人民的共同心声;表明了不管我们生活、学习、工作在那儿、不管我们是民考民还是民考汉,但我们的目标是共同的!我们的心是连着的!

天山青松根连根,东土耳其斯坦人民心连心!

我们用我们不是很成功的游行将12月12号开始于乌鲁木齐的东土尔斯斯坦各民族大学生要求民主、自由的呼声传到了中国的大连。这自由、民主的呼声有汉人自筑边界长城外的——东土耳其斯坦传到了长城外的东部——满洲里!更是将游行的时间延续到了12月的26号。

我们一直也没有查出是谁在最后一天给学院通报了我们的游行计划。但可以肯定是我们内部有人通报了。

很快期末到了,系领导、辅导员找我谈话,说我学习有点吃力,所以能否将团支部书记及化工学院学生会里的职务让出来,我爽快地答应了。

毕业回到东土耳其斯坦后,我才真正体验到了这次虽然不成功、极尽流产游行的后果。很多单位,先是说可以接受我,但过了一两天就找借口拒绝。我后来才知道是我档案里有什么东西让很多单位对我敬而远之;但到底我档案里写了什么,我一直也没有打听到。不知为什么,我特别想看看我的档案,想看看他们到底写了些什么!

作为组织者之一,这次的游行尽管组织得不好,不很成功;但这是我们作为年轻人第一次站出来勇敢地面对中共政权争取自己的民族权力、争取自己祖国自由的一次努力,是第一次的尝试。这次的游行为我树立了我终生奋斗的目标,也使我由此走向了一个漫长的不轨之路!

============================
荒谬/伊利夏提
Source: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09日)
几个月前,给一位申请政治避难的维吾尔孩子当翻译。当谈到2008北京奥运前在北京学习的、做生意的维吾尔人、藏人都被要求必须要有北京市暂住证,如没有必须离开北京。学生如没有申请到暂住证的,就只能呆在校园内,不得走出校门!

这小伙子及其同学在没能申请到暂住证后,不仅被限制走出校门不说,还被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察们叫到学校一间办公室,一个一个被询问。主要是问对三月中旬藏人在拉萨游行的看法!

作为没有申请到暂住证的学生,在整个奥运期间,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无聊地呆在学校。

移民官很年轻,像是个新手。他又点困惑地问:“什么是暂住证,你没有个人ID吗?如果你有中国政府颁发的身份证,为什么你还被限制在校园内?为什么警察要问你们对藏人在拉萨举行抗议游行的观点。你和拉萨藏人有联系吗?”

孩子在尽力解释,我再进我最大努力翻译,但移民官还是有点困惑不解的样子。

这时,孩子的律师插话要求解释,在争得了移民官同意后律师开始进行解释。

律师说:“我给你举个例子说明,可能不很恰当,但能说明问题。”

律师说:“好比在美国的洛杉矶,某一个少数族裔因不满政府对他们实施的一些歧视性政策,而决定上街抗议游行,而且这么做了。洛杉矶政府在征得华盛顿的同意后,将其镇压了,并指责这少数族裔妄图分裂美国等等。

而在首都华盛顿的美国政府担心这里的少数族裔也可能会上街抗议,所以就把其他的政府认为也可能会上街的少数族裔也全部限制自由,进行讯问,防患以为然吗!?所以呢,就把除了白人外的全部少数族裔圈起来、或让他们限期离开华盛顿、或者让他们申领在华盛顿居住的暂住证!

暂住证呢,是中国的一些特定的大城市颁发的一种临时的ID,如北京、上海等;这证只能用在颁发此证的城市,离开了这个城市就没有用了。你从洛杉矶来到华盛顿后必须申请这个暂住证。如果没有申请到,你必须离开华盛顿;否则你就是非法的,警察可以抓捕你,即便是你有加州的ID。”

移民官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一会儿说:“It is absurd!”“荒谬!”。

是啊,非常的荒谬!但是这荒谬的政策却还在继续以其荒谬延续、甚至蔓延!

最近一位朋友在谈到他申领护照的经过时,对我说了另一个更为让人哭笑不得的经历。

他在乌鲁木齐办完了申领护照的全部手续,在要进行出国前体检时。想提前搞清需要的手续,省却重复步骤。所以他给在乌鲁木齐的出国体检机构打了电话询问需要的手续。

他说是一位女士接的电话。它直接用汉语问出国体检需要什么手续。对方回答只须带个身份证过来就行啦。这么简单,这位朋友心里好高兴。

高兴之余,这朋友想讨个近乎。他从对方的口音听出对方可能是维吾尔人,所以就用维吾尔语说了个非常感谢之类的话,没有想到对方非常警惕的问:“你是维吾尔族吗?”当确定了朋友是维吾尔人后。这位女士非常严肃地告诉他,是维吾尔人,必须带齐宗教局、基层派出所、单位等等和申请护照同样的有关机关同意盖章的全部材料。否则不予体检!

朋友说,一句套近乎的维吾尔语问候改变了办事员的态度,以及整个办事的程序。朋友不得以费了一周的时间去重复办护照的全部程序,拿到了全部需要的同意的盖章材料!

当然,我们都知道即便朋友不用维吾尔语套近乎,只说汉语,不告诉对方自己是维吾尔人;第二天只带个身份证去的话,肯定还是要被打发回来的。说话可能听不出是维吾尔人还是汉人,但长相是可以看出来的。

但是,当你想到汉人可以只凭身份证一天之内办完的事,我们维吾尔人可能要用一星期,有时可能还要多,或甚至办不出来。那心理的滋味真的绝对是不一样的!

当别人用明确的事实告诉你,你和汉人不一样时。你还能感绝你是这个国家的主人吗?你还觉得你和汉人是平等的吗?

这种荒谬的事,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事;在今天的东土耳其斯坦各地,在今天的维吾尔人身上;每天都在重复发生!并没有因为什么王屠夫的离开、张‘善人’的到来而得到丝毫的改变!

麻木者在默默地忍受中共侵略政权的这种歧视、侮辱,还高唱‘亚克西’的赞歌,求得苟活;勇敢者们奋起反抗,流血、牺牲,以求得自由、平等。

总有一天,自由、正义、平等将重返东土耳其斯坦;而荒谬、哭笑不得的事将和这荒谬的侵略政权一起被清扫出东土耳其斯坦。

(本文已被和谐,通过国外网代理搜寻而成,编者加)

Uighur News ,维吾尔网
http://www.uyghur1.com/%E9%82%A3%E4%B8%80%E5%A4%A9%EF%BC%8C%E6%88%91%E4%B9%9F%E9%80%89%E6%8B%A9%E4%BA%86%E4%BB%8A%E5%A4%A9%EF%BC%81%E4%BC%8A%E5%88%A9%E5%A4%8F%E6%8F%90/

分类: -重点-, 其他民族, 政治,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