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 藏人博客, 言论 > 阿里地区文物普查杂记——消逝的文明

阿里地区文物普查杂记——消逝的文明

2011年1月3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今天收到了《中国文物报》寄来的《踏寻遗珍–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实地文物调查阶段突出贡献个人手机汇编》,看到自己在几个月前写的那文《阿里文物普查杂记—-消逝的文明》收录在此书上时,有点兴奋,毕竟是第一次在省级以上杂志书刊上刊登自己的文章,其实以前一篇也没写过,也没投过。这次被登也是在被评为国务院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突出贡献个人后,被要求写一篇普查日记或随记后写的,写的也不是真正的日记或是随记,更像是一篇小论文。今天再看自己的这篇文章时候还是有点自我良好的感觉,呵呵;)有点臭美,现为了激励自己以后能够继续写好这类的文章,继续在文物事业匍匐渐进。将这篇文章亮在这里,各位路过的看客,多多指点!

阿里地区文物普查杂记——消逝的文明

阿里地区位于西藏自治区的西部,地处青藏高原北部——羌塘高原核心地带,历史上是象雄王国、古格王国的中心区域,曾今拥有一度辉煌的象雄文明和古格文明,它是藏族文明的摇篮,古老象雄文化的发祥地,也是藏族本土宗教苯波的故乡,藏传佛教后弘期弘法的源头及复兴地。但是两个王国及其文化先后均遭到了同样的厄运,恍如在一夜之间就消失了,留给后人的只有无穷的感慨和无限幻想。

阿里,如今仅是一片片荒凉无人区、戈壁滩和空荡荡的大山以及寥寥无几的历史遗迹,很难想象这片土地上曾繁华过、热闹过、辉煌过……

阿里地区平均海拔在4500以上,有“世界屋脊的屋脊”之称。地势由东向西倾斜,地形复杂多样。全地区面积达30.4万平方公里。在此次文物普查中覆盖率基本达到了100%,包括无人区均都踏查走遍,但我们共仅调查发现共486处不可移动文物点。

象雄王朝早在公元前5世纪就存在,它拥有自己的文字,是本土宗教——苯教-—— 的发源地及兴盛地,曾强盛四五百余年。据汉文史料《通典》、《册府元龟》、《唐会要》等载:“大羊同东接吐蕃、西接小羊同、北直于阗,东西千余里,胜兵八九万”。藏史《苯教源流》载:“象雄与上部(即西部)克什米尔相连,北接于阗雪山及松巴黄牛部之静雪地区(青海西南地区),南抵印度和尼泊尔。”另外,据《世界地理概说》中提到“里象雄就该是冈低斯山西面三个月踟之外的波斯,巴达先和巴拉一带。在这块土地上有大小三十二个部族,……。中象雄在冈底斯山西面一天的路程之外。这还是象雄王国的都城,这片土地曾经为象雄十八王国统治。外象雄是以穷保六峰山为中心的一块土地,包括三十几个部族,北嘉二十五族,这是现在安多上部地区。”由此可见,其疆域非常广阔,堪称帝国。一个王国有如此广阔的地域,可见其在当时社会状态中的军事、文化、经济、外交等非常发达,势力十分强大。然在其逐渐衰亡,公元8世纪被从雅砻崛起的吐蕃王朝消灭后其文明在哪里,留给世人的在哪里?通过此次普查后我们又发现了多少属于它的文明的东西,几乎没有,在普查中发现的石构遗迹和部分仅存残墙断垣的遗址也许属于它的遗迹(据西藏自治区公布第五批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单,阿里地区及那曲地区境内发现的石构遗迹公布年代为公元前11世纪-公元6世纪),但其数量甚少。

古格王国又是一个在阿里地区境内雄踞而创造灿烂辉煌文明的王朝。古格王国是在公元9世纪后期,由吐蕃末代赞普朗达玛的重孙在王朝崩溃后,逃亡沉淀100余年的古象雄中心地的札布让后建立起来,并雄踞西藏西部阿里的王朝,世袭了16位王国,历经700余年,在它最盛时统治范围遍及阿里全境。它创造了震惊世人的灿烂文化,被世人称为“精神王国”。期间弘扬佛法,借助地理优势大开国门,对外交流,广泛吸收,带动掀起一场朗达玛灭佛后影响整个藏传佛教发展的佛教传承活动,使阿里成为当时藏传佛教复兴地,后人称“上路弘法”。另外艺术上也达到了顶峰,融合外来文化,形成了独特的风格艺术手法-“古格派”,对世人留下宝贵的精神财富。这些能从现存的古格王国都城遗址和其他壁画洞窟内的壁画上可以了解到。另外古格在农业、经济、建筑、手工业等方面上也有非常大的成就。我们在调查古格时期的遗址时发现不管是寺院遗址,还是其他防御性的建筑遗址多数都建在陡峭的山上,其结构、技艺均属上乘,而遗址周边能采集到较多的陶片,石臼等,在札达县基建施工中发掘的墓葬也有出土精美陶器出土,但是今天居住在阿里,特别是居住在古格王国都城附近的百姓中基本无人掌握绘画技术,修建房屋需要雇外来人员,无法制作陶器,古格因被外来宗教的传入引起的内讧消亡后,它的后人在哪里?它的后人应该传承的技艺又在哪里?我们现在还无法知道。

阿里地区共辖7县,它们很奇怪的被境内穿过的219国道分为两个部分,人们习惯将219国道西边的普兰、札达、噶尔、日土四县称为“西四县”,其占地仅阿里地区的1/3,而且都属于牧业为主的半农半牧县,219国道东边的措勤、改则、革吉三县称为“东三县”,约占阿里地区面积的2/3,都属于纯牧业区。更为奇怪的是,在此次文物普查中经过全面调查发现,文物点总体分布情况也属东三县大致一类,西四县中札达、普兰、噶尔大致一类,日土县为一类。主要特点为东三县发现的文物点多数为石构遗迹(石框、石圈、立石、列石等遗迹);札达、普兰、噶尔三县遗址较多,另外札达不愧为古格王国都城所在地,境内发现20余处古格时期的壁画洞窟;日土县虽有不少数量的遗址,但是其亮点为岩画,岩画点多达20余处。

说到这里,我有一疑问,就是历史上象雄王国的腹心地仍属札达一带,如果说石构遗迹一类属于象雄王国时期留下的,那么在其腹心地为何发现的太少太少?

在古格王朝时期,由拉喇嘛益西沃、大译师仁钦桑布等为主的高僧大德在阿里境内广修寺院,弘扬佛法,阿里称为当时佛教的复兴地。虽然多数寺院在甘丹颇章政权统治时期该宗换派,另外遭到了“文革”动乱的大肆毁坏,但是这个地方几个世纪以来曾经是藏传佛教复兴地,我们从理论上分析绝对会深刻影响至今,但是我们在文物普查过程中的所见所闻超乎我们的想象,这个曾今佛光普照,百万佛教信徒前来朝拜学佛的地方,今天却变成了“啦落”居住的地方一样,百姓基本没有宗教信仰,寺院空无僧尼,部分寺院有礼佛的僧人却都是外地入住的,部分寺院有人住守,却对日常宗教仪式一窍不通,甚至不识字,有的寺院变成了养老或智障残疾人员终老的地方,变卖寺院佛像、法器、唐卡等,中饱私囊的寺院看管人员也不再少数。所以,我想仰天叩问,在阿里兴起的“后宏期”宏在哪里,给谁传承了,是你古格的子民吗?抑或像是进入“黑洞”,将这个时期所有理论性的东西或知识直接卷走留下一段空白了吗,让阿里后人愚昧吗?

古象雄王国时期,阿里曾把本土宗教——苯波——推到全盛,带进政治领域,在阿里地区日土境内发现的多数岩画上也均有表现,多数岩画点出现苯波自然崇拜的图像或场景等。但是在阿里地区境内今天苯波的踪影越显模糊,目前在阿里境内唯一的苯波寺院—古如加姆寺—也是20世纪30年代修建的。对于这个现象我很难理解,苯波的故乡为什么无法看到苯波?

神秘的象雄文明和古格文明,到底因何故凭空消逝了呢?真想进入时空隧道,探其究竟……

会飞的猪’blog
http://tbls63.tibetcul.com/119277.html

分类: 文艺, 藏人博客, 言论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